将她双腿分得更开,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将她双腿分得更开,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将她双腿分得更开,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小厮长青从第二辆马车里出来,下车后绕到马车后面,打开了后面车门。然后拉下无障碍木板,人又回到了车上。

林淼疑惑的问林夫人:“长青这是做什么?”

没等林夫人回答,林淼便看到长青推着轮椅下车。轮椅上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正是他儿子!

林淼:!!!

看到林璟坐着轮椅,吴管事等人,也是一脸震惊。

林淼面色大变,握着林夫人的手忽然加大了力道。

“璟儿、璟儿怎么、怎么了?”林淼的声音有些发抖。

“爹!”林璟微朝林淼挥手,粲然一笑。粉雕玉琢的脸笑起来,如同明媚春光。

吴管事最先控制不住情绪,红着眼眶朝林璟小跑过去,悲伤的叫道:“郎君这是怎么了!明明几个月前腿还好好的……”

林淼放开林夫人的手,一步一顿,脚步沉重的来到林璟的面前,弯下身看他的下半身,眼皮在颤动。声音低沉地问:“你、你让人打断腿了?”

灿烂的笑容收敛,林璟神色无奈,垂眸说:“爹,我不怪你。”

林淼:???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虽然他以前生气的时候总说要打断林璟的腿,可是从来不舍得打一下!

林夫人走到林淼的身旁,低声说:“夫君来京城前,罚璟儿跪祠堂,他的腿就变成了这样……”

林淼:!!!

他此时的表情,如遭雷劈了般,面部肌肉在颤抖。

不就是跪一下祠堂吗!能让腿变成这样?

但是想到林璟自小身体不好,常年吃药。林淼脸色沉重,十分后悔责罚林璟。他已经相信,是因为罚跪,导致林璟变成这样。

吴管事等人,目光谴责地看着林淼,心里不满,却不敢出声指责。

蹲下身子,林淼握住林璟的手,愧疚地说:“璟儿,是为父不好。不该责罚你。你也是傻,身体不舒服还跪什么!为父明日就去请医官上门为你医治!一定会把你医好的!”

林璟颔首,笑着说:“好。”

林淼来到轮椅后面,抢了小厮的活,亲自推着轮椅。

到了上台阶的时候,林淼推不上去。吴管事正准备帮忙,长青马上将无障碍木板放到了台阶处,方便把轮椅推上去。

林淼心情沉重的推着林璟进了家门。林夫人跟在旁边。

清澈如水的眼眸漫不经心的环视宅子,林璟问:“晚上吃什么?”

刘自强见她不动,立马系扣子要走,周倩彻底慌了,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师傅……我……我脱还不行么……”

周倩伸出不断颤抖着的小手,解开了胸罩扣子,咬着嘴唇拿掉这块遮羞物。

顿时,两团白花花的东西显露出来,如此近的距离,一下子落入刘自强眼中,让他闪过一丝火热。

“好,现在你摸着自己,再摸摸我,告诉我,有什么不同。”

周倩只感觉自己脸上火烧火燎的滚烫,却不得不按照师傅的话,伸出一只手轻轻按在师傅胸前,另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柔弱。

“说吧,哪里不同?”

“你……你的小……我……我的大……”

刘自强哼了一声:“没了?”

周倩着急的都快哭了,她脑袋里早就成了浆糊,现在只能感觉到这些。

“再想!”刘自强呵斥一声。

周倩紧张极了,张了半天嘴,这才说道:“你的……硬,我的……软。”

刘自强脸色缓和不少:“还有呢?”

周倩摇了摇头,羞红的俏脸带着一丝迷茫和不解,她还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区别。

“哎……摊上你这么笨的学生,真是让我操心,来,师傅教你。”

说着,刘自强的手就抓向周倩的胸。

“师傅……您……您干什么?”周倩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倒退两步,并下意识抓住师傅伸过来的手。

刘自强脸色顿时变得无比严厉,厉声道:“干什么?给你讲解人体构造,不感同身受,怎么能学会!”

周倩犹豫了,她虽然想学知识,但是从小她妈妈就说,女人的身子不能让男人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