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压倒窝边草*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兔子压倒窝边草*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兔子压倒窝边草*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他的这几位老师,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大师傅仙元道长,传授给他道家心法,符咒之术,以及风水堪舆的知识。

二师傅乃是佛门高僧,佛法精湛,教给他一身磅礴的佛门心法,是一切邪祟之物的克星。

三师傅乃是医圣一脉,一身浩然正气,也有很多手段来使他避免被邪祟所侵蚀。

所谓的鬼宅阴地,凌天还真不惧怕,他现在甚至有一种想要跃跃欲试的冲动。

易叔好一通劝说,但是凌天仍然没有改变主意,无奈之下,他一咬牙:“罢了,老朽我舍命陪君子,就陪你去闯一闯那龙潭虎穴!”

凌天笑着摇了摇头。

“易叔,您现在身上受伤未愈,容易受邪祟侵袭,你只要把我领到那宅子附近的安全地带就行,我自己进去!”

“不行,你一个人进去我哪放心,这事儿我得跟老爷子说说!”

于是不由凌天拒绝,易叔直接去找老爷子告状去了。

王老爷子把凌天叫来,凌天再三保证,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去应付那种情况。

老爷子考虑再三,想起仙元道长那一身神秘莫测的道术,最终还是点头同意。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让凌天一个人去,于是他叫来王凯,让王凯陪着凌天一起去。

王凯的身手,丝毫不亚于没受伤之前的易叔,而且他本人似乎也对于那个所谓的鬼宅很感兴趣。

凌天跟王凯约定,他要回去准备一下,两天之后,两个人会去一同探查那处宅院,凌天需要用这两天时间来做一些准备。

……

港岛,一处滨海豪宅内,一个看起来只有40多岁,可实际年龄却已经80多岁的老者,正在向他对面一个20多岁的青年,交代他的后事。

这偌大的豪宅,只有他们两人,他们也丝毫不用担心会有人闯入,因为豪宅周边的院落,以及豪宅其他房间,遍布着上天条毒蛇!

“徒儿,为师大限已到,今后咱们御龙宗的传承就全靠你了。”

对面的年轻男子名叫骆蚺,他是这所谓的御龙宗唯一的传人。

他们这个门派,传承数百年,却人丁凋敝, 他们主要靠饲养和控制毒蛇,或者是用蛇毒伤人。

他们甚至把蛇毒注入体内,**身体的潜能,来进行修炼。

此外,这个宗门也会传承一些风水堪舆之术和降头术。

他们是千百年前,被华夏的名门大派追杀,这才沦落到南洋,最终只延续下来这么一支。

而这看上去很年轻的老者,表面上的身份是港岛著名的风水堪舆大师。

“请师傅放心,我一定不负您的嘱托,一定会将御龙宗发扬光大。”

“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为师送你一件礼物,这件礼物,是为师二十多年前就替你准备下来的。

你去江州,江山市,到一个叫王家庄的地方,在这个地图上,那里有一处宅院,是养龙之地!

二十年前我在那里设局,替你养下一只本命真龙!

收了那条本命真龙,你的实力甚至会超过为师!”

“多谢老师!”名为骆蚺的男子虽然嘴上说着感谢,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冰冷如霜,就像无情的冷血动物一样。

老者看着自己的徒弟,脸上挂着微笑,然后眼中就失去了生命的神采,变成一具尸体。

然而几分钟之后,这具尸体的样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尸体的表面急剧的抽搐收缩,变成了一具干瘪的老头子的尸体。

名叫骆蚺的男子站起身,嘴里发出了一连串诡异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是毒蛇在吐着信子。

很快,房门竟然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门口,这竟然是一条长约七八米,锅盖粗细的巨蟒。

巨蟒悄无声息的滑行,来骆蚺身边,张开血盆大口,很快就将老者的尸体吞噬。

“江州,本命真龙,桀桀!”骆蚺突然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

……

两天之后,凌天在王凯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山间的那处宅院。

距离宅院100多米,路就被阻断了,三米多高的篱笆树立在路中间,上面缠满了铁丝网,这么些年下来,篱笆上面又被各种灌木所包裹,成为了一道墙。

凌天和王凯下了车,他们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情况。

尽管这里距离那宅子还有一百多米,可是两人也感觉到了一丝阴森,王凯不由得握紧了左手的刀鞘。

王凯常用的武器,其实是他围在腰上的一把折钢剑。

这把刀,还是凌天昨天亲自带着他,在王家的藏宝库里,选了一把古董刀。

这是一把来自倭国的村正妖刀,是当年王家一位古玩爱好者花了2000多万,从倭国的拍卖会上拍卖来的。

村正妖刀不是一把刀的名字,而是由工匠打造的一类倭刀。

村正妖刀,工艺精湛,用料考究,绝对是杀人的利器,由于这种刀锋利无比,使用者如果武艺不精,非常容易伤到自己,因此就有了村正妖刀嗜主的说法。

虽然王凯武艺精湛,可是这对于那些邪祟之物来说并没什么卵用,所以他帮着王凯找了这么一把刀。

凌天能够感觉得到这把刀的不凡,刀上所积累的那种煞气,令人看着就感觉胆寒。

死在这把刀上的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刀身上所积累的那种煞气,就连邪祟之物遇到也得退避三舍。

除此之外,王凯的身上还带了三张金刚符,这是凌天替他准备好的,这几日凌天绘制了十几张各种符箓。

“王大哥,准备好了吗?”

“好了,凌天,咱们走!”

王凯一马当先,向前冲去,在距离离把墙还有一米多远的地方,他猛的蹬地,身体腾空而起。

他的身子飞起将近两米高,他伸腿在篱笆墙上一蹬,身子又上升一米多高,翻越了篱笆墙,然后稳稳落地。

几乎就在同时,凌天走到篱笆墙前,体内真元流转,他的身体就像是失去重力的束缚,飘然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