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笔趣阁 学长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笔趣阁 学长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笔趣阁 学长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你也别缩在这个山沟沟的天天玩泥巴了,十年前我在外面欠了一个人情,我当时跟他说了,将来会让我弟子来娶她孙女还这个人情。”

“你拿着桌上压信封的半块玉佩去找他。”

“哦对了,老头子我出门在外没钱用不方便,所以你存在土猪罐里的钱我都拿来用了,放心,我还是有给你留一点的。”

“最后,修行别落下,为师回来要检查。”

秦阳手里的信纸被他捏得皱巴巴,脸色难看的望着被敲碎了的土猪罐碎片,这些碎片压着几张纸币,面额最大的是十块。

臭老头,我这存钱罐里,至少有五万块钱吧?

你就给我留了不到二十块?

许久,秦阳叹了口气,算了,十八就十八吧,好歹能吃两碗面。

秦阳拿起桌上的半块玉佩,然后撕开了信封,里面有两张纸,一张是老头写给那个恩人的,一张是恩人家的地址。

...

两天后,天江省云阳市。

秦阳来到纸上写的地址,竟然是一个别墅区!

“看来还是个大户人家?”秦阳微微咋舌。

这里面的别墅,随便一栋怕是都要上千万,那得多少土猪罐才能装满啊...

“喂,你干什么的!这里可不是你能久留的地方,赶紧走!”

保安拿着防暴棍,凶神恶煞的看着秦阳。

“我找人。”秦阳轻轻一甩,半块玉佩飞向这个保安。

啪的一声,保安接住了,但是却感受到了一股巨力,这股力量震得他后退三步!

保安有些震惊,他乃是特种退役,一般人哪怕是近身给他一拳都难让他后退!

这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却...

“我找林养浩,拿着这半块玉佩给他看,就说故人子弟,来找他还恩。”

保安深深地看了一眼秦阳,不复之前的那种凶狠,但还是厉声道:“在这等着!”

而后,他去打电话,片刻之后,他从保安亭里出来,把玉佩还给了秦阳。

“往里走,八号别墅。”保安说道。

“谢谢。”秦阳进入别墅区,保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然后低头看了看手掌心发紫的印子,咕哝道:“哪来的这么厉害的人?”

无比豪华的八号别墅,秦阳走过前庭花园,然后上前按了两下门铃。

大门打开,一个穿着休闲,模样清纯动人的美貌女子出现在秦阳的眼中。

咦,这妹纸很漂亮啊!

“信物呢?”女孩没有直接让秦阳进入别墅,而是皱着好看的眉毛,清脆的声音带着一些嫌弃。

秦阳把半块玉佩递出,女孩儿拿了过去,看了看,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阳。”

“先进来吧。”

她敞开大门,让秦阳进去,别墅装修得倒是豪华,但是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人。

秦阳耳根一动,听见了楼上的动静,似乎人都在楼上的某个房间里。

林霜舞好像不怎么想搭理秦阳,不过他也不在意,只是心中暗暗想着,老头真不靠谱,这一家明显是大户,有钱的很。

就这,老头也敢说让自己来娶了人家孙女来报恩?

他承认老头本事通天,教给他的本事也都了不得,但这种话也太不要脸了点...

等会儿怎么说?

我替我师父来报恩的,所以我要娶了您的孙女?

怕不是要被人乱棍轰出去吧...

“你先在这等着吧,不要乱碰这里的东西,否则任何一个东西损坏了你都赔不起。”林霜舞说完,也不理秦阳,上楼去了。

这时,秦阳感受到了楼上传来的真气,只是,这一丝丝真气,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上楼了。

二楼的一个房间大门敞开,秦阳走了过去,刚好听见了里面的谈话声。

“赵神医,我父亲他怎么样?”一个有些急切的男人声音响起。

“放心,林老的病症只是小问题,他不过是暗疾复发,只要我施几针为他顺了气便没问题了。”一个老神在在的苍老声音随之传来。

“那还请赵神医赶紧出手,我爷爷已经昏迷两天了!”开门让秦阳进来的女孩声音响起。

之后,那名为赵神医的人,似乎在施针,秦阳走到门口,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白发老头甩出几根银针,刺在了床上老人的不同穴位。

只看了一眼,他便看出了问题!

床上的这位,应该就是林养浩老先生了吧?当年帮了老头的那个人?自己可不能让人迫害他致死!

秦阳毅然开道:“这几针下去,老爷子的寿元至少缩短三年。”

唰!

秦阳突兀的声音,让房间里的几人都是一震。

“谁让你上来的!”

开门让秦阳进入别墅的林霜舞脸色大变,叱问道。

在她旁边,还有一对中年夫妇,中年男人戴着眼睛,斯斯文文的,女人面色有些憔悴,但依旧不掩其姿色。

“哼!”施针的赵神医冷哼一声,面露不满。

中年男人急忙呵斥道:“闭嘴!赵神医可是天江省的名医!救人无数,岂是你一个黄毛小子能质疑的?”

林霜舞也愤怒的道:“这是我家,你随便上楼,你有礼貌吗?”

她十分生气,这个叫秦阳的,真没教养!

林云河沉声道:“赵神医,他就是个无知小儿,没有必要因为这种小孩子生气!”

说罢他扭头对林霜舞道:“带他下去!别在这里影响赵神医救你爷爷!”

然而,白发苍苍的赵神医淡然道:“不必!让他留下来看!”

他超然自信的瞥了一眼秦阳:“既然有人质疑,那我自然是要让他亲眼看到我如何将林老治好的。”

林云河狠狠的瞪了一眼秦阳,然后回头客气道:“我父亲就拜托您了!”

赵神医神色淡然,手中拈住一根银针,在不同的穴位刺探。

秦阳看着,眉头紧皱,这个人也许真的有本事,但是却用错了方法!

这几针下去,只会导致林老的气血变弱,哪怕人醒了,身体也会更差!

几分钟后,赵神医施针完成,淡淡道:“好了,最快六个小时,林老便会醒过来了。”

林云河激动难耐:“多谢赵神医相救!”

这时,秦阳手指一动,一根细细的银针飞出,刺进了林老爷子小腿的一个穴位。

赵神医冷漠的瞥了一眼秦阳,语气傲然:“小事而已,就是有的年轻人,不要在自己不懂的领域乱嚼舌根。”

林云河闻言,也是面色微沉,带着几分不快的看向秦阳。

正准备训斥,就听林霜舞欣喜的喊道:“爷爷...爷爷醒了!”

林云河一怔,赵神医也是有些猝不及防,惊异的看向床上的林老!

果然,原本呼吸微弱,双目紧闭的林老,已经转醒!

赵神医有些懵,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