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小说*霸道总裁爱上我漫画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霸道总裁小说*霸道总裁爱上我漫画

霸道总裁小说*霸道总裁爱上我漫画

阳光朦胧洒入,落在她瓷白的小脸上,线条柔美的侧颜被照得梦幻。窗外街景快速飞过,成了她的背景墙,这一幕,唯美如画。

“封太太是在思考,要送什么大礼参加前男友的订婚宴?”

席樱背脊一僵,疑惑看向封时衍,“你不是瞎的吗?”

怎么知道她在思考?

还有,他这话的信息量是不是有点大?

“从席清柔送上喜帖,你上车后变得很安静,我眼瞎心不瞎,能感受到你的情绪变化。”

这个理由能说过去,但是,“你调查我?”

更重要一点,他连萧子恒是她前男友都调查到了,那……

不,自己背后那些事情,他不可能查到。

“作为长期盟友,我总要认清是敌是友。”

席樱压下心底的波澜壮阔,把帖子丢到旁边,懒洋洋地往后一靠,“那你也知道我是一个愚昧无知,被席家放养多年的乡下妹吧!”

封时衍沉吟片刻,“你懂医术,我信了,我还听说,巫川藏龙卧虎。”

巫川,由于地势复杂,难进难出,被外界誉为最神秘的世外桃源。

席樱懒懒一笑,“难得封先生那么看得起乡下妹,可惜,我除了略懂医术,其他一窍不通。”

吱——

猝不及防的急刹,席樱手一滑,整个人往旁边扑去,好死不死的,她的脸铬到了他的大腿……

握草,她二十三年为人最尴尬的一瞬,全贡献给封时衍了!

“我觉得你挺多才多艺的,尤其利用美色上。”

席樱撑起来,胡乱擦了把嘴,正想反驳。

吱——

她身子再次失去平衡,脸扑下去前一刻,手及时挡住。

啊不,她的手被烫到了!

“咳!”封时衍气息一重,把敏感的触觉反应化成吁叹,“这姿势,封太太是想就地验证?”

验证什么?

席樱脑海飘出一句话:我不是高位截瘫,低级中枢损伤不严重,生理功能正常,需要临床验证?

席樱马上撤身,脸蛋飞起了红晕,余光瞄着鼓起的轮廓,“不,不用了。”

原来,瘸的真的行!

“下一步是实践?”

封时衍总是语出惊人,席樱难以招架,结结巴巴解释:

“你……封时衍,我有必要跟你澄清,我不是故意摔到你身上,是你的司机该回炉再造了,干嘛不专心开车?”

“抱歉,封太太,是我打扰了你们。”司机识时务地升起隔音板。

席樱:“……”

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隔音板升起,把驾驶座和后座隔开两个空间,空气有些热,有些燥,沉浮的暧昧火花无处可散。

两人相隔不远,他身上好闻的木质气息侵扰着她的感官。

席樱认为,这个话题必须带过,否则越描越黑。

她拿起边上的文件袋,“那个……我检查一下,我们的资料带齐没有?”

他们接下来要去领证,封时衍今天一早就让人把所有资料准备好了。

身份证,户口本,证件照……

她看着合成的证件照,那张英俊的脸庞,吸引了她的目光。

原来,他的眼睛是茶棕色的,里面泛着淡淡的幽蓝,让人想起阳光下的金色大海。

摘下墨镜的封时衍,和她想象中差不多,长相俊美,是万里挑一的好皮囊。

这么漂亮的眼睛,好可惜!

“我不仅要治好你的腿,还要治好你的眼睛,这么漂亮的眼睛,不应该失去光彩的。”

封时衍眉间拂过讶异,没有回应她的话。

他别过了头,心头漾开的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

领证,对亲密无间的恋人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神圣的事情。

但对毫无感情的友好联盟,不过是花了十来二十分钟,走了一个简单而迅速的必经流程。

席樱承载着工作人员半信半疑半祝福的目光,推着封时衍离开。

“BOSS,现在去哪?”上车后,司机问。

“回去。”

“不,送我去世贸大厦。”席樱向封时衍解释,“经纪人让我去试镜,这份活,我准备了很久。”

“很重要的角色?”

席樱摩拳擦掌,“一部电影的女三号,但我刚进娱乐圈,从低做起嘛!”

她为了这个角色,苦练体能一个月,是一部谍战片的性感女打手。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

当席樱来到世贸大厦,看着不好怀意的老男人,试镜室只有他们俩,心里涌起不祥的预感。

“导演你好,我是来试镜的。”

老男人冲着她上下打量了一遍,“来来,我们先聊聊。”

席樱皱了下眉,“不应该试演吗?”

“小角色,需要试什么,只要你乖乖的,这角色直接给你又何妨?”老男人不知道从那儿翻出一瓶红酒,倒了两杯,“过来,我们一边喝,一边谈谈人生。”

席樱沉下气,拿起酒杯轻轻一闻,馥郁的酒香揉了一丝杂味。

老色胚,竟敢下药?

她坐下,轻轻晃动高脚杯,“导演,想和我谈什么人生?”

看到来戏,老男人的大手“啪”地一下,摸上了她的大腿。细腻如瓷的触感,让老男人心猿意马。

他的小眼睛猥琐一眯。

席樱穿着大红色的开叉长裙,裙摆下垂,若隐若现露出大长腿,曲线匀称,性感诱人。

老男人忍不住咽了把口水,咸猪手缠上她的腰,“嘿嘿,你是个雏吧?长得真嫩!”

席樱红唇上扬,看似迎合,“原来,导演好这口?”

老男人目光流连在她胸脯,蠢蠢欲动,“听说你是新人,新人在这圈子很难的,如果你把哥伺候舒服了,当红顶流都要给你做配!”

她鉴定完了,这个老色胚没点脑子,画的大饼那么虚,谁信?

她故作思考了一下,看他的手越来越上,美眸深处凝了一层黑晕,抬眼时,她笑容娇媚,“导演,要不咱们玩点**的?”

老男人见她从了,越来越大胆,手企图钻进衣内,“玩什么?”

席樱缓缓站起来,拿起那瓶红酒,动作极快往他脑袋砸去,“小辣椒爆炒老肥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