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男男3p做*甜美的咬痕快看漫画最新列表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漫画男男3p做*甜美的咬痕快看漫画最新列表

漫画男男3p做*甜美的咬痕快看漫画最新列表

原本还躺在楚云飞怀里撒娇的林娇娇,顿时被吓得面色巨变!

“啊!”

林娇娇惊叫了一声,立刻钻进了被子里面,裹住了自己的身子。

楚云飞也神色一怔,急吼吼的套上了一件外套,看向门口。

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陈羽的时候,楚云飞立刻镇定下来,脸上浮现出一丝冰冷嘲讽的微笑。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们滨海医院的小实习生,陈羽吗?”

“陈羽……”

林娇娇面色大惊,下意识的便遮住了自己的脸。

哪知道楚云飞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强迫她看着陈羽,讥笑道:“躲什么躲啊,这小子就是一个废物,你还真以为他敢对我们做什么?”

陈羽怒不可遏,死死盯着林娇娇,怒道:“林娇娇,你真是不要脸!”

“我真心实意对待你,你却这么对我,你这个**!”

陈羽怒火中烧,什么都顾不上了,指着林娇娇就是破口大骂了起来!

“我不要脸?我是**?”

林娇娇原本还有些内疚,可是听到陈羽辱骂自己的时候,顿时恼羞成怒起来!

她恶狠狠盯着陈羽,冷冰冰的呵斥道:“我就是瞎了眼才会和你这个废物在一起!”

“我和你在一起三年了吧,这三年你送给我的礼物,还没有云飞半个月送给我的东西贵!”

“好不容易给了我二十万的彩礼,竟然还想着要回去,你还要不要脸呐你?”

“还有这个破项链,我早就不想要了!”

林娇娇一把将脖子上的玉坠拽了下来,丢在了陈羽的脸上,怒声说道:“还说什么狗屁的传家宝,简直不够丢人现眼的了!”

“滚,带着你的传家宝立刻滚远一点儿,以后再也别出现在我的面前!”

陈羽的心,瞬间凉了一大截。

只觉得眼前的林娇娇,实在是陌生,哪里像是和自己在一起三年的女朋友,简直就是自己的仇敌!

“野种就是野种,一点儿素质和教养都没有!”

楚云飞怒喝一声,话音未落,陈羽便气的一拳重重的锤在了楚云飞的脸上!

“我特么的废了你!”

“砰!”

陈羽一拳便重重的打在了楚云飞的脸上!

楚云飞口鼻飙血,身子也因为站立不稳,踉跄着朝着后面倒退过去了好几步。

他眼神暴怒,攥紧拳头就冲向陈羽!

“他妈的,你特么的敢打我,老子特么的整死你!”

楚云飞长得人高马大,平日里也没少去拳击馆锻炼,所以陈羽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砰砰砰!”

只听得一阵拳头击打在肉体身上的声音,很快,陈羽就被打的躺在地上,口鼻飙血,看起来惨不忍睹。

“特么的,还想跟老子作对,谁特么的给你的勇气?”

楚云飞冷冰冰的扫视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陈羽,紧接着冷声开口,不悦的呵斥着说道:“再让我看到你,狗腿都给你打折!”

楚云飞说着,一脚重重的踩在了陈羽的胸口!

“唔!”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陈羽的肋骨,都瞬间被踩断了三根!

疼的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再也忍受不住,晕了过去!

“走,咱们换个地方做,遇见这小子还真是晦气!”

楚云飞一脚将陈羽踢到了一旁,带着林娇娇便转身离开了。

可是谁都没有发现的是,陈羽浸染在玉坠上的血迹,竟然慢慢的被玉坠给吸收干净了!

与此同时,昏迷之中的陈羽,忽然间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虚无之中!

面前一位发须鬓白的老者,周身闪烁着淡淡光芒,目光平静的看向他。

“你是……”

陈羽一脸懵逼,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老者,问道。

“吾乃陈家先祖陈不悔,此玉坠里存有我一缕神魂,我一生骄傲,叱咤风云,如今万年过去,却不料我陈家后人,竟然如此落魄。”

“既你有本事唤醒我,我便将我毕生绝学,倾囊相授!”

“既得传承,便时刻牢记为人正直,切不可做鸡鸣狗盗不堪之事,否则一生不幸!”

片刻之后,老者忽然伸出一只手,手中凝聚幻化出一团淡蓝色的光芒!

光芒迅速冲入自己的身体之中,让陈羽惊呼一声,满头大汗的坐了起来。

他恍惚的看了一眼周围,发现自己依旧在房间里面,只不过人去楼空,屋子里面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可下一秒,让陈羽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自己被踩断了的肋骨,竟然一点儿也不痛了,而且身上的伤痕也全部消失不见,整个人也变得有精神多了!

这……

这是怎么回事儿?

就在陈羽震惊的时候,他忽然之间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之中,多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知识!

修行之道,武术绝学,鉴别珍宝,甚至连风水玄术他都懂了……

还有一些古籍的记忆,什么《混沌医仙经》、《天地符咒大法》……

所以说,刚才发生的那一切,根本就不是做梦,而是真切发生的事情!

自己真的继承了祖上先辈的传承!

也就是说,自己现在已经做到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能了吗!

陈羽激动的够呛,然而还没等回神儿的时候,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入账短信。

“账户名‘叶蓝天’,向您转账三十万元整。”

看到叶蓝天这个名字的时候,陈羽的神色顿时一怔。

叶蓝天是滨海市医院的主任医师,也是他们这批实习生的领导,实习的这段时间表现的好坏,是叶蓝天评判他们去留的标准。

这段时间,叶蓝天一直都很照顾自己,可是这钱是怎么回事儿……

下一秒,短讯提示音再次传来。

“我手上暂时只有这么多了,先拿去给伯母应急,剩下的我也会替你想办法,别着急。”

叶主任是怎么知道,自己母亲重病的事情……

难道说,自己打电话借钱的时候,被她听到了吗?

就在陈羽愣神儿的功夫,分院长白秋生的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他语气冰冷的呵斥着说道:“陈羽!立刻滚到我办公室来!”

到了医院,陈羽急吼吼的来到了分院长办公室的门口,正准备敲门进去的时候,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了叶蓝天的声音。

“分院长,陈羽在我手下这么长时间,从未犯过这样的错误,他一直都很谨慎仔细,求您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陈羽的心中,顿时一震。

叶主任她……

在给自己求情?

叶蓝天年轻有为,长得也是出尘绝艳,极为美艳动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冰山美女,不近人情。

如今撞见她为自己求情,陈羽惊愕之余,心中竟然还有一丝感动。

可,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自己犯什么错了,还惊动了分院长和叶主任?

五分钟之后,陈羽听到叶蓝天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院长”,之后便朝着门口走来。

陈羽莫名有些心虚,连忙躲到了走廊的拐角,等叶蓝天离开了之后,这才走到了分院长办公室的门口。

他轻轻的敲了敲门道:“白院长,我是陈羽。”

“进来!”

白秋生的一声怒喝,瞬间炸响,让陈羽的心中,莫名的有些发慌。

这段时间,他并未做什么错事啊,为什么白院长会这么生气?

陈羽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刚一走进门,一份病历就‘啪’的一下,丢到了自己的脚底下。

“身为一个实习医生,连给病人拿药都能拿错,你还能干点儿什么?”

白秋生的脸色极为难看,冷冰冰的看着陈羽,呵斥着说道:“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一个小失误,差一点儿害得病人病症加重?”

“什……什么?”

陈羽神色一愣,旋即立刻将病例给拿了起来,发现原本的氯霉素,竟然被换成了青霉素!

“白院长,我没有拿错药物啊,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陈羽急忙解释道,他做事一向谨慎仔细,给病人拿的药,更会反反复复确认了好几遍,绝对不会出错!

“啪!”

白秋生又气又怒,猛地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怒喝一声道:“还狡辩!”

“要不是林娇娇发现了你的错误,及时把药给换回来的话,你就铸成大错了!”

林娇娇!

陈羽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切就已经真相大白了!

一定是楚云飞和林娇娇这对儿狗男女想的计策,就是为了故意算计陷害自己!

林娇娇想将这个失误,强压在自己的头上,然后楚云飞好借此机会,和分院长副院长告状,将自己的成绩作废,扶持林娇娇上位!

还真是耍的一手好把戏啊!

想到这儿,陈羽急忙解释道:“白院长,我真的没拿错药,咱们取药室不是有监控摄像吗,我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陈羽急切的说道,可是白院长却摇了摇头,冷声道:“摄像头坏了,什么都没有拍到。”

果然!

该死的楚云飞,一定是他动的手脚!

“陈羽,你给我记住了,这件事情若是再发生一次,你就立刻给我收拾东西滚蛋,我们医院不需要你这颗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从今天开始,你实习期所有的成绩作废,去护工室当一个月的护工,表现好了才能回到实习室!”

白秋生的脸色,极为阴沉,冷冽的开口说道:“你最好时刻牢记你护工的身份,若是被我发现,你敢偷偷给病人看病的话,我绝对不会姑息!”

“行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白秋生说完,便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陈羽看着白秋生离开的身影,又气又怒,却又无可奈何!

他也是听信了那对狗男女的谗言,所以才会误会了自己!

现在,陈羽已经得到了陈家先祖的传承,不仅医术高超,武力值也狂飙猛涨,甚至还可以炼制符咒丹药,可谓是无所不能!

可他却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从滨海医院离开,凭什么自己背负着骂名,却让这对狗男女在这里潇洒自在?

林娇娇,楚云飞,别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妥协!

我早晚会揭穿你们的面目,报仇雪恨!

陈羽从分院长的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乘坐电梯准备去三楼的护工室报道。

哪知道电梯的门刚一打开,就看到了一脸伤痕的楚云飞,他的身边则站着林娇娇。

虽说自己被楚云飞暴揍了一顿,可是楚云飞也没讨到什么好果子吃。

他的脸上也挂了彩,看起来惨兮兮的。

“陈羽,你犯了这么大的失误,还有脸继续呆在滨海医院,也真是够厚脸皮的了!”

林娇娇掐着腰,一脸不屑的盯着陈羽,冷嘲热讽道。

“就是啊,真给叶主任丢脸,陈羽,我要是你的话,就直接从楼上跳下去,死了算了。”

楚云飞也一脸讥笑,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脸上的伤痕一样。

陈羽脸色一沉,立刻走到了楚云飞的面前,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怎么着,还想对我动手是不是?”

楚云飞瞧见这一幕之后,顿时乐了。

他根本就不怕陈羽,毕竟自己可是一个练过拳击的人,对付这个小子,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么?

然而下一秒,陈羽瞬间就松开了他的手,微笑着说道:“楚云飞,林娇娇,多谢你们二人,让我看清了这世界上人心险恶!”

楚云飞一愣,旋即眉头紧锁,蹙眉看着陈羽道:“你小子是不是脑袋被打傻了,竟然还和我道谢?我尼玛……“

然而楚云飞的话,还没等说完呢,紧接着就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传来了一阵剧痛的感觉!

“唔啊啊!”

这种剧痛,让楚云飞额头的青筋都开始跟着阵阵暴起了起来,整个人就好似快要陷入了崩溃一般,无法呼吸!

一旁的林娇娇见状,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了楚云飞道:“云飞,云飞,你怎么了啊!”

楚云飞强忍着剧痛,气愤的指着陈羽,大吼了一声,怒道:“不能让他走,他故意打人,把我给打伤了,快把他给我拦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