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同性男男gv大尺度可播放*&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欧美同性男男gv大尺度可播放*&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欧美同性男男gv大尺度可播放*&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南宫瑾诺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即使有机会醒过来,那也只能沦落活死人。

“二少奶奶带上吧,我带你去沐浴。”李二将女佣递上来的一件睡袍交给沈爱玥。

她冷漠的盯了一眼,并未做回复。

“怎么着?刚进这别墅就真把自己当二少奶奶了?打算让我亲自为你沐浴更衣不成?”

“哈哈......”

李二的话引来众人哈哈大笑。

“南宫瑾诺的卧室在哪一间?”沈爱玥望向楼上的方向。

“瞧你急得,你怕是不知道我家二少爷是活死人吧?就算你现在见着了他,他也满足不了你的需求。呵呵......”

沈爱玥转身往楼梯那边走,无视这群**之徒。

“想要上楼,可有经过我的同意。”李二愤怒的呵斥一句,然后用眼神示意身边的男佣拦住她。

四名男佣一起上前拦住她。

“好狗不挡道。”她冷冷的从口中说出一句。

“咦,你这小**还没嫁给二少爷,就端起少奶奶的架子了。我打......啊......”男佣扬起手就要打沈爱玥,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着男佣的手臂用力一扭,男人整个人都被甩扔在了地上。

其他三个男佣一起上,沈爱玥来者不拒,以柔克刚,以敌制敌,全部都以叠罗汉的方式压在了一起。

“小**,看你长得清清瘦瘦的,没想到还会功夫啊。”李二卷起自己的衣袖,一脸恶狠狠的上前。

沈爱玥见地上有一根佣人刚才打断的棍子,她踹起那根棍子,飞溅般的撞击在了李二的脑门儿。

“啊......”李二脑袋被打破,血顿时流淌满面。“快......快去把我表叔叫回来。”李二叫喊着身边的女佣们。

沈爱玥沿着楼梯直径上楼,地面有很厚的灰尘,经过的地方都可呈现脚印。在一间门把手没有明显灰尘的房间,她才停了下来。

她推门而入,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进入鼻翼,其中还夹搭着恶臭,恶心得她本能的用手捂住口鼻。

她走进房间里,将窗帘拉开,只见旁边一张大床上躺着一个人,柜子上还放着监测生命的医用仪器。

沈爱玥的目光定睛注视着他,他给她的第一感觉是头发零乱还很长,嘴唇周围都是乌黑的胡子渣。容颜好似中年大叔,没有丝毫美感。

好在他皮肤白净,可能是因为长久处于背阳光的屋里。

他......是南宫瑾诺吗?

是那个五年前与她**,让她怀孕三个孩子,愿意给她一百万救命钱的南宫瑾诺吗?

是那个当时她只看一眼,就无法忘怀的绝世美男南宫瑾诺?

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会变成这幅德行?

“南宫瑾诺,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五年前的宋雨菲,我现在的名字叫沈爱玥。

我回来了,我来向你报恩。

你可否能听见我说的话?”她握着那个男人放在被子外面骨瘦如柴的手,轻声的对他说着话。

楼下乱轰轰的,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大声。

“是哪个**敢在南宫府邸造次?连南宫瑾诺的卧室都敢擅闯?我今天非要打死她不可......”

“二小姐,那个**就在楼上,我脑袋的伤就是她打的,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李二紧跟在南宫紫的身后,一直诉着苦。

南宫紫从下人那里得知,有人揭了南宫府邸大门前为南宫瑾诺贴的征婚告示,她很好奇那个女人是谁,便特意来这里查看。

不料却听到李二的言辞,气得此时冲跑上楼,一脚就踹开卧室的门,屋里那股难闻的味儿,恶心得她迅速退了出去。

“什么味儿啊,臭死了。”

她身后的佣人们也用手扇着鼻子前的风,一脸嫌弃的望着房间里面。

此时卧室里的小女人,正坐在床边用背对着他们。

南宫紫强势的迈进卧室,气呼呼的呵斥:“你谁呀?敢打伤我南宫家的佣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沈爱玥拿着刮胡刀,小心翼翼的为南宫瑾诺剃着胡子,无视身后嚷嚷的女人。

“二小姐,这**是硬骨头,你可小心了。”李二提醒着她。

“我可是南宫家族大房最尊贵的小姐,岂能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吗?”

南宫紫娇生惯养,整个南宫家的人都宠着她,奉承着她。

给她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野性子。

她见沈爱玥对她视若无睹,气得扬起手就想教训她。

“**,我在跟你讲话......啊......”

沈爱玥手中的刮胡刀,将南宫紫雪白的手臂划出了一条血口。

她速度之快,令南宫紫毫无防备,甚至她都没有看到沈爱玥是如何伤的她。

毕竟在她反应过来时,沈爱玥依旧背对着她,半俯着身刮着南宫瑾诺下巴的胡子。

“呜呜......流血了,你敢伤我......”

“闭嘴。”沈爱玥冷声呵斥。

这声音阴冷得好似地狱里的活阎王,硬是吓得南宫紫闭上了嘴巴。

“再敢多说一个字,伤的就不是手臂,而是你的脖子。”

沈爱玥言辞冷漠,不温也不火,威胁力却是十足。

“你们还愣着干嘛?死人吗?给我打死这个贱女人。”南宫紫不信那个邪,非要命令家丁打她。

家丁畏惧她的威严,手拿起木棍向沈爱玥走去。

沈爱玥感觉身后有明显的危险,不等家丁手中的木棍落到她的背上,她已起身利用手中的刮胡刀连续中伤对方多人。

最后那名家丁身上的衣服,被那把刮胡刀划得稀巴烂。她一脚将他直接踹出了南宫瑾诺的卧室。

南宫紫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幕,李二担心沈爱玥对南宫紫下手,一会儿大夫人会算在他的头上,这才赶紧把她拉出卧室。

沈爱玥阴鸷的扫视着门口的人,过去的五年里,她在洛城可不是享受清福的。

为了重新回到帝国给母亲报仇,为了见自己这一双儿女。她吃过的苦,比别人吃过的盐还多。

“你......你给我等着。”南宫紫为了面子,而向沈爱玥丢下一句话。

“是不是觉得太吵了?放心,我向你保证,仅今天而已。

刮了胡子,是不是舒服很多?

我帮你把头发也清理一下吧。”

沈爱玥照顾南宫瑾诺很贴心,对于她来说,这个男人并不是植物人,也不是陌生人。而是她孩子的父亲,是她的恩人。

当初若没有他的那一百万,她的母亲早就死了,她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及宋家以及江桑沉丑陋的嘴脸。

虽然他们俩只是做了一场交易,可那样的交易,在她那么需要的时候,也不是人人都愿意的。

沈爱玥在为床上的男人清洗身子,换上干净的衣服后,隐约从敞开的窗户外,听到一阵悠扬的口琴声。

那音乐听起来很压抑,甚至是悲伤,进入人的耳朵里,感触到鼻子都有些酸酸的。

这南宫府邸号称帝国最大的私家别苑,等同曾经的皇亲国戚。住在这里的人即使是下人,应该都是吃喝不愁,可怎么会有人吹出如此伤感的曲子。

她抱着熟悉南宫府邸地形的心理,顺着口琴音乐的声音走去,一路来到了某个荷花塘边。

口琴的声音突然停止,随之传来稚嫩的孩子声音。

“画画画,你成天就知道画,画的什么呀,难看死了。

吹得也那么难听,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给那个活死人吹哀乐呢。”

沈爱玥站在荷花塘的桥面上,刚好看到了不远处的情景。

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儿,一脚踹翻旁边的画架,还用手指着拿口琴的小男孩儿叫骂。

“哈哈......”

胖男孩儿的身边跟着两个男佣,也跟着一起嘲笑起来。

“这画的人怎么没有脸呀?”胖男孩儿盯着地上画架上的画,质问着那个个子瘦弱的小男孩儿。

“......”他一直站在原地,手紧紧的握着口琴,冷漠的盯着那个小胖子。

“小哑巴,你不会说话,你也是聋子吗?表态不会,连眨巴眼睛也不会?”胖男孩儿愤怒的抓着瘦弱小男孩儿的手臂,讽刺的说:“小哑巴,活死人,小野种,没人要,吹吹吹,奏哀乐,画画画,画死人!”

瘦弱的小男孩儿依旧不说话,负气的用力推开胖男孩儿,继而蹲下身去试图捡自己的画。

“啊......”胖男孩儿没有防备,脚步连连后退,好在佣人立刻上前搀扶着他,他才没有直接摔倒在地上。“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小野种,你还敢推我。”

他推开佣人搀扶的手,两个疾步冲跑到瘦弱小男孩儿的跟前,脚狠狠的踩着他捡画的手背上。

“我踩死你!”

“嗯呜......”瘦弱的小男孩儿面色冷酷,再疼他都只是隐忍的呜咽,倔强得绝不开口叫唤。

“我踩死你,小畜生......你敢推我,你敢还手,我把你打成和那个活死人一样......”

胖男孩儿满脸扭曲,因踩得狠,用的力量太大,导致脸上的肥肉都在颤抖。

瘦弱的小男孩儿为了保护自己的画,甘愿用身体趴在画架上,任由那个胖子踩打他。

“住手。”沈爱玥急切的跑过去。

她冷声的呵斥,吓得那个胖男孩儿本能的停了下来。

“你谁呀?知道我是谁吗?”胖男孩儿打量着沈爱玥,确定从来都没有见过。“你敢呵斥我,想找死是不是?”

沈爱玥并不知道趴在地上的小男孩儿是谁,只是心疼那么小的孩子受欺负。

她蹲在地上将他抱起来,并贴心的为他拍着身上的泥土。

“小朋友,你没事吧?他打你,你怎么也不......”沈爱玥一边为他拍着身上的泥土,一边询问他的伤势。

可当她抬头看着小家伙的正面脸时,她的心脏却狠狠的抽痛了一下。连同平静的脸色都震惊了起来。

她抬起手渐渐的向小家伙的脸蛋靠近,然而她却无法控制住手上的颤抖。眼眶里刹那间凝聚起泪水,在不经意间滑落了下来。

是他!他就是生活在南宫家,属于她的另一个儿子。

他和生活在洛城的沈云哲长得一模一样。

看来上天还是眷顾她的,她才来南宫府邸不到三个小时,就让她看到了自己整整五年没有见到的儿子。

“他打疼你了吧?他伤到你哪里了?让我看看......”沈爱玥激动得检查小家伙的身体,直接撩起他的衣袖。

白色的长袖衬衫里,那双小手臂又细又长,隐约还可见一些老旧的伤痕。在手肘的地方还有一处刚刚摔倒在地,所造成的新鲜擦伤。

“孩子,你的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伤呀?你不是南宫家的小少爷吗?”

沈爱玥没到这里来之前,她以为生活在南宫府邸的一双儿女一定过得很好。至少比她的处境好吧,没想到一切都是她想错了。

“喂,你这女人是谁呀?鬼哭狼嚎的。”胖男孩儿不屑的质问着沈爱玥。“放开那个小哑巴,让他跪下来向我道歉,否则今天这事没完。”

他在说完之后,又直接指着沈爱玥:“你和他一起跪下来向本少爷磕头道歉。”

沈爱玥站起身来,手轻轻的拉着宝贝儿子瘦弱的小手,冷酷的盯着对面那个胖男孩儿。

“倘若我们俩都不跪地道歉呢?”她冷漠的问道。

“呵呵,你们俩听到她讲什么了吗?在南宫府邸居然还有人敢这样挑衅本少爷的。”胖男孩儿显得更加的张狂。

“哈哈......你是哪房新来的丫头?不知道他是谁吗?”其中一个男佣说:“他可是大房大夫人和大老爷最疼爱的宝贝儿子,是他们的老来子南宫幼贝。

别说你是一个丫头了,哪怕你是哪房的小姐,或者是新少奶奶,那也得给小少爷行礼。”

大房的?刚刚才教训了一个大房的女儿,眼下又冒出一个傻不拉叽的胖儿子。

看来她是注定以后跟大房对着干了。

“别怕,我带你离开这里。”沈爱玥俯身温柔的对儿子说道。

“想走,跪了再说......啊......”刚才那个男佣见沈爱玥他们要走,赶紧冲上去打她。

沈爱玥灵敏的侧过身体成功的躲开,一脚踹在男佣的膝盖,让他直接跪在他们母子面前。

另一个男佣也冲跑了过来,她利用地上的石子,精准的踹打在男佣的脸上。在那个男佣捂着脸的同时,直接把他踢进了旁边的荷花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