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耽 动漫(黄|粗暴)在线观看&野画集56集生蚝大少爷小花甲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男男耽 动漫(黄|粗暴)在线观看&野画集56集生蚝大少爷小花甲

三月初正是春寒料峭之时。

“那女人在一楼花园,快追!”

沈秋意听见声音立刻加快动作,奈何身体越来越没有力气。

药效上来了。

她紧紧咬着嘴唇,沈庄昆,沈雨心,这笔账等她回去再好好算!

身后的脚步声逐渐接近。

沈秋意扯下衣服上的石榴石胸针防身用,钻进了树丛里。

这座度假酒店后面是一片人工森林,里面黑黢黢的,能借这里躲一躲。

谁知道她运气背,和迎面跑来的男人撞了个正着。

“唔。”

黑暗中,只模糊看见到青年身材高大,这会儿虚虚扶着墙,身上隐约传来血腥气。

两头都是人。

沈秋意拉上他钻进边上的消防楼道,躲在储物间里。

等两边人都走远了,她松了口气,身上却越来越热,看向身旁的男人。

“喂,还好吗?”

“小伤,死不了。”男人的声音非常低沉性/感,冷冽的气息强势铺开来,“多谢。”

“那我就先走了。”

沈秋意的呼吸越来越重,踉跄着往外走,谁知却被男人拉住,“名字。”

热意陡然窜上头皮。

脑袋轰一声没了理智,转过身搂住他的脖子,“男人,是你不让我走的。”

黑暗中准确捕捉到他的嘴唇。

男人瞪大眼睛,活了小半辈子第一回被女人调/戏!

“放开。”

他力气不小,才把沈秋意扯开,谁知沈秋意竟然灵活的躲开,一个小擒拿手就要治他。

可她没力气了,威力不够。

男人反手制住她,却牵扯到身上的伤口,痛得闷哼一声,靠着墙壁坐在了地上。

然后怀中一软,下巴被掐住了,属于女子的香软靠了上来……

天光从小窗子照进来。

沈秋意睁开眼,才一动,腰像是要断了!

一段离谱的记忆涌上来,让她小脸儿煞白,做梦呢吧?

然而等她一低头,发现自己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色西装,而旁边,则是个衣衫不整的男人!

竟然真的强了个男人!

她一把捂住嘴把惊讶堵回去,轻轻把衣裳盖在他身上,做贼似的溜了。

临走前,她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男人昏睡的侧脸宛如雕塑,睫毛纤长垂下阴影,显得高贵又禁/欲。

不亏!

沈秋意很快跑了,恰好有清洁工来拿工具,她立刻告诉员工楼梯间有人受伤了。

等打车回家时,她才从一场旖旎中回过神来,满脸冷肃。

回到天都市沈家别墅,她直奔爷爷居住的小楼。

沈庄昆竟然借谈生意的名头,给她下药,把她送给合作方老总!

这件事她一定要告诉爷爷!

这个点儿沈家人应该都还没起来,谁知到了爷爷的大门前,里头竟然传来了说话声。

“爸,那个杨总说昨晚上沈秋意跑了!这项目他不答应。”

“人给他了还吃不到嘴里,废物!”

沈秋意抓着门把手开始发抖,一股战栗从她背心蹿起来!

两道声音她都听得出,一个是沈庄昆。

而另一个是对她要求严厉的爷爷,以前只是觉得老人家寡言少语,却原来,那是拒绝交流的狠心!

怎么会这样?

她不敢置信的踉跄了两下。

屋里紧接着响起沈雨心得意声音:“爷爷放心,昨天沈秋意进他房间的监控还有呢,要是姓杨的赖账,咱们就把监控拿出来。”

“这样不行,你堂姐到底姓沈,曝光了对我们家名声不好。”

沈庄昆赶紧说道:“大哥是领养的,说到底沈秋意也不是咱们家的种,咱们把她养这么大,总不能白养了。”

领养?

沈秋意惊讶地捂着嘴不敢哭出声,原来如此。

爷爷不喜欢她的原因找到了,因为她不是沈家的血脉。

可天华设计是她父亲一手创办的,也是她父亲,把濒临破产的沈氏集团重新发扬光大!

这时候,屋里响起她爷爷的声音,叫沈秋意如堕深渊。

“等秋意回来,你告诉姓杨的,要是他愿意长期合作,我们就立刻把人送过去。”

不能再待在沈家了,沈秋意眼中闪过决绝和恨意!

必须要赶紧跑。

“大小姐您回来了?”司机许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屋里的人大惊失色!

沈秋意想都没想,拔腿就往外跑。

身上痛得要死,可她不能停!

“这死丫头肯定听见了,快派保镖追!”

……

接下来几个月,沈秋意一直在躲躲藏藏。

那天她用最快的速度,在被冻结账户前,把自己的钱转到了国外,只留了些现金傍身。

只是护照、身份证什么的都被沈家扣住了。

她本来想去补办,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人卡着手续,迟迟拿不下来。

路上还被人跟踪,差点被抓了。

沈秋意带着一顶毛线贝雷帽,在路边的咖啡厅抱着杯牛奶,盯着窗外的飘雪陷入愁思。

沈家在天都市只是个中等家族,没这方面的人脉。

那就只有另外一个人,那个姓杨的。

不能再拖了,她摸着日渐隆起的肚子。

一次中奖,也不知道是走运还是运气背。

现在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她更不敢进医院,怕暴露身份。

“这间咖啡厅里的咖啡可好喝了。”

叮当,漂亮的年轻女孩儿踩着白色长靴走进来,一边接电话,一边甜甜的笑着。

沈雨心!

沈秋意闻声望去,立刻压低帽檐遮住脸,等她坐下来了,才戴上口罩,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起身走出去。

她东躲西藏,山穷水尽时,沈雨心却开开心心的和人约会。

沈秋意抬起头,让雪花砸在脸上,深吸一口气把眼泪忍回去。

为了沈家人掉下的眼泪,最不值钱!

路上行人太多,她让路时,忽然踩到了冰面,立刻向路边倒去。

吓得行人吓了一跳,拉她却没拉住。

冷静,她拖着沉重的身体下蹲降低重心,很快半蹲着稳住了身体。

谁知下一秒一辆汽车停靠上来。

沈秋意能做的就是护住肚子,尽力降低伤害。

穿得厚,车子也不快,这让她并未受伤,只是肚子却开始抽搐起来。

“啊——”

“她是个孕妇,快送医院!”

宴淙东大步从车上下来,先是打了私人医院的电话,让他们立刻准备产房。

帽子落下,露出女人戴口罩的面孔,和一双妩媚动人的眼睛。

宴淙东愣了一下,“坚持住。”

沈秋意睁开眼看见他,还以为自己做梦了,呢喃着,“来跟我抢孩子了……”

目送产妇进了产房,宴淙东都一副怪异地表情。

抢孩子?这女人……莫非赖上他了?

手机适时响了起来。

“淙东,你怎么还没来呀?人家在咖啡厅里等了好久哦。”女孩儿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宴淙东才想起来把她给忘了,看了眼产房,才走到角落里平静地说道:“出了车祸,在医院。”

“车祸?严不严重?我马上过来。”

没多久,穿着白色长靴的女孩儿蹬蹬跑过来,赫然是沈雨心!

她担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松了口气。

想当初宴淙东拿着一枚石榴石胸针找上门时,引得沈家上下诚惶诚恐。

这可是天都市宴家的当家人,国际新能源集团的掌权人!

当说是这枚胸针的主人救了他,想找她报恩时。

沈雨心当场认出这枚胸针来,是沈秋意她爸给她的成年礼!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沈雨心站了出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想到昨晚上救下的人,竟然是宴先生。”

就这样,她顺利成为宴淙东身边最亲近的女人。

产房里传来女人的痛呼,声音都哑了。

沈雨心听得不耐烦,都怨这女人碰瓷儿,好不容易把宴淙东约出来,结果计划都泡汤了。

大约两个小时后,医生走了出来。

“顺产双胞胎男孩儿,恭喜先生,你太太晕过去了,要去看看她吗?”

然后护士不由分说的把俩哇哇大哭的孩子塞他怀里,目光灼灼的等红包。

这种红包是可以要的,相当于沾沾喜气。

这是宴淙东平生第二回给人整蒙了,别说发红包,眼睛都没眨一下。

“这不是淙东的孩子,那只是个碰瓷儿的孕妇!”沈雨心都要气炸了,声音尖利。

两个孩子哭得更凶。

宴淙东整个人吓得更加不敢动弹。

医生这才知道误会了,又把孩子抱回去,“那等孕妇醒了,我们再联系她的家人。”

随后宴淙东秉着撞了人负责的原则,付了一周的住院费。

沈雨心立刻拉着他走了,生怕他被那孕妇赖上。

第二天,沈秋意醒了过来。

下面撕了一般疼着,她一摸肚子,孩子呢?!

对了,她被人撞了……

那个人,是孩子亲爹!

对方是知道了?还是无意的?

正想着,隐隐约约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沈秋意悄悄来到门边一看,却发现那个男人竟然和沈秋雨在一起!

来不及多想这两个人怎么凑一块儿了,她第一反应就是逃。

等等,她还有孩子。

在两人和护士说话时,沈秋意连忙穿上羽绒服挡住脸,才生产完的她痛得几乎迈不开脚。

咬牙跑到育婴房里,很快找到自己的病床号的育婴箱,把那男孩儿抱起来。

孩子身上还带着奶腥味,红彤彤的一小团,让沈秋意的心都软了。

将近一年,她都没有哭过,这一刻却热泪盈眶。

“抱歉,你才出生就要跟我受苦。”

随后把孩子放进羽绒服中,悄悄从楼梯走了。

她甚至来不及发现,有个孩子被留下了。

“宴先生来了。”护士推开病房门,却发现床上空空如也,“咦,人呢?”

经过寻找,甚至查了监控。

护士才确认人走了,不由得有些为难:

“她只抱走了哥哥,弟弟还留着呢。”

宴淙东皱起眉头,盯着护士怀里嘤嘤哭泣的孩子。

红彤彤的脸上挂着两颗泪,他伸手摸了一下,心头猛地震动。

——五年后——

天都市国际机场。

一群群记者扛着长枪短炮,翘首以待。

“据悉,影后顾苏苏与她的团队今日回国,在前不久的电影节上,顾苏苏再次被媒体誉为当晚的最美妆造明星,备受瞩目。”

就在这时,有人喊了一声来了!

只见长相清秀大方的年轻女人出现在通道上,红唇墨镜,显得极其耀眼。

她把墨镜摘下,大方地招了招手:

“大家好,请维持秩序,不要影响到其他人哦。”

好不容易应付过去后,顾苏苏赶紧往外跑,钻进停着的小轿车上。

“握草挤死我了,这帮媒体简直有病,有大病,这次回来本小姐一定要歇个够本儿,把所有的漫画追完!”

美丽大方的顾影后摇身一变,成了毫无形象的暴躁宅女。

“干妈,不可以说脏话,会带坏我。”

奶声奶气的童音,平静又正经。

顾苏苏猛地把他抱进怀里,“噢~我的乖寒熙,来,干妈抱抱!么啊~”

一大口亲亲,让沈寒熙细嫩的包子脸抖了两下,好似双皮奶一般。

沈寒熙见怪不怪的掏出手绢,擦了擦脸,“今天亲完了,不准再亲。”

大而明亮的眼睛,睫毛长卷配着线条清晰的鼻子和M唇,再加上深棕色的头发微卷,活脱脱一个洋娃娃。

关键是他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顾苏苏捂着胸口夸张的喘气。

“好秋秋,把乖儿子给我带两天吧,我要天天撸他!”

开车的女人绷不住笑了,“你问宝贝愿不愿意。”

“不要。”沈寒熙盯着干妈,苦大仇深的皱起眉头,“圣诞节你参加活动,还是我自己出去吃饭。”

那些西餐,比妈妈做的差远了!

把顾苏苏送进门,沈秋意才带着寒熙回了自己的公寓。

“我画好图,让人提前一年装修,宝贝看看满不满意?”

沈寒熙顶着严肃的脸,实则脚步欢快地在房间里跑,好奇完了,才点了点头,“很好。”

沈秋意就喜欢看他故作高冷的样子,忍住笑,咳了两声。

“妈妈的工作室明天开业,宝贝这两天先和妈妈一起,过两天就去幼儿园。”

“这么快?”

小包子的脸鼓了起来,他想一直陪着妈妈。

不过他是个懂事的小朋友,不能耽误妈妈赚钱养家,“好吧,我知道了。”

说完还安慰的拍了拍沈秋意。

沈秋意又欣慰又心酸,五年前在苏苏的帮助下,她拿到了证件去往国外。

刚开始的两年她要一边上学,一边照顾儿子。

过得格外艰难,她脾气倔,不愿意让苏苏出钱。

愣是靠自己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