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起源漫画未删减版*做完之后不抱着你睡的男生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物种起源漫画未删减版*做完之后不抱着你睡的男生

物种起源漫画未删减版*做完之后不抱着你睡的男生

“你管好你的粉丝,让她们别瞎掺和了。”

“怎么回?要又损又给力那种。”

顾苏苏不擅长处理这些,有些烦恼的挠了挠头。

“干妈,让我来。”沈寒熙接过手机,小爪子快速打开主页编辑微博。

营销号带节奏一个小时之后,顾苏苏发布了微博:

「科普:世界上大多数小型犬都喜欢咬人,而且犯错被惩罚之后,还喜欢到处吠,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喜欢到处咬人。

但是作为正常人类,狗咬了人,人却不能咬回去,宝贝们要当个正常人类哦。」

并配上几张龇牙咧嘴的泰迪、博美等小型犬图片。

顾苏苏看了之后,笑得倒在了沙发上。

“乖儿子原来是个腹黑正太,哈哈哈~”

谁也没想到影后竟然这么刚,评论里都笑疯了。

“这个她字就很灵性了。”

“有的人表面上看是科普,实际是在内涵。”

“怎么能把沈雨心的图片贴上了呢?我可没说她像狗哦。”

“只有我关心,苏苏在暗示是沈雨心有错在先吗?”

沈雨心看到这条微博气疯了,打了电话给唐颂。

“顾苏苏那个**,就是嫉妒我拿她的资源!赶紧把她的热搜压下去!”

唐颂皱眉把手机拿远点,“顾苏苏背景很深,压不了。”

“她能有什么背景?还能大过宴淙东吗?!”沈雨心看着落地窗上自己的肿脸,一生气,脸更扭曲了。

唐颂并不赞成她的做法,但又无法阻止,只说道:“不如你先和宴先生说一声,请他出面。”

论背景,是少有人能比得上宴淙东,可你沈雨心又不是宴淙东本人。

别人看面子小事不论,但你总不能得寸进尺吧?

而且以顾苏苏在国外的知名度,根本看不上沈雨心这咖位的资源。

换成以前,沈雨心早就哭到宴淙东面前了。

可要是沈秋意认出宴淙东,揭穿了救命恩人的谎言怎么办?

对,决不能让沈秋意接触到宴淙东!

“我不管,赶紧多买点水军,把沈秋意工作室的地址放到群里去。”

直接让粉丝人肉过去!

她要让沈秋意万劫不复!

唐颂叹了口气,“那就随你吧。”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接手沈雨心这个烫手山芋。

不由得想起沈秋意那张脸,要是能来他手里,绝对能成为第二个顾苏苏。

就如同顾苏苏所担心的那样,沈雨心的激进粉丝很快来到公寓楼下。

虽然进不来,却举着抵制秋意设计的牌子,甚至和保安发生冲突,骚扰其他住客。

工作室也被攻击了。

橱窗上被泼油漆,甚至防盗锁都被撬了,要不是警报响了,那些粉丝恐怕都闯了进去。

对于这些遭遇,沈秋意一律报警处理。

短短一天,她就拿到了一叠回执单。

营销号越发添油加醋,称她心虚,许多人涌到秋意工作室的官博下。

留下恶臭的评论,还有劝她自首的。

事情发酵了三天,沈秋意都从未出面。

有沈雨心的真粉扒料,自然也有黑粉和对家扒,这帮人更狠,直接把沈秋意和沈雨心的关系扒了出来。

#沈雨心沈秋意堂姐妹#,这个话题很快窜上热搜。

“姐妹之间的霸陵更离谱了!”

“有本事打我们雨心,却没本事出来道歉,缩头乌龟!”

“**,有种你从顾苏苏家里出来!”

“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姐姐,怎么没一个官博出来回应?”

“坐等一个反转,沈雨心怎么都不像是被霸陵的人。”

沈秋意看到这个热搜时,笑了,可算让她等到了。

快速打开手机,登录自己的私人微博,发布了一段视频,并配文:

「你自找的。」

顾苏苏见状火速登上微博,反手一个转发,配文:

「可真是好妹妹呢。」

视频里先是唐颂咄咄逼人,无论助理怎么解释没有工期,非要定制。

紧接着就是沈雨心态度嚣张地找上门,先动手,先闹事,随后才被一耳光制止。

所以打是真的被打,但是她自找的!

反转来得很快。

“握草,换我我打得更狠!”

“概念衣啊,那可是人家的心血,学服装设计的血压上来了。”

“还怪人家优秀,果然,这个沈雨心太不是东西了。”

“脑残粉们,快来给你家雨姐姐洗地了啦,你姐姐可真无辜呢。”

许多营销号望风而动,删视频滑跪道歉。

可沈秋意早已经手机好了证据,直接起诉加举报,要么赔偿要么封号。

甚至让官博转发了法院受理的传票,直捣黄龙。

“姐姐好飒,一点都不带虚的,我好喜欢。”

“姐姐很小心,出镜都戴着口罩,有没有人知道姐姐长啥样啊?”

“楼上别妄想了,秋意姐姐有崽儿了。”

接着这波热度,沈秋意又在官博上发布了一些工作室的设计,欢迎大家前来参观。

一波操作,让顾苏苏直呼牛批。

“不愧是秋意。”

沈秋意淡淡一笑,“我可是个机会主义者。”

她们开心了,可苦了天都市另一端的女人。

“沈秋意!那个**,我要弄死她!”

沈雨心瞪着热搜上“沈雨心闹事”几个大字,朝唐颂吼道:“快想个办法!”

唐颂为了压黑料的热度一晚上没睡,心力交瘁,“顾苏苏的经纪公司出手了,压不住。”

说到底,要不是沈雨心闹事,也不会有这一出。

“监控锤死了,你道歉吧。”

沈雨心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让我给沈秋意道歉?绝对不可能!她沈秋意有什么资格让我道歉,她只是我沈家的一条狗!”

对了。

沈秋意最怕爷爷了。

只要爷爷开口,不怕沈秋意不认输!

这样想着,沈雨心又放下心来,“你找些宁文舒、于美美的黑料发到网上,先转移注意力,我立刻去找人收拾沈秋意。”

唐颂也不知道她怎么忽然有底气了,张了张嘴,还没说话,门就被敲响了。

几位民警走进来,“沈雨心小姐,有人举报你寻衅滋事,请您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

沈雨心吓得脸都白了!

“不,你们是不是沈秋意派来的?她胡说,我不要跟你们走!”

“请不要妨碍我们办案,沈雨心寻衅滋事证据确凿。”

说完送上一副银手镯给沈雨心扣上,吓得她连哭带嚎,“我警告你们,敢抓我,宴淙东不会放过你们的!”

唐颂眼睁睁看着她被带走,烦躁的扒了下头发。

几乎能预料到一个小时候的热搜内容。

对了,得先联系宴先生。

宴淙东接到电话时,正在车上闭目养神,霓虹映得他的脸更加立体。

“什么事?”

“宴先生,雨心她被抓了。”

宴淙东睁开眼坐起来,“怎么回事?”

唐颂不敢隐瞒,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没想到那个设计师心机深沉,反坑了她一把。”

“反坑么?呵。”

隔着电话,唐颂都能想象到男人那从不显山露水的表情,虽然看似温和却非常疏离。

永远都从容矜贵。

“你现在去把人带回来,就这样。”

唐颂愣了一下,本以为他会置之不理或是责骂。

谁知道却轻飘飘的一句,叫他越发看不懂宴淙东了。

程秘书坐在副驾驶上,抱着平板查看行程,“沈小姐越来越离谱了。”

宴淙东把手机装回衣兜,不置可否,又靠回椅背,“三月经纪公司纯利润有多少了?”

“比去年上涨了百分之两百,似乎在筹备春节档电影,导演正在到处找服装指导……”

说到后面的细枝末节,宴淙东已经不关心了。

“对了,这个周末,有个慈善晚会需要您出席,要带初阳小少爷吗?”

宴淙东的眉眼缓和下来,嘴角微勾:“给他准备一套礼服,小东西最喜欢凑热闹。”

……

周末时,顾苏苏要出席一场慈善晚会。

沈秋意作为目前风头正盛的设计师,也收到了请柬。

不用她开口,顾苏苏就自发找了过来,“嘿嘿,今天穿啥,让我看看。”

“让寒熙带你去。”

沈秋意正在拼衣片,头也没抬。

因为之前怕沈雨心的粉丝又闹事,寒熙去幼儿园的事情也就耽搁下来了。

她给顾苏苏准备了一件酒红色的晚礼服。

高收腰,缎面材料剪裁轮廓清晰,抹胸款式,却在手臂上留下了绷带,多了两份纤细。

穿上后既美丽大方,又多两分欲感。

顾苏苏围着裙子走了一圈,啧啧点头,“不愧是秋秋,永远都合我的心意。”

沈寒熙也穿了小礼服,三件套西装,袖口却有个卡通兔子刺绣,让他又帅又萌。

“乖儿子好可爱。”

小包子忍住欣喜的表情,“干妈也很漂亮。”

两人对着镜子左看右看,互相吹捧。

沈秋意化完妆后没忍住笑了,两个臭美的人凑一块儿了。

“妈妈好看。”

她穿了身白色开叉直筒抹胸裙,腰间系着一条金属镂空的黑色腰带,披了件同色系西装,头发盘着,裸色口红。

又干练又优雅。

“秋秋啊,不然你出道吧。”

沈秋意摇了摇头,就她这性格,去娱乐圈分分钟得罪一票人。

三人乘上保姆车往会场走去。

路上沈秋意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来电,号码却是熟悉的数字。

她眼里闪过冷意,接了起来,“你好。”

“沈秋意,既然回国了为什么不来看看爷爷?”

沈秋意不禁疑惑,她爷爷是怀着何种心情说出这句话的?

弄得好像只有她还记得五年前,自己是怎么被他们逼上绝路……

“没空。”

说完挂了电话。

恰好会场到了,顾苏苏是明星要去走红毯,她要从另一个通道进去。

车子停在酒店另一个入口,这里的记者没红毯那边多,大多是为了抓拍富豪名流。

可随着一个女人下了车,所有记者都不由自主的举起相机。

“这是谁呀?怎么没见过?”

“走这边,应该不是娱乐圈的。”

“废话,要是娱乐圈的,就凭这张脸还能让沈雨心这种货色混出头?”

听到这个名字,沈秋意转过头去。

咔嚓。

那记者美滋滋的笑了起来。

“拍到正脸了,明天的封面有了!”

谁知沈秋意来到了他面前,笑着说道:

“你好,发照片时能不能把我儿子打码?”

青年记者被她的笑容慌得眼花,忙不迭应下,“好好,我知道了。我叫赵镜,这是我的名片。”

沈秋意接过名片放进口袋里,又把自己的名片给他,然后进了会场。

青年记者一看名片,惊呼起来,“竟然是沈秋意!”

其他记者立刻露出羡慕的眼神,早知道他们也去要名片!

这边记者又开始等,半个小时后,一辆低调的迈凯伦停下来,保镖火速赶来清场。

来了,传说中的顶级王老五,宴淙东。

赵镜立刻举起相机。

等男人如寒风刮过去后,赵镜盯着照片狐疑地皱起眉头。

“咦?沈秋意的儿子怎么跟在宴淙东身边了?还换了身衣服。”

会场里灯光通透,舞台上有明星正在献唱。

顾苏苏一进来就带着沈寒熙玩儿去了。

沈秋意索性端了杯清酒,独自在角落里喝着,即便如此,也有好些人看见她上来打招呼。

“秋小姐,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林夫人显得非常高兴。

这人正是主办方,林先生的太太,沈秋意打起精神。

“能被您邀请,是我的荣幸。”

“我拍了颗黄钻,想做成项链,找了好几个设计师都不满意,就指望您了。”

“林夫人和我的助理约个时间,到时候来店里咱们细谈。”

“太好了。”这位夫人非常健谈,拉着她说话,“听说那个叫沈雨心的明星找你的麻烦,没受伤吧?”

“没事。”

中年女人凑近她,小声说道:“国际新能源的老总是她的金主,你小心点。”

“多谢提醒。”

新能源老总吗?

沈秋意撇了撇嘴,不管是谁,也不能阻止她收拾沈雨心。

“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沈雨心穿了件夸张的夜空碎钻大摆裙,衣服好看,只是人长相寡淡像个假模特,撑不起来。

偏她没有自觉,一脸不屑。

“这晚会的主办方也真是的,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

沈秋意戏谑的勾起嘴角没说话,旁边的林夫人立刻不满地皱起眉头。

“沈小姐对我邀请的客人有什么不满,大可当着我的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