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欲望之学园动漫无广告*爱与欲望之学园邪恶漫画无删减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爱与欲望之学园动漫无广告*爱与欲望之学园邪恶漫画无删减

爱与欲望之学园动漫无广告*爱与欲望之学园邪恶漫画无删减

淮北周围州县街道上的积水隐隐没过小腿,百姓们挽着裤腿,淌着水如同过河一般,若大雨再不停,只怕洪水泛滥,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此时,淮北刺史府里,一名中年男子背立着手站在廊檐下,仰着头望着乌云密布伴随着闪电的天空,看来大雨不久将至啊!男子心中长叹一声。

“去,请小姐过来,就说我有要事找她。”中年男子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沉声吩咐着侍立在后的管家。

管家得到吩咐,轻轻行了一礼,就抬脚离开了。

中年男子正是淮北刺史南易,十几日连绵不断的大雨,街上积水成渊,河里水位暴涨,这些均是萦绕在他心间的愁绪所在。

身为淮北刺史,本该为淮北的百姓谋福祉,可他这个刺史当的甚是窝囊啊!

南易上任淮北刺史堪堪不过三年而已,赴任之前,淮北已经有三任刺史先后死在任上,他是第四任,也是最年轻的刺史。

在淮北,他这个新任刺史并无多少根基,每每办正事牵涉到某些人利益的时候,有些人就推三阻四,次次都是他跑去跟人长篇大论的讲道理,有时候成功,有时候失败,时间长了,他也就摸清了里边的门道,亦无意间得知了一个惊天秘密。

他原本想将秘密死守,可那些人行事越发肆无忌惮,南易也曾偷偷的写信悄悄的派人送往金陵,想要上达天听,可送信的人一去就是杳无音信,久而久之,南易知道,这是给他的警告,他只得按捺住,伺机而动。

可眼下,淮北骤雨连绵,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再这样下去,洪水泛滥成灾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遭殃的还是老百姓,南易纠结了许久,终是下定了决心。

正当南易陷入沉思之时,身侧传来了一道娇声,“阿爹。”

南易闻声,偏头望去,就见南栀已经缓步走到了他的近前,清丽的小脸上满是不解之色。

“只只,几天前,你外祖母来信说想你了,想接你到金陵小住一段时间,你回去收拾收拾,待会儿就出发吧!”南易闻声说着。

南栀听言,面露讶色,“阿爹,为何这般突然?我月前去金陵看望过外祖母,为何……”

南易开口打断她的话语,“只只,你听阿爹的就是,阿爹不会害你的。”

“阿爹,听你这样说,我心里慌慌的。”南栀蹙着细眉,轻声说。

“好了,你到了金陵以后,记得替阿爹向你外祖母问个好。”南易抬起手,大掌揉了揉她的发顶,随后收回,“去吧!”

南栀敏锐的感觉到发间多了什么,她仰着头,看了南易许久,终究还是轻轻福身行了一礼,“阿爹,女儿先去收拾行李了,您要多保重自己。”

南易微微颔首,目送着那道纤细的身影,越走越远,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身侧侍立许久的管家低声道,“老爷,小姐出发前往金陵有些时辰了。”

“吩咐你做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南易沉声道。

“都安排好了。”

“那好,给我备车,我要去方转运使府上。”南易双手背立身后,周身弥漫着一股破釜沉舟的气势。

“是。”

几刻钟后,一辆马车自刺史府内缓缓的驶出,朝着位于城东的转运使府而去。

马车行驶了没多久,外面就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滴撞击着车盖,发出劈里啪啦清脆的响声,听的人心慌意乱,可南易此时的心境却很是平静。

这次不成功,便成仁。

与此同时,城东转运使府的书房内,一身着青衫面容儒雅,看来三十来岁的青年坐在桌案后,他的跟前站着一个黑衣男子。

“启禀大人,刺史大人正在来转运使府的路上。”

“哦,这个时候他来做什么?”青衫青年面露疑惑,低喃自语。

书房内另一人起身说道,“大人,南刺史来府,想必是为了淮北十几日连绵暴雨一事。”

“先生是说……”方怀明拉长了语调,未尽的言语,懂的都懂。

“不错。”这人乃是方怀明的幕僚,他轻轻应着。

“大人暗中拦下那些书信,想必南刺史心中也是心知肚明,这么些年来他一直按兵不动,兴许就是为了今天同大人摊牌。”幕僚微微眯起眼睛,脑中转的飞快。

“那先生有何高见?”方怀明皱起眉头,接着问道。

“咱们可以先下手为强,来一招栽赃嫁祸,把名头都栽在南易的头上,大人到时再推的一干二净。”幕僚目露阴狠,抬手做了个抹脖颈的手势。

方怀明秒懂,他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案,发出笃笃笃的轻响,眉头轻皱,陷入沉思之中。

幕僚也不催促,只是再度落座,拿起茶杯,悠悠的喝了口茶,主意他已经出了,至于用不用,那就要取决于大人了。

书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少顷,有下人来敲门,“大人,南刺史到了,就在前厅。”

“知道了。”方怀明扬声应了,随即刷的站起身,抬脚朝外而去,幕僚见状,慢悠悠的起身,跟了上去。

转运使府的前厅,南易落座次位,先前派人去请方怀明的下人回来了。

“南大人,请稍等片刻,我们家大人马上就来。”

见人这般说,南易还能如何,只能继续等待。

少顷,一阵大笑从内堂里传来,南易连忙起身,一身青衫的方怀明从内堂里走了出来,儒雅的脸上满是笑意。

“南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我府上了?”方怀明在主位上落座,婢女适时的奉上热茶,他拿着茶杯,吹了吹茶水上面的浮沫,轻笑问道。

“下官来此,有要事与大人相商。”南易拱手行礼,沉声道。

“哦,南大人不妨直言。”方怀明故作没听懂他的言外之意,面露疑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