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帝ACG邪恶天堂全彩,无翼乌之全彩爆乳无遮挡网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邪恶帝ACG邪恶天堂全彩,无翼乌之全彩爆乳无遮挡网

邪恶帝ACG邪恶天堂全彩,无翼乌之全彩爆乳无遮挡网

看到系统给出的奖励,魏沧澜强忍住没有翻白眼。

听名字就知道【搞事】的奖励不是什么好东西。

《欢喜回春功》。

仍旧是媚狐宗的心法。

讲究阴阳调和,男女互为炉鼎的床榻秘法。

不多说都知道这是干啥的。

魏沧澜就不明白了。

为什么最近系统总是搞颜色?

莫不是因为最近他和少女们牵扯太多?

魏沧澜看了看被自己拦下的陈妤,淡定出声解释道:

“妤儿,你才刚刚入门,为师还未教你如何修炼,面对这两个敌人,你切莫心急,鲁莽行事。”

陈妤脸色发红,乖巧地点点头:

“知道了,师父。”

魏沧澜劝住了陈妤。

但另一边的李瑾可是急性子。

方才慕容芸说她是魏沧澜的一条狗,本来李瑾感觉没什么。

可越往深处想,她越感觉不对劲。

我是师尊的什么,需要你这小人说三道四。

越想越气!

于是,还不等魏沧澜说什么,李瑾已然拔剑。

“本以为郡守之女是大户人家的闺秀,未曾想是如此鼠辈,还坑害我我门弟子,速速伏诛!”

唰——

青蛇出鞘。

数道剑气从李瑾的青蛇剑上激射而出,朝着慕容芸掠去。

后者顿时大惊,虽然手持吸魂钉,但仍吓得连连后退,一直躲闪到那惹火女子身后。

铮——

周围空气震动。

几道剑气竟然都被那女子张开的灵气弹开。

只见那女子缓缓抽出腰间的弯刀,媚眼如丝:

“听闻苍星门李瑾仙子剑气无双,今日一见,发现和传闻中相差甚远啊。”

李瑾也是不由得皱眉。

她未曾想自己的青蛇剑气竟然没能伤到对面分毫。

只怕那人实力已在结丹之上。

很可能是金丹境界。

李瑾不甘示弱,提剑朝女子飞掠而去:

“魔道妖人,看剑!”

长剑变化无常,如长蛇吐信,寒冷逼人。

嗡——

刀剑相撞,一声嗡鸣!

李瑾竟然身形倒飞,退回到魏沧澜身边。

停下后她更是身形不稳,扶剑才堪堪站立。

随之嘴角又渗出血迹。

魏沧澜看到这一幕,额角不由得流下一滴冷汗。

不是吧?

连李瑾都不是对面那女人的对手?

这次莫不是要噶了?

陈妤也是连忙上前,扶住李瑾,眼神关切道:

“师姐,没事吧?”

“无妨……”

李瑾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是颇为惊诧。

这就是修炼境界上的压制吗?

自己根本无法伤到对面丝毫。

“呵呵!李瑾,陈妤!这下你们不嚣张了吧?在我师父面前,尔等不过蝼蚁!”

慕容芸又站出来讥讽。

她身侧的那个女人却摆摆手,让她退下,然后自己走上前,双目含着秋水,望向魏沧澜:

“这位就是苍星门的魏沧澜?小女子乃驭妖楼堂主,孙娥。”

此时,魏沧澜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两个弟子,一个没有修为,一个打不过。

他必须得站出来。

于是,魏沧澜缓缓上前一步,拱手道:

“本座对驭妖楼也是听闻一二,不知堂主今日是何用意?莫不是真要与我苍星为敌?”

叮——

正巧,系统给出提示:

【奖励完成,符文+1】

Emmm……

任务就这么完成了?

行吧。

接下来怎么搞?

现在是陷入僵局了。

这驭妖楼堂主莫不是要大开杀戒?

老子才收第一个徒弟啊,不能就这么死在回去的路上啊。

孙娥见魏沧澜竟然会回话,脸上露出些许妩媚的神色:

“与苍星门为敌?魏次座无需以势压人。”

“驭妖楼为魔道大宗,相较于苍星门,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至于我的来意,阁下岂会不知?”

“郡城广场上,你伤我徒儿的心爱之人,这笔账总不能一笔勾销吧?”

魏沧澜没发话,他眯起眼睛。

不说话,先装一下高手再说!

先别露馅。

堂主孙娥转着那把和她一样妩媚的弯刀,继续说道:

“不过呢,我这人一向喜欢年轻俊朗的英才,早听闻苍星门魏沧澜次座实力超群又男生女相,今日目睹真容,当真是欢喜不已……所以,不如阁下跟我走吧?”

“在下略懂媚狐宗的秘术,你我二人修阴阳,日后自然是天下无双!”

“至于这两位……”

说着,她把目光投向李瑾和陈妤,嗤笑一声道:

“杀了便杀了,无足轻重。”

无足轻重?

李瑾听到这这话简直是火冒三丈。

可她也没办法。

一个交手间,实力便被对面压制。

只能死死地握紧手中的青蛇剑,愠怒地看着那女人。

“堂主如此辱人,本座可不会视而不见。”

魏沧澜双眼淡漠,说道。

这时,系统也给出提示:

【面对实力强横的劲敌,为保护徒儿,你必须搞事!】

【装逼如风,常伴吾身。干就完了!】

【击败孙娥,奖励:剑法+1。】

剑法?

这还是系统第一次给出有用的属性+1.

以前可都是什么厨艺、刺绣、品茗、锻造这些垃圾玩意!

这次破天荒给了【剑法+1】!

难得啊。

然而这个【剑法+1】,伴随的风险也忒大了吧?

这次选项,竟然没有【搞事】和【不搞事】的分别!

是不是说,很可能是目前的情况过于危险?

老子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系统默认我必须【搞事】,以此破局?

嗯……

也就这么个解释。

可老子拿锤子和人家驭妖楼的堂主打?

魏沧澜内心咆哮。

堂主类似于正道门派的长老主事。

实力基本上是金丹,最次也是结丹!

刚才李瑾上去都差点躺了,这孙娥怎么说也得是金丹之上。

老子拿头和她打吗?

见魏沧澜放下狠话就没有下文,孙娥等了半天,便好奇道:

“阁下既然亮明态度,那为何还不出手?”

我出手?

我出尼玛!

魏沧澜心中骂娘。

他身侧的李瑾和陈妤也是眉头紧锁地看着他。

两个妮子也纳闷,为何师尊、师父还不出动手?

李瑾对魏沧澜比较了解。

深知师尊绝不是迷恋那孙娥的容颜身子。

可能……

可能是师尊不愿出手?

可能在师尊眼里,那孙娥根本就不值得他出手?

想到此,李瑾又深感羞愧。

如果自己要是更强大些,怎么会如此劳烦师尊?

“既然阁下迟迟不动手,那小女子便主动些!”

孙娥摸了摸手中的弯刀,魅惑一笑。

话音落下,身影消失。

下一个瞬间。

她已然飞掠至魏沧澜的面前!

**!

人家骑脸了!

弯刀闪着寒光,直逼魏沧澜的喉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