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教练1到100话&秘密教学93话恩爱久等了免费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健身教练1到100话&秘密教学93话恩爱久等了免费

健身教练1到100话&秘密教学93话恩爱久等了免费

苏家,客厅里,苏陌雨坐在沙发上,十分拘谨且小心翼翼地开口。

“奶奶病得很重,我实在是没钱......”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尖刻嗓音打断,“你不是在**赚钱吗?”

说话的是苏陌雨的后妈——刘玥。

苏陌雨搁在膝头的手攥紧成拳,只觉难堪,“奶奶病的很重,住在ICU,那点钱根本不够。”

“一个月两万多还不够,一个老太婆,真能造钱。”

刘玥不满地抱怨了一句,眼珠一转,瞅着苏陌雨那张精致小脸,突然就笑成了一朵花。

“小雨啊,你也别觉得阿姨抠门,实在是家里最近也不容易。你爸公司的资金链断了,我们也正焦头烂额呢。”刘玥满脸虚伪的笑,“不过眼下倒是有个机会,楚家不是在给楚南哲找人冲喜吗?你如果去了,背靠楚家这棵大树,所有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苏陌雨死死掐着掌心,“可楚家看上的人,不是苏阮晴吗?”

“楚家看上的,是我们苏家的女儿,可我们苏家又不止晴晴一个女儿。再说了,楚家可是云城第一世家,你一个在乡下长大的土丫头能嫁过去,那可是天大的福气!”

刘玥说的好像苏陌雨占了天大的便宜。

可如果嫁进楚家真这么好,刘玥怎么可能舍得让她去。

楚家是第一世家不假,可楚家这次选人冲喜是假,据说要给楚大少留后才是真。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选中苏阮晴。

苏陌雨的眸子睁了睁,“你想让我替嫁?你就不怕被楚家拆穿?”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刘玥理所当然的道,“如果你能不被拆穿,并留在楚家,那你奶奶的医药费自然不成问题。如果不能嘛,那你就只能让她去死了。”

苏陌雨愤然握拳,这个刘玥,简直不是人,这么冷血无情的话都说得出来。

她扭头看向一直不曾开口的苏炳天,“爸,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苏炳天垂头,不说话。

苏陌雨一下就火了,噌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爸,奶奶是你的妈妈,她辛苦把你养大,你就这么回报她?”

言语间,失望至极。

被女儿这样指着鼻子骂,苏炳天脸色异常难看,“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反正现在摆在你面前就两条路。一,你嫁给楚南勋,你奶奶有救;二,你不嫁,那你奶奶只能......”

苏陌雨狠狠闭了闭眼,盖住眸底翻涌的难过。

不等苏炳天把那个字说出来,她就直接打断了他,“好,我嫁!”

三天后,楚家大少爷大婚。

没有婚礼,没有宴席,一辆车将苏陌雨接进了楚家大宅。

新房内,大红喜被刺痛了苏陌雨的眼。

她怔楞地看着窗外,思索着如何才能不被发现她是替嫁的冒牌货。

正想得入神,房间里的灯“啪”地一声突然熄灭。

苏陌雨回神,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落地窗被人拉开,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苏陌雨吓得张嘴就要大叫,可叫声还没发出,就被人一把捂住嘴。

来人俯身靠近,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

幽幽男声落下,“你就是苏家送来的新娘子?”

“啧啧,干巴巴的没二两肉,你真是苏家的大小姐?”

苏陌雨心头一跳,这男人到底是谁?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看出什么了?

惊惧之下,苏陌雨骤然爆发,一把将男人推开,厉喝,“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苏陌雨一边质问,一边转身按下床头的开关。

灯光亮起,一张俊美如铸的脸就这样出现在她眼前。

男人见自己现行,也丝毫不慌,反而施施然往喜床上一坐,身子往后一仰斜躺在了床上。

单手支颐,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苏陌雨。

“我是谁啊?我是你那个活死人老公的亲弟弟,楚家的二少爷。”

“你说你这么漂亮个大美人儿,年纪轻轻就守活寡多可惜啊。你看我长得这么帅,等你那活死人老公一死,整个楚家都是我的。不如,你就跟我了,怎么样啊?”

他一边说,一边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下唇。

那副放浪形骸的登徒子模样,让苏陌雨忍不住盖住眼睛后退三步。

“二少爷,麻烦你自重!”

她头撇向一边,不去看他,“我既然决定嫁给你大哥,就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他活着,我照顾他,他要是......那我也情愿为他守寡。”

“你既然是他的弟弟,那就应该尊重你哥哥。你这样一口一个活死人地叫他,实在是......很没有家教。”

“呵......”

男人发出一声讥诮的哼笑,“你一个冒名顶替的冒牌货,也好意思指责我没有家教?”

是他太仁慈了吗,苏家居然敢送个冒牌货来糊弄他。

果然,根本就瞒不住!

也是,楚家这样的人家,娶妻进门怎么可能事先不做调查。只怕苏家的祖宗八代都被他们查得清清楚楚了吧。

刘玥还天真地以为可以瞒天过海!

苏陌雨用力咬了咬下唇,剧痛让她的大脑重新运转。

她看着神情变得冷漠的男人,绞着手指试图解释,“虽然我......的确是替嫁过来,但......人活一世,最不该轻视践踏的就是自己的家人。他是你哥哥,无论如何,你都不该这么说他。”

曾经,那个叫楚南哲的男人是云城无人敢惹的霸主。

只因为一场意外,就成了人人口中都能贬低三分的活死人。

那样一个骄傲的人,如果知道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这样看待自己,该是何等的难过。

就好像,明明自己和苏阮晴都是亲生,可苏炳天的眼里,从头到尾都只容得下苏阮晴一个。

女孩眼底的痛色和难过,叫楚南勋心头一震。

她是真的......在为他感到心疼?!

从车祸到现在,他见过太多人提起他时的神情。

惋惜,庆幸,暗喜,得意......

心疼,却还是破天荒第一次。

楚南勋睫毛低垂,盖住眸底情绪,声线冷漠讥诮,“这么快就带入角色,开始维护起自己的男人了?可惜啊,假的......真不了。”

苏陌雨咬唇,“就算我是假的,但至少此刻,我就是楚南哲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不允许任何人在我面前轻慢我的丈夫。尤其是他的弟弟。”

“要知道,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的哥哥一手创造,你有什么资格慢待侮辱他?”

因为激动,苏陌雨白皙的脸蛋漫上红晕,看着像是熟透的苹果,让人想要咬一口。

她朝男人逼过去,谁知不小心绊到床尾,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前扑去。

“啊......”

苏陌雨惊慌失措的惨叫出声,下意识闭上双眼。

但并没有预期而来的疼痛,而是摔进了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里。

鼻尖有淡淡馨香,这味道让楚南勋莫名熟悉,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竟有瞬间的失神。

随即想到她只是苏家送过来膈应他的冒牌货。

楚南勋眼底划过一抹厌恶,猛地用力将她推开。

苏陌雨猝不及防,被推的跌坐在地上。

头顶,男人讽刺的话语砸落,“才刚说完要为我哥守寡,就开始我投怀送抱?女人,跟我玩欲擒故纵你还嫩了点。”

“我没有。”苏陌雨红着脸辩驳。

刚才只是意外,她疯了才会对他投怀送抱。

“没有?”楚南勋居高临下,眼底光芒幽冷,“那你现在这副样子,难道不是在勾引我?”

苏陌雨下意识就要反驳,然后目光低垂,却发现自己此时的坐姿略有不雅。

她今天被刘玥强迫,穿的是超短裙。这么坐在地上,裙子只堪堪盖住PP,一双长腿就那么露在外,实在是......

苏陌雨慌不迭地站起来,满脸羞恼地想要解释,“我不是......这、这只是意外......”

“意外?”楚南勋眉梢上挑,眼尾勾勒出森然锋芒,“那你冒名顶替嫁进楚家,也是意外?”

“还是说,你更想让警察来审问你来楚家的目的?”

听他言外之意居然是要报警,苏陌雨一下子就慌了。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她急急上前,揪住男人的衣袖,“我之所以替嫁,是因为......”

“留着你这些借口,说给警察听吧!”

楚南勋一把甩开她的手,转身大步出了房间。

砰!

房门被人用力从外关上,巨大的声响闯入苏陌雨的耳朵里,震得她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

只一瞬,她便又强撑着精神爬起来,跌跌撞撞跑去开门。

不,不可以让他报警。

如果他报警,那一切就都完了。

奶奶还在医院等着她!

苏陌雨拉开房门冲出去,可走廊上哪里还有男人的影子。

她只能抬脚追过去,追到拐角时,迎面突然飞来一个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