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92私下你可以随意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秘密教学92私下你可以随意

秘密教学92私下你可以随意

苏陌雨还未来得及看清打她的人是谁,一个人影就扑了上来,骑在她身上,摁着她的肩膀就是一顿爆锤。

苏陌雨只能举起双手,护住自己的头面,一边尽力躲避,一边开口解释。

“你是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勾引什么二哥。”

骑在苏陌雨身上的女孩一头绯红色波浪卷发,穿着性感暴露,闻言又是狠狠两个巴掌。

“还敢狡辩,我亲眼看见二哥从你房间里出来。”

从房间里出去......

所以她口中的二哥是楚二少?!

苏陌雨赶紧解释,“我和楚二少什么都没有,是他自己翻窗进来的。”

“胡说!”

“你是什么货色,二哥怎么可能翻窗去找你。还想骗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女孩疯了一样又抓又打,片刻间,苏陌雨便一身狼狈。

此时的三楼书房里,离开的楚南勋正坐在一位头发花白面容慈祥,神情却有些委顿的老人面前。

老人手上握着一串佛珠,正一颗一颗地捻着。

“她当真不是苏阮晴?”

楚南勋眸中划过冷芒,“不是。”

老人闻言,长长地叹了口气,“看来这些年,云城这些勋贵世家,是愈发不把我们楚家放在眼里了。连苏家那种货色都敢跟我们玩替嫁的把戏。”

说完,又摇了摇头,“那这个丫头是......”

“是苏炳天跟上一任妻子生的女儿,苏陌雨。”

老人又叹了一口气,居然是那个丫头。

那也是个可怜人啊。

苏家虽然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但当初苏家那件事,可是在云城闹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苏炳天立了几年的好男人人设,却不想,居然有个比自己女儿还要大两岁的私生女在外头。

老婆被气得郁郁而终没多久,苏炳天就把小三迎进门,还把亲生女儿丢给了自己乡下的老娘看管。

这样的奇葩,也是难得一见。

“你准备怎么做?”老爷子看着自家孙子脸上冷漠讥诮的神情,隐隐为那小丫头担心。

果然,就听楚南勋漠然道,“报警,让警察去处理吧。”

老爷子刚要说什么,楼下就传来了尖锐难听的谩骂声。

一听到那声音,楚南勋就忍不住皱眉。

眸底划过冷光,他拧眉不耐起身,“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说完,径直下楼。

楼下走廊,饶是苏陌雨拼命阻挡,脸上还是被女孩抓出两道血口子。

衣服也被撕烂,露出半边白皙莹润的肩膀。

她还在不断试图解释,“你真的误会了,我既然嫁给了楚南哲,就不可能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

刚下楼的男人正好听到这句话,墨眸划过一丝复杂神色。

他看着苏陌雨狼狈的样子,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然后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凌欢,不耐烦地低吼,“凌欢,够了!”

骑在苏陌雨身上的女孩闻言一怔,继而不甘心地吼道,“二哥,你居然为了这个**凶我?你难道真的看上她了?你知不知道她是个什么货色?!”

知道楚爷爷要给楚大哥娶亲,她就赶紧去查了一下定下的是哪家的千金。

得知是苏家那个苏阮晴的时候,她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个苏阮晴,表面上端庄优雅,善良大度。实际就是个高段位绿茶。

玩的一手狐媚手段,叫那些都觉得她单纯、无辜,善良、天真。

可惜逃不过她这双专业鉴婊的眼睛!

这种女人要进楚家,绝不可能安分守己地守着一个活死人。

“楚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滚!”

身为凌家的大小姐,凌欢有自己的骄傲。

她在苏陌雨面前嚣张,可一面对楚南勋,却从骨子里感到畏惧。

他一个眼神,她就连话都不敢多说。

即便再不甘,她也只能恶狠狠地瞪了地上一身狼狈的女人一眼,转身走了。

苏陌雨撑着身子从地上坐起来,刚想道谢并解释,几个冰冷的字眼却迎面砸了过来。

“你,也滚出去!”

苏陌雨是被保镖给扔出去的。

楚南勋告诉她,不报警,已经是给她最大的仁慈!

看着紧闭的大门,苏陌雨彻底慌了。

“楚二少,请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对楚家没有恶意,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求求你让我留下来,只要你让我留下,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黑色卡宴发出刺耳的刹车声,擦着女孩的身体停下。

一夜未睡,苏陌雨神情苍白,她绕过车头扑向后座,拍打着车窗,“楚二少,求求你听完我的解释,我真的......”

车内,楚南勋面无表情地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再次启动。

苏陌雨追着车跑,“......我真的是有苦衷的,请你相信我,我......”

黑色卡宴绝尘而去!

苏陌雨看着离她越来越远的黑色轿车,第一次红了眼睛。

委屈的泪水充盈了整个眼眶,却被她死死咬唇忍住不肯落下。

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更何况,她没有哭的资本。

苏陌雨仰头,努力将眼泪逼回去。

一辆红色跑车呼啸而来,一个漂亮甩尾停在她脚边。

副驾驶的车窗摇下,露出一张张狂骄纵的脸。

凌欢原本是想来接楚南勋去上班的,但是刚来就看见楚南勋的车子开走。

她本想去追,却不想在大门口看见了苏陌雨。

看到那张脸和那身衣服,她才知道自己昨晚打错了人。

可是那又怎样!

但凡企图觊觎二哥的女人,都该打!

“切,你居然不是苏阮晴那个**!”

凌欢食指勾下墨镜,一脸不屑地看着苏陌雨,“不过你冒名顶替进楚家,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警告你,识趣的话就赶紧滚,楚家可不是你这种人能进的。”

她这种人?

她哪种人?

苏陌雨心底那根敏感的弦被凌欢触动,苍白的脸颊升起愤怒的红晕,“凌小姐是吧,他如果看得见你,哪怕周围人山人海,你也是他一眼入魂的存在;可他如果看不见你,就算你把全天下女人都杀了,你对他来说也只是空气。”

“你......”凌欢没想到她居然还有勇气怼她,一时被气的不知该如何反驳。

苏陌雨不卑不亢迎视她的目光,“还是说,凌小姐连赢你口中‘这种人’的底气都没有?”

“你这个**,说谁没有底气呢?!”

凌欢被她戳中痛楚,气得跳脚,“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虐哭你!”

说完,直接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本来她是看苏陌雨狼狈不堪,想把昨天被赶走的火撒在她身上的。

谁知火没撒成,反而被苏陌雨反讽一波,肺都快气炸了。

她一定要让这女人好看!

怼走了凌欢,苏陌雨重新打起精神。

她不能就这么认输,一定要想办法再见楚二少一面,跟他解释清楚,想办法留在楚家。

奶奶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奶奶出事。

深吸口气,苏陌雨拍拍自己的脸颊,让苍白的脸色看起来红润一些,这才迈步离开。

今天上午有半小时的探视时间,她得快点赶到省立医院去。

楚家大宅修建在南郊钟翠山的半山腰上,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出入都是私家车。

此时盘山公路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慢悠悠往山下走。

突然,拐弯处猛地冲出来一辆白色轿车。

轿车超速过弯,司机明显有些慌神,刹车不及,车子直直的朝老人撞了过来。

砰!

老人躲避不及,被撞得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两个圈,最后趴在路边,一动不动。

白色轿车的司机双手死死抓着方向盘,犹豫着要不要下车去看。

就在这时,白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正从弯道那边跑过来。

她一双妩媚的桃花眼猛地瞠大,而后发动车子,呼啸着离开。

苏陌雨听到尖锐的刹车声和撞击声,猜到可能出了车祸,所以小跑着冲了过来。

跑过弯道,就看见一辆白色轿车一闪而没的身影以及路边浑身染血生死不明的老人。

来不及多想,苏陌雨赶紧冲过去检查了一下老人的情况,确定他还有生命体征后,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救护车来得很快,因为不知道老人的家属,所以苏陌雨跟着一起上了救护车。

她没有发现的是,救护车开下山道,汇入主干道后,有一辆白色轿车悄悄尾随在后。

救护车一路开到云城医院,老人被送进急救室,苏陌雨站在急救室外的走廊上,有些不知所措。

一个护士冲过来,“家属别在这儿站着了,老人伤势严重,要立刻手术,你赶紧下去办住院手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