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攻一受男男开车漫画,嗯~哼~太/男男受和攻不停做的漫画视频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三攻一受男男开车漫画,嗯~哼~太/男男受和攻不停做的漫画视频

三攻一受男男开车漫画,嗯~哼~太/男男受和攻不停做的漫画视频

她稳定住自己,声音要恢复时,抬头刚好看到周崇瑶阻止冲过来的魏妮柔。

而程岁还未做出反应,就感觉有人从背后拽住她头发,随后整个身体失控往旁边车子撞上,头被强行按着撞车前顶。

砰砰砰!

一下又一下。

“你们干什么啊,放开她,信不信我报警!”周崇瑶大喊,冲过去把按着程岁的人推开。

程岁整个人恍惚,声音已经回来,但头骨巨痛无比。

“岁岁,你没事吧?”

眼前是周崇瑶着急的样子。

程岁极力稳定自己,不想让她担心,“我没事。”

周崇瑶扭头怒瞪向始作俑者!

“魏妮柔你这是当街施暴,你眼里有没有王法了?”

“她程岁杀人放火,害死我肚子六个月的孩子的时候,王法在哪里?”

魏妮柔掷地有声指控!

“程岁,两年前王法不收你,让你只是刑两年,别以为一切都这样过去,你会有报应的,杀人犯就会有报应的。”

魏妮柔冲上前就要给程岁一巴掌,但手刚举起来就被周崇瑶控制住。

“两年前法庭就已经给了明确结果。”周崇瑶推开魏妮柔,“法庭说了,没有直接证据,没办法证明岁岁杀人!”

“呵,没有证据就否认她是杀人犯吗?”魏妮柔质问。

她扭头看着围观的众人,声泪俱下,“我当时肚子里的小孩都六个月了,剖腹都能活下来的小孩啊,就被她生生弄死!”

“你知道她怎么踩我的肚子,怎么一下一下砸死顾老爷子吗,你知道吗!”

魏妮柔捶胸,哭到崩溃。

加上她柔弱的外表,这样的画面任谁看了都动容。

周围有小孩的都跟着红了眼眶,也有人义愤填膺,同仇敌忾!

“两年前法庭我也在现场,是杀人犯自己认罪的,后来证据不足实在可笑!”

“有些人是真的该死!”

“都说恶人自有天收,为什么杀人犯还能活着,而好人却不能活!”

周围人谩骂着,一年轻男人带头就冲上来,把周崇瑶和程岁冲开,程岁一下子就被推到了地上。

她头骨巨痛,几乎是下意识的撑着手起来。

结果手刚撑着,高跟鞋的鞋跟无情的踩在手背上,程岁痛的惊呼,身体重重摔落在地上。

抬头,便见魏妮柔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烈日反光,魏妮柔脸上表情带着浓烈狠意。

她用力碾了碾。

程岁痛的咬牙,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岁岁!”

周崇瑶在那边喊着,想冲去,却被人困住,寸步难行。

魏妮柔蹲了下来,一把拽起程岁的头发,“当年你怎么弄死我的孩子,你可曾记得?”

程岁不吭声,就这么盯着魏妮柔。

“程岁,你入狱的时候我说过,我一定会让老天给我一个公道,要让你血债血偿!”

话落,她按着程岁的脑袋往地上砸!

当场额头破口,鲜血直流。

魏妮柔眼神发狠,下手不留情,眼底更是带着一种满意感。

周围人一片叫好。

只有周崇瑶拼命呼喊挣扎,可淹没在这些叫好的拍掌声里。

魏妮柔突然凑近程岁,脸上那种悲怆剧痛的表情消失殆尽。

取而代之是一种得意的笑容,“程岁,你看到了吗,就算我在这里杀了你,周围人也只会叫好,只会说罪有应得。”

“原来,一个受害者的角色,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去伤害别人,旁人只会觉得理所当然。”

“呵,真好玩呢。”

魏妮柔凉凉的说着。

程岁始终没吭声,就算现在痛到死。

她也不可能在魏妮柔面前吭一声!

就好像当年的临州大火那晚......

“程岁,给我下跪吧,我想看你磕头大喊你是杀人犯。”魏妮柔提出要求。

一直不吭声的程岁冷笑一声,“你做梦!”

“我做梦?”魏妮柔反问,用力拽着程岁脑袋逼她仰头看着自己,“那你忘了,我怎么让你自首的?”

自此之后,不管程岁遭遇到什么,对于临州大火那晚的一切,绝口不提。

因为不敢提。

魏妮柔见着程岁惊恐的样子,脸上满意的笑容更深。

每次见到程岁这个样子,魏妮柔就知道自己是最后的赢家。

谁知道,那些年她有多憎恨程岁的?

她魏妮柔明明才是顾祁年的未婚妻,结果顾祁年却为了一个程岁,伤害她。

什么都以程岁为第一,对她魏妮柔就冷漠疏离,甚至最后还要取消婚约!

简直岂有此理!

魏妮柔盯着程岁,缓慢的站起来。

她本是背对着看戏的观众,在扭头面向众人时,脸上那种狠的表情已经消失殆尽。

取而代之的是作为受害者的柔弱、悲痛和理所当然的仇恨。

她哭着喊着,“程岁我不会原谅你的,绝对不会让我的孩子白死的!”

周围人看着这么柔弱的魏妮柔,开始为她声张正义,抓起手里的东西就开始疯狂砸程岁。

“杀人犯,下跪道歉!”

“杀人犯就应该生生世世忏悔!”

“这样的杀人犯,死刑都便宜了,就应该跪着求原谅!”

众人义愤填膺的喊着。

程岁趴在地上,双手颤抖着撑着身体起来。

她没有站起来,而是顺应周围人的话,跪到了地上。

额头上的伤口血流不止,程岁顾不上。

程岁昂头看着魏妮柔道,“对不起,是我杀人,我有罪,请你原谅我!”

在程岁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原本在挣扎要冲出人群周崇瑶愣住了。

“你在说什么?”魏妮柔反问。

“我说,对不起,是我杀人放火,是我害死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程岁有罪,对不起!”

她撑着手,用力的磕头。

身体的疼痛,已经感知不到。

程岁只是很怕。

怕魏妮柔将临州大火的事说出来。

“我程岁是杀人犯,我有罪!”

“我程岁罪孽深重,我杀人,我放火,我有罪!”

“我程岁这辈子都不得好死!”

她一遍遍的高喊。

喊一遍磕头一次。

喊一次,声音高过一次。

到最后,明明那么多人的现场,却只能听到程岁一遍遍的高喊‘我有罪’!

周崇瑶作为现场唯一一个心疼程岁的人,她完全哭疯。

“岁岁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人,你不会杀人......”

可是她的话,淹没在那些说程岁罪有应得的声音里,淹没在程岁高喊‘我有罪’里。

周崇瑶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冲过去,一脚把程岁踹飞......

“岁岁!”她声嘶力竭!

程岁身体狠摔在地上。

身体坠落的时候,程岁是真想死。

她闭上眼,想着如果死了,真好。

然而,身体掉到地上的时候没有任何坠痛感,脑袋好像被踮了什么东西一样。

程岁睁开双眼,一个男人的脸映入眼眸。

男人正冷漠的低头看她。

即便是这样从下至上的死亡角度,男人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依旧帅的惊心动魄。

五官比例绝美,线条流畅华丽。

一双锐利凤眸不参杂一丝一毫的情感,锋芒毕露,令人对视一眼就感觉好像被看透一切。

望而生畏。

程岁从被施暴开始平静的心脏,在看到这张脸的这一刻,疯狂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