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攻受不停做漫画,男男一受多攻动漫在线观看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男男攻受不停做漫画,男男一受多攻动漫在线观看

男男攻受不停做漫画,男男一受多攻动漫在线观看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跟莫微澜分手?”

“今天就分,那个无趣的女人,老子早就厌烦了。”男人说着便俯身吻了下去。

莫微澜站在卧室门口,透过缝隙看到床上的两人。

污言秽语不断入耳,她气得浑身发抖。

这对男女,一个是她相恋多年的男友,一个是她最要好的闺蜜。

本是这个世界上她最要好的两个人,现在背地里好到床上去了。

莫微澜转身拿起桌上的热水壶,推开门快步走了进去。

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她将热水泼了出去。

在孟芷珊的尖叫声当中,沈浩辰将她护着,厉声道:“既然你已经看到了,正好分手吧。”

“澜澜,我跟阿辰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我们吧。”

莫微澜冷笑出声,“真心相爱?我看你们是**配狗!都给我去死吧!”

两人身上都没穿衣服,她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转身就跑了出去。

孟芷珊神色变幻了一下,故意说道:“阿辰,我对不起澜澜,我出去看看她吧,怕她一时生气做出傻事。”

......

莫微澜从小区出来,只觉得浑身发冷,视线在街上转了一圈,径直走向一旁的夜总会。

而孟芷珊在不远处,也悄悄跟了上去。

至尊王朝,滨海最有名的夜店卡座上,莫微澜抓着酒瓶不停的往嘴里灌着酒。

她端起酒杯又往嘴里灌了一大杯酒,嘴里喃喃的念叨着,“**,**!垃圾!不要脸!”

酒入喉咙,辛辣**。

想借酒浇愁的莫微澜心痛的感觉没有丝毫减轻,反而胃里翻腾得厉害。

她撑起身子,摇摇晃晃的去了洗手间。

看莫微澜进入洗手间,一个服务生鬼鬼祟祟的走到她的卡座旁,把一包白色粉末倒进了莫微澜的酒里。

莫微澜不知道有人往她的酒里加了料,在洗手间昏天黑地吐了一阵后,她趔趄着身子回了卡座。

随手端起酒杯又喝了一杯酒,看莫微澜喝了加料的酒,潜伏在暗处的孟芷珊踩着高跟鞋上前。

她居高临下的盯着莫微澜,“都什么年代了,还装清纯,要不是你碰都不让阿辰碰,他能忍不住跟我在一起吗?”

“滚开!”莫微澜猛地站起来挥手,却因为酒精的原因,重新跌倒在沙发上。

孟芷珊看她这副模样,就知道药效快要发作了。

“莫微澜,刚刚在你的酒里我下了一剂猛药,我抢走了你一个男人,今天还你一个怎么样?”

“这家夜总会最大的招牌**,也算是我们姐妹一场,送你的最后一份礼物!”

“你!”莫微澜闻言想站起来,头重脚轻的,身子往后一倒,瞬间失去了意识。

孟芷珊见她彻底昏迷,冷笑一声,冲着服务生说道:“将她送到楼上的602房间。”

贴面接触到温热的肌肤,她吓到猛地睁开了眼睛,迎面进入眼帘的是男人放大的俊颜。

莫微澜以为自己在做梦,不敢相信的伸手摸了摸面前男人的的脸。

然后她惊悚的发现男人也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莫微澜发出一声惊叫滚了开去。

滚开去才发现身上不着寸缕,她马上一把扯了毯子裹住自己的身子,“你......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咪了咪眼睛,想到昨晚发生的趣事。

目光落在莫微澜露出的锁骨上面,眸色暗沉,声音低沉,“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

狗屁救命恩人!分明就是孟芷珊花钱给她找的男人!

而且看他们都没穿上的衣服,昨晚真的跟他春风一度了?

莫微澜脸色变得惨白,她愤怒的抓起旁边的枕头砸像男人,“**犯,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把牢底坐穿的!”

面对莫微澜愤怒的样子,男人很淡定的接住她扔过来的枕头,没有丝毫的害怕。

“昨天晚上是你主动抱住我的,你觉得报警警察会相信你的话?”

“你胡说八道!”莫微澜咬紧嘴唇,气得发抖。

虽然非常生气,但是莫微澜没有失去理智。

男人说得对,她不能报警。

昨天晚上她中了孟芷珊的圈套,意识不清,全程肯定没有丝毫反抗。

可是不报警,难道就这样让这个男人白白的毁了自己的清白?

看莫微澜咬着嘴唇满脸绝望的样子,男人莫名觉得她有些可怜。

目光落在大床上鲜红的痕迹上面,声音柔和了三分,“昨天晚上虽然是你主动,但是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对你负责!”

负责?

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愤怒又一次席卷莫微澜,她失控的指着男人怒吼:“负你全家的责!**赶快给我滚!不然我杀了你!”

看着歇斯底里的莫微澜,男人皱了皱眉。

他起身下床,很随意的拿起衣服穿上,没有一点的慌乱和害怕。

穿上衣服后男人转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莫微澜,“如果你想通了可以找我,我说话算数......”

莫微澜看都不看就一把撕了名片,“滚!”

男人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莫微澜,抬步离开了。

关上房门,他隐约听见房间里传来女人呜呜的哭泣声。

男人脚步顿了一下,但还是转身离开。

看着男人出现,走廊一头悄无声息的出现两个保镖模样的男人,恭恭敬敬的迎上来:“七少!”

男人脸上恢复了上位者的威严冷漠,“查一下她的资料,马上报上来!”

“是!”

莫微澜在房间里哭了好一会,才擦干眼泪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了浴室。

莫微澜好恨,昨天晚上是孟芷珊算计了她,她不会放过孟芷珊的!

现在能帮自己的只有她的父亲了。

刚回到家,还没进屋,就听见客厅传来恶心人的声音,“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才让澜澜那么伤心。”

“这件事和芷珊没有关系,都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和微澜说清楚的!叔叔你要怪就怪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