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的漂亮大姐姐北鼻逃兵44话√北鼻逃兵漫画全集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超市的漂亮大姐姐北鼻逃兵44话√北鼻逃兵漫画全集

超市的漂亮大姐姐北鼻逃兵44话√北鼻逃兵漫画全集

一名和萧逸同样装束的胖子服务员,刚好路过:“哎呀,他们怎么能让你端汤呢……真是的,这不是欺负一个瘸子吗?”

看似为萧逸抱打不平,但脸上却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讥讽。

萧逸面无表情,完全把对方当成了空气。

此刻,他正全神贯注包厢里的情况。

“瑾萱,你今天真漂亮。”

“跟亲爱的约会,当然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啦。”

“萧逸那个蠢货,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恐怕会眼馋得流口水吧。”

“讨厌……好端端的,你提那个废物干什么……”

包厢外,

萧逸十分肯定,那娇媚的声音,就是自己的合法妻子,苏瑾萱。

男人的声音也很熟悉,但还一时想不起来。

“亲爱的,我想要……”

酥媚的声音,再次从包厢里传出。

“小**,你也太饥渴了吧?难道,你老公平时都没有喂过你?”

“他想得美,虽然结过婚,但那个死瘸子,连一根手指都没碰过我。”

死瘸子?!

听到这三个字,萧逸全身止不住的抖。

目眦尽裂,

脸色涨红,

他的右腿,就是因苏瑾萱而断的!

那一天,风和日丽,是两人结婚的大好日子。

结果,苏瑾萱的债主拿刀找上门,逼她还钱。

萧逸也没想到,苏瑾萱居然瞒着自己,在结婚前欠了一大笔债。

万幸,一辈子省吃俭用的自己,刚好有一笔数目差不多的存款。

原本都打算替苏瑾萱还了,

却不料,苏瑾萱拿到自己存款后,还要**那个债主,说有钱也不还。

债主受不了**,当场就一刀剁了下来……

是千钧一发之际,自己舍命一推,帮苏瑾萱挡下了这一刀。

但,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苏瑾萱居然说,自己没碰过她?

没碰过她,女儿是怎么来的?!

若不是两年前,她抱着一个婴儿,带着亲子鉴定,来到自己面前,自己也不会火急火燎的娶她!

“没事,以后我,保证每天把你喂饱!”

“亲爱的,你真好……”

听着不堪入耳靡靡之音,萧逸捏紧拳头,全身都在发抖。

突然,

一声不耐烦的催促,打破了萧逸的思绪。

“你在发什么呆?还不把菜送进去?”

原来,那个胖子服务员,也是来上菜的,

说罢就越过萧逸,推开包厢的门。

萧逸身体一晃,本能的想逃,但最后还是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嘎吱……

随着开门声响起,萧逸终于看清了男子的脸!

徐沐白!

自己高中时期的校霸,

高中三年,自己没少被他欺负,

殴打,勒索,羞辱……

告老师也没用!

据说,这个徐沐白背景很深,就连校长都要看他父亲的脸色。

因此,整个高中生涯,萧逸都在黑暗中度过,

直到上大学,才摆脱这个噩梦。

没想到,对方现在,居然成了苏瑾萱的奸夫?!

“哟,这不是萧逸吗?”

“怎么沦落到当服务员了?”

看到萧逸,徐沐白立刻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

身穿低胸T恤,齐臀超短裙,打扮得妖精似的苏瑾萱,则是瞥了萧逸一眼,脸上全是厌恶与嫌弃。

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被撞破。

“你不是说,你陪你妈,到省城做手术去了吗?还让我网贷,借了20万!”

萧逸双眼血红,咬牙切齿的质问道。

“手术?你还好意思说!都怪你,只给我那么一点钱,害我只能去医院,找一些三流医生,导致我妈手术失败!”

“要不是我求徐少借钱,找关系,请名医,说不定我妈就被你害死了!”

“你个害人害己的死瘸子,还好意思质问我?!”

苏瑾萱冷哼一声,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

萧逸顿时就懵了,

面对苏瑾萱这种极品脑回路,他竟一时间不知如何反驳。

“宝贝,别为这种垃圾生气,你不是喜欢LV包包吗?我明天就安排秘书去欧洲,给你买最新款的**版。”

徐沐白咧嘴一笑,在苏瑾萱的翘臀上,明目张胆的捏了一下。

“亲爱的,你真好……”

苏瑾萱媚眼如丝,当众回了个香吻。

“狗男女!”

萧逸牙齿都要咬碎,拳头被他捏得咔咔作响。

“哈哈,想动手吗?”

看到萧逸这幅表情,徐沐白更兴奋了,甚至还把手,伸进苏瑾萱的衣领里。

“我跟你们拼了!”

萧逸双目血红,再也忍不住,挥拳朝徐沐白冲去。

却不料,才刚冲一步,身体就被胖子服务员从后面死死抱住。

“别冲动啊。”

胖子服务员嘴上劝说,但脸上却是一副,老子就是要搞你的表情。

“放开老子!”

萧逸暴怒,疯狂挣扎。

奈何,双方的体型差距太大,根本挣脱不开。

下一秒,

只见徐沐白残忍一笑,摩拳擦掌,走了过来。

嘭!

狠狠一拳,重重的打在萧逸的肚子上。

“呕!”

萧逸一阵干呕,感觉肚子都被打穿了,整个人虾米一般,蜷缩在地上。

与此同时。

嘎吱……

包厢的门被再次推开,一名额头满是冷汗的中年瘦子,赶了过来。

中年瘦子看了看徐沐白,又看了看萧逸,当即厉声喝一声:“你被辞退了!来人啊,把他给我扔出去!”

“只是辞退,再扔出去吗?”

徐沐白戏谑一笑。

“徐少,您有什么好建议吗?”

中年瘦子的脸上,全是讨好。

就像是古时候,皇帝身边的小太监。

“我觉得嘛,瘸子就应该有瘸子的样,半瘸不瘸的,不好。”

徐沐白似笑非笑的看着中年瘦子。

“这……”

中年瘦子迟疑了,把人的腿打断,这是犯法的!

他虽然想讨好徐少,但没必要为此坐牢。

“我来!”

突然,胖子服务员大喝一声,抽起一张木椅,就往萧逸的腿上砸。

嘭!

木椅爆碎。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随之响起。

“很好,扔出去吧,不要在这里碍我眼。”

徐沐白点点头,给胖子服务员,投去赞许的眼神,

“好嘞!”

胖子服务员激动的答应一声,立刻扛着萧逸,离开包厢。

失去行动能力的萧逸,被扔到满是污水的水泥地上。

装满厨余的垃圾桶,立刻惊出一群觅食的老鼠,

“带上你的垃圾,滚远一点。”

胖子服务员用力一甩,

零零散散的小物件,顿时被散了一地,溅出无数水花,

其中一部分,更是直接掉入了垃圾桶。

都是萧逸存放员工柜里的东西,包括上下班更换的衣服。

“我的工资呢!”

萧逸咬牙,硬撑着身体,从地上爬起。

还有两天就要发工资了,他还等着这笔钱救命!

“你还想要工资?”

胖子服务员笑了,转过身,猛地就是一踹。

嘭!

力度之大,直接把爬起半个身子的萧逸,踢得翻滚连连,

原本干净整洁的白衬衫,被地上的污水与油质,彻底染成了咖啡色。

“哎哟……”

最后还误伤了一个,露宿在后巷的流浪老头,

“不服的话,可以报警,看看有没有用。”

胖子服务员戏谑一笑,

末了,还冲萧逸脸上狠狠的啐了一口,才志得意满的转身离去。

……

“老大爷,您没事吧?我带您去医院看看吧?”

过了几分钟,再一次从地上爬起,

萧逸没有第一时间查看自己的伤势,而是关心起了流浪老头。

要不是自己,流浪老头也不用遭受这场无妄之灾。

“呵呵,我没事。”

老大爷摆了摆手,露出一抹长辈般的慈祥笑容:“小伙子呐,你是一个好人!”

“好人?好人有什么用。”

萧逸苦涩一笑,

摇了摇头,便继续说道:

“老大爷,我还是带您去医院看看吧,您这岁数,万一骨头摔伤,后果……”

话还没说完,萧逸悚然一惊。

那流浪老头,突然就不见了,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左看右看,

环顾四周,

除了自己之外,巷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遇到鬼了?!

萧逸心里直发毛。

下一秒,

轰隆!

一道惊雷从天空炸响,

一把宏大声音,从脑海里响彻起来:“小伙子,记住,人善人欺天不欺!”

话落,

一股极为磅礴的信息流,宛如潮水一般,汹涌的灌入脑海。

修真,医书,历史见闻……

包罗万有!

最后,无数文字,汇聚成五个大字,

太初始源章!

同时,萧逸发现,自己身上淤青,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如初,

腿也不疼了!

“怎么回事?!”

萧逸瞪大了眼珠子,脸上写满了震惊,

难道,刚才那个被自己连累的流浪老头,是一名神仙?!

嘀嘀嘀!

突然,

一道急促的手机**,把陷入呆滞的萧逸惊醒。

拿起一看,是医院打来的,

萧逸连忙按下接听键。

“喂,请问您是萧冬儿的父亲吗?”

电话一接通,便传出一把火急火燎的小姑娘声音。

“我是冬儿的父亲,冬儿发生什么事了吗?”

萧逸神情一紧,

萧冬儿是他的亲闺女,心头肉,也是他咬牙活下去的信念。

“你赶快来医院,他们要抽你女儿的血!”

电话里的小姑娘急忙说道。

“抽我女儿的血?怎么回事!”

萧逸霍地站起,站得笔直,连瘸腿留下来的习惯都忘记了。

“电话里说不清,总之,你快来吧。”

说完,小姑娘就把电话挂了。

轰!

顿时,

一股恐怖的气势,从萧逸身上暴发开来,

几乎凝如实质,扭曲空气,连萧逸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冲到马路边,拦下一辆计程车。

“快,去医院!快快快!”

萧逸双眼血红,心急如焚的催促道。

计程车司机也是个热心肠,没嫌弃浑身污水的萧逸,二话不说就把速度拉满。

……

医院里,

一片忙碌的景象,

医生与护士都走得极快,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但萧逸没心情管,拖着沾满污水的身体,就直径往女儿的病房赶去。

嘭!

门一开,

萧逸就看到一群人,围在女儿的病床周围。

“你们要干什么!”

大喝一声,萧逸冲过去,把人群推开,推散。

其实也不用怎么推,看到乞丐般的萧逸,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捂住鼻子避开。

“你……你不是在上班吗?!”

只有一名老大妈,惊恐的尖叫一声,见鬼似的看着萧逸。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见女儿陷入昏迷,萧逸宛如一头怒兽,一把扯掉女儿身上的针管,咆哮着质问众人。

“我们正在给病人抽血,请你不要捣乱,否则的话,我就叫保安了。”

一名年轻男医生,脸色不善的看了萧逸一眼。

“抽什么血!什么治疗需要抽血!”

萧逸双目血红,怒瞪着年轻男医生。

他女儿萧冬儿得的是先天性心漏症,本来就容易贫血,捐血的话,极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这点常识连他都懂,就更别说医院里的医生。

“是……是家属签署了捐血协议,我们才过来抽血的。”

年轻男医生被萧逸瞪得有些胆寒,

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恐怖的眼神。

就好像被一头野兽盯上,稍微一动,就会被活活撕碎。

“家属协议?!”

萧逸更怒,一手就抓住老大妈的衣领。

此人是苏瑾萱的亲戚,偶尔过来**当保姆。

当然,不是免费的,一个月下来,几乎要分掉萧逸的大半工资。

主要帮小冬儿擦身体,换衣服。

虽然这些活,医院随便一个护士都可以做,但老大妈的说法是,医院的人,哪有自家人贴心。

“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萧逸一把掐住了老大妈的脖子,把对方掐得脸色涨红,几乎要喘不过气。

“你……放手……”

老大妈拼命挣扎,手脚乱踢。

“先生,这里是医院,请你不要乱来。”

一旁的护士也在劝,但萧逸仿佛什么都听不见,还越掐越紧。

直到,

一把微弱细小,脆脆糯糯的声音,喊了一句:

“爸爸……”

声音很小,正常人根本听不到。

怒兽般的萧逸,浑身一震,立刻放手,把老大妈扔下,火速冲到病床旁边。

“冬儿!”

萧逸温柔的道,脸上挂满了慈爱的笑容,但眼眶却是有些泛红。

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有一种冬天变回春天的错觉。

“爸爸……冬儿,疼。”

小冬儿奶萌奶萌的道,粉雕玉琢的精致小脸上,满是憔悴与痛苦,

长长的睫毛轻颤,晶莹的泪水簌簌而落。

“冬儿乖,哪里疼,爸爸帮你亲一亲。”

萧逸心如刀割,双眼水光涌动,竭力的保持着温柔形象。

然而,

小冬儿下一秒就双眼一闭,再次昏厥过去。

“冬儿!”

萧逸哀叫一声,两行清泪,顿时止不住的流,

要知道,哪怕腿被打断,他也没留下半滴眼泪……

“冬儿应该是贫血,马上输上血就好。”

小护士连忙说道。

然后,在萧逸的授意下,急忙把血袋里的血,重新输回萧冬儿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