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弄小豆豆最刺激,我被两个黑人包了一夜开车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怎么弄小豆豆最刺激,我被两个黑人包了一夜开车

怎么弄小豆豆最刺激,我被两个黑人包了一夜开车

刚醒的小纪元看到姐姐的动作后立马噤声。从都城逃亡出来已经近半年了,一个半大的孩子拖着一个年仅六岁的幼儿,一路磕磕绊绊,路上遇到的困难和危险不计其数,两个人被迫成长、互相依靠,培养了无比的默契。

此刻两人正躲在一个废弃房子的柜子里,空间狭小,还散发着一点无人居住的霉味。

纪元竖起脑袋打量周边环境,黑漆漆的,只有一丝亮光透进来,虎头虎脑的纪元一点不怕,他跟着姐姐就很安心。

半年以前还怼天怼地的小霸王纪小少爷,因生性顽皮,经常上树掏鸟窝,拿弹弓打山上的猴子,三里之内,寸草不生,此时却乖乖巧巧在柜子里蹲着,他谁都不怕,连已去世的父母都管不住他的性子,但是却是个姐控。

本白皙的圆鼓鼓的小脸经过半年的漂泊,风吹雨打,不比从前锦衣玉食、仆从成群的生活,现在看上去黑黑瘦瘦的,从纪府带出来的衣服,裤脚已经有点短了。此刻,纪元眸子里透露出点脆弱和依赖,纪悠悠看得有点心酸,琢磨着出去以后再给他补补身体。

机警地听了一阵外面的动静,外面的呼喊声渐弱,纪悠悠神情微缓,回头悄声道:“小元儿,我们现在躲在一个柜子里,外面有很多坏人,很危险,等下想办法逃出去。”纪悠悠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耐心用小孩子能够听得懂的语言表达着。

“听姐姐的。”纪元本幼稚的脸庞经过这半年的经历渐渐变得懂事起来。

谁能想到正躲在柜子里的狼狈的两人是出身将门世家的邦耀国纪府大小姐纪悠悠和二公子纪元呢。

纪家长辈在战争中阵亡的消息传来前,纪悠悠和弟弟还悠闲自在地生活在府衙内,纪悠悠是“威猛大将军”纪学的长女,现如今刚及笄就遭逢家中巨变,本是名满全国的“千金才女”,一朝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带着幼弟纪元在外流浪奔波,不仅如此,还面临着未婚夫和闺蜜的双重背叛,这境地怎一个惨字了得。

和她说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未婚夫,往日嬉嬉闹闹好的如同一个人的闺中密友,居然早就暗度陈仓。可悲可叹!她只觉得,过去的一切仿佛似一场梦,父母的宠爱,未婚夫的包容,朋友的爱护,都离她而去。她一直以为她是上天的宠儿,以为陆泽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子,所以才毫无保留地对他付出了全部的真心,没想到却得到这样的结果。

如此处境,足以压垮一个成年人。

但纪悠悠不同,求助无门,遭受如此打击以后,她也只是回到客栈把自己关在客栈里半天,再次开门时眼睛红红的。便开始紧锣密鼓规划带弟弟去葛州的行程,父亲临行前给了她一枚玉坠,让她好好保管,有事就前往葛州投靠他的至交大司马吴珂,说完便带领部队前往边塞,纪悠悠想着父亲的话,准备带着弟弟离开邦耀国的都城前往父亲所说之地,再做打算。第二天两人便已乔装完成,坐上了出城的马车,一个从没有出过远门的大家闺秀有此雷厉风行的行动力着实惊人。

从她小时候,父亲的贴身随侍福伯就说她沉着冷静地不像个孩子。父母离家几月,她不哭不闹,每天卯时未到起来练功读书,学堂考察总是第一,刀剑棍棒均不在话下,把自己的工作生活安排地妥妥当当,连平日难得夸人的父亲都说:虎父无犬女。后来有了弟弟,她又尽心尽力照顾弟弟,让父母从没有后顾之忧。

纪悠悠带着弟弟按照既定路线一路前往葛州,其间,陆家给的“买断金”已经所剩无几,为了节省开支,她经常扮成男子在客栈帮人打点零工,一来可以就近照顾弟弟,二来不容易被人发现身份。虽流离颠沛,但她用自己窄窄的肩膀给才六岁的弟弟支撑起一片天。

“收好了。”纪元乖巧地答。

纪悠悠上路前拿了不少以前琢磨的小暗器,做这个的起因只是闺阁大小姐打发时间的消遣,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能派上用场。

“等下天黑了以后我背着你跑,往城外跑,遇到戴面具的一定要躲。”纪悠悠看时间还早继续嘱咐弟弟。

姐弟俩如今已经走完了将近三分之二路程,没想到在抚州遇到了极端的危险。弟弟这几天有点水土不服,有点低烧,一直半睡半醒,她带着弟弟出门求医,从衣馆出门便看到这些人在沿街搜寻,路人在疯狂逃窜。

纪悠悠远远地看到,那群人带着精致的脸谱面具,统一穿着黑色修身长袍,上面似乎是图腾之类的复杂图案,拿着个盒子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动作快的似乎不像正常人,即使出生在将门世家,她也没有见过这样的身手,最让人发怵的是,这些人枉为人伦,所到之处到处不留活人,手段极其利落。

而且居然像修士一样会飞,父亲告诉过她,自古以来,苍州大陆上修士与凡人虽生活在一片大陆,但却互不干涉,算的上相处融洽,凡人子孙虽也有灵根弟子前往仙山,但也要经过特殊的通道,不能互相往来,现在是怎么了。

出于习武之人的机敏和这半年带着弟弟一直在外流浪的经验,她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一察觉不对便立马带着弟弟拐进了一个巷子里的破屋内。

屋子是空屋子,房主似乎弃用很久了,到处都是灰尘,她在厨房找了一个很小的边柜先把弟弟藏了进去,自己再躬身进去,盖上柜门。柜门上正好有条缝,可以让纪悠悠看到外面的情况。

搜寻的脸谱人似乎很没有耐心,看见屋子很空,便直接没有入门细看,他们侥幸地藏在柜内躲过一波波搜寻。

正悄声谋划着,一直留意着外面声响的纪悠悠听到了门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把食指比在嘴上,示意弟弟别说话。

随后只听到了一阵踢门声,脚步声渐近。

透过木头的缝隙,她看到了只有一个脸谱人,没有同伙,这人进来便开始翻箱倒柜,气氛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姐弟俩同时秉住呼吸,纪悠悠给了纪元一个眼神,让他藏好,随后她攥紧了随身携带的匕首。

这把“弥幽”是她十二岁生辰时父亲送给她的。不知道采用了什么工艺,整个刀声呈现古朴的灰绿色,发出阵阵冷光,刀柄中心点缀着一颗翠绿的玉石,父亲说可以斩金截玉、削铁如泥,让她小心保管,不要伤到自己。当时的她喜爱得不行,偷偷地每天都要比划两下。

脚步声渐渐近了,来人朝门那边望了一下,似乎在等待同伴。

就是这一刻!趁着他些许的走神,纪悠悠身形矫健地如同猎豹一样从边柜冲出,已经十五岁,她的身形在同龄人之间相对高挑,身高已近七尺。遗传了父亲的体质,加上从小习惯的练武强身,使得她不同于古代的大家闺秀弱不禁风,肌肉十分紧实。值得一提的是,她在武学方面也颇有造诣。

不等脸谱男反应,纪悠悠便从背后把匕首直戳他的要害,“哧”,一声刀刺进肉里的声音,刺中了!

刚准备趁他没有防备再补一刀,脸谱男却迅速回过头来,没有感情的眼睛从面具的孔洞中透过阴漆漆地盯住她,他似乎没有感觉疼痛,任凭血液从胸口冒出,只见他举起了手中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