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着秦淮茹的雪臀,秦淮茹的里面又滑又紧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撞击着秦淮茹的雪臀,秦淮茹的里面又滑又紧

撞击着秦淮茹的雪臀,秦淮茹的里面又滑又紧

只见他手指轻点那个一个暗沉的金属小盒,盒子上发出嗡嗡的振动声,随后纪悠悠就感觉一阵眩晕,这是什么东西,感觉有点邪门,纪悠悠觉得五脏六腑都要被牵出了。

“叮咚,您的韬光养晦修仙系统已被激活!现在开始加载!”脑子里闪现出不合时宜的声音,纪悠悠没时间管这奇怪的声音。

“你们是谁?”纪悠悠挣扎着,似乎想干扰眼前人的注意力。

对方似乎不屑于和她说话,眼睛一直盯着手中,如此焦灼时刻纪悠悠却冷静了下来,白皙的脸颊透出不正常的潮红,嘴角甚至流出一丝丝鲜血,她自顾自强忍住痛苦,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身体已经快到了极限。

她一边用余光扫向柜子,一边脑子飞快地转动,顿生一计。

抖着手缓缓地抬起了白皙的手指,往袖中暗自摸索着什么,故意放大了动作引得脸谱男的注意。说时迟那时快,她的脚上已经随着手上的动作踢出了金属倒刺。脸谱人只顾得手中的盒子,防御了她手上的攻击,却被脚上踢出的倒刺直接踢中面门,直接倒地。

纪悠悠顾不得仔细查看,赶紧从柜子中拉出了脸色

苍白的弟弟,夺门而出。

纪悠悠背着已经累的睡着的纪元,一路逃脱还算比较顺利,除了满街的血迹和狼藉让人生理性的不适。

出城便是片密林,无边的黑暗蔓延,纪悠悠背着弟弟咬着牙进去了。

入夜已深,梦缱绻。大地似乎都已陷入沉睡,荒野中,黑影幢幢,只听得见淙淙流水声,忽得见一个黑影跌跌撞撞的跑过,秃鹫被惊地飞起,发出刺耳的喉鸣。

纪悠悠此时正背着弟弟,狂奔在路上,往日精致的小脸上此刻已经一片凌乱。她已经分不清脸颊上是雨水还是汗水,从小练武,纪悠悠的意志超乎常人。褐色的麻布衣服早已经被血浸透,失血过多,痛得麻木,再背上一个六岁大的幼儿,小家伙虽只有六岁,但是小身板结结实实的,份量着实不轻。

这会缓过劲了倒是有点体力不支了。

好痛,那个盒子也不知道有什么古怪,纪悠悠暗忖。

不规则的虚浮着的脚步,脚上好像踩到什么东西,差点被绊倒。

这一晃,背上的弟弟倒是被晃醒了,他惊慌着喊道,“姐姐,你怎么了。你没有事吧?”

“没事,就是差点儿摔跤。”纪悠悠喘着气,一用力又把背着的弟弟用手托着往上撑了点。

“姐姐,我知道你没有力气了,把我放下来吧,我...我不想拖累你,我知道一直都是我拖累你,姐姐你才这么辛苦,到处受累,这么冷的天还要帮人洗衣服,父亲说我才是男子汉,我却没能保护你,什么忙也帮不上…”说着说着纪元开始抽泣,在这个漆黑的夜,小小少年似乎有些情绪崩溃,半年时间,面对着至亲的离去,亲人的反目,小小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长期的压抑,病还没好,又经此惊吓,看着眼前黑漆漆的环境,六岁的纪元忍不住嚎啕大哭。

“不许胡说,老老实实趴着,你是想大声哭把坏人都引过来吗,我们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纪悠悠难得对纪元语气严厉。

“姐姐,我们还要走多远?”被姐姐训斥后,纪元抽噎着逐渐控制了情绪,压低了嗓音。

“快了,你睡醒了我们就到了好不好。”纪悠悠尽量语气轻松,不想让弟弟发现她已经受了重伤。

好不容易安抚好纪元,纪悠悠继续往前跑,她知道下午凭借着小聪明加上出其不意,才能侥幸从那个落单的脸谱男手中逃出,但是如果再遇上那群人,可能就没有机会逃出来了,必须逃的远远的。

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也不知走了多久,她完全依靠毅力在支撑。寒风钻进了她的脖子,身上的伤口越绽越大,血就像要流尽,视线渐渐模糊,不能停下,只有一个意念支撑着她,我要活下去,她告诉自己不能停下,弟弟还小,要保护弟弟。纪悠悠仍然不放弃,弟弟才六岁,她只想带弟弟找个容身之处。

痛,好痛,身上的血还没有止住,意识已经有点模糊,可是好像已经听到了后面的声音,像是脚步声,也像是马蹄声。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怎么办,谁来救救我们……

上天似乎听到了她的祈求,模糊中,她看见了远处似乎很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庭院,像是乡村的土房,一个高大的身影立于房子前面,睁大眼睛,拼劲全力,纪悠悠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使出了最后的力气小跑了一段,挣扎地来到了那个人的身边,跌倒在了地上,“求...求您帮帮我们。”上气不接下气,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完这句话,她就晕倒了。

晕倒前,她只来得及看到了金色镶边的白衣,一把玄铁剑和一个墨绿的玉佩。

晕得太快,以至于纪悠悠没有看清,这人一双红色的瞳孔,冰冷的不似人眼。只见此人一身白衣装扮,单从远处看,端得一个君子端方,气质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