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写开车车的短文*我下面被全班男生添出水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细写开车车的短文*我下面被全班男生添出水

细写开车车的短文*我下面被全班男生添出水

房间门没关,她钻进去之后靠着门,咬着舌头想让自己清醒,可是眼底还是不可抑制地涌出点儿欲。

一种燥热从细小的点开始,蔓延至神经末梢,并逐渐席卷全身。

药性很强,体内热意升腾,她逐渐失去理智。

她狠狠掐自己的手臂,试图让自己清醒,可是,那只是徒劳。

她只觉得,自己仿若被烈焰焚身,似乎下一刻便要死了。

这时,她听见了敲门声。

她没理,门却被推开一条缝。

二人隔着门缝,近距离相望。

男人有着过分精致的相貌,衬衫解开了两粒纽扣,肌肤近乎苍白。

而她的身高正好到他裸露在外的锁骨。

她抬眸看他。

微弱灯光下,他眼角一颗泪痣带着点悲戚和妖异,整个人的气质就像是一朵颓废而美丽的罂粟。

“你给我……”他的话并未说完。

他被她一把拽进了房间。

季凉柯已经眼角通红,全凭本能,再也不能掌控自己。

——她揽过他的脖子,封住他的唇,另一手已经伸向他衬衫。

他手里的酒杯掉落,玻璃落地一声脆响,酒液流淌,柠檬片和薄荷叶叠在了一块。

她从他惊愕的眸中,看见了发丝散乱,衣衫凌乱的自己。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是这副模样。可是她已经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绪,就算前面是万丈深渊,她也只能坠下去、坠下去……堕入迷乱的深渊……

第二天,窗外晨光熹微,耳边寂静得只能听见钟表滴答滴答的声响。

她一侧头,就看见了近在咫尺的、姜渊的脸。

他仍然熟睡着,双目紧闭,睫毛纤长,浅黄的头发将肤色衬得极白。

她却再未多看一眼,在床头柜留下了钱,离开了房间。

事情发生后的半年,她一直都以为他只是个特殊职业者,直到后来,跟一个女孩聊天,她才知道,那个酒吧并不存在特殊服务。

提起这件事的是个外国女孩,观念开放,笑着说了句她反倒希望有。

然而季凉柯却愣怔了很久。

他也不过是个不相干的人。

那是一场再真切不过的意外,而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将这件事情遗忘。

异国他乡,茫茫人海的荒谬相遇,她并不认为他们会再次遇见。

世界真小,这人现在竟然成了她的病人。

她回过神,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她其实并不近视,实际上,她也可以不戴眼镜。但因为她年纪轻,之前很多病人或者家属都不相信她的专业能力,所以一般她诊断时都会戴着眼镜增加权威性。

此时,她声线有一点几不可察地颤动:“食欲正常吗?”

他仿佛察觉到了她的失常,好整以暇地歪歪头:“正常。”

“xy正常吗?”她问。

他突然轻声哼笑了一下,抬眼看向季凉柯。

他的眼神带着某种顽劣和狡黠:“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