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h按着腰惩罚到哭*sM道具调教男男(H)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书生h按着腰惩罚到哭*sM道具调教男男(H)

书生h按着腰惩罚到哭*sM道具调教男男(H)

“黄专家,我对你的敬仰之心,如同滔滔江水,延绵不绝!不如,再介绍介绍你的个人荣誉方面的事迹吧!”

黄天泽心领神会,依旧是一副谦虚的表情,麻溜的打开了手提箱,拿出了一沓证书:“鄙人不才,只是在医学界略有所成就,登不上大雅之堂......这是我的专家级资格证明,这是我在09届医术大赛上荣获的一等奖项,这是我......”

“一个字,绝!”张世豪激动的看向了林治南和林楚曦,“林叔,楚曦,你们都看见了吧!这次我请来的,才是真正的神医!”

“还有你个小骗子,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什么叫专业!”

“就凭你一张嘴,还想出来行骗?滚球吧!”

赵欢本来压根没在意,来者是什么人?

可当听到对方耳熟能详的自我介绍,顿时笑到肚子疼!

还真是海龟专家啊!

“哎呀,黄专家真是惊为天人,有大帝之姿,佩服,佩服啊!”

黄天泽一听,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抬眼看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嘴巴都抽抽了!

怎么会是他?

老天爷,你这是存心要捉弄我啊!

黄天泽差点没崩溃!

之前在火车上,他就被赵欢狠狠打脸!

结果,到了林家,又碰上了这家伙!

想到自己刚才的一番自卖自夸,黄天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丢人啊!

然而,张世豪哪里会知道这些,一个劲的嘚瑟道:“小子,知道厉害,还不赶紧滚?黄专家,咱们事不宜迟,快给病人看看情况吧!”

黄天泽满头大汗,脸色通红。

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张少,鄙人不才,束手无策,另请高明吧!告辞!”

说完,飞快的收起手提箱,抬脚就走!

此情此景,只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什么情况?

刚才不是都要吹到天上去了,怎么一眨眼,就真的鄙人不才了?

张世豪更是下巴都要掉了:“不是,黄专家,你在搞什么?喂,喂喂,我跟你说话呢!”

黄天泽却好似没听见,逃也似的,拔腿就跑,不见了踪影!

张世豪彻底傻眼了!

这到底什么情况?

他陡然看向了赵欢,恶狠狠道:“是你!一定是你,对黄专家做了什么手脚,把人给吓跑了对不对?”

“这位张少,你还真是张嘴就来?”赵欢似笑非笑道,“自始至终,我都没动过,怎么能把你的黄专家吓跑呢?再说,他不是专家吗?那么牛,还能在我一个骗子面前鄙人不才?你是要笑死我吗?”

“我......”

张世豪哑口无言。

林治南和林楚曦,也是神色古怪。

虽然赵欢的确没有做什么,可那黄专家见了他,怎么跟见了鬼似的,掉头就跑,喊都喊不住?

林治南忽然心中一喜,这恰恰就说明,赵小神医是真人也!

举手投足,就能把专家吓跑!

他没信错人!

“咳咳,张少,这年头江湖骗子多,骗术更是层出不穷!那些什么证书,其实都是可以伪造的,勿要轻信!”林治南把先前张世豪说的话,还给了他。

张世博脸色如猪肝,半天说不出话来。

林治南没再理会,朝赵欢歉意道:“赵小神医,招待不招,还请见谅!能不能,先给小女看病再说?”

“当然,没问题!”赵欢不置可否,盯着林楚曦道,“天生阴体,倒是不多见!对于普通医生,是个大难题!不过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林治南大喜:“赵小神医慧眼如炬啊!请问要怎么样,才能根治?”

“很简单,进房间,把衣服脱了,我给她按摩就行!”

脱I衣服?

按摩?

林治南嘴角一抽,才刚见面,就要女儿干这事儿!

似乎,有点不太好吧!

不过转念一想,赵小神医是在治病,又不是干其他的!

再说,就算干了,也没关系!

反正两人本来就有婚约,指不定,还能趁早抱个外孙呢!

“无耻,流I氓!”

但林楚曦却不答应了。

只见她羞的脸颊通红,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把赵欢大卸八块的表情:“要我脱I衣服,还要给我按摩?你想得美!爸,你到底被他灌了什么迷魂汤,到现在还相信他!”

“就是,林叔,千万不能答应啊!”张世豪青筋暴露,就好像是他自己遭受了屈I辱一般,“小子,限你十秒之内,从我眼前消失!不然,我一定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混账,给我闭嘴!”林治南怒斥一声,瞪着林楚曦道,“楚曦,听赵小神医的话,跟他去治病!”

“这是治病吗?”林楚曦嘴唇都要咬出血来了,“我就是死,也不会给这种人看!”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不看是吧,那你以后,你就别喊我爸!”

“不喊就不喊,我才没有你这种老眼昏花的爸!”林楚曦实在难以接受,转身,就要怒气冲冲上楼。

可还没走出两步,身形突然一僵,一股寒气,自她的身体是蔓延而出。

“啊!”

林楚曦痛呼一声,整个人都打起了哆嗦,摇摇欲坠。

一张俏脸,因为痛苦而扭曲!

“楚曦!”

林治南大惊事儿:“又发作了,病情又发作了!赵小神医,救命啊!”

“莫急!”

赵欢一个闪身,就扶住了林楚曦,掌心暗暗输出了一股力量。

“你,臭流I氓,你给我滚开!”林楚曦咬着牙,想要把他推开。

可浑身冰寒,由内到外,冻的她浑身剧痛,一点力气都没有!

而且,她似乎感觉到,赵欢的身上暖洋洋的。

让她有种舍不得推开的错觉!

“先别急着让我滚!我问你,你第一次发作,是不是在七岁那年!之后每隔三年,便会发作一次,直到十八岁满,开始半年一次!这两年,更是缩短到了一个月一次!并且,愈发严重,通体冰寒,生不如死?”赵欢开口问道。

林楚曦娇躯一震,眼神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