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住她的腰猛烈撞击哼闷,成熟胴体翘臀疯狂迎合娇吟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握住她的腰猛烈撞击哼闷,成熟胴体翘臀疯狂迎合娇吟

握住她的腰猛烈撞击哼闷,成熟胴体翘臀疯狂迎合娇吟

刀疤脸听到李凉的话,脸色微微一变,随即猛地大喝一声,抡起手中一柄长刀直冲李凉而来!

“师兄小心!这家伙是练气七阶高手!”

一旁的婉清当即惊呼一声,便要挺枪迎上,却被李凉挥手拦住。

“无妨,且看我如何杀他!”

言语中那柄长刀已经劈到近前,李凉双眸猛地一凝,刀疤脸这一招的破绽随即映在他的脑海之中!同时出现的,还有刀疤脸的身上的数个漆黑光点!

李凉脚步轻移,直接便让开了这一刀,而后手结剑指,对着其中最大的一块黑点直戳而出!

噗!

随着劲气入体的一声轻响,那刀疤脸整个身体都是猛地一震,僵在原地!随后整个身体之中都传出爆炸般的轰鸣!

砰砰砰!

数道爆响传出,这刀疤脸瞬间七窍流血!而后径直软倒下去,不停抽搐!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这场面,与李凉在擂台上对付梁成时一般无二!

“这......这怎么可能!?不是说他能打败梁成,只是运气好正好打中了梁成的罩门吗!?怎么......”

跟着刀疤脸一起冲上来的几人全都面色大变,而其中一人惊诧之语更是暴露了一些信息!

但李凉却不会在意这些!

“拖住他们!”

冷喝一声,李凉脚下一动,随即迎上那些瀚海宗假扮的采阴教之人!

左眼中微光闪烁,李凉每一次出手,都必定有一人倒下!

事实上除了那刀疤脸之外,这些其他人也之后练气三阶四阶的样子,若是李凉身上无伤,凭借命定之死他一人就可以轻松解决对方。

但如今的身体毕竟还有伤,所以需要身边的师妹帮忙拖住对方。

不消片刻。

这刀疤脸所带来的几人就全都命丧当场,只剩下刀疤脸还留有一口残气。

“该死的家伙......”

婉清提起染血的长枪就要结果刀疤脸的性命,而李凉却举起了手。

“婉清,不急杀他。”

“大师兄。”

婉清手中停住,和在场的几人都看向李凉,那眼神中有震惊,但更多的,是尊敬,亲近和信任。

李凉缓步走到刀疤脸的面前,伸出脚将他的脑袋踩住,给他换了个可以让他看到前方的角度,随即也看向霄云宗正门的方向,冷笑道:

“这家伙,必定不止这一伙人,让他暂时活着,是要让接下来的这场戏,更好看一些!”

李凉话音刚落,还没等师弟师妹们发问,便忽听霄云宗正堂方向传来一声高呼!

“听闻霄云宗被魔道报复!同为天道盟下宗门,瀚海宗特来援救!”

看着远方数个身影急速驰来,李凉嘴角的冷笑,越发深沉。

“瀚海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一旁的婉清惊讶道。

“呵,这种事,问他应该最清楚了。”

李凉冷笑一声,随即用脚尖轻点点地面上早已经无力反抗的刀疤脸。

“咳......”

刀疤脸虚弱的咳出一口鲜血,看着那疾驰而来的几道身影,脸上的惧色似乎退了许多,勉强道:“呵......这下,你们杀不了我了......”

“杀你,根本不用我动手。”

李凉冷笑一声,随即抬起眼眸。

那几名瀚海宗高手的身影已经到了近前,其中带头的,赫然是瀚海宗的宗主,程苍海!

程苍海带着几名本门高手疾掠到庭院之中,目光从庭院中的那些所谓的采阴教魔道尸体上扫过,又看向霄云宗的李凉等人,脸色瞬间阴沉!

倒是李凉先一步冷笑开口。

“程宗主来的好快,这些采阴教魔道才打上我霄云宗没多久,您就亲自带着这么多高手前来,莫不是之前一直都专门守在我们山门外面了?”

程苍海是个身材魁梧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听到李凉的话,脸上的神色又微微变了变,随即道:

“本座只是临时有事路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他的目光从庭院中的一个个尸体上看过,每看一个,脸色便更难看一分!最后移动到李凉的脸上,阴狠道:

“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五阶练气士,身受如此重伤,竟然还有如此战力!看来,我以前倒是小看了你们霄云宗的手段!”

李凉挑了挑眉。

“程宗主这话,莫非是承认了,这些采阴教的魔道,其实是您派来的?”

李凉此言一出,程苍海面色猛地一凝,他身后的一名长老当即跳出来,指着李凉道:“小辈!莫要血口喷人!宗主好心来驰援你们,别不识好歹!”

李凉脸上保持着冷笑,不理会那长老,只是盯着程苍海的脸。

只见程苍海面色凝固片刻,目光从李凉的脸上缓缓移动到李凉脚下那唯一活着,正用期盼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刀疤脸,而后面色冷硬的开口。

“本座说过,我们只是路过此地,路见不平而已。”

程苍海此言一出,那刀疤脸的脸色瞬间大变!脱口叫道:

“怎么这样!宗主......您,您可不能不管弟子啊!”

“住口!”

不等这刀疤脸的话音落下,程苍海当即一声爆喝,面色铁青的瞪着刀疤脸喝道:

“区区魔道小人,也妄想妖言惑众!岂不知我天道盟弟子皆是心如磐石!怎会受你蛊惑!?”

刀疤脸这话一出,瀚海宗所有人的脸上都是精彩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