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熟妇办公室撞击浪吟娇喘,按着老师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美熟妇办公室撞击浪吟娇喘,按着老师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美熟妇办公室撞击浪吟娇喘,按着老师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沫黎泡在池水里,血泪带走了她所有的力气,意识已经开始昏沉。
可是看着那人熟悉的背影,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似乎想要唤醒些什么。
“戚曜,流完了一百滴血泪,我就死了。”
戚曜脚步不停,彷佛没听见。
沫黎的声音越来越低,如同呓语,“你说过…最爱我了…”
跟他来魔界的那天,他视她如珍宝。
这些天的折磨里,沫黎从未怀疑过那日他的真心。
到底是为什么让戚曜回到魔界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暴戾无情,而且转眼就有了心头挚爱。
沫黎想不到。
或者说,她始终不愿承认戚曜从一开始就在骗她。
沫黎如泣如诉的低语,戚曜还是听见了,他站在了牢房门口,周身气息瞬息间化作冰渣带着滔天的怒火撞向沫黎。
沫黎毫无抵抗地承受了这一击,再也撑不住,昏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她隐约听到戚曜说。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要不是你还有用,本尊早就将人鱼族屠尽了!”
……
极尽奢靡的寝宫内,白玉铺地、雕梁画栋,香炉内的青烟袅袅而上,散发着淡淡的馨香。
戚曜坐在宽大的床上,怀中抱着一名面容精致的病美人,魔医正在为她看诊。
那人就是戚曜最宠爱的妃子白芷。
“魔尊,快让王妃服下今日的血珍珠吧!”
戚曜心疼地摸了摸白芷苍白的脸颊,将藏在怀中的血珍珠拿了出来。
“爱妃,血珍珠。”
白芷虚弱地望着他,摇摇头:“阿曜,别费功夫了,我快死了。”
戚曜一听,立刻紧张地拥住她。
“不可能,我不会让你死的!你快吃了!”
白芷拗不过,只能吞了,脸色瞬间慢慢恢复,可是片刻后又恢复了苍白。
“都说了,没用的。”她低柔的语气使人更为怜爱。
一旁的魔医立刻回道:“王妃放心,只差最后十颗血珍珠,您一定可以康复!”
戚曜点头:“如果不是因为帮我,你也不会积劳成疾,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别说一百颗血珍珠,就是一千颗一万颗我都给你找来!”
“魔尊和王妃真是伉俪情深!”魔医赞叹。
白芷含情脉脉地仰头看着戚曜,凑到他嘴边亲吻了一下。
“得阿曜如此相待,白芷此生无憾!”
戚曜更为深情地拥住她:“我本是龙族和魔族私通的存在,十年前被两族追杀,是你用命救下我与母亲,这些年更是对我不离不弃,一心助我坐上魔尊之位,我定不负你!”
“可惜,如果当初我把你母亲也救下了就好了。”说到戚曜的母亲,白芷面露伤感,她认认真真地捧着戚曜脸庞,眼中带着异常的光芒。
戚曜不由自主地和她对视着。
“人鱼大多凶狠嗜血,他们总喜欢用歌声去吸引过往的人,一旦有人被吸引到他们的地界,那人就会成为他们的盘中餐。当年,我们都差点被人鱼王给害死了。阿曜,人鱼王暴虐成性害死了你母亲,你一定不能放过那畜生。”
戚曜眼中墨色渐浓,对人鱼族的杀心一日比一日清晰。
“本尊不会放过人鱼族!”
一旁的魔医见状,缓缓关上了房门不让外界察觉屋内的事情。
回过身,他贪婪地看着白芷身边的血珍珠,却被她暗中一个眼神瞪了回来。
血珍珠格外稀少珍贵,一颗就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根本不需要每日十颗。
不过,戚曜是不会知道的。
......
第二日清晨,戚曜一睁眼就立刻朝若水宫的方向赶去,他急着去索要那最后的十颗血珍珠。
但当他再次看见沫黎时,沫黎并没有像平常那样躲在水底,而是一动不动地躺在池边,那姿势跟昨日他离开时几乎一模一样。
他走过去踹了一脚沫黎那满是血迹污秽的鱼尾,冷声喊道:“沫黎!”
沫黎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戚曜忽然一阵莫名的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