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让受含着jy走路的,放在里面不出来走路连在一起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攻让受含着jy走路的,放在里面不出来走路连在一起

攻让受含着jy走路的,放在里面不出来走路连在一起

如今真的是今时不同往日了,这白嫩嫩的大白菜,就是她的心头宝,别提多让她待见了。

正当她费劲的扒拉着大白菜时,忽然听到了院里传出了一阵哭声。

“二姐,大姐是不是死了啊?”那哭声私撕心裂肺,夹杂着十足的恐惧。

“你瞎说什么,刚刚大姐不还是醒着?”方芳看着小花猫一样的方强,眉头皱的紧紧的说道。

方南春听到声音,推开门走了出来。

看着方芳抱着方强哄,她那张蜡黄瘦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方强,过来。”方南春向着方强招了招手,开口说道。

方强不过才三岁半,闻言迈着两只小短腿,就扑进了方南春的怀里,声音带着哭腔的说道;“大姐,你刚刚怎么一动不动,我还以为你死了。”

方南春闻言,一头黑线,转头却看到眼巴巴望着自己,也在掉眼泪的方芳。

瞬间,她那颗本就柔软的心脏,被两个小孩子弄得酸楚不堪。

都是可怜的孩子啊,她们爹为了响应村里号召,代替方家去给朝堂挖水库,最终却是被砸死在了工地上。

而她们那个原本就自私的祖父祖母,在几个叔叔的撺掇下,就将她们姐弟几个给赶了出来。

美曰其名是分家,却只给了她们村东,最是荒凉的老宅。

说是老宅,就一个土屋和一个茅草盖的厨房,周围十分荒凉,只有几个同样穷苦的人家。

“方芳,过来姐姐抱抱。”方南春对着方芳开口说道,将这姐弟俩搂进了怀里。

方芳也不过六岁,干瘪的像个豆芽菜。

此刻,跟弟弟方强窝在方南春的怀里,才感受到自己的阿姐真的还活着,忍不住抱着方南春哭了起来。

不过,方芳本就知道家里的情况,也早熟,此刻抱着方南春,也而不敢大哭,只是眼泪却是如珍珠般,砸在了方南春的脖颈里。

“阿姐,你不要寻死,我和阿弟可以少吃点。”方芳开口说道。

方南春闻言一顿,原主爷奶分家的时候,原主不愿意,说是要逼死她。

然后,争吵中,她被原主的二婶子推到了水缸上,瞬间晕了过去。

然后,醒来的时候,她们姐弟三人就被丢在了老宅。

“阿姐不寻死,阿姐要好好活着,将你和方强养大。”方南春开口说道,语气格外的坚决。

等到方芳和方强的情绪稳定之后,方南春才松开了她们。

“饿了吧?”方南春抬手摸了摸方强的头,然后开口问道。

“阿姐,祖母他们就只给了我们十斤粗粮,我们三个人会不会饿死。”方芳看着方南春开口说道,语气里带着几分愤恨。

“乖,方芳不要多想,这不是有阿姐在?”方南春抬手拍了拍方芳的头,然后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方芳见状一愣,看着方南春那温柔的面容,那张早熟的稚嫩面容上露出了几分疑惑。

但到底是孩子,在听到方南春说她有办法的时候,就开心了许多。

“饿坏了吧?阿姐给你们煮点东西吃。”方南春向着厨房走去,开口说道。

方南春走进厨房,看着那简陋的灶台,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她好像不会烧火呀!

“方芳,你去端两盆水回来。”方南春看着空旷的灶台,转头看着方芳开口说道。

打发了两个小孩之后,方南春从空间里拿出了一颗大白菜。

那大白菜水嫩嫩的,只是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方南春快速的将白菜藏好,芳芳和方强拎水回来的时候,就见到方南春在厨房里翻找东西。

“阿姐,祖母什么东西都没给我们分。”方芳开口说道,那张小大人似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沮丧神色。

方南春闻言一怔,然后停止了翻动的举动,抬手拍了拍方芳的头,开口说道:“这不是你傅哥哥刚才拿了东西过来,我是想将东西放起。”

方芳闻言,眼眸一亮,然后转身向着院子里跑去,不多时就拿来了一个竹筐。

只是那竹筐明显破损了一半,但是却也能用。

毕竟,对于他们这家徒四壁的情况来说,这竹篮可是他们现有的可观财产了。

“阿姐,你不讨厌傅哥哥了吗?”方芳跟在方南春的身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方南春闻言缓缓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口说道:“方芳讨厌傅哥哥吗?”

方芳闻言摇头,稚嫩的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开口说道:“傅哥哥人最好了。”

“嗯。”方南春文员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抓了几把粗粮,清洗了之后放在锅里。

“方芳,你来烧火。”方南春开口说道,然后拎着竹篮向着堂屋走去。

不多时,方南春就抱着一颗白菜,从外面走了回来。

“今天给你们做白菜粥吃。”方南春开口说道,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

方芳和方强见到方南春手里的大白菜,接受露出了一副馋嘴的样子。

也不怪他们如此,实在是这段时间他们连野菜糊糊都吃不上。

能吃上这看起来就水嫩嫩的大白菜,对年纪尚幼的方芳二人来说,无异于是人间美味。

方南春快速的扒了鲜嫩的白菜,切碎了放进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