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怎么进入你的漫画-他像疯了一样占有了她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低头看怎么进入你的漫画

低头看怎么进入你的漫画-他像疯了一样占有了她

“草他奶奶的,我乖崽哪儿去了,谁他娘的把我崽偷走了!被我抓到,老子非扒了你的皮!”

凡仙魔三界众人,顿时寒毛直竖!

谁不知道这魔王修昆是个崽控啊!那颗不知道来历的蛋,硬是被他揣在怀里面几千年亲自孵化。

尤其是千年前,那颗蛋有一次似是要破壳而出了,结果天空却突然出现白虹贯日的异象!

随即清霖老祖算出这小魔头是个天煞孤星,并可能会给三界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众人联手想要进行“灭崽计划”,防患于未然。

结果这位老哥,直接揣崽上阵,似杀神一般神勇无比,直接把众人打个落花流水,还把人家清霖老祖的山头都给一刀削平!

这狂暴战斗力,直接叫三界众人对此事绝口不提,生怕一个不小心被这位祖宗给砸成墓碑啊!

现在好容易要到了破壳之际,结果,崽,没了?

——

同一时间,平城清水村

感受到伴随着一阵阵低声呢喃的安抚,崽崽忍不住哼唧出了小小的呼噜声,似是个被撸舒服了的小奶猫一般,

随即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澄澈似琉璃般的葡萄眸子映出了些许懵懂,还夹杂着一些困意。

结果看到眼前陌生的漂酿姨姨,崽崽懵在了原地!

魔王粑粑不是说自己随他,是天下第一无敌可爱的小魔王蛋蛋嘛,说自己一定会像他一样拥有一身漂酿的毛毛,成为最威风的大魔王!

还说他最爱宝贝了,以后要带宝贝去打那些骂过自己这颗小魔蛋的呆头鹅鹅。

说绝对不会找别的漂酿姨姨生别的小魔头,自己是他唯一的无敌可爱小宝贝。

还说自己一破壳就能看到帅气的粑粑哒!

怎么现在粑粑不见了,却出现了一个漂酿姨姨?

粑粑骗崽!

崽崽委屈的开始鼻头泛酸,小嘴微微撅起,眼眸也瞬间变得水汪汪的,一副小白菜被抛弃的委屈样子,马上就要掉金豆豆了。

“妈妈在呢,不哭啊,”

女人连忙将崽崽抱了起来,轻轻的摇晃并有节奏的拍打着崽崽的背,温柔的轻抚让崽崽瞬间就平复了情绪,

但是,麻麻?

是麻麻耶!我的麻麻!

“麻......麻麻?”

“妈妈在呢宝贝,不怕啊,是做梦了吗?”

昏暗的煤油灯下,女人穿着一身深蓝色对襟衣服,袖口及衣角隐含着几个大小不一的补丁,针脚却密实的紧,看起来朴素却整洁。

立整盘起的发型露出了姣好的脸庞,白皙的肌肤在灯光的映照下,泛着珍珠般的光泽,圆润鹅蛋脸上嵌着的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和崽崽极为相似。

但不同于崽崽的清澈懵懂,女人的眼睛里现在蕴含着的,满满的都是对孩子的爱意与珍惜。

“麻麻!”崽崽激动不已。

以前粑粑出去打架的时候,自己在魔宫里面听到过好多次,那些坏姨姨和其他的小魔物说她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还老是想偷偷砸破她的壳,或者把还是个蛋蛋的她当球踢!

有一次她们还找了什么真人,说自己是什么灾星星?以后会毁灭世界叭,所以要把自己送出去。

还是粑粑及时发现了,蛋蛋才没有变成煎蛋呜呜呜呜......

后来粑粑天天把自己揣在怀里,自己才没有被继续欺负哒。

崽崽想着当时粑粑跟自己道歉,说让自己没有麻麻特别对不起自己的样子,脸上又按耐不住开心,害羞的瞄了瞄眼前的麻麻......

粑粑!!!我麻麻粗来啦!

“宝贝还困不困呀,再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姥姥来接你了我叫你。“

”不困啦~麻麻你好香呦,我想要再抱一下下~“

女人听到孩子稚气又可爱的话语,直接就把宝贝抱到了自己的怀里面,用被子裹了起来,就露出了半颗小脑袋瓜。

娘俩就这么依偎在炕上,用体温慰藉着彼此,小声的说着可爱的悄悄话,

“麻麻,跟你讲喔,窝真的是最可爱、最听话、最聪明的蛋蛋呢!”

“麻麻,你好漂酿哦,我以后也会像你这么漂酿的嘛?”

“窝终于也有麻麻了,好开心哦......“

小嘴嘟囔嘟囔着,就没了声音,随即就响起了小孩子睡觉时那小小的噗噗呼呼声。

僻静的小屋,弥漫满了浓浓的亲情与爱意,显得格外的温馨,

刘红杏轻手轻脚的把女儿放在了被窝里,小心翼翼的掖好被角,然后这才脚步轻巧的下了炕,天快亮了,她该捯饬捯饬上班去了。

正好最近年底了,后勤应该会采购一批东西做过年的福利给大家发下去,她还想着早点去,找后勤李大姐说说,让人家给闺女带着买一些她喜欢的橙子和麦乳精呢。

“小橙子还在睡吗?”

这时,屋子的木头门发出了吱——的一声

正在收拾着杂物的刘红杏转身一看,裹着棕色三角头巾的女子正在蹑手蹑脚的小心关着门。

“妈,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醒了睡不着,收拾收拾就来了呗,你把东西放下,一会儿我来做就行了”刘翠花解下了头巾,随手扔在了椅子上,然后赶忙走过来接下了女儿手中的活计。

“你这个门啊,回头我找你二哥来给你弄弄,这天天嘎吱嘎吱的,你真也能忍!”

刘红杏笑了笑没说话。

二嫂一贯觉得妈偏心自己,要是让二哥来帮忙,那家里还了得?非得闹的屋顶着火不可。

刘翠花看着闺女的反应,一下子自己也反应过来了。

哎,她这个二儿媳妇是真不像样儿!整的这孤儿寡母的闺女,找娘家哥哥帮个忙都要看脸色,

“行了,我来了你快走吧,要不该迟到了”

刘翠花把闺女送走了之后,就掏出了自己带过来的两个小干巴橘子放在了小孙女枕头旁边,就去后院劈柴去了。

炕上,睡的正香的崽崽,被一声声清脆的劈柴声音吵醒。

努力扭着小身子哼哼叽叽的坐了起来,崽崽奶呼呼的小脸上还有着枕巾印上去的印子,像一个被筷子夹住了的糯叽叽年糕一样,红扑扑的、可爱到让人想要咬一口。

“哎呦我们小橙子醒啦?来,姥姥抱抱,给你穿衣衣好不好呀?”

刘翠花估摸着孩子差不多该醒了,于是放下了斧子,扒拉扒拉手上和衣襟上的灰,就进了屋。

结果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醒的小橙子坐在炕上,小孩子软软的头发还调皮的翘起了一缕,配上懵呆呆的小表情,简直可爱到爆!

刘翠花忍不住的上去亲了好几口!

她这小孙女啊,实在是太稀罕人了!

乖乖被姥姥套上好几层厚衣服的崽崽,小脸洋溢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她现在也有姥姥了哇~以前在魔宫的时候,就听那个欺负过她的小魔物说,让她姥姥来揍她,现在她也有姥姥了,那是不是再碰到它,就不会被欺负了?

刘翠花看着突然不说话了的崽崽,还以为是孩子饿了,于是帮崽崽把棉裤掖进了小袜子之后,就连忙起身出去继续干活儿,准备烧火做饭。

崽崽独自开心完了之后,突然看到枕头旁边的橘橘,它闻起来也好香哦。

不过粑粑教过,小孩子要有礼貌,不能随便拿东西哒,她可是最有礼貌的小魔蛋呢!

于是崽崽晃晃悠悠地爬起身来,扭动着小**,努力地扒在窗口,冲着在后院正在劈柴、准备烧火做饭的姥姥,奶声奶气地问到“姥姥,我可不可以吃这个橘橘?”

院里穿着灰色薄棉袄的中年女人,一头利落至耳下的花白短发,正在那儿卖力地干着活儿呢。

一会儿给小橙子喂完饭之后,她得带着孩子去打点猪草,不然明儿猪没食吃该不长肉了,还得把闺女这屋子拾捯拾捯......

最近年末了,听说钢厂的活儿多的不得了,孩子每天上班忙的够呛够呛地。

这家务啥的估计就得晚上等小橙子睡了才能收拾,谁的闺女谁心疼,她还是白天就把屋子收拾了得了,这样晚上闺女还能多睡一会儿......

还有三个儿子那边也不能偏心了,要不一会儿打猪草多打点一块儿送过去?

正在心里面盘算着家长里短的这些事儿呢,刘翠花就听到一声奶声奶气的姥姥吃橘橘,一回头,就看到一颗小脑袋瓜就露在窗户边边上。

因为身高不够,小橙子的下巴卡在窗框上,肉乎乎的小脸蛋儿被挤成了一小团,看着像个刚出锅的小馒头似的,可爱到爆炸!

刘翠花是柴也不劈了,斧子一扔,连忙又进了屋去稀罕稀罕外孙女了!

“哎呦乖乖呀,姥姥给扒橘橘奥~”

把崽崽放在腿上,狠狠的亲了一大口嫩戳戳的小脸蛋之后,刘翠花才开始给小孙女扒橘子吃。

她这一辈子啊,命苦,年纪轻轻就守寡了,生怕闺女走自己老路遭罪,那是放在手心里都怕化了似的疼大的啊。

结果还没说人家结婚呢,就莫名其妙的就怀孕了!

那段时间啊,简直是脊梁骨都要叫人戳断了。

但是拗不过闺女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她那三个哥哥也护着妹妹,这日子也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熬了过来。

而这小孙女呢,从小就是全家人的小宝贝!生的实在是太招人稀罕了!她那几个舅舅家里全是男孩,家里十几口子人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简直都要惯上天了。

这八十年代能有个啥,还有很多人吃不起饭呢,她小舅舅就因为孩子爱吃橙子,愣是不知道从哪儿倒腾出一颗橙子树苗给种上了!

“姥姥你次~”

“姥姥不吃,都给小橙子吃。你吃了姥姥就开心啦”

“那你次一口崽崽次一口~”

伴随在暖冬撒下来的懒洋洋地阳光下,一老一小甜甜蜜蜜的拱在一起分享着一个小橘子~

刘翠花又给崽崽喂了些土豆,确定把小橙子喂饱了之后,就用背篓把崽崽背了出来一起去后山打猪草,

找了个猪草茂盛的地方,刘翠花把崽崽放在了树下,嘱咐好不要乱跑,就先去打猪草去了。

崽崽看着周围,满眼的好奇,这里好绿好多大树哦!这就是粑粑之前跟她讲过的大森林吗?

盖不过种族天性里的好奇,扭着小**,小橙子就开始了今日的探险之旅。

打了一会儿猪草,刘翠花站起来缓缓腰间的酸乏,寻思回头看看孩子,结果,本来应该在树下的小橙子不见了!

刘翠花急的脑袋嗡的一下!眼前都要发黑了!

连忙开始心急如焚的大喊“橙子!橙子!”

结果不远处发出了一声奶唧唧“姥姥~窝在这哪。”

刘翠花赶忙跑了过去,就看到蛋蛋撅着小**蹲在哪儿,两只小手还在那儿使劲儿不知道拔着什么。

结果正说话的功夫,突然一下子拔了下来!

只是因为用力太大,崽崽一个趔趄,就摔了个**墩子!

小小的身子直接在地上摔成了一球,但是崽崽也不喊疼,笑呵呵的小脸上还带着蹭到的灰扑扑的印子呢,看的刘翠花好笑又心疼,连忙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姥姥吖,这是什马?”

被刘翠花抱在怀里面扒拉着衣服上脏东西的崽崽,卖力的举起了手中刚刚拔下来的东西。

“哎呦我的天老爷!这是个灵芝呀乖乖!你在哪儿捡到的呀!”

刘翠花是个农村妇女,没什么见识,一辈子都忙在田头,但这并不代表她傻啊!这么大一朵灵芝还能认不出吗!

这得多少钱啊!

小橙子懵懵懂懂的站在旁边,灵芝是什么她不知道耶,但是看姥姥很开心的样子,好像是个好东东?

“这可是帮了大忙了!正好把这个换钱给你妈交房钱!”

刘翠花最近正因为这个事儿烦心呢。

闺女争气,去了钢厂做会计,在她们村里面给她长脸的不行!

就是每天天不亮就得起来蹬自行车去镇上上班,实在是太辛苦,好容易厂子给分配了公房,结果她们手里面钱不够,交不起那一部分钱不能买房子......

“现在好了,现在好了!哎呦姥姥的小乖宝啊!你可真是个小福气包!”

待到晚上刘红杏下班后,刘翠花赶忙跟闺女宣传着她们家小福宝今天的大功绩!

“这得挺大年头了吧?”刘红杏坐在炕头,一脸的难以置信。

她闺女,出去玩儿,就随手捡了个大灵芝回来?

她前几天还烦恼买不起的公房,这就有着落了?

“可不是嘛,我倒是认不出这多少年了,但是这么大的个头,肯定是很值钱的!”刘翠花乐呵呵的都合不拢嘴了。

“我本来还想着跟你几个嫂子说说给你张罗点儿,但是你也知道你这大嫂二嫂那个样子......不过这下可好了,可好了!”

刘红杏看了一眼躺在被窝里面,小脸蛋睡的红扑扑的闺女,也是忍不住笑意。

别说,她这个闺女啊,还真是给她带来了好运气!

当时要不是崽崽发烧带她去医院,顺手帮了前面的人算了下账,单凭她的学历和人脉,还真就很难进钢厂工作,那可是她们这儿唯一的国企厂子,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进去,正经的香饽饽!

现在,崽崽又无意间帮她解决了没钱买公房的问题,这孩子真的是......

“妈,你说是不是老天爷看我们日子过的苦,所以把崽崽派下来的?”

“嗐,早我就说了,咱们小橙子一定是个有福气的!”刘翠花随手把以前给崽崽织的小毛衣给拆了,打算用这些线重新给崽崽织一个大一点的毛裤,然后接着说到“现在房子的事儿也解决了,你加油干,以后在咱们小橙子还得当大学生呢!“

刘红杏若有所思,确实是得为以后好好打算了,她自己就上到初中毕业,肯定是不希望闺女跟自己一样的,孩子既然有福气,那她这个当妈的就不能拖后腿!

刘翠花愣了一下,她们这个清水村吧,其实挺穷的,所以村里面的孩子八九岁才被家里送去上小学,那都算是家里很重视教育的了!

她们家崽崽,这才三岁半,就要去上学了?

“我不是要上班吗?这回离你远了,也没人在家看着她,不是送去上幼儿园的话,她自己在家我不放心啊。”

刘红杏没说出口的是,她们会计科里边马科长家的小孙子,那可是早早地就送去上幼儿园了!她们马科长天天说着小孙子多聪明以后要上什么名牌大学的,听说现在都已经会算数了。

她们家崽崽这么聪明,不能孩子有这个脑子,却被家长给耽误了啊!

“谁说没人看的?我跟着你们去。”刘翠花一边迅速地把手里已经织完的一团毛线和另一团线系在了一起。

然后一边织着毛裤一边继续说到“咋,你嫌弃你妈吃得多?”

刘红杏都愣住了,她妈要跟着她去?那家里的嫂子们,能干吗?

“不是,妈,我咋可能嫌弃你呢,但是嫂子们......”

“哼,”刘翠花把粗粗的毛线针**毛线球里面,然后扔到了一边,这才对闺女继续说道“我愿意跟谁住就跟谁住,家里的地给你几个哥哥种,你供我吃喝,让他们拿点粮食,他们敢不愿意!”

刘红杏看着煤油灯下的母亲,顿时鼻尖有些泛酸......

她这几年遭了不少的闲言碎语,加上嫂子那个弟弟二强子时不时的骚扰她,这些吐沫星子差点就要把她淹的去跳河了!要不是她妈一直护着她,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坚持下去。

现在,母亲又放弃了三个哥哥和几个侄子,选择撇家舍业的陪她搬去镇上......

“别给我整这个没用的啊!”刘翠花一罐是个嘴硬心软的,看着眼圈红红的闺女,心里再心疼,嘴上也是不饶人的。

用袖子轻轻的给闺女抹抹眼泪儿,刘翠花说道“咱们女人家本来就活的不容易,你要是自己再不给自己争一口气就更没法儿活了!况且你还有小橙子呢,你这个当妈的必须得立起来,不许哭!”

回头看了看在被窝里面就露出了一个毛茸茸小脑袋,正张着小嘴、不断发出小小的噗噗呼呼声音,睡的正熟的崽崽。

刘红杏就觉得自己浑身又全是干劲儿了。

“那妈,到时候我按月给你钱,你可不许不要!”

都不用猜,刘红杏都知道她妈会说啥,肯定就是什么放心吧我肯定要,但是过后真给的时候,就是各种拒绝,再不就是把钱全部反头花在她和崽崽身上。

于是刘红杏赶忙说到“妈你可别再拒绝了,我都已经当妈了,你让我给崽崽当个好榜样,以后才能让她也这么孝顺我啊。”

刘翠花思索了一下,这话倒是没错,龙凤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嘛,孩子嘛,肯定是大人干啥他们学啥。

“那行,那我就拿着,我给......”

还没等说完,又被刘红杏给打断了。

“您可别说给谁攒着了!”

什么叫做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她真是太了解她妈了,那个钱啊,是一分一毛都想花在孩子身上,自己吃糠咽菜也要尽可能的给孩子好东西。

但是其实......

“妈,我还记得当年爸还在的时候,您其实可爱美了,那一条大辫子油亮油亮的,加上爸给你买的红头绳和红围巾,好看的要命,要不是后来爸没了,家里也没条件了,您也不能说不打扮自己,现在闺女长大了,有能力了,您,可以为自己活一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