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先动的心-他加快了手的速度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他先动的心-他加快了手的速度

这个女人就是慕承渊口中不要招惹的月心眉了。

但是现在,凤倾九成了慕承渊的正妃,这个白月光想必心里不是滋味吧。

“心眉给姐姐请安!姐姐请喝茶。”

她的双手捧起茶盏,微微蹲下身,声音也是淡淡的柔和,听起来我见犹怜,就是这样将那个冷漠阴沉的男人拴住了多年吗?

果然男人都是喜欢这种柔弱型的女人。

凤倾九清亮的眼光打量着月心眉,伸手正要接过茶盏,身旁的人上前道:“王爷来了!”

声音一落,也不知怎么的,在凤倾九的指尖碰到茶盏的时候,茶杯就翻了,热气直冒的茶水四溅。

“啊......”

月心眉惊呼了一声。滚烫的热茶,翻滚到了月心眉的手背上,白皙的皮肤,瞬间通红分外刺眼。

凤倾九摇着头,勾唇冷笑,这种小伎俩,真是入不了眼。

慕承渊一进门看到的便是凤倾九的冷笑,他大步上前,直接抱起了月心眉,那深黑的眸子盯着凤倾九,藏着内敛的愠怒,音色沉沉:“凤倾九,你在干什么?”。

月心眉适时的拽了拽慕承渊的衣裳:“姐姐不是故意的,还请王爷千万不要怪姐姐!”

凤倾九不动声色的拿起一旁的茶盏,拨了拨茶盖。

“你不是寒症吗?正好用热水给你浇浇应该没什么事吧。而且,刚刚那碗茶水是你自己泼的,你看好了,现下这碗茶才是我泼的。”

说着,便将扬起手里冒着热气的茶水朝她泼了过去,慕承渊敏捷的侧身挡在了月心眉的面前。

月心眉吓的揪紧了慕承渊的衣裳,趁机往他的怀里躲了躲。

滚滚的热茶落在慕承渊月白色的长袍上,衣裳顿时晕染冒气,可他依旧淡淡立在原处仿若未觉。

男人一步上前,目光森寒盯着凤倾九,乍寒的冷气迸发,伴随着极度危险的气息,吓的周遭下人节节后退。

凤倾九却是缓缓直起身,目光里毫无惧意,反而往上凑了凑,嘴角扬起了一抹张扬的笑,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道:“王爷,一杯水而已,比起王爷的秘密,应该不算什么吧。”

慕承渊眸光微沉,见她脸上闪着乖张的笑意,一点也不似从前那般唯唯诺诺的,看到他迷恋中带着怯怕的女人......

随后低头看了看身侧的月心眉,看到了她手腕上的红印,隐隐起了水泡,不打算耽误下去。

“传太医!”

慕承渊眼底却透出一股凌厉:“王妃禁足,等候发落。”

凤倾九笑着,微微弯腰行了一礼:“随时恭候。”

送走了两人,凤倾九坐了下来,看着退避三舍的丫鬟,冲其中一个丫鬟招了招手。

这是她从丞相府带过来的陪嫁丫鬟木槿,年纪不大,但那圆溜的眼神里带着揣摩和小心思......

不是个省油的灯。

“你,速去寻些银针来。”

“是!”

木槿虽然是被吓着了,却也不敢忤逆自家主子,只是心头还有疑惑。往日里软弱的小姐,怎么今日这般有魄力。

拿到银针的凤倾九将银针尽数收进袖中,然后坐下闭眼假寐,不过片刻,慕承渊还真折回来了......

他眉头紧皱,带着冰冷的气息盯着凤倾九邪魅的脸,酝酿着怒意道:“去同心眉道歉。”

凤倾九讽刺一笑:“我吗?我拒绝给那个女人道歉。”

她抬眼,看着慕承渊像是被她眼中的讥讽刺到了,黑沉的眸子里的愠怒已经开始泛滥:“心眉的手烫伤很难再恢复如初,你去道歉,关禁闭三个月,本王可以放你一马,不识好歹,本王就杀了你为她的手报仇!”

凤倾九眼底淡定,仅藏着一丝不屑:“我没有动她,而且只是一个烫伤,不过是皮相不太好看了,手也没废掉,王爷大动干戈,是身怕别人不知道黎王宠妾灭妻?王爷不如对我好点,我说不定还能大发慈悲帮她把手恢复如初?”

“大言不惭!太医都看不好,从没听说过你会医术,本王又凭什么相信你?”慕承渊声音更加低沉,凑近了凤九倾,眸子里阴霾渐深,漆黑的仿佛一口会吞没人心的黑井。

凤九倾面色淡淡,她看见慕承渊深邃的凤九倾扬眉,眼底清亮,分明的张扬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王爷不如想想自己昨天晚上是怎么从鬼门关回来的?”

她顿了顿:“我可以帮王爷解除身上的奇毒,帮王爷的娇妻治好手,恢复如初,只要两天,但王爷要定下契约,答应我三件事情。”

慕承渊黑眸里酝酿着不明的深色。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趁势同他谈条件。府中人寻遍名医都无法解开的毒,她能解?

可她眼底清亮,分明的张扬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

慕承渊想起了大婚当日这个女人救自已的手法,沉稳的眸子,似乎闪过一丝动摇。

“你什么时候会的医术?又是谁教你跟我谈条件?”他逼近她,周身冰冷,强势的气魄扑面而来。

凤倾九只是清浅一笑:“王爷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慕承渊眸色一暗,周身气势凛冽,寒气逼人:“你当本王真的忌惮丞相府?如果你敢耍花招,本王立刻杀了你。”

看着他一双寒冷至极的眸子里闪过一瞬间的杀气,凤倾九的眼里却毫无波澜......

“杀了我,你那心上人的手,可就没得救了。”

......

凤倾九在慕承渊的带领下,进了月心眉的屋子,房间宽敞精致,可不比她那个婚房凋敝,简直就是宠妾灭妻。

月心眉穿着白色的亵衣,躺在床上,被烫伤的双手放在身前,斑红的伤疤略显狰狞,见人来了,双手往身前瑟缩了一下,抬起通红带泪的双眸看了一眼慕承渊,嚅嗫道:“王爷,姐姐......”

凤倾九伸手对着月心眉道:“手给我看看。”

月心眉怯怯的伸手,又迅速的收了回,“王爷,我怕......”

“给她看看。”慕承渊面色看不出喜怒来,可比起刚刚杀气迸发的样子,显然是温和的多。

月心眉紧紧的揪着眉头,畏畏缩缩的把烫伤的手伸了过去。

凤倾九打眼一看,就知道她的烫伤并不严重,要治好确实不难,去药房找药。配上芦荟鸡蛋和珍珠,再加几味中药捣碎搅拌均匀即可。

“不得碰水,不得包扎,每两个时辰换一次药。”凤倾九给她敷上了药之后嘱咐道。

慕承渊审视着她娴熟的包扎手法,清澈无波的眸子,真的一点都不像她,难道是之前的痴傻样子都是伪装的?

 

他正坐在书案前,看着面前娟秀的字体,目光忽明忽暗。

第一个要求,凤倾九不会做出格的事情的前提下,慕承渊要纵容她在王府的一切行为。

第二和第三个要求待定。

有意思。

“本王同意。”

“口说无凭,摁手印。”

“本王从不失信于人。”慕承渊深黑的眸子发亮。

这显然是不肯摁手印?

凤倾九眼珠一转,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她才不信他的话,随即伸手便挥出了一道白雾。

是她趁早上起来的空档,自己制作的简易麻醉粉,少了一种药材,所以药效并不长久,质地也很粗糙,但是现在够用!

慕承渊匆然起身,质问她:“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你越动毒药挥散的便越快。”凤倾九扯着嘴角,邪邪一笑。

然后就眼睁睁的沿着慕承渊深黑的眼底划过一丝皲裂,捏紧了手心,随后腿一软,直接坐回了椅子上,很快整个人就不动了。

她直接抓住了他的手,将拇指放在自己的嘴边,猛的一口,咬破了指腹,殷红的鲜血渗出之后,就被她用力的在契约纸上留下了指纹。

凤倾九满意的点了点头,摁下手印,以后他想赖都赖不掉了。

慕承渊阴霾遍布的眼神盯着她......

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掌控签下契约!

他暗自运功想要解除这种奇怪粉末的毒性,额头冷汗连连,面上却是一片沉稳。

这时,凤倾九再次开口:“对了,第二个要求,我突然想到了。就明日,王爷陪我回门,勉强配合我扮演一下恩爱夫妻,给我在娘家人面前,撑撑面子,如何?”

慕承渊面色沉沉:“你想让本王怎么配合你扮演恩爱夫妻?”

只见她走到他面前,缓缓俯身下来,凑近他,嘴角扬了些许暧昧不清的笑意。故意道:“大婚当晚,你怎么让我配合的,忘了吗?”

慕承渊听她话语暧昧,面带浅笑,可眼里却是一片淡漠,毫无曾经那灼热的欢喜之意。

这个女人当真是跟之前不一样了?为何改变的这么突然?

“朝廷政事繁忙,本王无暇陪你。”

凤倾九挑了挑眉,故作为难:“可是丞相府有一味珍贵的药材,治疗王爷身上的毒必备,我爹宝贝了很多年,旁人都不知道,只要王爷配合,我就能拿到。”

慕承渊的黑眸微沉,思量了片刻。

“敢耍花样,本王随时要你命。”

这个意思,就是同意了。

其实她是想回去查一下自己穿过来之前,到底是谁在大婚之日,毒死了原主。现如今自己没死,那个人可能还会下手,为了自保,还是先利用这个男人陪自己回府,看看到底是谁想要害原主,好早点堤防。她可不想自己才穿过来,又得回炉重造。

她本来怀疑是月心眉,但是出嫁前最后吃东西是在丞相府,月心眉根本没有机会下手,所以问题只会出在丞相府。

慕承渊看着她带着人畜无害的笑意,脚步轻快却稳健有力的走出书房,皱起剑眉,陷入了沉思......

次日回门。

凤倾九换了一身鲜红的霓裳,用红色的缎带挽起了一个最简单发髻,不施粉黛的脸上,干净清纯,又带着致命的魅惑。

就这样和慕承渊并肩出了王府大门,她看见等在门口的丫鬟奴才侍卫们看呆的眼神,又看见慕承渊斜斜的扫了她一眼,微微皱着眉头,想要掩盖眼底闪过的一抹惊艳。

她暗暗的勾唇,随后走下台阶,就听见慕承渊冷冷道:“上马车!”

话音刚落,一道柔柔弱弱的身影,从大门内缓缓走出。

凤倾九回头一看,就猜到是她了。

月心眉瘦弱的身子,罩着一层淡蓝色的衣裙,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走,然后缓缓走上前,目光缱绻的看着慕承渊微微弯身行了一礼。

“你身子弱,出来做什么?”

“妾身的手好了,都是托您和姐姐的福,今日是初一,妾身想去承恩寺,为......为王爷和王妃娘娘祈福。”她望向凤倾九时,声音不着痕迹的抖了一下。

慕承渊目光沉沉,眼神清明,身影高长清秀,立于日光下,这一瞬间,凤倾九却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让清明跟着你去。”

清明是慕承渊的贴身侍卫,多年不离身。让他跟着月心眉,这种优待让月心眉掩下眉眼里的喜悦。

“谢王爷。”

凤倾九瞧见了月心眉眼底阴暗的算计,心里冷哼一声,这个女人又要做什么妖?

刚准备出发,果然......

“小姐!小姐!侧妃娘娘!”一声比一声焦急。凤倾九侧目看去。

“手,手好疼!”

只见,月心眉的身子摇晃,抬着双手,颤抖着声音,面色惨白。

慕承渊当即翻身下马,在月心眉要倒下的时候,及时的扶住了她。

他拉开她的袖子,才发现她的手指已经发黑溃烂。

凤倾九远远的瞥见那乌黑的手指。

发黑病变了?她的药不会有问题,是他人陷害,还是这个女人自导自演,不管是哪一种,她都没有证据。

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只是这种小把戏,她还看不上眼......

她轻蔑一笑,上前伸手准备查看:“让我看看......”

话音未落,月心眉被吓的把手缩了回去。

慕承渊则是一把捏住了凤倾九伸过来的手腕,重重向一侧甩去:“本王不会再信你。”

“清明,去传太医!”

“是!”清明领命离去。

慕承渊抱起月心眉便要往王府内走,似乎回门也不去了。

凤倾九秀美微蹙,上前一步,拦住了慕承渊:“你想毁约?”

慕承渊抱着月心眉,刚毅的瞳孔漆黑,不为所动:“是你毁约在先。”

他这意思就几乎是认定了月心眉的手是她搞的鬼。

凤倾九看了一眼躺在男人怀里的月心眉。

呵呵,古代人也挺会玩。

只是原本想借机脱离王府,恢复自由,现在又被打乱了计划......

几人一路去了正厅。

太医很快便到了,赶过来给月心眉看手。

左翻翻右翻翻,过了半晌太医才朝慕承渊拱手道:“的确,是用药错误,恢复的药是有毒的,可以暂时治好烫伤,但是毒素侵入手指早晚会发病。月侧妃的身子不好,所以发病的早,再晚点,可就要把手指截掉了。”

凤倾九神色淡淡的听着太医在胡说八道,那些药材根本就没有毒性。

看着慕承渊面色苍白,周身的杀气却仿若成形,丝毫不加掩饰,他一步步逼近:“你还有什么话说?”

显然太医是他的人,他信了。

“欲加之罪。请王爷将人证物证补齐,好让我信服口服。”凤倾漫不经心的耸了耸肩,看着他锋利的眼神,心口竟一阵阵疼酸痛。

是原主残留的生理反应吧,她把这个男人刻在骨子里的爱恋......只是这个男人却从未相信过她。

此话一出,月心眉身边的丫鬟立时将她早晨刚刚送来的一小碟药膏端了出来,呈给慕承渊。

那药呈淡淡的乳白色,显然还没有被动过。

“就是这个要药膏,肯定有毒!”太医指着药膏,一口咬定。

众人闻言,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半步,好像靠近一点都会中毒一样......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慕承渊面无表情的问她。

凤倾九眼神轻蔑,随手端起这碟小碗,用手捏了一点乳白色的粘稠药膏,当着所有人的面送到了口中,咽了下去。

他先动的心-他加快了手的速度

他正坐在书案前,看着面前娟秀的字体,目光忽明忽暗。

第一个要求,凤倾九不会做出格的事情的前提下,慕承渊要纵容她在王府的一切行为。

第二和第三个要求待定。

有意思。

“本王同意。”

“口说无凭,摁手印。”

“本王从不失信于人。”慕承渊深黑的眸子发亮。

这显然是不肯摁手印?

凤倾九眼珠一转,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她才不信他的话,随即伸手便挥出了一道白雾。

是她趁早上起来的空档,自己制作的简易麻醉粉,少了一种药材,所以药效并不长久,质地也很粗糙,但是现在够用!

慕承渊匆然起身,质问她:“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你越动毒药挥散的便越快。”凤倾九扯着嘴角,邪邪一笑。

然后就眼睁睁的沿着慕承渊深黑的眼底划过一丝皲裂,捏紧了手心,随后腿一软,直接坐回了椅子上,很快整个人就不动了。

她直接抓住了他的手,将拇指放在自己的嘴边,猛的一口,咬破了指腹,殷红的鲜血渗出之后,就被她用力的在契约纸上留下了指纹。

凤倾九满意的点了点头,摁下手印,以后他想赖都赖不掉了。

慕承渊阴霾遍布的眼神盯着她......

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掌控签下契约!

他暗自运功想要解除这种奇怪粉末的毒性,额头冷汗连连,面上却是一片沉稳。

这时,凤倾九再次开口:“对了,第二个要求,我突然想到了。就明日,王爷陪我回门,勉强配合我扮演一下恩爱夫妻,给我在娘家人面前,撑撑面子,如何?”

慕承渊面色沉沉:“你想让本王怎么配合你扮演恩爱夫妻?”

只见她走到他面前,缓缓俯身下来,凑近他,嘴角扬了些许暧昧不清的笑意。故意道:“大婚当晚,你怎么让我配合的,忘了吗?”

慕承渊听她话语暧昧,面带浅笑,可眼里却是一片淡漠,毫无曾经那灼热的欢喜之意。

这个女人当真是跟之前不一样了?为何改变的这么突然?

“朝廷政事繁忙,本王无暇陪你。”

凤倾九挑了挑眉,故作为难:“可是丞相府有一味珍贵的药材,治疗王爷身上的毒必备,我爹宝贝了很多年,旁人都不知道,只要王爷配合,我就能拿到。”

慕承渊的黑眸微沉,思量了片刻。

“敢耍花样,本王随时要你命。”

这个意思,就是同意了。

其实她是想回去查一下自己穿过来之前,到底是谁在大婚之日,毒死了原主。现如今自己没死,那个人可能还会下手,为了自保,还是先利用这个男人陪自己回府,看看到底是谁想要害原主,好早点堤防。她可不想自己才穿过来,又得回炉重造。

她本来怀疑是月心眉,但是出嫁前最后吃东西是在丞相府,月心眉根本没有机会下手,所以问题只会出在丞相府。

慕承渊看着她带着人畜无害的笑意,脚步轻快却稳健有力的走出书房,皱起剑眉,陷入了沉思......

次日回门。

凤倾九换了一身鲜红的霓裳,用红色的缎带挽起了一个最简单发髻,不施粉黛的脸上,干净清纯,又带着致命的魅惑。

就这样和慕承渊并肩出了王府大门,她看见等在门口的丫鬟奴才侍卫们看呆的眼神,又看见慕承渊斜斜的扫了她一眼,微微皱着眉头,想要掩盖眼底闪过的一抹惊艳。

她暗暗的勾唇,随后走下台阶,就听见慕承渊冷冷道:“上马车!”

话音刚落,一道柔柔弱弱的身影,从大门内缓缓走出。

凤倾九回头一看,就猜到是她了。

月心眉瘦弱的身子,罩着一层淡蓝色的衣裙,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走,然后缓缓走上前,目光缱绻的看着慕承渊微微弯身行了一礼。

“你身子弱,出来做什么?”

“妾身的手好了,都是托您和姐姐的福,今日是初一,妾身想去承恩寺,为......为王爷和王妃娘娘祈福。”她望向凤倾九时,声音不着痕迹的抖了一下。

慕承渊目光沉沉,眼神清明,身影高长清秀,立于日光下,这一瞬间,凤倾九却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让清明跟着你去。”

清明是慕承渊的贴身侍卫,多年不离身。让他跟着月心眉,这种优待让月心眉掩下眉眼里的喜悦。

“谢王爷。”

凤倾九瞧见了月心眉眼底阴暗的算计,心里冷哼一声,这个女人又要做什么妖?

刚准备出发,果然......

“小姐!小姐!侧妃娘娘!”一声比一声焦急。凤倾九侧目看去。

“手,手好疼!”

只见,月心眉的身子摇晃,抬着双手,颤抖着声音,面色惨白。

慕承渊当即翻身下马,在月心眉要倒下的时候,及时的扶住了她。

他拉开她的袖子,才发现她的手指已经发黑溃烂。

凤倾九远远的瞥见那乌黑的手指。

发黑病变了?她的药不会有问题,是他人陷害,还是这个女人自导自演,不管是哪一种,她都没有证据。

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只是这种小把戏,她还看不上眼......

她轻蔑一笑,上前伸手准备查看:“让我看看......”

话音未落,月心眉被吓的把手缩了回去。

慕承渊则是一把捏住了凤倾九伸过来的手腕,重重向一侧甩去:“本王不会再信你。”

“清明,去传太医!”

“是!”清明领命离去。

慕承渊抱起月心眉便要往王府内走,似乎回门也不去了。

凤倾九秀美微蹙,上前一步,拦住了慕承渊:“你想毁约?”

慕承渊抱着月心眉,刚毅的瞳孔漆黑,不为所动:“是你毁约在先。”

他这意思就几乎是认定了月心眉的手是她搞的鬼。

凤倾九看了一眼躺在男人怀里的月心眉。

呵呵,古代人也挺会玩。

只是原本想借机脱离王府,恢复自由,现在又被打乱了计划......

几人一路去了正厅。

太医很快便到了,赶过来给月心眉看手。

左翻翻右翻翻,过了半晌太医才朝慕承渊拱手道:“的确,是用药错误,恢复的药是有毒的,可以暂时治好烫伤,但是毒素侵入手指早晚会发病。月侧妃的身子不好,所以发病的早,再晚点,可就要把手指截掉了。”

凤倾九神色淡淡的听着太医在胡说八道,那些药材根本就没有毒性。

看着慕承渊面色苍白,周身的杀气却仿若成形,丝毫不加掩饰,他一步步逼近:“你还有什么话说?”

显然太医是他的人,他信了。

“欲加之罪。请王爷将人证物证补齐,好让我信服口服。”凤倾漫不经心的耸了耸肩,看着他锋利的眼神,心口竟一阵阵疼酸痛。

是原主残留的生理反应吧,她把这个男人刻在骨子里的爱恋......只是这个男人却从未相信过她。

此话一出,月心眉身边的丫鬟立时将她早晨刚刚送来的一小碟药膏端了出来,呈给慕承渊。

那药呈淡淡的乳白色,显然还没有被动过。

“就是这个要药膏,肯定有毒!”太医指着药膏,一口咬定。

众人闻言,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半步,好像靠近一点都会中毒一样......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慕承渊面无表情的问她。

凤倾九眼神轻蔑,随手端起这碟小碗,用手捏了一点乳白色的粘稠药膏,当着所有人的面送到了口中,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