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欢在手术台上要她-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他喜欢在手术台上要她-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

慕承渊面无表情,周身散着丝丝冷意却,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气势:“即刻将王妃带回去!没本王的命令不许出门。等此事查清,另行发落。”

凤倾九脸色冷了三分:“没有证据,你想软禁我么?我可以等你查清楚,但是我等不了太久的。”

她看着慕承渊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心下微凉,这分明就是包庇诬陷者,看来这个王爷,是指望不上了。

那些诬陷她,找她麻烦的人,还是要自己来收拾的......

凤倾九冷然扬唇,笑意戏谑,转身朝外走去。

谁知刚刚出门看见了她的贴身侍女木槿正被慕承渊的贴身侍卫清明拎了进来。

“回禀王爷,属下适才发现这个丫鬟在外面鬼鬼祟祟,形迹可疑,便捉了进来。”

木槿面容惧怕,瑟瑟缩缩的后退了几步:“奴婢,奴婢什么也不知道......”

“说,你到底知道什么?”

慕承渊周身的气势散开,令人胆寒。

木槿吓的瘫软在地,声音颤颤巍巍的开始求饶。

“剩下的毒药是王妃让奴婢处理掉的,奴婢不知道毒药是干什么用的,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求王爷放过奴婢吧!”

她转头又看向了不远处的凤倾九,跪着的移到了她的面前,紧紧抓住了她的衣裙诬陷道:“娘娘!王妃娘娘!您可要救奴婢啊,奴婢伺候您这么多年了,这些事奴婢都是听的您的吩咐......”

凤倾九摇摇头,眼神淡淡,索然无味的看着她演戏......早就看出这个丫头心思不正,没想到还是个藏不住的,这么快就暴露了。

这时,木槿的袖子里,好巧不巧的,掉出来了一个绢布,绢布里面还包裹着什么。

清明抢先先一步,拿起了它,让太医查验。

白布里包裹着的是白色的粉末,太医嗅了嗅,看向凤倾九肯定道:“这个毒粉便是掺在月侧妃敷手的药里,而王妃娘娘刚刚吃的里面没有毒粉,肯定是怕被人发现......”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然清楚。

慕承渊的音色中带了丝丝狠绝,“把这个丫鬟,拖下去,即刻杖毙。”

木槿慌乱伸出手往上拽了拽凤倾九的衣裙,恳求道:“娘娘!奴婢都是为了你啊,娘娘救我!”

凤倾九眼神瞬间变得狠戾,低头睥睨木槿,音色沉冷狠绝:“你我主仆这么多年,没看出来你什么时候叛变了。下毒是死,背叛也是死。你做了这些事情,就应该想到自己必死无疑!”

木槿微怔被这眼神吓的半晌没回过神来,呆若木鸡的被拖走了......

凤倾九这般狠厉乖张的模样,被慕承渊看在眼里。

也许这才是她原本的样子——弃车保帅,想这丫鬟做她的替死鬼。

月心眉坐在一侧,用帕子擦了擦面上的泪珠,眼眶红红的一副可怜的模样,“心眉没想到姐姐竟这般容不下我。”

“我们还没熟到姐妹相称的地步!早知道就不该给你治手。”凤倾九音色冷然。

月心眉被这气势吓的噤声。

气氛一时诡异,清明上前道:“王爷,大婚三天就杀人见血,怕是不吉利,不如王爷再等一晚上,明天动手。”

慕承渊转身坐了下去。

“嗯。”他应声算是同意了。

木槿被处置了,那她呢?凤倾九捕捉到慕承渊眼里的杀气,已经想好了一千种脱身之后,再反杀白莲花和冷血男的办法......

而慕承渊沉默了良久,却只捏了捏眉心命令道:“将王妃带下去,没我的命令,不准出来。”

嗯?又只是软禁?不杀她是因为她背后的丞相府吗?

当然,再被软禁一次是不可能的。

凤倾九甩手一扬,白花花的一片像白面粉一样的麻醉散瞬间遍布了整个前厅。

这次的麻醉散被她昨晚改良过了,效力更快。

凤倾九点住了自己的穴位,看着所有人都瘫软着身子倒了下去。

“这是什么?”月心眉被吓得惊呼。

慕承渊心里却十分清楚,当即就屏住了呼吸,但是已经完了,身子的麻木感让他深邃的瞳孔里隐着愤怒。

这个女人就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这是从丞相府带出来的?曾经从未听说有人用过。

他居然猝不及防的再次中招!

这次她又想做什么?

却见凤倾九走到了月心眉的面前,拿出了银针。

“你,你做什么?”月心眉想向后移动,身体却是动不了,眼底满是惊惧。

她拼命想往后移,却被凤倾九按住了肩膀,强行捞出了她的胳膊,将袖子推到上臂,漆黑的手指暴露在空气里......

“姐姐......呜呜,你,你住手!”这般情况下,月心眉都是柔柔弱弱的唤出声。

慕承渊手心紧握,眉头微蹙,死死盯着那个女人手上的银针:“心眉若有闪失,本王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男人的声音隐忍,凤倾九却没放在心上。

她用银针斜斜扎进了月心眉的手腕,月心眉却感觉不到疼痛,心下更加害怕,身体却是根本动不了。

只见那漆黑的毒素很快顺着手背上的脉络蔓延开来,最终汇聚在手腕的银针之下。

整只手都变成了黑色!看的众人心惊肉跳!

“啊!我的手!王爷......救我。”

月心眉惊呼一声,弥漫着恐惧的目光投向了慕承渊......

凤倾九眼神冷彻入骨的盯着月心眉:“这是你自己下的毒,告诉我解药在哪里,我就放过你。”

“毒不是我下的,我也没有什么解药,求你放过我,放过王爷......呜呜......”

月心眉哭的梨花带雨,弱弱的声音里尽是哭腔。

“嘴硬。”

凤倾九不为所动,拔出她手腕上的银针,扎在了小臂内侧,很快毒素继续往月心眉**的手臂上爬......

不过片刻,月心眉的手腕往胳膊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黑。毒素蔓延极快,月心眉瞳孔震颤。

凤倾九淡淡一笑,有些邪肆,带着几分玩世不恭。又像是猫抓住了老鼠,正在逗弄调戏一般,伸手挑起了月心眉的下颚,玩弄戏谑道。

“你若是再不拿出解药,毒素到了身体里,你就彻底没救了。命都没了,诬陷我,还有什么意义呢......”

慕承渊阴暗的目光落在月心眉的胳膊上,声音冰冷带着震慑力:“放开她。”

“不可能。”凤倾九一口否决。

慕承渊的目光又阴暗了几分。

这个女人胆子越来越大了!

用针灸引毒上身的本事,这不是一般人医者能做到的!连太医都......

毒粉,针灸,点穴,凤倾九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之前都一直不曾显露过这些,到底是为什么?

月心眉柔弱的声音微颤,有些慌乱,泪水从她白皙的小脸上滚滚往下落,微微卷翘的睫毛扑闪,沾染了水珠,瞧上去又可怜又有几分惊心动魄的柔美。

“来人!”

慕承渊一声冷喝,眉目间多了几分不悦。

立时便有从门外闯进来的侍卫,举刀意欲逼近。

凤倾九手拿银针威胁道:“谁敢动我,她可就没救了......”

月心眉心吓的一抖,知晓凤倾九动了真格,声泪俱下:“王爷,就算心眉今日死了。你也千万不能怪姐姐,都是我的错......明知道姐姐爱慕王爷......才导致姐姐这般疯魔......”

说着,一口气没上来,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这是真晕。

凤倾九心里一沉,这朵柔弱的白莲花,竟然连死都不怕......

是她低估了月心眉。

她不甘的用银针重新把毒引回到月心眉手指上。

这个时候,她的确可不能真的要了月心眉的命,不然就解释不清,她会更加难以脱身。

但是......

她也不会轻易放过诬陷她的人。

随即,她只觉脖子一凉,淡淡侧目,看见慕承渊持剑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剑风凌厉,杀气蔓延。

看来他已经用内力冲破了麻醉粉的药力,虽看起来身体弱,可内力不浅,这么快就冲破了她改良的麻醉粉的药效。

“你到底把她怎么了。”慕承渊声音低沉平静,不怒自威。

“她什么毛病都没有,只是昏倒了,我也就是吓唬吓唬她,信不信随你,只是没想到你的小娇妻比我想象中,要狠的多,这么肯定我不会杀她......”

以前她都是求着他信她。

但现在......她目光清澈坦荡,语气淡然。

慕承渊能感受到那一刻她眼底的不甘,却毫无杀意,她刚刚明明有机会杀了月心眉,但她没有动手,也许她并非是那般恶毒之人?

但给侧妃下毒,给他下麻痹身体的药,还强迫他摁手印,已然是大罪,轻则重罚,重则需送往沼狱。

“把王妃带下去,禁足听候发落。”慕承渊吩咐道。

“是!”

清明答应一声,抹了抹满头的汗,就朝她走来,显然也是冲破了麻醉粉的药效了。

古人的内功都这么强大的吗?

看这情形,要洗清嫌疑,还是得从长计议。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能先回去了。

“我自己走!”

凤倾九一身淡红色衣袍,绝丽静默,由内而外散出了几分魄力。

清明看了一眼满屋子倒下的人,朝着凤倾九微微弯腰道:“下人们内力不足,还请王妃赐解药。”

凤倾九淡淡看了一眼门外的天色,阳光有些刺眼,看了看侍卫,又望向不远处的慕承渊,眼底有淡淡的嫌弃:“问你家王爷吧。”

清明有些无措,看向了自家王爷。

慕承渊:“......”

他本来就阴沉的脸色又黑了黑。

他知道,这种东西,两个时辰药效就会解除。

但是,他能承认自己之前中过这招?

......

入夜,红烛熠熠,凤倾九坐在书案前,一手托着下颚,一手在纸上画圈圈,秀眉微蹙。

根据自己今天在王府走的几趟路,画了个大概的王府地形图。

王府西南地势高,背山有水,靠山应该是古代建筑里,辈分大的人住的或者是祠堂的方位。那地方适合很多药材的生长,有机会要去看看,如果不能马上从王府脱身的话,做点药防身也是好的。

刚刚想好下一步计划,就闯进来一个毛躁的丫头。

“王妃......娘......娘不好了。月侧妃上吊自杀了!”

小丫鬟瞳孔都在颤抖。

凤倾九眼皮都没抬:“哦,死了吗?”继续画手里的地图,给一旁的小草,添了点墨水。

小丫鬟一惊:“没......没死......”

凤倾九拿起地图看了看:“那等死了再来告诉我......”说着吹了吹地图上还未风干的墨迹。

下一刻门便被人踹开了,慕承渊乘着夜色,破门而入。

他两步作一步上前,目光里带着丝丝隐忍的怒意,抓住了面前女人的手臂。

“她死了你就高兴了,你就这么容不下她?”

凤倾九面色淡淡,看了看夜色里被踹开的门,微微晃荡,再看了看面前这个永远也看不清在想什么的男人,城府深沉,九曲回肠的,着实煞风景。

书案上的地图已经被翻过来了,应该不会被看出端倪。

凤倾九毫无惧意的对上了慕承渊黑沉的双眸:“她不会让自己死的,死了就白栽赃我了。”

“你若是觉得本王亏待了你,心里有怒气,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对心眉出手。”

看来这个男人,还知道亏待了原主。

凤倾九转了转手里干净的毛笔:“啧啧啧,这么喜欢你的小娇妻?我原本不想动她,她先屡次惹到我,我便不会放过她。”

她平静的语气带着几分坚定与狠意。

慕承渊周身的气场散开,沉稳霸道:“本王现在一样可以杀了你。”

“你不敢。从我进王府到现在,要杀我的话,王爷已经说过无数遍了,别忘了,我还知道你的秘密。”

而站在一旁的清明额头冷汗淋漓,屏着呼吸,大气不敢喘。

王爷的秘密?难道王妃已经知道王爷......

可这分明就是公然的威胁!

没想到王妃居然变得这么大胆了!先是给月侧妃下肚,当着王爷的面使用奇怪的白色粉末,然后逼迫月侧妃......

王爷要是怒了,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慕承渊微微弯身,手撑在书案上,圈住了坐在椅子上的凤倾九,居高临下睨着椅子里的女人,声音里带着彻骨的寒凉:“本王有的是办法让你封口。来人,带王妃去祠堂罚跪,等什么时候侧妃的手好了,再放出来。”

“不用了,我自己去。”

慕承渊挥袖预备离去,却见凤倾九已经先出了门,背影轻快,带着几分雀跃。

去祠堂罚跪还这么高兴?

从前的凤倾九不是这样的。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是从辩解,到求饶,到沉默接受。

如今这样,是对自己死心了?还是觉得他的决定委屈了她?

思及此处,慕承渊周身的冷气稍稍收敛了一些。

清明绷紧的身子终于舒缓了一些,王爷竟然没有发怒!

“死令,今晚务必让木槿开口,说出幕后主谋。”慕承渊冷声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