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

这个监狱当中,关押着世界上最为穷凶极恶的犯人,每一个都作恶多端,赫赫有名。

有盗取国家机密的特工,有暗杀过总统的杀手,也有屠杀数万俘虏的军阀......

身穿看守服装的齐等闲正在老爹的书房当中写字,一笔一划,有板有眼,遒劲有力。

“二当家,出事了,杀神和贪狼打起来了......”一个看守跌跌撞撞跑了进来,惊恐地说道。

齐等闲哦了一声,随手扔了一幅字给他,道:“带我的字去,让他们去扫三天厕所,不听话就说我会把他们的脑袋再次按进马桶里。”

“是,二当家!”看守一愣,然后急忙抓起这幅字,转身就跑。

杀神那是杀手界鼎鼎有名的杀手之王,因暗杀米国总统而入狱。

贪狼,则是地下世界当中一个庞大组织的首领,因盗卖核弹头入狱。

“二当家,大事不好了,屠夫嫌食堂的菜不好闹起来了,打伤了好几个兄弟!”又一个看守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齐等闲不由挑了挑眉头,把写好的又一幅字扔给了这个看守,淡淡道:“让他在后厨洗一个月的盘子,不听话我就亲自过去,再把他在广场上吊个三天三夜!”

看守接住齐等闲的题字,转身就小跑着离去。

屠夫,一个屠杀了一万多俘虏的恐怖军阀,视人命如草芥的枭雄!

“二当家,又又又又又出事了,那个杀了雪国将领一家的夜魔又发疯了,把咱们的禁闭室给拆了!”

齐等闲不由觉得有些头疼,刚刚写好的一幅字再次扔了出去,冷冷道:“让他打断自己的两条腿,老老实实在牢房里躺一个月,少一天,我就把他扔进粪坑里泡一天!”

看守不敢怠慢,拿了字就火急火燎跑了出去。

齐等闲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忍不住骂道:“这小监狱里的破事还真多,老爹这一走就是三年,杳无音讯的,麻烦死我了!”

他走出书房,看了看时间,按例到操场去巡视。

操场上正在活动的犯人们看到齐等闲出现之后,立刻一个个立正,脑袋低垂,不敢直视他。

“二当家的,二当家的,抽烟抽烟......能帮我把这封信送给我家人不?事成之后,给你一个亿,我家有的是钱!”一位倒卖国家资源,身价数千亿的寡头笑眯眯地跑上来,给齐等闲递烟。

“二当家好......”大夏犯下重型垄断罪的首富低着脑袋弯腰鞠躬。

“二当家中午好!”米国军情局出卖国家情报的前任头子也有样学样地低下头来。

这里的犯人,没有一个是普通人,任何一个人的名声,放出去都足够震动一方。

但这一刻,他们乖乖低垂着头,恭恭敬敬称呼着齐等闲。

“我最近心情不好,希望你们别闹事。”齐等闲说道。

“呃......是是是!”大家一愣,急忙答应。

齐等闲刚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个看守就火急火燎跑来了,叫道:“二当家的......”

齐等闲眉头一挑,不悦道:“又有什么事?”

“哦......这次不是犯人们闹事,是外面来了个将军押送犯人到这里,很漂亮的女将军。”看守谄媚地笑道。

齐等闲哦了一声。

看守接着道:“这个女将军点名要见二当家,说是还跟大当家的认识!”

齐等闲一愣,道:“认识我爹?去看看......”

监狱之外,几十个军人严阵以待,看守着一个囚笼,囚笼当中,困着一名阴沉男子。

“呵呵呵,等我从这里出去,你们有一个算一个,一个也别想活下来!”这名男子阴森地威胁着。

周围的士兵们都不由纷纷转头,仿佛害怕被他记住自己的面容一样。

旁边,一个肩扛两星的女子英气十足,身材高挑挺拔,举手投足之间都能透出一股飒爽之气来。

她就是帝都玉家的大小姐,玉小龙。

玉小龙冷眼看着从监狱当中走出来的齐等闲,一身看守服装穿得有些随意,没透出半点精气神来,让人不爽。

“你就是齐等闲吧?”玉小龙问道,居高临下的眼神,肩膀上闪烁着的两颗龙星,俨然带起一种与众不同的倨傲。

齐等闲觉得她的眼神让自己有些带厌,道:“抓的谁?”

“地下世界四大王的恐怖之王,大胡子,上级指定要在此处进行关押。”玉小龙走了上来,将一份文件交到齐等闲的手里。

齐等闲随手签署,问道:“你找我?”

玉小龙平静道:“我是玉小龙,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齐等闲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明显略微错愕,然后皱了皱眉。

玉小龙冷漠的眼神落到他的肩衔上,两颗小白星,二级看守。

“这个婚,我悔了。”玉小龙淡淡地说道,眼神带着些许怜悯,齐家的大少爷,居然在这里守着一个破监狱。

“你,有没有意见?”

说完这话之后,她拿出一张婚约,慢条斯理地当面撕成两片。

只见,后方的那些军人们,也都是以一种不屑的目光看着齐等闲,神色当中带起些许鄙夷来。

一个小小的二级看守,居然想配得上已是将领的玉将军?

玉小龙叹了口气,略微摇头,带着些许怜悯地说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打击不小,不过,你也看到了,我们并非是一个世界的人。”

说话间,她的目光在自己的肩膀上和对方的肩膀上扫了扫。

齐等闲没有说话。

玉小龙递出一张名片来,道:“作为悔婚的补偿,你可以拿着名片来求我为你办两件事。”

“你身为曾经的齐家大少爷,应当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样的话,说不定还有希望回到宗族。”

“恐怖之王交给你了,务必让他一直待在囚笼里,不然的话,会死很多人的......”

“为了抓住他,我们军方损失了不少的精锐,就连我,都受了点轻伤。”

说完这话之后,玉小龙转身跳上了车,没等齐等闲回她一句话,直接一声令下,带队离去。

“他离开齐家之后,已经彻底堕落了。”

“守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哪怕再多的才情,也会被磨灭。”

“我跟他说话,他居然木然到一句话都没有回应,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身份的差距。”

玉小龙哂笑一声,如果齐等闲拿着名片找来,她会给他一个机会,让他离开监狱,进入军中,或许能够有些小小的前途。

齐等闲有些错愕地看着玉小龙离去的背影,然后缓缓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名片,在他手里瞬间粉碎。

“神经病吧......”

齐等闲喃喃道,随手打开了囚笼的大锁。

里面的恐怖之王一下推开了囚笼大门,狞笑着说道:“小子,你应该听那个女人的劝!”

“没想到,你居然跟玉小龙这个大夏女战神有这样的关系!”

“但你很可怜,被她退婚了......啧啧,我都有些不忍心杀你了......”

齐等闲忽然一个嘴巴子抽了出去,啪的一声,军方费尽千辛万苦抓捕到的大名鼎鼎的恐怖之王直接昏死在了地上。

“我心情不好,你这么啰嗦干什么?”

齐等闲不爽地骂道,然后捏住恐怖之王的脚踝,拖死狗一样拖着他进入了监狱里去......

“二当家,二当家,你的信!”一个邮差急匆匆跑来,将信封塞到了齐等闲的手里,见怪不怪地打量了一眼死狗一般的新犯人。

齐等闲接过一看,不由精神一振:“我爹的信!

齐等闲看着手里的信,嘴角不由狠狠抖了抖,乔秋梦,是他小时候的玩伴。

还小的时候,乔秋梦就是美人胚子,现在多半已是生长得亭亭玉立了。

老爹的措辞非常的严厉,这让齐等闲不得不叹了口气,只能照办了。

第二天一早,犯人们几乎是敲锣打鼓地欢送齐等闲离开幽都监狱,这尊魔王一走,他们又可以无法无天了!

“我随时回来,你们给我做好记录,谁在这段时间犯了事,每一笔都给我记着!”齐等闲笑眯眯地说道。

敲锣打鼓的犯人们瞬间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开始瑟瑟发抖。

齐等闲的目光扫过几个“刺头”,呵呵冷笑了两声,带着行李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幽都监狱,踏上了前往中海市的飞机。

“怎么走到哪里都能遇到这个娘们?!”进入头等舱,齐等闲不由一愣,皱了皱眉。

头等舱总共八个座位,其中一个,被刚刚跟他见过面的玉小龙所占据着。

此刻的玉小龙,一身黑色的便装,虽然脱下了戎装,但依旧是显得那么的盛气凌人。

看到齐等闲之后,玉小龙也是明显一怔,微微摇头,没有说话。

“玉小姐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们两个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还巴巴地跟到飞机上,有意思吗?!”玉小龙身旁的助手龙亚男沉声问道,俏脸上已经带起了丝丝寒霜。

齐等闲听到这话之后不由一愣,嘴角带起一丝不屑的弧度来,抽出一本杂志,连看都懒得看两人一眼。

玉小龙的眉宇不由阴了阴,这种死缠烂打的男人,她最不喜欢。

之前在幽都监狱门口见面时,齐等闲沉默寡言,这个时候又悄无声息追到了飞机上来,着实让她有些看不起。

男人,最重要的是要拿得起,放得下!

忽然间,三个男人闯了进来,一抬手,三把短枪直接对准了玉小龙。

“玉将军,你逮捕了我们的老大,可是给我们带来好大的麻烦!”当头一人拨开保险,龇牙咧嘴地冷笑道。

头等舱内的乘客都不由吓呆了,这三个家伙,是怎么带着枪登上飞机的?!

齐等闲放下杂志看了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将杂志端起,好像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瞎子一样。

龙亚男脸色苍白地怔在了当场,她也没有想到,大胡子的手下居然这么有能耐,追到了飞机上来!

她忍不住转头看了齐等闲一眼,这家伙坐在三人的视线盲区,如果趁机出手,完全可以给她制造反击的机会。

但齐等闲不动于衷,好像手里的杂志有什么东西深深吸引着他一样。

“这个窝囊废,好在小姐已经与他解除了婚约!”龙亚男心中不屑,但也紧张了起来。

玉小龙面无表情地说道:“哦?看来大胡子的手下还有漏网之鱼,没被我抓绝?或者说,大胡子的背后还有势力?!”

持枪的男人冷笑了两声,说道:“这就不是玉将军你该关心的了,老老实实跟我们走一趟吧!”

龙亚男再一次看向齐等闲,这个时候,唯有齐等闲出手,她才有机会力挽狂澜!

“这个懦夫!”龙亚男见齐等闲目不斜视,不由气得连连咬牙。

玉小龙直视着三个危险无比的男人,微微笑了起来,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大夏武学界当中有一句话——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三人的脸色一变,喝道:“少废话,不想死就立刻跟我们走!”

话音刚落,坐在椅子上的玉小龙却宛如闪电一样弹起,身姿矫健如龙,玉臂潇洒舒展,一下就夺下了一把手枪。

与此同时,她的掌刀切到了对方的咽喉上,咔嚓一声脆响,直接将人击倒,另外两人来不及反应,脑门上分别挨了一下,砰砰两声直接跌倒在地,生死不知。

一个眨眼的瞬间而已,玉小龙将这三个危险人物轻松放倒。

龙亚男吃了一惊,没有想到玉小龙竟然凭借一己之力就放倒了三个持有枪械的危险人物,而且,没有给无辜人群造成任何损伤。

“抱歉了,让各位受惊,我立刻安排人过来处理,不会耽误这趟航班。”玉小龙微微弯腰,对着惊呆了的众人呵呵一笑。

有一个乘客似乎认出了她来,惊呼道:“您是玉小龙将领吧?我们国家刚刚冉冉升起的将星,被誉为女战神!”

“原来是玉小龙将军,失敬失敬,能够与小龙将军一趟航班,是我们的荣幸。”

“哈哈哈,有玉将军在,这趟航班简直安全得不能再安全了!这点小事,玉将军不必挂怀。”

大家认出了玉小龙之后,都不由纷纷恭维了起来。

很快,就有军方的人过来处理了这被玉小龙拿下的三个危险人物,航班的飞行时间,也没有遭到延误。

龙亚男不由鄙夷万分地看了齐等闲一眼,这家伙,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玉小龙对着齐等闲淡淡地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你别再跟着我,这改变不了我的主意。”

龙亚男也是冷笑道:“再死皮赖脸地跟着小姐,你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无疑,这番话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一个个以一种“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的眼神打量齐等闲,满脸的不屑。

齐等闲对于这些冷嘲热讽根本不曾理会,到了中海市机场之后,他带着行囊径直下了飞机离开。

“咦?这是......”龙亚男注意到齐等闲的座位上留下了一封信,不由拿起来交给玉小龙。

玉小龙看了一眼,然后愣了愣,笑道:“他不是跟着我来的,而是来找另外一个女人的。”

“这样对他也好,他应该很清楚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经过此事之后,也能彻底断了他的念想。”

刚刚下了飞机的齐等闲走出机场,就看到了一个很眼熟的男人。

“二当家!”

这个男人在见到齐等闲之后,直接一个九十度鞠躬,恭恭敬敬地称呼道。

这一幕,看呆了周围的旅客。

“那是谁?我没看错吧,是咱们中海首富王万金吧?”

“王首富居然在向一个年轻人鞠躬?他莫非是从帝都来的大人物?”

“我的天,王万金一向张扬,眼高过顶的,谁能当得起他这样的大礼啊?这年轻人,不得了......”

齐等闲呵呵一笑,上了王万金的劳斯莱斯。

刚刚走出机场大门的玉小龙看到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从自己面前疾驰而过,隐约从窗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嗯?应该是看错了。”玉小龙自嘲一笑,已经被齐家除名的齐等闲,怎么可能坐得起这样的豪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