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小处雏女小说合集:乖!别添了!快放进来我想要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乡下小处雏女小说合集:乖!别添了!快放进来我想要

在幽都监狱当中的两年,齐等闲很照顾他,而且,他能够翻案重见天日,也与齐等闲息息相关。

年纪不大的齐等闲,等同于是他的再生父母。

“王总,真是麻烦你了,还特地跑到机场来接我。”齐等闲笑了笑,道。

“二当家您太客气,这都是我应当做的!”王万金大笑着说道,“这是我给二当家备的礼物,两瓶五十年老酒。”

齐等闲一怔,道:“给我备礼物干什么?”

王万金笑道:“二当家的上门提亲,不得拿点好酒?这两瓶五十年好酒我珍藏多年了,正好送给二当家的!”

齐等闲想了想也是,自己总不可能空手到乔家去见长辈。

乔国涛是他的长辈,当初是老爹帮着他起家的,在齐等闲和老爹一同被齐家赶出来之后,乔家接济过他们一段时间。

老爹让他娶的女人,正是乔国涛的女儿乔秋梦。

齐等闲提着行李和两瓶好酒走进了乔家大院,客厅当中,阔别多年的乔国涛正高坐在首席上。

“哈哈哈,贤侄,我两个星期前就收到老齐的信了,千盼万盼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乔国涛大声地说道,中气十足,上来跟齐等闲用力握手。

齐等闲看到乔国涛之后,不由笑道:“乔叔!”

乔国涛说道:“来得正好,你这就跟秋梦去民政部门把结婚证给办了!”

一旁,传来一个少女的冷哼声,满脸的嫌弃和厌恶。

她一身雪白的连衣裙,一根精致的金色腰带勾勒出她纤纤一握的柳腰,俏脸上精致的妆容堪称沉鱼落雁,裙摆下修长的**,更是让人几乎挪不开双眼。

乔国涛的老婆庞秀云也是连连皱眉,搞不懂乔国涛为什么要拒绝张家的联姻,而选择这个其貌不扬的小看守!

“乔叔,这......太着急了吧?”齐等闲不由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是早就商量好了的事情!”乔国涛笑道。

乔秋梦冷着一张脸在打量齐等闲,冷冷地道:“没想到你居然还真的去当看守了,一身的晦气!”

齐等闲笑着对她点了点头,道:“秋梦,好久不见。”

乔秋梦看着这个小时候关系还挺好的玩伴,不由摇了摇头,时间让她知道,两者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父亲的命令又让她无从反抗,不过,强行捏合到一块儿的两个世界,是迟早都会破碎的吧?

庞秀云不由指着齐等闲说道:“老乔,你把女儿嫁给这样一个癞蛤蟆,亲戚们会怎么看?朋友们会怎么说闲话?”

“你看看他,混了这么多年,还是一个破看守!”

“第一次上门来,居然带两瓶假酒,这样的人,你确定要把女儿嫁给他?!”

齐等闲淡淡地说道:“庞姨,这酒是五十年的好酒,王......”

庞秀云立刻就是嗤笑了一声,满脸的鄙夷,说道:“好酒我家里现在还有几箱,要不要拿出来给你看看和你的区别在哪里?还五十年好酒,你知道两瓶五十年的好酒值多少钱吗?是你这个小看守能买得起的吗?”

面对庞秀云的质疑,齐等闲只是一笑置之,没有说话。

乔国涛怒喝道:“够了,这件事,不容你们质疑!秋梦,你立刻带着等闲到民政部门去登记!”

乔秋梦满脸的不乐意,但还是咬了咬牙,和齐等闲到民政部门去领了证件。

“这就结婚了?”看着手里的证件,齐等闲满脸无奈,照片上,乔秋梦满面寒霜,可一点也不像结婚照。

乔秋梦冷冷地看着齐等闲,漠然道:“你要知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二级看守,而我,已是乔氏集团的总裁!”

“我希望你能识相一点,不要领了证就有什么非分之想,等我父亲那边松口了,我们就立刻离婚!”

说完这话之后,乔秋梦上了车,砰一声把车门给甩上了,一脚油门下去,扬长而去。

齐等闲看着豪车的尾灯,无奈耸了耸肩,这就把自己给扔下了么?

还有,这些女人,就只有一种台词吗?不是一个世界的,莫非,她是外星人么?

齐等闲摇了摇头,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门卡,喃喃道:“算了,先落脚,永夜君王这小子要是敢忽悠我,回幽都我非吊他在厕所爽个三天三夜......”

“永夜君王”在得知齐等闲要到中海来之后,直接送了他一张门卡,这是他在中海别墅的门卡,还说他这套别墅是全中海最牛逼的。

刚走出民政部门的齐等闲,却是看到了刚刚从一辆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的吉普车上跳下来的玉小龙。

“看来你已经和乔秋梦结婚了,成功当上了乔家的上门女婿,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最起码,以后衣食无忧了。”玉小龙淡淡地说道。

“关你屁事?”齐等闲很不喜欢这个女人的态度,似笑非笑回了一句。

玉小龙的面色不变,继续道:“你一个普普通通的看守,想要在家大业大的乔家站住脚,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念在我们之前有过婚约,而且又是我毁约在先,所以,我给了你开口求我办事的机会。”

“你也不要觉得当上门女婿很丢人,乔秋梦还是一个挺不错的女人,追她的人很多,你得到的这个机会不知道多少人都梦寐以求。”

“如果你需要我帮你在乔家站稳脚跟,可以随时联系我。”

齐等闲的面色冷漠,深深看了玉小龙一眼,而后说道:“我确定了,你这人真的有病!”

“别说在乔家站住脚跟,哪怕是你们玉家,在我的面前,也只不过是土鸡瓦狗一样的东西。”

“劳烦收起你的高高在上,我过得怎么样,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说完这话之后,他扬长而去。

玉小龙的神色不由阴沉下来,自己撕毁婚约多少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想补偿一下他,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领情。

“话说得倒是挺大的,不过,你要真有这样的志气,还当什么上门女婿?”玉小龙上了车去,一脚油门,吉普车咆哮而去,就连尾气当中,似乎都喷出一种对齐等闲的不屑来。

齐等闲一个人来到了云顶山庄,这里是中海的富人区,“永夜君王”的别墅,就在云顶山之巅。

“这小子还真是会享受啊,看在他把这栋别墅送给我的份上,回头就少收拾他几次。”齐等闲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来。

“永夜君王”楚无道,是大夏地下世界当中最备受尊敬的人,他之前从戎,退役之后组建了庞大的班底,默默守护着这个国度。

然而,因为一次意外,楚无道发疯,斩杀了所有敌人的同时,也对自己昔日的同袍举起了屠刀。最后,大夏的一位顶尖战神出手,这才将发疯的楚无道擒下,送到了幽都监狱当中。

楚无道,可谓是一个传奇,一个神话,被无数人敬仰,同样,也让人感觉到惋惜。

齐等闲已经成为了这栋神秘莫测,且价值二十亿的别墅的新主人。

“等闲啊,秋梦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居然把你一个人扔在民政部门就回来了!”

“你放心,我已经数落过她了,马上就要吃晚饭了,你赶紧回来。告诉我地址,我让司机去接你。”

还没来得及逛完别墅,齐等闲就接到了乔国涛打来的电话,这让他不由心中微微一暖。

隐隐的,还听到了乔秋梦传来的一声冷哼。

齐等闲没让乔国涛派司机来接自己,在别墅的车库里选了一辆最低调的辉腾,然后开车前往乔家。

辉腾的确低调,不是很懂车的人看了,只会以为是一辆十来万的帕萨特而已。

刚到达云顶山庄,在别墅门口将车停好的玉小龙,就看到一辆辉腾从云顶山的顶端下来,疾驰而过。

“嗯?是他?”玉小龙不由吃了一惊,诧异无比。

“谁啊,小姐?”一旁的龙亚男不由问道。

玉小龙迟疑道:“我好像看到了齐等闲从云顶山的顶端别墅下来......”

龙亚男不由吃吃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小姐,抓捕恐怖之王让你受的伤还真是不轻呢,居然也有你眼花的时候!”

“齐等闲一个小小的看守,怎么可能住得起云顶天宫?”

“您当初托了关系想买这栋别墅可都没买成呢,我看,是您最近太劳累了,而且觉得撕毁婚约心中有愧,这才看花了眼。”

玉小龙听后不由一笑,点了点头,觉得也是这个道理,齐等闲一个小小二级看守,怎么可能住在云顶天宫这种地方?

这栋别墅,她可是抬出了自己将领的身份都未能拿下呢!

齐等闲坐上了乔家的饭桌,就看到桌面上摆了一盆醉虾,酒液的味道透着清香,泡着虾子的酒呈一股米黄色。

这让齐等闲不由愣了愣,他送来的那两瓶五十年好酒,不会被拿来做了醉虾吧?!

“你看看这酒,倒出来黄黄的,一看就是假冒伪劣产品!这盆醉虾,我估摸着是不能吃了。”庞秀云非常不悦地说道,“你选的女婿可真不错,第一次上门拜访就用假酒糊弄你。”

乔秋梦也是满脸的鄙夷,说道:“拿去倒了吧,免得吃坏了肚子。”

乔国涛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沉声说道:“等闲肯定不是这种人,说不定他是被人给骗了。这道菜留着,你们不吃,我吃就好了!”

庞秀云皱眉道:“老关一会儿可就到了,你觉得摆这道菜招待他,合适吗?”

话音未落,就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一个和乔国涛年纪相仿的男人走了进来。

“等闲,这是我的老朋友了,你叫他关叔就好!如果他心情好,送你两幅字画,你可就发了。”乔国涛对齐等闲笑道。

老关,可是国字号大师,是个老艺术家,在整个大夏当中都赫赫有名,是排得上号的人物。

齐等闲礼貌地打了招呼,老关刚一坐下,庞秀云就准备把这盆醉虾给撤了。

老关却道:“诶,等等!我记得醉虾不是秀云你最拿手的好菜么?这是不待见我?”

庞秀云急忙笑道:“老关你哪里的话!这醉虾今天用的酒不对劲,是老乔刚招的这好女婿送来的假酒,我怕吃坏了肚子......”

老关的鼻子抽了抽,脸色猛然就是一变,急忙把庞秀云手里的盆子给按到了桌面上去。

“等等,你说这是假酒?”老关此时心里震撼,顾不得什么礼仪,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只虾子送进嘴里。

庞秀云不由惊道:“老关,赶紧吐了......要是吃出什么病可怎么办?你要是喜欢,我重新给你做一道!”

老关却是满脸的陶醉,然后缓缓道:“入口香浓,丝滑一线喉,回味悠长......这是难得的好酒啊,恐怕得是五十年的好酒才能有的味道了!”

这句话一出,乔家三人都不由当场愣住了。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老乔,你们家有矿是吧?不是还被黑龙商会拖着两千万的欠款而焦头烂额来着吗?怎么这转头就拿五十年的好酒这么糟蹋?”老关气得跺了跺脚,胡子都抖了起来。

庞秀云吃惊道:“五十年好酒,老关你没搞错吧?”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搞错?上次喝到这种酒还是三年前官方在帝都举办的文艺交流会上,那味道,让我终身难忘啊!”

“没想到,你们就这样糟践这五十年的顶级好酒......诶呦,真是心痛死我了!”

“你们不喝,可以送给我嘛!”

老关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拿五十年的好酒来做醉虾,真的是暴殄天物,家里有矿也不能这么玩啊!

庞秀云和乔秋梦母女两人顿时满脸尴尬的笑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一个小小的看守怎么可能搞得到这种珍贵的东西,一定是当初被赶出齐家的时候偷偷从齐家带出来的......哼!”乔秋梦心中不屑,但也觉得有些浪费了。

乔国涛哈哈一笑,道:“我就说你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等闲怎么可能送假酒来糊弄我!”

老关也是无奈摇头,说道:“可惜了,可惜了......”

酒过三巡之后,乔国涛让齐等闲到乔氏集团当中来上班工作。

齐等闲笑着婉拒了。

乔秋梦看在眼里,心里却止不住冷笑,都低三下四来当上门女婿了,还故意装腔作势拿捏那点不值钱的自尊心?真是可笑!

晚上的时候,乔秋梦跟自己闺蜜李云婉打了好一阵视频,吐槽了一下今天的事情。

李云婉也是恼火,道:“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个小小的看守也配高攀你?!张少那边可是一直都在追你!”

“梦梦你放心好了,明天我就想办法来让他出个大丑,他没脸见人了,多半也不好意思再缠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