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烛影暗房内,慕承渊压在凤倾九的身上,深邃的瞳孔在房间里格外清冷。

倏的,窗外人影晃动,只一闪,便伏在了窗口。

慕承渊身子压重,寡淡却蕴含着杀意的声音响起——

“配合,还是死,你选一个。”

凤倾九淡然一瞟,果不其然,窗外人影一动。

绝色的脸上闪过一丝浅笑,红唇轻启:“难道这就是王爷求人的态度?”

下一秒,她身子一动,将他紧紧压在身下。

刹那间,青丝垂落,如春风细柳般落在他脸上,姣好的面容随着灯光烛影摇晃,娇艳欲滴的唇呼出的气息喷洒在慕承渊脸上。

她眉眼轻垂,“王爷,开始啊......”

慕承渊愠怒,脸色沉住,低语:“凤倾九,你不想活了!”

“难道王爷不行?”

慕承渊脸色黑沉,修长的手指一动,在她的腰际上微微用力,凤倾九细嫩的皮肉硬是被他掐出了红色的印子。

“王爷,弄疼我了!”

她声音媚骨,酥软诱人,晶亮闪烁的眸子毫不掩饰的直视着他漆黑的瞳孔。

慕承渊的喉结上下一动,异样的情愫划过眼底。

喜袍上淡淡的熏香散开,混合着少女体香蔓延开,钻进慕承渊的鼻息。

看他皱起锋利的眉,还本能的想要跟她拉开距离,凤倾九突然记起这个男人可是出了名的讨厌熏香的味道,整个黎王府上下连个花香都没有。

她计上心来,报复性的将自己整个人贴到他身上去,抽出胳膊一把揽住了男人的腰,逼迫他离自己近了一点。

凤倾九顺势而为,贴上慕承渊的胸膛。

“味道怎样?这香可是熏了三天的哦。”

她媚眼如丝,半带挑衅的开口。

慕承渊漆黑深邃的眸子里,散发出危险的气息,面色是微带病态的苍白,唇是薄浅的红色,眉目棱角分明。皱着眉头似乎很讨厌这种香味。

凤倾九得逞,笑的狡黠。

甚至能感觉到了慕承渊的气息紊乱。

就当真那么讨厌熏香么?

等到屋外的人影走了,趴在塌上的慕承渊立时起身。

慕承渊黑眸寒凉,面带不悦,负手而立,周身凝起了慑人的气势,音色低沉隐忍:“凤倾九,你故意的。”

凤倾九面色淡淡的坐起来。

屋内的气息瞬间凝固起来,夹杂着浓烈的熏香味道......

慕承渊的脸色越加的白,冷漠到冰点的一双眼睛,彷佛要把她盯出一个窟窿来。

凤倾九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见慕承渊突然紧紧拧了拧眉头,遏制不住的喷了一口血。

她看的清明,那血落在烛光里,发黑发紫,显然是中毒了,还不轻,中毒史至少五年往上。

凤倾九起了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男人,坚持不住,还要强撑的样子,无奈的摇头,然后朝他伸了伸手,“别忍了,躺床上来吧,手拿来,我给你看看病......”

总不能穿越过来第一天就死人,更何况医者仁心。

“滚开。”

慕承渊甩开她伸过来的手,撑着身体挪到床边,隐忍暗沉的目光渐渐浑浊起来。

此刻男人的面色更加苍白,薄唇发黑,身体终于撑不住缓缓瘫下去了,已经动不了了。

凤倾九敛起眸子里的情绪,强行拽住了他的手,给他把脉,无视他阴沉抗拒的目光,动手翻了翻他的眼皮。

是中了一种她没见过的慢性毒,时间挺长的了。

连原主都不知道,居然一直伪装的这么好......。

这种毒和自己身上的苏合香犯冲。光是闻到味道就已经毒发,说明毒已经深入骨髓了。

纠结一瞬,她并拢双指,在他的几个穴位上游走一遍,仅仅一息,手法快速,犹如魅影一般。

这是凤倾九祖传的鬼手点穴法,她作为唯一的天赋继承人,九岁就已经精通了。

慕承渊看着她手指快的只在一瞬之间,可身上的触感却是真实的,很快只觉得心口血气翻涌。一口深褐色的血气自他的喉咙里涌出来。

触目惊心。

但是,身子能动了。

男人的目光忽明忽暗,动手擦了擦唇角的血,烛火照的他面色苍白,那薄唇格外鲜红艳丽。

之前的那个无脑又恶毒的大小姐怎么会这些?又怎么会救人?

“别以为你这样就能讨好我......”

凤倾九起身,语气淡淡:“你死了,守寡我倒是无所谓,我只是觉得你死在我的婚房里,不太吉利。”

慕承渊的幽暗的黑眸,显然又冷了几分,眼底藏着些许她看不清的情绪。

男人扶着自己的胸口站起来,眸光沉静,周身冷厉之气散开,再次警告她:“本王不管你在耍什么花招,你若是敢将本王中毒的事情说出去,后果自负。从今天开始呆在这里做好你的黎王妃,敢惹出任何麻烦,尤其是不要招惹心眉。你试试看?”

说着又缓缓靠近了凤倾九一步,语气中带着冷冷的威胁。

月心眉就是慕承渊的白月光了,月氏唯一的遗孤,做了慕承渊多年的侧妃,因为身子不好一直没有生养,但是慕承渊却对这个女人格外的怜爱了多年,除了她,慕承渊从来没有接受过其他的女人......

凤倾九冷嗤一声,这个男人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刚刚还一副快死的样子,起来就翻脸不认人。

真是个狗男人。

“你管好你的小娇妻不要来找我麻烦,不然,后果自负?”

“凤倾九!”慕承渊咬牙切齿的叫她的名字。

凤倾九挑了挑眉,带着浓郁的熏香味道走到他的面前,歪头道:“什么事?”

看着慕承渊白的发青的脸色,心中莫名的愉快......

“本王的警告不会再说第二次。”话毕,便挥袖出了门。

“王爷慢走。”

凤倾九关上房门,眼底便结上了一层清冷桀骜的冰霜。

当务之急,应该逃出王府,才能活出穿越女的精彩生活!就算这个冷血王爷也活不了多久,她也不想留。

但凤倾九有些犯困,这才用了一次鬼手点穴,这弱的跟小鸡仔似的身体就受不住,出去能跑几步?

还是好好养身子,再从长计议吧......

这个女人就是慕承渊口中不要招惹的月心眉了。

但是现在,凤倾九成了慕承渊的正妃,这个白月光想必心里不是滋味吧。

“心眉给姐姐请安!姐姐请喝茶。”

她的双手捧起茶盏,微微蹲下身,声音也是淡淡的柔和,听起来我见犹怜,就是这样将那个冷漠阴沉的男人拴住了多年吗?

果然男人都是喜欢这种柔弱型的女人。

凤倾九清亮的眼光打量着月心眉,伸手正要接过茶盏,身旁的人上前道:“王爷来了!”

声音一落,也不知怎么的,在凤倾九的指尖碰到茶盏的时候,茶杯就翻了,热气直冒的茶水四溅。

“啊......”

月心眉惊呼了一声。滚烫的热茶,翻滚到了月心眉的手背上,白皙的皮肤,瞬间通红分外刺眼。

凤倾九摇着头,勾唇冷笑,这种小伎俩,真是入不了眼。

慕承渊一进门看到的便是凤倾九的冷笑,他大步上前,直接抱起了月心眉,那深黑的眸子盯着凤倾九,藏着内敛的愠怒,音色沉沉:“凤倾九,你在干什么?”。

月心眉适时的拽了拽慕承渊的衣裳:“姐姐不是故意的,还请王爷千万不要怪姐姐!”

凤倾九不动声色的拿起一旁的茶盏,拨了拨茶盖。

“你不是寒症吗?正好用热水给你浇浇应该没什么事吧。而且,刚刚那碗茶水是你自己泼的,你看好了,现下这碗茶才是我泼的。”

说着,便将扬起手里冒着热气的茶水朝她泼了过去,慕承渊敏捷的侧身挡在了月心眉的面前。

月心眉吓的揪紧了慕承渊的衣裳,趁机往他的怀里躲了躲。

滚滚的热茶落在慕承渊月白色的长袍上,衣裳顿时晕染冒气,可他依旧淡淡立在原处仿若未觉。

男人一步上前,目光森寒盯着凤倾九,乍寒的冷气迸发,伴随着极度危险的气息,吓的周遭下人节节后退。

凤倾九却是缓缓直起身,目光里毫无惧意,反而往上凑了凑,嘴角扬起了一抹张扬的笑,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道:“王爷,一杯水而已,比起王爷的秘密,应该不算什么吧。”

慕承渊眸光微沉,见她脸上闪着乖张的笑意,一点也不似从前那般唯唯诺诺的,看到他迷恋中带着怯怕的女人......

随后低头看了看身侧的月心眉,看到了她手腕上的红印,隐隐起了水泡,不打算耽误下去。

“传太医!”

慕承渊眼底却透出一股凌厉:“王妃禁足,等候发落。”

凤倾九笑着,微微弯腰行了一礼:“随时恭候。”

送走了两人,凤倾九坐了下来,看着退避三舍的丫鬟,冲其中一个丫鬟招了招手。

这是她从丞相府带过来的陪嫁丫鬟木槿,年纪不大,但那圆溜的眼神里带着揣摩和小心思......

不是个省油的灯。

“你,速去寻些银针来。”

“是!”

木槿虽然是被吓着了,却也不敢忤逆自家主子,只是心头还有疑惑。往日里软弱的小姐,怎么今日这般有魄力。

拿到银针的凤倾九将银针尽数收进袖中,然后坐下闭眼假寐,不过片刻,慕承渊还真折回来了......

他眉头紧皱,带着冰冷的气息盯着凤倾九邪魅的脸,酝酿着怒意道:“去同心眉道歉。”

凤倾九讽刺一笑:“我吗?我拒绝给那个女人道歉。”

她抬眼,看着慕承渊像是被她眼中的讥讽刺到了,黑沉的眸子里的愠怒已经开始泛滥:“心眉的手烫伤很难再恢复如初,你去道歉,关禁闭三个月,本王可以放你一马,不识好歹,本王就杀了你为她的手报仇!”

凤倾九眼底淡定,仅藏着一丝不屑:“我没有动她,而且只是一个烫伤,不过是皮相不太好看了,手也没废掉,王爷大动干戈,是身怕别人不知道黎王宠妾灭妻?王爷不如对我好点,我说不定还能大发慈悲帮她把手恢复如初?”

“大言不惭!太医都看不好,从没听说过你会医术,本王又凭什么相信你?”慕承渊声音更加低沉,凑近了凤九倾,眸子里阴霾渐深,漆黑的仿佛一口会吞没人心的黑井。

凤九倾面色淡淡,她看见慕承渊深邃的凤九倾扬眉,眼底清亮,分明的张扬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王爷不如想想自己昨天晚上是怎么从鬼门关回来的?”

她顿了顿:“我可以帮王爷解除身上的奇毒,帮王爷的娇妻治好手,恢复如初,只要两天,但王爷要定下契约,答应我三件事情。”

慕承渊黑眸里酝酿着不明的深色。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趁势同他谈条件。府中人寻遍名医都无法解开的毒,她能解?

可她眼底清亮,分明的张扬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

慕承渊想起了大婚当日这个女人救自已的手法,沉稳的眸子,似乎闪过一丝动摇。

“你什么时候会的医术?又是谁教你跟我谈条件?”他逼近她,周身冰冷,强势的气魄扑面而来。

凤倾九只是清浅一笑:“王爷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慕承渊眸色一暗,周身气势凛冽,寒气逼人:“你当本王真的忌惮丞相府?如果你敢耍花招,本王立刻杀了你。”

看着他一双寒冷至极的眸子里闪过一瞬间的杀气,凤倾九的眼里却毫无波澜......

“杀了我,你那心上人的手,可就没得救了。”

......

凤倾九在慕承渊的带领下,进了月心眉的屋子,房间宽敞精致,可不比她那个婚房凋敝,简直就是宠妾灭妻。

月心眉穿着白色的亵衣,躺在床上,被烫伤的双手放在身前,斑红的伤疤略显狰狞,见人来了,双手往身前瑟缩了一下,抬起通红带泪的双眸看了一眼慕承渊,嚅嗫道:“王爷,姐姐......”

凤倾九伸手对着月心眉道:“手给我看看。”

月心眉怯怯的伸手,又迅速的收了回,“王爷,我怕......”

“给她看看。”慕承渊面色看不出喜怒来,可比起刚刚杀气迸发的样子,显然是温和的多。

月心眉紧紧的揪着眉头,畏畏缩缩的把烫伤的手伸了过去。

凤倾九打眼一看,就知道她的烫伤并不严重,要治好确实不难,去药房找药。配上芦荟鸡蛋和珍珠,再加几味中药捣碎搅拌均匀即可。

“不得碰水,不得包扎,每两个时辰换一次药。”凤倾九给她敷上了药之后嘱咐道。

慕承渊审视着她娴熟的包扎手法,清澈无波的眸子,真的一点都不像她,难道是之前的痴傻样子都是伪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