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车里就开始拉文√教练在车里开始了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教练等不及车里就开始拉文√教练在车里开始了

他涎笑着摸了我一把:“你别失望,咱们下次继续!”

我晕乎乎地走到公路上,被胥教练脱掉的小内都没有穿正,那蕾丝花边就卡在我下面桃花源洞口的位置,走一步磨一下,害得我的身体无比的敏感!

我打了好几次车都没打到,无奈之下只好就着那种让人舒爽的摩擦走到了地铁口。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里面人挤人,我靠着中间的柱子站着,四面都是人,突然身旁有什么东西在摩擦我的大腿,随着地铁行驶的节奏一下一下。

那坚硬的触感,还有那股火热,隔着短裙一点一点地燃烧着我的身体,之前被胥教练撩拨起来的火气慢慢地死灰复燃,我心跳得很快,觉得既羞涩又心烦。

那人感受到我的犹豫,突然借着到站故意大动作的撞向我,我晕乎乎地被他整个抱在怀里,圈在柱子中间动弹不得。

他像情侣一样挤压着我,身下的铁棍居然弹了出来,热乎乎地被他塞进了我的短裙里,正好接触到了我那没有包裹住桃源洞的小内。

他惊喜地轻笑:“想要吗”他得寸进尺地低头含了一下我的耳垂,我吓得连忙挣扎,顺便抬眼看了他一眼,是个皮肤很白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身上是清新的香皂味,我的思绪一飞,我们身体相接的地方已经湿得可怕。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喉咙里一阵干渴,我想要,我找到了跟老公在床上的感觉,可是这里地铁,他是陌生人,我不能,我的挣扎却让他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他就在这人挤人的地方尽情地用他的铁棍猥亵着我的洞口,我昏昏沉沉的坐到了站,身边一空立刻推开他跳下车。

他跟着我下车一把拉住我:“跟我走!我让你好好地爽!”

我迷迷糊糊地被他扯到了地面上,被冷风一吹我惊了一跳,我在干什么,我疯了吗,这个人可是地铁咸湿男,他刚刚强行欺负了我,我用力踢了他一脚,迅速消失在半黑的夜色中。

回到家里,黑乎乎空荡荡的,我把自己扒光换下已经湿透的小内,穿着三点式在房间里走着,玄关处的镜子将我纤细瘦长的身子照得洁白无瑕,胸前的雪白峰峦起伏。

我还记得当初刚刚结婚的时候老公摸着它像只饿了一个月的狼,疯狂地要走了我的第一次,他的性欲很强,明知道我是处女也疯狂到吓人,进入我的时候,我痛到抓伤了他的肩。

他喜欢玩花样,经常怂恿我用种各样的姿势,可我觉得那样不好,总拒绝他,只喜欢与他中规中矩地躺在床上,他上我下,进入,律动,然后出来,像设好程序的机器一样。

慢慢地他就对我失去性趣,后来为了升职干脆调到了市,一个月两个月都不回来一次。

今夜我湿着身子,好想他,想他能够进入我的身体,用他那根东西填充我的寂寞。

我忍不住给他发送微信视频,响了半天他不接,只好打他电话,连续打了几次,才通了。

“怎么了老婆”电话那头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老公我想你了,那个教练……”我一只手拿着电话,忍不住想象着老公在我身边躺着,他正在抚摩我的雪白,一只手忍不住摸进了小内里轻轻抠动起来。

“嗯,你好好学车,我加班了,过几天放假回来!”

“老公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挂了!

我心底的空虚顿时更甚了,想到胥教练对我的侵犯,再想到地铁上的那一幕,那根比老公的还要大的铁棒……

这是市中心的写字楼,下班时间电梯很挤,我习惯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挤到,而黄婷婷则总是喜欢站在最中间。

看着她穿着职业白衬衫和黑短裙被人夹在中间,一会儿挤过来,一会儿挤过去,那胸前的丰满几乎要被几个西装男挤得变了形,我还看到有几个人的手一直都借着公文包的阻挡放在她的臀部,时不时捏上一把,黄婷婷面上带着笑,也不拒绝,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铁上,没想到电梯上也有……

我走着神,有人挤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啊,酥麻的感觉像触电一样,我吓了一跳。

连忙退后避开他,那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红着脸小声地说对不起,我随意瞟了他一眼,是个很清秀的男生,看着青涩,想着也不是故意的,便没有计较!

黄婷婷与我一起吃了饭后,说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绪也不高,便带我去放松放松。

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着一个人回去也是孤枕难眠,还不如陪她玩玩儿。

她把我带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会所。

在包厢里等技师的时候,我问她今天怎么不去约会,有空找我玩儿。

黄婷婷红唇一嘟:“约个毛,昨天刚打完分手炮,老娘失恋了!”

加上这次,她失恋过十几二十次了!

她以前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临到要结婚,结果男朋友出轨她室友,她当即立断分手,从此以后只恋爱不结婚。换男友的频率一个月三个月一次。

我也不劝她,她反正很快就会有新男朋友了。

黄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眯着眼睛问我车学得怎么样呢

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练,那个大色狼,于是摇头:“不怎么样,他……他不是人!”

我历数他对我的不轨行为,黄婷婷却笑了:“哦,他呀,他活儿不错!”

我一愣,黄婷婷却说她去年学车也是他,两个人上第二次课就搞上了,下面那根东西算是她炮友里面最长最大的!

听着她夸张地描述着与胥教练的那些疯狂,我就像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觉得有一点恶心却又莫名有一丝遗憾,当初如果我没有挣扎,没有被打断,我们真的做了的话,那种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