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女的跟喷泉一样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为什么有些女的跟喷泉一样

门外,孟吟冷笑一声,一把将手上的针头拔掉,扭头朝大门跑去。

之前柔弱无能的孟吟已经死了,如今的她,早已不是那个任由她们践踏欺凌的原书女配了。

她,一个来自未来世界的顶级特工,在执行任务时被人出卖而失败,引发的爆炸让她穿越到这里。

血库?

因为某人而存在?

不可能!

她绝不会成为别人的移动血库!

血管脆弱,手上的针孔不停地朝外渗着鲜血。

孟吟见状,皱眉用另一只手摁住不断出血的针孔,继续朝前跑去,脚步却有些踉跄。

“看,地上有血,顺着血迹就能找到她了!”

孟吟心中一凛,若是她原本的身体,离开这里只需要几分钟,可眼下……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仿佛下一个拐角便能够将她捕获。

她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

前方是一条长长的走廊,目之所及,再往前并没有什么可以躲避的地方。

孟吟一不做二不休,扭动一旁的门锁。

“咔哒”一声脆响,门应声而开,孟吟闪身而入。

房间内,满是寂静,由于窗帘拉的紧实,四周一片黑暗。

她靠在门上,除了自己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似乎还能够听到门外零散的脚步声。

还没来得及长舒一口气,便猛地察觉到不对劲。

抬手去拉门把,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突然捏上了她纤细的手腕。

“你是谁?”耳畔传来男人低沉的喘息声,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

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谁的脸,孟吟这才发觉,他身上的温度高得有些不正常。

这人生病了?

“抱歉打扰你休息,我这就走。”

男人不回答也不松手,可在贴近孟吟的刹那,莫名觉得她身上清冷的味道很舒服。

让他忍不住又靠近了几分。

两人贴的太紧,陌生滚烫的气息覆上脖颈,逐渐往下——

脑中警铃大作,孟吟下意识地挣扎,却发现对方力气大得惊人,猝不及防被他按倒在了门边的沙发上!

孟吟顿时也有些怒了,她活了二十来年何时这样被人欺负过!

趁着双手被松开的间隙,左手并指猛地朝他双眼戳去,男人扭头避开的同时,右手成刀对准他后颈的位置,劈了下去。

这一下用了十足的巧劲,男人一声闷哼,没立刻失去意识,孟吟却不敢放松又补了两下。

似乎病得实在厉害,下一瞬,他整个人都扑在了她身上。

孟吟一把将人推开,靠着沙发喘气。

顽疾都发作成这样了,竟然还多挨了她两下才晕,这人的忍耐力比想象中更可怕。

到底自己才是闯进来的那个,孟吟想了想,伸出手,开始替男人诊脉。

总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

这轻轻一摸,孟吟的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

脉象凌乱的不行……

目前来看,这病情古怪,倒不是没有医治的办法,只是现在,她身边没有任何药材和工具,只能暂时为他抑制一下。

孟吟起身,在附近寻找了一阵,最终在一旁找到了几个全新的注射器。

她取下针头,简单做了下处理,毫不犹豫扎进几个穴道之中。

男人原本粗重的呼吸逐渐平缓,而此时,孟吟也早已经是大汗淋漓。

失血过多带来的虚弱状态下要集中注意力消耗太大。

她松开男人,才发觉手背上的鲜血由于用力不但没止住,而越发的汹涌。

余光瞥到了沙发上的一条帕子,孟吟也顾不上太多,直接拿起快速包扎了一下,提步走到门口,在察觉到附近没人后,这才快速离开了现场。

关门的瞬间,光线透过门缝打在男人略显苍白的俊美脸庞上。

他突然睁开了双眼,注视着那道娇小的背影不见……

沙发上,原本闭着眼的男人忽然之间睁开眼,深不见底的眸光中满是冷厉的光。

“进来。”

在他的应允下,房门打开。

南风打开灯,急着走到厉泽辰面前:“厉总,人已经带到了,您怎么样……”

“您出血了?”

“不是我的。”男人淡淡开口,“刚刚有人来过,去查查那个女人的身份。”

南风微微一愣:“是。”

等再次回来,医生已经为厉泽辰检查完了身体,南风有些诧异,他们厉总每次发病至少也要一晚才能恢复,这次怎么才短短一个小时就没事了?

不等他想通,医生退了出去,厉泽辰抬眸看了他一眼,“说。”

“闯入您这里的那名女子是孟家养女,名义上的大小姐,据说生性懦弱,又一无是处,之所以在这里,是为新找回来的二小姐输血……”

生性懦弱?一无是处?

闻言,厉泽辰眼中闪过一丝兴味。

有胆子敢对他动手的女人,怎么会个性软弱,那利落的身手和动作,倒像是个懂医术的。

他低笑一声,“这倒是有意思了。”

……

而与此同时,孟吟站在走廊处,看着面前将自己拦截住的女医生,心中冷笑。

面前的这个医生,便是一直以来“照顾”她和真千金孟听雪的李医生。

“孟大小姐,好端端的你跑什么,折腾的大家满医院找。”李医生看着眼前过于瘦弱的女孩,冷声道,“识相的话就赶紧跟我回去,免得我派人来‘请’你,那可就没这么舒服了。”

若是还是之前的孟吟,只怕早已经乖乖的跟李医生回去了。

只可惜,这内里的芯儿,早已经换了一个人。

听着这番威胁的话,孟吟眯了眯双眼。

“哦?那就劳烦李医生‘请’我回去了。”

“你!”李医生被气的浑身颤抖,伸手指着孟吟,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孟吟不甘示弱的回望回去,眼神中满是矜贵与倨傲,看着便让李医生心中的火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小贱人,竟然敢用这样的眼神看她,想必是这段时间以来让她太舒坦了。

想到这里,李医生阴沉着脸,活动着筋骨开始朝着孟吟的方向走去。

“既然你这么不听话,就别怪我好好的教训你了!”

说着,李医生伸出手,咬牙切齿的对孟吟说道:“小贱人,你别忘了,你只是孟家的养女,用处也就只是为了给听雪小姐提供血液罢了,你要认清自己的身份!不然……啊!疼……”

下一瞬,原本还面露阴狠的李医生就被人反拧了手,狠狠地按在地上。

孟吟单脚踩在李医生背上,看着她疼的龇牙咧嘴的模样,淡淡开口:“别让我听见你嘴里不干不净的,听见没有?”

李医生咬着牙没有说话。

看着她一脸倔强,孟吟勾唇冷笑,手上动作越发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