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过大的还能接受小的吗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体验过大的还能接受小的吗

这么一闹,想必是一定会跟孟家翻脸了,如此以来,搞钱的事情,就要赶上日程了。

原主虽然是孟家名义上的大小姐,但是自从将孟听雪接过来之后,孟吟这个大小姐便只是有名无实了,孟家除了允许让她在家里偶尔赏赐一般的有一顿没一顿的给饭吃以外,再也没有给过她多余的钱财,这也就是原主为什么要进入演艺圈的原因。

只是,碍于孟听雪的缘故,原主并不敢将自己的真面目示人,而是在每天出门之前,给自己画上了浓厚的妆容,努力给自己扮丑……那么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又如何能够在娱乐圈里掀出浪花呢?

原主不仅没能够在娱乐圈里挣到钱,反而还被人设计,欠下了几百万的债务……

想到这里,孟吟幽幽的叹了口气,恰巧路过公共厕所,孟吟迟疑片刻,最后提步走了进去。

站在镜子前,孟吟看着镜子里的女人。

只见镜子里的女人看起来约莫只有十来岁,面黄肌瘦,头发干枯分叉,看着便是长期营养不良的模样。

看着那一副打不起精神的模样,孟吟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后打开水龙头,开始冲洗着自己脸上的化妆品。

待到化妆品全部冲洗干净了之后,孟吟再次抬头,这才将这具身体的真面目看了个全。

只见少女消瘦的脸上透露着不正常的莹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因为长期没能休息好显得有些无神,五官精巧,可是唇色却只有淡淡的粉色。

这张脸倒是长得倾国倾城,只是……身体未免也太虚了些。

想要把身体补好,还是需要钱才是。

想到这里,孟吟只觉得头疼。

可谁知就在此时,孟吟忽然听到从门口传来几个女人的低声讨论。

“诶,你们听说了么?厉老太太得了怪病,命不久矣,现在正在斥重金找神医去治病呢!”

一听这话,孟吟顿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竖着耳朵开始偷听了起来。

“听说了,只是……”那道女声迟疑片刻,随后压低了声音,“厉家如此势大,钱权都是顶尖的,找医术上乘的医生不是什么难事啊,怎么……”

“还不是那厉老太太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就连厉家的表小姐都对此束手无策呢……”那个声音幽幽的长叹一声,“这钱只怕也没人敢去挣了,就怕有命去,没命回啊。”

……

听完这些,孟吟看向镜子,只见镜子中的女人眼中多了几抹坚定。

她忍不住勾唇一笑。

作为一个各方面全能的杀手,医术,不过是她诸多能力中的一项罢了。

刚刚还在想这钱应该怎么挣,这不,机会就来了么?

想到这里,孟吟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看着两个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僵硬的女人,笑着询问了一下厉家的地址。

两个女人愣了愣,其中一个脱口便将地址说了出来。

孟吟听后低声道谢后离开,徒留两个女人在原地面面厮觑。

而此时此刻,孟吟已经大摇大摆的走到了路边,掏出自己身上所有的现金,打了个车去厉家老宅。

这些钱原本是原主准备留着给自己当伙食费的,可是如今孟吟既然已经准备开始搞钱了,那么这点钱就没必要继续囤着了。

二十分钟后,厉家别墅内。

“什么?你来给厉老太太治病?别开玩笑了,你自己都瘦弱的跟只要死的猫儿一样,还给别人治病呢?先保证自己能活下来再说吧。”

“就凭你?以为这里是你过家家的地方呢?拿老太太练手?你的几千条贱命都比不上老太太的一条命。”

“快走快走,怎么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能混进来?”

装修奢华的房间内,一个身穿白色高定长裙的女人此时正怒视着面前身量娇小的孟吟,眼神中满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她冷冷的看着面前虚弱却依旧美的惊人的女人,语气中更是满满的蔑视与不屑。

“嘴上说的好听,是来给厉老太太治病,实际上没准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便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表哥的注意力吧?管家,快把这个妄想攀龙附凤的女人赶走,别让她在这里打扰了老太太休息!”

“是,表小姐。”

管家闻言,迅速上前,正准备让人将孟吟带走,可就在管家派来的人走到身边时,孟吟掀了掀唇角,冷淡的笑道:“病人常年觉少,难以入眠,时感头疼,近日来早晨偶尔会口吐鲜血,所以日渐虚弱。”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大惊。

几个平日里照顾厉老太太的专家闻言,也顿时面面厮觑,大家纷纷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孟吟这么一个年轻的少女,竟然能够仅仅通过观察,便能够将厉老太太的症状说的七七八八,莫非这名瘦弱的女子真的有几分真本事不成?

一时间,众人看向孟吟的眼神中都带上了几分探究。

之前嚣张跋扈的女人闻言也微微失神片刻,不过很快,眼底的惊讶便被嘲讽给取代。

“老太太病重多日,症状只怕早已经被传播了出去,如今你不过记下了几句老太太的症状就想要把自己给包装成隐世高人了?这未免也太可笑了些!”

此话一出,几个专家也顿时露出了几分淡淡的轻嘲。

“就是,夏小姐在医学方面颇具造诣,对于厉老太太的病都束手无策,就这么个没有听过见过的丫头片子,竟然也敢大放厥词?”

“是啊,咱们都是这方面顶尖的人才,却也没有一个人敢保证自己能够将老太太的病完完全全的治好的,你这个丫头片子,还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放。”

“肯定是为了八千万的酬金来的,现在的人啊,真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而那位被称作“夏小姐”的女人也只是冷眼看着她,眼神中满是对她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