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的小兔兔吃起来什么口感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浴室里水雾氤氲,崇阳闭目昂首伫立于花洒下,任由热水冲刷自己满目疮痍的身体,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

冲洗完,崇阳才发现自己原来的浴巾不见了。

今晚回家太唐突,行李箱搁在了楼下,脏衣服又顺手丢进了盥洗桶,现在可好,没衣服穿了。

就在这时,崇阳看到太空架上,还挂着一件粉红色的浴袍。

“朵朵的?”

崇阳有些诧异,那个丫头的衣服怎么放在这里?

杨熙朵是好兄弟杨小天的亲妹妹,杨小天为救自己牺牲后,便托付给自己照顾。

“不管了,先应应急。”

披着浴袍刚下楼,就听到厨房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别墅里的厨房是敞开式的,崇阳抬眼一看,只见一道身材高挑的曼妙倩影,此刻正背对着他。

紧身T血衫搭配萝卜牛仔裤,盈盈纤腰,笔直修长的大腿……

崇阳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丫头这么快就回来了。

眼看行李箱就搁在大门口,想要拿到必须穿过大厅,为了尽快换上衣服,崇阳只好硬着头皮,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结果,刚提起行李箱,那道忙碌的身影突兀的转过身来。

“这……”

霎间,崇阳满脸黑线,没想到却是个陌生女人。

此时,慕思雪在厨房里准备做晚饭,转身发现客厅里多了一个鬼鬼祟祟的陌生男子,居然还穿着粉红浴袍,顿时颇为惊讶。

“你是谁呀?在我家做什么?!”慕思雪反应过来,连忙呵斥道。

一时间崇阳百感交集,完全顾不上解释,一心只想换上自己的衣服,便下意识的迈出了脚步。

“死小偷,偷了东西还想走!”

慕思雪气愤不已的冲上前拦住崇阳,心里虽有点害怕,但她可是跆拳道黑段。

崇阳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陌生女人不分青红皂白,冲上来就拽住他的浴袍,而他正快步离开,毫无防备之下,身上的浴袍就被女人给顺手扯开了!

“嘶!”

崇阳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顷刻间,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下来。

崇阳抬手用行李箱遮住身子,反手夺回浴袍,叫了声,“你你,看什么看!”

慕思雪顿时双颊绯红,杏眼圆睁道,“死小偷,大白天的偷东西,胆子够肥的!”

这会儿,崇阳系好浴袍,打量起陌生女人的样貌,好看的鹅蛋形脸蛋,一双丹凤眼隐隐透出一股高冷,雪白的皮肤,傲人的上围,外加之前曼妙的背影,简直就是小鲜肉的女神杀手。

“你个女笨蛋,你才死小偷,这里是我家!”

崇阳心中叫苦不迭,难道漂亮的女人都不讲道理的么。

“呵,你怎么不说你还是房东呢?”

慕思雪双手叉腰,鼻腔里冷冷轻哼道。

崇阳这才恍然,敢情这个美女是家里的房客呀,不由叹气道,“这里的确是我家,不信你给杨熙朵打电话问问吧!”

听到“杨熙朵”三个字,慕思雪微微蹙眉,冷若冰霜的脸上掠过一丝诧异,旋即嗔怒道,“死小偷,连房东的名字都晓得,看来你踩点很久了!”

“唉,我真的是!你打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

崇阳十分无奈,这个漂亮的女人不但不讲理,而且身大无脑。

慕思雪不屑的冷笑一声,“那行,今天就要你无话可说,死而瞑目!”

电话一接通,慕思雪直言不讳的说道,“朵儿妹妹,我在家里抓住一个小偷,真有趣,他居然说认识你,还敢说这是他的家。”

杨熙朵在电话里好奇的问,“小偷?他是谁呀?”

说着,杨熙朵推开大门,当她看到崇阳,脸上不由多了一抹喜色。

“哥,你真的回来了啊!”

杨熙朵高兴的对崇阳叫道,白色衣裳衬托着窈窕身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崇阳。

不过下一刻,当她看到崇阳身披粉红色的浴袍,而且还被慕思雪扯开,俏脸不由绯红,“哥,你们这是?”

崇阳抱着双手,面露尴尬道,“咳咳,丫头下班啦,哥洗完澡没见着浴巾,就借你的浴袍用用,别介哈。”

“啊?”

听崇阳这么一说,杨熙朵的小脸更红了。

此时,一旁的慕思雪急得直跺脚,一脸厌恶的打断道,“死小偷,你有没有搞错,那是我的浴袍!”

“你的?”

崇阳恍然大悟,难怪她一口一个死小偷,看来是自己先弄错了,不过想想她方才的行为,又忍不住满腹委屈的说,“那你也不能扒掉我的衣服,偷看我,耍不要脸啊。”

“噗哧!”

听到两人的对话,杨熙朵顿时笑弯了腰。

见状,慕思雪焦急地问道,“朵朵,你快点告诉我,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家?”

杨熙朵笑着圆场说,“雪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哥的战友崇阳哥哥,这栋别墅就是他买下来给我住的,他是真正的房东呢。”

什么,房东!

慕思雪面露苦色,没想到这个死小偷会是别墅的主人,自己的房东。

杨熙朵又对崇阳介绍道,“哥,她是慕思雪,住二楼第一间房,是我们这里的房客,我一个人住久了蛮闷的,这不,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嘛,嘻嘻。”

原来如此,崇阳舒了一口气,看来之前的猜想没错。

“现在知道我没有骗你了吧,小姐姐。”

崇阳没有再叫慕思雪女笨蛋,毕竟是个美女房客,并不想因为误会而撵走她。

“呃,那个,你能先把浴袍还给我么!”

慕思雪俏脸一红,在她看来,这个房东行为奇葩,一回家就穿女人的浴袍,极有可能是个心理阴暗者。

此时,杨熙朵也嘟起了嘴唇,“哥,你还不快把雪姐的浴袍脱下来。”

“哦呵呵,我差点忘了,谢谢你的浴袍啊小姐姐,穿着还蛮合身的哈。”

崇阳挠了挠头,上楼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臭不要脸!”

慕思雪朝崇阳的背影抛出一只白眼,踩着高跟鞋气冲冲地进了厨房。

连夜赶路,崇阳早已饿得饥肠辘辘,他抄起餐桌上的碗筷,狼吞虎咽了起来。

“哥,还有一个菜呢,你先去帮我叫下二号房,让她也下来吃饭。”

杨熙朵在厨房里忙着给慕思雪打下手,她们每天搭伙吃饭,自然相互照应。

“二号房?”

崇阳心里嘟哝一声,难怪桌上会多出一套餐具。

见崇阳迟疑,杨熙朵心领神会的笑着补充道,“二号房住的是婷姐,也是这里的房客哟。”

崇阳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转过身去,嘴角悠然勾起了一抹邪笑。

“又一个美女房客?”

一回家就冒出两位美女,要不要这么好福利,可转念一想,自己这几年身边从未缺过女人,到如今不还是个单身么。

快二十岁了,恋爱都没谈过,真狗血。

过去二号房,崇阳不禁抹抹头发,捋顺衣领,轻轻咳嗽一声,敲响了房门。

“你好,朵朵喊你吃饭了。”

崇阳彬彬有礼的叫道,毕竟之前和慕思雪闹出误会,这次他多少留个心眼。

然而,屋内却悄无声息,崇阳好奇地推开门,才发现里面没人。

回到一楼,杨熙朵和慕思雪已在餐桌旁坐下了,发现崇阳独自下来,两人也就心知肚明。

杨熙朵嘟嚷了句,“婷姐都连续奋战好几个夜班了,还是我俩最清闲。”

慕思雪笑了笑,不置可否。

杨熙朵在市里一家医院做实习护士,每天按部就班,十分憧憬忙碌的工作。

此时,崇阳大口吃着饭菜,随意挤出一句,“什么工作啊这么拼命?”

“婷姐可是市局的女警花哦,破案比男人还厉害呢!”

杨熙朵眨着大眼睛对崇阳说到。

“噗!”

崇阳一口饭差点没呛住。

女警花?!

在崇阳的印象里,执行任务没少跟女警察打照面,那些穿警服的女人,各个英姿飒爽,颜值极高,光看看就是一种享受。

如今,家里却住着一个女警花。

被饭呛了嘴,崇阳的吃相变得相当狼狈,此刻被慕思雪看见,又是一大股鄙视。

慕思雪心想,这个人哪里像是富家子弟,衣着陈旧,吃相难看,听到程婷婷是警察,反应又强烈,该不会是有犯罪前科吧?

而且他还那么心理有缺陷!

这样一想,慕思雪的那张俏脸有如冰窖,她决定以后要多多提防崇阳了。

就在这时,一阵**的**响起,崇阳掏出一台老款的诺基亚,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一串字符,顿时眉头紧锁。

“丫头,你们先吃,我接个电话。”

崇阳起身离开了餐桌,来到了别墅小院里。

慕思雪看到崇阳手中的手机,心中不禁狐疑道,“单色屏的老古董?他连用个手机都这么不正常吗?”

崇阳站在院子里,按下了手机上的红色键,霎间,屏幕上方映射出一块九寸见方的全彩3D视频影像,显示出一个风姿绰约的**。

崇阳有些不耐烦道,“我说欧大姐,你是晚上睡不着还是咋滴?”

妇人嘴角轻挑,声音清亮,“本座在会议室。”

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崇阳所属秘密组织的首脑,欧阳岚。

崇阳一听,立马站起军姿,抬胸昂首行注目礼,声如洪钟,“报告!欧阳首长!”

欧阳岚瞬间笑得花枝乱颤,打趣起来,“没开会呢,本座一个人。”

崇阳笔直的身躯刷的就软了下去,埋怨道,“欧大姐,你别逗我玩呀,说吧,是想我了还是咋滴?”

欧阳岚秀眉拧紧,厉声喝道,“又叫大姐,你小子欠揍了是吧?”

呃,欠揍?

崇阳吊儿郎当的,耸耸肩,表情很无奈。

作为华夏国特种部队的兵王,多次受到总司令的嘉奖,加入秘密组织后战功赫赫,独占鳌头,敌人称他为“鬼见愁”!

如今,他想找揍都没人给机会呀!

不过嘛,好男不跟女斗,抛开级别关系,欧阳岚是女人,崇阳要谦让她。

“好吧,我不叫大姐,叫老欧行不。”崇阳无奈的叹息一声。

欧阳岚娇嗔道,“臭小子,本座很老吗?算了,懒得和你计较,N号计划的相关资料,本座已经发送给你,注意查收!”

“还有,下个月本座生日,你有任务人就免了,但礼物得送,就从你的专项资金里扣吧,最后替我给小丫头问好。”

欧阳岚温尔一笑,视频影像就熄灭了。

“老婆娘,你又克扣我……”

崇阳话还没说完,屏幕上方又弹出一道虚拟影像,上面显示着N号计划的资料。

凌旋,女,十八岁,江海经大工商管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大一学生,素有校花之称……

“保护校花?”

崇阳内心的烦躁感瞬间烟消云散,早有耳闻,大学里的清纯妹子特别多,目标还是个校花,想想都激动。

只是资料里没有照片,不能一睹芳容,反正明天就去插班,晚点也无妨。崇阳没上过大学,对大学生活也有几分期待。

不过,任务看起来蛮不错,回想那些刀口噬血、杀人如麻的日子,相对而言,这一次简直是入了天堂。

收回手机,崇阳心情倍儿棒,回到饭厅,又如狼似虎的吃下两大碗饭。

慕思雪在旁边看得直翻白眼,心头琢磨着,“这家伙是从饿牢里放出来的吗?”

终于吃饱,崇阳满足的打了个嗝,和丫头打声招呼,便回房间里睡下了,明天就要去大学报到,他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次日一早,崇阳从车库里骑出一辆赛摩托,轰隆隆的驶进了江海经大。

看着校园里抱着书本穿梭的学生,崇阳心中唏嘘不已,自己的青葱年华全部奉献给大自然了。

此刻,赛摩托的排气管轰隆隆的吼叫,吸引了不少青春少女的目光,崇阳顿时来了精神,油门一拧,风驰电掣的在校园里兜了一圈。

出过风头,崇阳这才去了工商管理学院的教学楼,刚找到市场营销系所在的班级,讲台上一道靓丽的倩影,瞬间让崇阳目瞪口呆。

“臭不要脸的,你居然跟踪我!”

此刻,看到崇阳出现在教室门口,慕思雪花容失色的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