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车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慕思雪今天穿着一套黑色职业OL装,修剪得体的套裙将她的身材衬托得相当惹火,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格外耀眼,踩着一双高跟鞋站在讲台上风情万千,全班的牲口都在对她流口水。

她突然的一声惊呼,把那些牲口的目光引向了崇阳,此时,崇阳还处于懵逼状态,他不明白慕思雪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个体格强壮的倒三角从座位上闪了出来,是体育委员胡浩,他对崇阳大喝道,“哪里来的野小子,敢来市营三班撒野!”

胡浩一直把慕思雪视为心中的女神,每晚都是他躲在被窝里YY的对象,如今女神受到惊吓,他自然第一时间挺身而出。

胡浩身形矫健,一个跨步就冲到了教室门口,二话不说就朝崇阳抡起拳头,招式虎虎生风,简直是把崇阳当成立式沙包了。

不料崇阳身子一晃,轻飘飘躲避了过去,而胡浩却因力量过大,一拳扑了个空,整个人都朝前倾倒,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靠……”

全班同学一片哗然,胡浩可是院系里出了名的运动健将,外号“撸铁将军”,如今却在削瘦的崇阳面前,摔了个狗吃屎,画面感不忍直视。

胡浩失手后,顿时脸都绿了,他一骨碌爬起来,准备跟崇阳拼个你死我活,这会儿,慕思雪连忙跑下讲台,拦住了胡浩,“胡浩同学,你先回去。”

“可是慕老师……”

胡浩的后半句话被慕思雪一个眼神给生生咽了回去,他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到座位,怒视着崇阳。

“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此刻,慕思雪的俏脸冰冷到了极点,她习惯性的双手抱臂审视对方。

“啊?慕老师,我没有呀,我是来上课的!”

之前听到胡浩称呼慕思雪为老师,崇阳也总算明白,自己的房客现在也是自己的老师了。

“上课?”慕思雪狐疑的看着崇阳,而后恍然道,“你就是今天要来报到的那个插班生?”

在昨天,作为班主任的慕思雪就接到了学校通知,只是她没想到会是崇阳。

“Yes,teacher!”崇阳赶紧点点头,兴奋的爆了句英语。

“呃,那你先进去找个位置坐下吧。”慕思雪有些尴尬了,这个臭不要脸的房东居然一转眼就成了自己的学生,多重身份让她一时间难以消化。

崇阳得到慕思雪的允许后,这才在众目睽睽之下踏步走进教室,经过胡浩的身旁时,瞧见那双愤怒的小眼神,崇阳瘪瘪嘴很无奈的耸耸肩。

这会儿,距离上课时间还有十分钟,教室里几乎座无虚席,只剩下中间一排的两个空位,崇阳便径直走过去拉开座位坐了下来。

身子刚落定,座椅就被后面踢了两脚,崇阳转过头去才发现,身后坐着一个体重二百斤的女恐龙,她拿起笔记纸对崇阳指了指上面的几个字。

“你!死!定!了!”

咦?这是,受到了某种威胁么?

崇阳郁闷的扭回身来,心想,大学校园里还真是奇怪,看似云淡风轻,貌似危机重重。不过也罢,执行任务嘛,怎么会没有风险?

想到这里,崇阳释然的勾了勾嘴角。

忽然,教室里一阵躁动,门口响起了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

“慕老师,教材取过来了。”

崇阳抬眼看去,只见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怀里抱着几本教科书,长相清秀脱俗,三千青丝齐腰,身材苗条,肌肤赛雪,打扮得朴实无华,一双如星的眸子楚楚动人。

清纯美少女?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简直就像一朵白莲花啊!

崇阳顿时都看入了神!

“凌旋同学辛苦了!”慕思雪微微一笑,而后叫了声,“崇阳,你的教材班长帮你取回来了。”

凌旋?!班长!

没想到眼前这位出尘脱俗的女孩,就是自己要保护的校花,凌旋!

慕思雪的叫声,让崇阳迅速回过神来,他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大声叫道,“谢谢美少女班长!”

“哇……”全班同学一阵哗然。

“新来的胆肥了,敢叫凌旋美少女!”

“就是就是,一会儿有好戏看了。”

“撸铁将军要开心啦……”

凌旋翩翩而至,坐在了崇阳的身旁,她把教科书递了过来,“崇阳同学是吗?这是你本学期要用的书。”

崇阳连忙接过,挠了挠头,再次称道,“谢谢美少女班长!”

“砰!”

崇阳话音未落,教室的另一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王少龙一拳砸在课桌上,他气得咬牙切齿,目光凶狠的瞪着不远处的崇阳。

那些交头接耳的同学,瞬间都胆小的低下头不敢出声,富二代王少龙追求凌旋可是全校公开的事情。

然而,这些情景根本没有引起崇阳的注意,此刻,在他的眼中,只有身旁的这位清纯美少女,校花凌旋。

安排完工作,慕思雪就离开了,第一节课是高数,崇阳一直在走神,他撑着脑袋目光偏向凌旋,像是研究人类新物种一样全神贯注,一丝不苟。

凌旋早已发现崇阳异样的目光,作为班长她有责任与义务监督崇阳,于是在纸条上写到,“请认真听课,不要开小差。”

纸条递过来,崇阳乐坏了,他早就听说过,象牙塔里的爱情都是从小纸条开始的,故此激动回复到,“敢问美少女,是哪位仙子下凡啊?”

看到这些,凌旋就不再理会了,身为校花她对这样的爱慕者已经司空见惯,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无视。

然而,崇阳炽热的目光却让凌旋有些无所适从,刚下课,她便和那位体重二百斤的女恐龙调换了座位,一时间崇阳心中大为惆怅,去了厕所抽支烟解解闷。

刚点上烟,一只胳膊就搭在了肩头,王少龙带着一群人堵在厕所,凶神恶煞的对崇阳说到,“新来的小子,离我的女神远点!”

“你的女神?谁呀?”崇阳有点纳闷,看了看那群人,撸铁将军胡浩也在里面。

王少龙阴笑道,“少给老子装蒜,整个学校除了凌旋,哪里还有女神?”

其实大学里美女如云,王少龙家族显赫,眼光颇高,他只对校花感兴趣,在见到崇阳公然称呼凌旋为美少女,上课又偷偷递纸条,这些都把他气得半死。

第一天入学,崇阳原本不想惹是生非,可面前这个家伙主动挑衅,又是因为凌旋,与自己这次执行任务有关,让崇阳不得不提高了警惕。

王少龙虽然长相不凶,但是脾气不小,在听到崇阳又一次称呼自己的女神为美少女,这种口吻在他看来无疑是种挑衅,顿时火冒三丈,一巴掌扇散了面前的烟圈,牙齿咬得砰砰作响。

身为富家子弟,王少龙在任何事上都不会亲力亲为,尤其是干架更不可能一马当先,当下挥挥手,背后的一票人就涌了上去,把崇阳围了个水泄不通。

王少龙站在包围圈外,运筹帷幄道,“兄弟们,弄他!医药费算我的,完事后每人发个微信红包!”

听到王少龙这么说,崇阳不禁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在校园里打架也是要明码标价的,就像他执行任务一样,每次组织都会分给他一笔不菲的佣金。

只是,王少龙开出的价格未免也太低了吧,他崇阳在大学里就这么廉价?

这会儿,中途进厕所的同学都吓得退了出去,有爱打小报告的叫嚷着快去告诉老师,王少龙却挑了挑嘴角,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告老师?就是告到校长那里,他也不怕,他王少龙是谁?

江海市十大风云企业之一双龙集团的少公子,父亲王玉龙是江海市有名的黑白通吃企业家,光每年给学校的捐赠就达一百万元以上。

仗着家里有权有势,王少龙没少在学校惹事,王玉龙为了照顾亲儿子,王少龙读到哪所学校,他就捐赠哪所学校,如今儿子进了江海经大,他直接给工商管理学院捐了一栋教学楼。

可以说,校长看到王少龙都要客气三分,更何况一个新来的插班生?

王少龙根本没把崇阳放在眼里!

就在即将动手之际,上课**响了,包围崇阳的一票人立马作鸟兽散,王少龙可以无故旷课迟到,他们可不行。

无奈之下,王少龙只好瞪了崇阳一眼,威胁道,“小子,你等着瞧,放学要你好看!”

崇阳无奈的耸耸肩,弹飞手指间的烟蒂,他还准备借此活动一下筋骨,谁知这么快就没戏了。

第二节课是英语,崇阳坐在体重二百斤的女恐龙身旁,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总像堵了什么似的,如坐针毯。

这节课,英语老师临时有事,暂时由班主任慕思雪代课。

慕思雪在高中时期英语就过了六级,自身本就对英语颇感兴趣,这次代课,她饶有兴致的拿着教材在讲台上教学。

成熟性感的慕思雪来授课,全班牲口都听得异常认真,一双双炙热的目光像探照灯一样,在慕思雪**的**上扫来扫去,满教室都是口水的味道。

只有崇阳在开小差,大学课堂对他来说几乎是索然无味,除了身后的凌旋。

因此,崇阳总是时不时的扭过头去,不是拍拍肩膀上的蝇虫,就是转身下去捡笔,就为了能够多看一眼美少女凌旋。

凌旋上课极为认真,身为班长自然要做表率,所以崇阳这些暧昧的小动作,凌旋基本无视,然而却被讲台上的慕思雪看在眼里。

“崇阳同学,我们现在讲到第几页了?”

慕思雪站在讲台上冷然道,举在手中的课本遮挡不住傲人的上围。

崇阳哪里听得见慕思雪叫他,此时,他正好发现凌旋朝他看了过来,那是一双多么清澈的眼神啊,终于四目相对,崇阳竟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还想多看几眼,不料凌旋开口道,“慕老师叫你呢。”

“啊?”崇阳这才回味过来,刷的站起了身,面向讲台声如洪钟,“到!”

“哈哈!”全班哄然大笑。

“这小子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傻子,以为军训呀!”

……

一时间课堂上一片嘈杂,慕思雪清了清嗓子,用课本使劲拍拍讲桌,身前的饱满随之乱颤,全班的牲口瞬间闭上了嘴,目光如注的投向了那里。

“呃,那个,刚才说到哪里了?”

慕思雪俏脸一红,学生们的目光太过火热,都让她有点大脑短路了。

“慕老师,您刚才在问崇阳讲到了哪一页!”

体育委员胡浩从来都是睡梦中度过英语课,这次却听得极为认真。

“哦,对,崇阳,你说说我刚才讲到第几页了?”

言归正传,慕思雪这才稳住了思绪。

“哪一页?”

崇阳有些蒙圈,他挠了挠头,想看看同桌那位女恐龙的书,不料女恐龙似乎早有防备,身体倾斜了一下,虎背熊腰便遮挡了崇阳的视线。

“靠,真小气!”崇阳不禁心头暗自叹道。

见崇阳一时半会答不上来,慕思雪也不想太为难他,毕竟是自己的房东,于是谆谆教诲道,“崇阳,英语课要认真听讲,不能掉了节奏,否则后面就跟不上了。”

崇阳挠了挠头,笑道,“不好意思啊,慕老师,四六级英语完全就是小孩子学说话,没什么可读性啊。”

此言一出,全班顿时炸开了锅。

“这小子真装比呀,四六级英语有这么简单吗?”

“看他一会儿怎么收场?”

“留学回来的插班生么?逼格够大……”

听到同学们的议论声,崇阳无奈的耸耸肩,众口难辨,他只能微笑面对。

此时,慕思雪沉下了脸,心想这个臭不要脸的居然如此猖狂,敢在她这个英语天才的面前口出狂言,当即戏谑道,“那行呀,我来考考你。”

“哦?考我?好啊,赌什么?”

崇阳有些诧异,这个美女房客居然凭借老师的身份,想当众考验他,一下子令他赌性大发,在外执行任务,他可是经常和对手打赌。

慕思雪也没料到这个臭不要脸的房东要和她对赌,身为班主任,再怎么样也不能被自己的学生压倒气势,不然还如何立威服众,更何况这是她最拿手的英语专业。

不容多想,慕思雪一口答应了下来,“那行,你说赌什么?”

崇阳的嘴角顿时勾起一抹邪笑,他决定趁机挑逗一下这个美女房客,淡然道,“你输了就必须亲我一口。”

话音未落,全班霎间鸦雀无声!所有牲口的目光齐齐射向了崇阳,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崇阳早被凌迟处死了。

“老子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