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采肉莲是什么意思 水越多是不是表示越喜欢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回头看了一眼窗户外面没有人后,中年人立马站了起来,连跑到窗户边上,嘭的一声,把窗户关的结结实实的。

确定好刚刚的话没有被人偷听后,中年人迅速地跑到李夜的身边。

这一切举动,无不说明着李夜的重要性。

“先生,您请跟我来。”中年人这个时候一改之前的疑惑,不耐烦,脸上出现了一种和刚刚外面女子一开始时候的笑容。

不过,眼神之中却是没有丝毫的鄙视,只有尊敬,那是对地位崇高之人的尊敬。

夜天银行中大部分人还是以出示银行卡为准,当然李夜的这种方式并不是说没有,只能说是少之又少,几乎是没有。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就没有,一些实力雄厚的家族便是会给自己的后代设置一个滴血认证,大部分在孩子七八岁的时候就会认证,像李夜这种年龄的着实是少。

“先生,我看您是大学生?”中年人一边领着李夜往房间中的一个位置走去,一边问道。

“嗯。”李夜并没有多说话,只是轻声回应。

见李夜并没有多说话的意思,身为一个分行的小小经理,自然是不敢多问。

只见,中年人用手指轻轻按了一下墙面上的某个位置,一个小小的凹槽便是从墙面中自动弹了出来。

“先生,您还得需要滴一滴您的血才能认证,十分抱歉了。”中年人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歉意,同时眼中也是十分地好奇,好奇李夜究竟是哪个家族的人。

“没关系。”李夜淡淡地回复,说完,便是用牙齿将他自己的食指咬破,一滴红色的血液自李夜的食指初流下,流到小小的凹槽中。

刚好不好,这个小凹槽也就是一滴血的容量。

“好了,好了。”中年人时刻都在注意着,一滴血刚落下的时候,便是连忙说道。

收回手指,李夜吮吸着自己额外流出来的血液。

“我给您去拿一个创可贴,您稍等。”中年人笑着。

还没等李夜回答要不要,中年人便是从他的抽屉中取出一个创可贴,本想请自为李夜裹上,可是李夜坚持自己要包裹。

中年人也只好作罢,不过这并不影响中年人对李夜的敬畏,甚至是有意讨好。

不一会,房间中便是出现一个机器一般的声音。

‘李氏家族,传人之一李夜,正式开启各大银行的财富支配权。’

说完,这个屋子中的墙壁开始了翻天覆地一般地变化,好像是电影里面的无声变化一样,一个全部是由金属打造而成的过道开始出现在李夜的视线中。

“李先生,您请!”

虽然这种操作确实是有点让人大开眼界,不过李夜没有说话,也是一马当先地走了进去。

其实,原本在李夜七八岁的时候,家族便是决定了外放,那时候的他依稀记得还没有开始这个认证,直到今日,终于重新启动了。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密室,密室中则是摆放着一个挨着一个的保险柜。

“李先生,这里的保险柜中全部都是金条。”说话之间,中年人也是打开了保险柜,顿时,一阵金色在保险柜里面的灯光照射下,金光四射。

“每个保险柜是有八层,每一层中则是有五袋塑料包裹着的金条,每袋中有五根金条,每根金条则是2550g,您请看一下。”

李夜只是点了点头,至于都多少克的金子,也是没有必要花费脑细胞去算。

“这边是各种跑车的钥匙,跑车的话则是给您重新放置了一个地方,您要是需要的话可以随时去取,当然也可以告诉我帮您去取。”说话的时候,中年人又是打开了东边的柜子,里面有一堆的钥匙,估计每一个钥匙所开的车放出去都是能让不少富二代眼红。

“嗯!”李夜轻声说道。

“李先生,这里是美钞。”说完,中年人便是朝着南边走去,打开了南边的一个巨大的保险柜,这个保险柜要比别的几个大少不少。

打开之后,里面竟然全部都是美钞,一摞一摞的,堆积如山。

饶是如此,李夜还是没有半点惊讶,脸上依旧是那种波澜无惊。

“经理,给我来点现金吧!不过,也就是一个百万多一点吧!”李夜看着眼前的美钞,随后看向中年人,说道。

说实话,中年人做经理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东西的主人竟然是这么一个看起来穿着这么普通的人,而且每开一个柜子的时候都是心惊胆战的,那么多的车钥匙,还有金条,美钞,接下来便是现金了。

“好的,先生,您请稍等。”说完,中年人便是跑到了北面的一个巨大保险柜的前面,这个要比装美钞的更大。

打开后,里面竟然是满满的现金,估计有个十来卡车了。

看着眼前如此多的现金,李夜的眼神之中依旧是十分地平静,使得中年人对李夜的看法高上了不少,大部分人看到这么多钱财的时候,还是遏制不住眼神之中的那种贪婪。

李夜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子,这个袋子还是他去肯德基的时候找人家服务员死皮不要脸地要下的了,幸好还在了,不然的话,这么多的现金可就没有办法拿了。

“就装这个里面吧!”李夜说道。

看着眼前的塑料袋子,甚至里面还有一种餐厅中食物的味道,中年人的眼中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这可是头一次见过有人把一百万装进这个垃圾塑料袋中的了。

不过,中年人自然是不会多问的,毕竟做他们这一行的,最重要的就是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

中年人二话不说,便是撸起袖子开始动手,装了一大把又是一大把。

看着这么多的钱,李夜的心中突然有些感慨了,要是林雪看到的话该是有多么的想要啊!真是期待那一幕。

不一会,中年人便是装好了,李夜却是直接扛起这个大袋子直接往外走去。

中年人则是为了管好保险柜,所以没有及时跟在李夜的身后出来,身为经理,自然是知道李夜一定是一个特别有钱的富豪,能够跟在李夜的身后,最起码还能混个脸熟。

“来人啊!抓小偷啊”这是小王的第一反应,也是第一个开头喊话的人。

听见声音,周围的保安都是涌了上来,二话不说,便是把李夜制伏在地,与此同时,肩膀上扛着的塑料袋也是掉落在了地上,其中红色的纸张便是抖落出了不少。

见人赃惧获,小王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同时不自觉地看向了被制伏在地上的李夜,眼神中尽是厌恶之色:“真是令人厌恶,你知不知道那个办公室是留给十分重要的人用的,就你这个穷酸吊丝,怎么可能配得上啊!”

这时,段家的那对夫妇走了过来,“小王啊!像这种人以后就不能放进来,真是拉低咋们这个银行的档次啊!”

说话的人是那个妇人,小王堆起了笑容,“多谢段总夫人提醒了,能够抓住这个人还得十分感谢您的啊!”

原本段家的这对夫妇压根就没有出手,只是说了几句话,小王就要对他们两个感恩戴德,这可真是钱的魅力啊!

“好了,赶紧把这个人丢出去吧!不然到时候你们经理出来可就不好说了。”说话的人并不是那个妇人,而是妇人身边的段总。

“是,我这就把这个小偷扔出去。”小王笑了笑,那种阿谀奉承之意再是明显不过了。

就在保安们要动手的时候,一个声音出现在众人的耳边,对于小王来说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王阴,你在干什么。”

回头之间,发现这个银行的经理,也就是那个中年人正急忙往这里跑来。

“经理,我抓住一个小偷,这个小偷进入重要客户接待室里面偷了一大袋的现金出来,现在人赃俱获,您看是要......”

话还没有说完,这个中年人便是连忙推开把李夜制伏在地上的保安,脸上一脸的慌乱。

“李先生,您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的啊!”

就这样,李夜在女子和段家夫妇惊讶的目光下把李夜从地上扶了起来,那些个保安们自然是不敢阻拦的。

“方经理,您这是干什么啊!他只是一个穷酸小子啊!而且还在您的客户室里面偷了一大袋妇人这个时候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

谁知道,这个经理突然脸色一边,厉声指责道:“什么偷东西,我可告诉你,乱说话可是要负责的。”

这个妇人的脸色十分地不好,毕竟被人骂不是一件什么开心的事情。

不过,那个段总却也是看不下去了,脸色微微变了变,蔑视一般地眼神看着站立起身的李夜,“方经理,这是谁啊!怎么这么大的场面,连你都这么看重,依我看,只不过是一个穷酸小子而已,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反观李夜,只是站着不动,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放肆,段天,我可告诉你,这个银行是我方泽说了算的,要是你不想在这里办理业务的话,可以去别的银行。”

方泽听完那个段天说的话,愤怒地回怼道,说完,也是看了一眼李夜,发现李夜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之后,也是松了一口气。

要是李夜有半点责怪的意思的话,方泽这个经理算是干到头了。

被方泽回怼,那个段天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什么,毕竟夜天银行在全世界上都是数得上号的,不仅是一种荣耀的象征,更是一种财富的象征,谁就闲的没事被这个银行的人驱逐出去了。

那个叫做是小王的女子这个时候更是恨不得晕过去,连经理都对李夜毕恭毕敬,那么她这么一个小小的接待人员刚刚竟然出言不逊,而且告诉保安拿下李夜。

“方经理?”李夜皱着眉头轻声询问。

同时,方泽也是注意到了李夜将目光对准了刚刚扬言要抓小偷的王阴。

有时候,意会只需要一个眼神。

“你还不赶紧对李先生道歉,愣着干什么。”方泽对着那个女子大吼道。

说实话,像李夜这种等级的存在,要方泽从这个银行撤职也是一句话的时候,这个王阴更是别提了,要是因为这个员工就牵扯到马天未来的职业生涯,那可是不划算。

“李先生,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人,对不起,李先生。”说完,王阴也是鞠了一个躬,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了,李夜刚好能够看到王阴领口处的一抹白皙。

不过,李夜压根接没有动丝毫的心思,眼神中还是那种漠视。

王阴的眼中多少还是有点失望的,要是能傍上李夜这个富豪的话,她后半辈子几乎可以说是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了。

“好了,我该走了,方经理,你以后还得好好**一下你们这里的员工啊!不然的话你这经理可是做到头了,知道吗?”李夜轻声说道。

其实,李夜也并不想和这堆人计较,除非是伤及了李夜的底线,要是换做是别的家族中来的子弟,碰到这种情况的话,还不得大打出手?

也可能是李夜过了这么多年的穷苦生活,练就了一个不一样的心态。

“是,是是。”方泽连忙点头。

李夜伸出手来,那些保安们早就眼疾手快地把地上的钱都捡起来放到了袋子里面,虽然不喜欢里面散发出来的味道,可是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包括段家的那对夫妇。

方泽连忙从保安的手中接过袋子,递到李夜的手中。

在方泽的陪同下,李夜缓缓走出了这家夜天银行。

临走的时候,方泽还特意交给了李夜一个名片,其中的讨好之意则是再明显不过了。

当然,李夜也是把这个名片收了下来。

毕竟,在这个城市里面认识点人办事还是比较顺利的。

李夜走后,方泽走了回来。

“方经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难不成这个人真的是个富豪?”说话的人还是那个段家的妇人。

对此,方泽只是给了这个人一个白眼。

因为王阴,还有这对夫妇,差点让方泽酿成大祸,他能够坐到经理的这个位置可是来之不易的,不想说丢就丢掉。

“我可告诉你们,以后来的任何一个人都要认真对待,即便是一条狗来了,也要好好礼貌地请出去,要是像今天的这种事情再发生的话,你们就都不用干了,知道吗?”

方泽对着大厅中的所有人大喊道。

“知道了,经理。”这是所有人一致的口吻。

能够来到这个银行可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所有的人都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估计经历过这件事情后,以后这个银行中就再也没有人敢轻视任何来银行中的人了吧!

“哼!”方泽看了一眼低着头的王阴,冷哼了一声,便是走进了重要客户的接待室里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