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露大丁的图片*男朋友说他有更大的棒棒糖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男生露大丁的图片*男朋友说他有更大的棒棒糖

男生露大丁的图片*男朋友说他有更大的棒棒糖

男生露大丁的图片*男朋友说他有更大的棒棒糖

“孟枢,你喝醉了。”纪心瑶用手抵住他的胸膛,一双湿漉漉的杏眼望着她,温软的身子轻轻打着颤。

孟枢冷哼了一身,“纪心瑶,你装什么装!你拿静雪的命来逼我娶你,不就是想要我碰你吗?”

“我只不过是喜欢你……”纪心瑶轻声说着,委屈得像是一朵小百花。

可此时,她的内心却是极度无语,她叫他结婚,又没叫他犯法。

孟枢要她割一颗肾脏给纪静雪治病的时候,倒是理直气壮。

滴滴——

脑内响起一阵提示音,接着,在她眼前浮现出一块虚拟显示屏。

【孟枢:憎恨+5%,任务总进度:90%】

居然加了这么多!

就在纪心瑶惊诧之际,孟枢忽然掐住了她的脖子,那力气大得简直要将她捏碎。

然后,他说出了那句渣男经典语录,“你要失去的只不过是一颗肾脏,而静雪失去的是爱情!”

纪心瑶难受地猛咳了几声,要不是她任务在身,早就一拳把这渣男打得桃花满天红了。

可如今,因为失去呼吸,满脸被呛红的是她自己,就连小巧圆润的鼻尖也是红红的。长长的睫毛扑哧着湿润的泪花,衣裳也被他蛮横的动作弄得有些凌乱,从并不算宽松的领口露出了精致白皙的锁骨。

孟枢看着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竟不自觉地哽了哽喉结。掐住她脖子的手也渐渐松开。

一股不知名的电流在他身上窜动起来。

【孟枢:憎恨-1%,任务总进度:89%】

淦!这怎么还减了!

纪心瑶哪儿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绩效被扣,立马又装作一副绿茶的样子,柔柔弱弱地道,“你喝了酒,要是有了孩子怎么办。人家有些害羞,咱们留到结婚那天好不好?”

话音一落,孟枢的眉头死死皱紧。然后他偏过了头,直接吐了一地板。

【孟枢:憎恨+3%,任务总进度:92%】

“果然我看到你这张脸就恶心得想吐。”

孟枢恶狠狠地瞪了纪心瑶一眼,他刚刚竟然以为自己对她的厌恶有一丝丝动摇。果然只是错觉。

这种恶毒、下作的女人,他多看一眼都嫌脏了眼睛。

孟枢挺起身,走下沙发,晃晃悠悠地出了门。

砰地一声,整个君临一品24层都发出了震响。

“臭死了。”

纪心瑶捂住鼻子,家里的污秽物孟枢一定会让人来清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逃离这个臭烘烘的地方。

实际上,她认识孟枢不过短短一个半月。

原本一个半月前,纪心瑶刷完了999个快穿任务,即将从快穿总局光荣退休,同事们都欢欢喜喜给她办送别宴了。硬是临时来了个S级任务,必须她这样的王牌员工上场。

【任务难度:S级,任务名称:被嫌弃的假千金的一生】

【任务描述:贪欲、憎恨、愚痴、傲慢、怀疑这五种情绪被合称为五毒,乃是一切痛苦的根源。

在五毒没有到达临界点时,会PUA原主,致使原主自杀。在其中一项到达临界点后,则会摧毁自己的心智,痛不欲生。

“谢谢你,心瑶。班里的同学都不肯和我一组,要不是你帮我,这次的作业我就完不成了。”

“以后我等我真的成了导演,绝对让你来当我的女主角。”

话音刚落,眼前的画面再次变幻,这次回到了高中时期。穿着校服的男人用女生的手帕擦着伤口。

【孟枢,总裁,纪心瑶的高中同桌】

“我答应过你不打架了,当然会被人打呀。”

“不过你的话我都听进去了,我会好好读书的。”

“今天的笔记借我抄一下啦。不知道为什么,抄你的笔记才更有动力。”

之后画面中出现的大佬年龄越来越小,分别是【金融巨子】,【国学世家子弟】,【世界拳王】。

纪心瑶善良地帮助了他们每一个人,也被每一个人看做了是自己人生的指路标,前进的动力。

但随着原主的妹妹纪静雪出现以后,他们对原主的态度就变了,纷纷为纪静雪马首是瞻,甚至认为帮助过自己的人是纪静雪。

原主也从被众人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变成了卑微的妹妹的替身。因为她不计回报的圣母心和对友情的珍视,而被还需要她帮助的男人们深深PUA着,酿成悲剧。

纪心瑶唇角勾起一丝狡黠,原来是收拾一群知恩不图报的白眼狼。

不愧是S级任务,五条支线,真是刺激。

严格意义上来讲,原主纪心瑶并不是假千金,甚至整个纪家只有她才真的姓纪。

纪心瑶的父母是假结婚,母亲结婚以前就怀上了她,怕未婚生子影响家里声誉所以招了赘婿。赘婿改了纪姓,渐渐揽过了纪家的生意,也露出了真面目,气死了外公,逼死了母亲,还拿出亲子鉴定咬定她是野种,把她扫地出门,带着自己的情人和私生女鸠占鹊巢。

再之后,私生女纪静雪就成了金光闪闪,立着白富美人设的流量小花。

而同样表演系出身的纪心瑶因为被纪静雪的团队打压,大多时间只能在密室和剧本杀店演女鬼,就连上搞笑节目装疯扮丑,在电视剧里演尸体的机会都格外珍惜。

纪心瑶换好衣服,走到玄关处,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和纪静雪长得其实并不像,只有身高身形是相似的,五个大佬里她已经接触过的孟枢和石隐都曾把她认错成纪静雪。

他们和纪心瑶才是青梅竹马,会不会他们印象里的纪静雪,本来就是纪心瑶?

忽然,纪心瑶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阿隐。”

目标大佬二号出现,石隐,父亲是知名大导,母亲是国际影后,自己则是新锐导演中风头最劲的。

“横山影视城,两个小时内赶过来。”石隐的声音像极了泉水,清冽而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