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又大又硬又粗图片/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又长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男人又大又硬又粗图片/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又长

男人又大又硬又粗图片/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又长

纪心瑶叹了口气,看向了男人的手,“你这里要处理一下,不然会感染的。”

她说着,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湿纸巾,撕开了包装袋,帮他擦了擦伤口旁边的血迹和灰尘。

此时,男人唇角掠过一丝不被轻易察觉的笑容,静静地看着她。

纪心瑶将方才买来的创口贴竖着密密地贴在了他的伤口上。

“这样也不是办法,追杀你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前面两百米有个派出所,你可以去哪儿报案。”

男人摇了摇头,想要开口,肚子忽然咕噜咕噜地叫了几声。

纪心瑶站了起来,急匆匆地离开。男人也想跟着站起来,但刚才刻意跑到这里来遇见她消耗的力气太多,他还没立稳身子,又跌了下去。

废了好大的劲儿,他才可怜巴巴地抱膝坐起。

过了十分钟,纪心瑶才又匆匆跑了回来,递上了两个饭团。

“我还有急事,就先走了。”

男人深渊般的眼染上几分氤氲。

她又把他当小叫花了。

之后,纪心瑶上了计程车,打算合眼小睡一会儿。

夜深了,司机播放着车内广播打发着时间。

“今天下午,西京市中央区宋公馆突发大火,经消防员连续四小时作业,火灾终于被扑灭。遗憾的是宋家六口,无一幸免。没想到宋氏帝国竟会以这种方式土崩瓦解。”电台男主持遗憾地说道。

女主持轻声惊讶了一下,“六口?网上不是传言宋家一共五个孩子吗?应该是七口人才对。”

“你看的可能是假瓜了,传闻的第五个孩子,神秘的宋子廉可从来没有被宋家承认过,宋太太也曾出来辟过谣,说宋子廉小时候的照片用的其实是长子宋子风的图。”

纪心瑶没听清广播,打着哈欠,睡意越来越浓,直到人到了横山影视城,才被司机叫醒。

小助理已经在影视城门口等了她许久,担忧地道,“瑶瑶姐,你已经迟到半小时了,一会儿石导肯定会生气的,这可怎么办呀。”

纪心瑶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会儿他骂我的时候,你们记得站远点就行了。”

“瑶瑶姐你倒是想得开,我们石导那个脾气,估计也只有你受得了了。要是石导能接受你就好了。”

在石隐身边的工作人员眼里,纪心瑶不是石隐的女朋友,只是纪心瑶很喜欢石隐,她身上也有石隐可以利用的地方罢了,娱乐圈这种事不少见,他们这样的关系自然也没人质疑。

横山影视城,平湖景区。

石隐见到纪心瑶时倒没有生气,漫不经心地递了个策划书和两份甲方签好字的合同递给了她。

“我朋友的恋综,还有十天就要开拍了。缺个女嘉宾,你上吧。”

策划书封面是一排大字——不要被绿茶欺骗。

很显然,这综艺给她,就是要她去当绿茶的。

他恐怕是想和纪静雪同居吧?怪不得笑那么美。

十天后就要拍恋综,纪静雪的肾病果然是装的。

她只是想挖了她的肾,让她死。

“好,都听你的。人家好期待。”纪心瑶忍着恶心,用着甜甜的声音回道。顺手将策划书和合同收进了包里。

在石隐眼里,她不绿茶,谁绿茶?只不过听话的绿茶他用起来顺手罢了。

【石隐:傲慢+1%,任务总进度:97%】

“这个换上,我这部戏马上就要定档了,还有一个镜头总觉得不够好。”石隐说完,指向了一旁的平湖,“水下摄影,一会儿跳下去的时候记得别露脸,不然会穿帮。”

冬天,地面气温三度,石隐只给了她一件单薄的裙子。

“这纱在水里飘起来一定很好看,你和静雪的身形差不多,不会被观众看出来的。”

石隐这部戏号称全实景,无替身演出,就是想帮纪静雪争个影后出来,可据她所知,半年前纪静雪拍这部戏的时候,替身前前后后不下十个。

“各部门准备,开拍!”

石隐的声音一出,纪心瑶已经赤着脚,站在了悬崖上,即便镜头里捕捉不出她的五官,也能从她的肢体动作中感受到一股浓浓的信念感。就像她真的是电影里为了理想,以身殉道的女主角一样。

砰——

她坠入了水面,竟然连水花也没有,就像这片平湖本就属于她一样,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惊了一下。

谁也不知道,纪心瑶某次任务时的身份,就是一名跳水运动员。

石隐看着监视器里的纪心瑶,薄纱散开,她整个人是那么地轻盈而美丽,艳丽的五官在闪烁的水光映衬下,竟然美丽如精灵,让他一时屏住了呼吸。

“导演,瑶瑶姐脸露出来了,是不是应该叫卡呀?”小助理提醒道。

石隐这才反应过来,不耐烦地喊了声,“重来!”

他的状态不对,他总是忍不住地,被画面中的纪心瑶所吸引,反应过来时又无比鄙夷自己。

他喜欢的人明明是纪静雪!怎么可以盯着其他女人看那么入神。

“重来!”

“重来!”

“重来!”

反复了好几次,纪心瑶站在悬崖边时,已经冷地颤抖了起来。

“争取最后一次,摄像尽量避开替身的脸。三、二、一、开拍!”

要说前几次纪心瑶还能浮起来,这次她就是完全直直地坠到了湖底,绝望感和破碎感看得摄像都一阵心疼。

石隐终于喊了结束杀青,众人聚在监视器前,欣赏着纪心瑶的绝美表演,没有人想起她还浮在刺骨的湖水中。

确认完毕,石隐才道,“OK,替身上来吧。”

纪心瑶看着石隐终于注意到他,伸手举向了他,“阿隐,你来接我。”

“真是麻烦。”石隐不耐烦地说道,见着她对自己那崇拜的表情,又自鸣得意地笑了笑,“不过这次你表现的不错,当是给你的奖励好了。”

他走向纪心瑶,生怕她身上的水渍将他的衣裳打湿,挽起袖子才去握她的手。

“阿隐,我有话给你说。”纪心瑶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

“什么?”石隐微微将身体往前倾。

“阿隐。”她深情地望着他,开口却是,“你说你是不是废物,拍这么简单的镜头都要重拍这么多次,还想学你爹捧女明星,啧,你哪个奖不是靠你爹给评委施压得的,哪部票房没有偷过别的电影。这戏杀青后最开心的一定是你妈吧,她老人家可不得拍着巴掌欢迎你,高喊三声废物到家了。”

一时间,石隐的脸色由白转红,由红转黑,简直精彩纷呈。每个字都深深扎在了他心尖尖上。

“住嘴!”石隐怒骂道。

从来他都是众星捧月,纪心瑶也好,其他女演员也罢,从来都是捧着他的。他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你是在嫉妒静雪,你见不得我要捧她是不是?你这种女人也配和静雪比?”石隐努力想为自己找补回来。

纪心瑶冷笑一声,“怎么捧?用你爹公司的八百个营销号吗?”

石隐怒不可遏,他仿佛像一个小丑,面具下的样子全被纪心瑶给看穿了。

纪心瑶仍旧微笑着,“你真以为纪静雪对你的戏抱希望呀,她不过是想攀你家的关系罢了。不然也不会找十多个替身打你的脸。”

石隐听着纪心瑶这句话,顿时如坠冰窟。他是明白的,一个演员真看重一部戏,不可能找那么多替身,纪静雪有时候甚至台词都不熟悉。

他失魂落魄地想要抽回手,可纪心瑶却用尽了力气,死死地拽住了他。

然后,平静的湖面砸出巨大的水花。

“石导……石导落水了!”

凌晨四点,石隐正坐在导演椅上,披着军大衣,抱着暖水壶,瑟瑟发抖。

纪心瑶换好衣服,立在石隐对面,“石导,我这片酬应该找谁来结呀。你们这电影都杀青半年了,财务还在吗?”

石隐憋着怒气,看向小助理,“给她,照群演结。”

纪心瑶冷冷一笑,“两百块钱就想打发我,我打车过来可都不止这点钱,石导也太吝啬了吧?是不是最近零花钱被扣了?”

石隐气得想要吼她,可浑身都没有劲儿,只能有气无力地道,“你要多少?”

纪心瑶看向小助理,“纪静雪片酬多少?”

小助理脱口道,“一天20万,一共15天。”

石隐瞪向了她,“你难不成也想要20万一天,你配吗?”

纪心瑶摇着食指,“no,no,no,你错了。三百万,一个字儿不能少,打到我的卡上。”她说着,用手机给石隐发了一个卡号。

“纪心瑶,你疯了?”

纪心瑶恢复了深情款款的表情,用一双大眼睛望着他,“阿隐,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为了你最爱的静雪的影后位置,区区三百万你都不肯出吗?”

话毕,她打开手机,放出了一段影视城监控,她黑了影视城的监控系统拿到的。

画面中,纪静雪坐在一旁,打着遮阳伞,吃着水果,看替身在演骑马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