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话 得到老师的机会漫画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第10话 得到老师的机会漫画

白雅这就放心了。

她觉得这里不能久呆了,站起来,对着顾凌擎恭敬的颔首,“多谢首长昨日的收留,我先回去了。”

“把化妆品带走。”顾凌擎命令道。

“不用了。”

“不要就扔了,我这里不用这些!”顾凌擎口气冷了几分。

白雅有些害怕这样的他,拎起礼品袋,“钱我回去后再打给你,麻烦你给个账号。”

“有钱了,到军区来还我就行了。”他在纸上飞快的写下手机号码,递给白雅,“来了后,打我电话。”

“哦。”白雅恭敬的接过。

顾凌擎深邃的看了她一眼,拨打电话出去,吩咐道:“送顾小姐出去。”

*

今天白雅调休,她回家换了衣服,去精神病院看望自己的母亲白冰。

白冰自从被离婚后,就患有了精神类疾病,一直在精神病院治疗。

白冰安静的坐在窗口,愣愣的发呆,眼神很空洞。

白雅拿起梳子,走过去,帮她梳头。

白冰回头看向白雅,问道:“我女儿什么时候来看我啊?”

白雅眼眸一沉,帮她扎好了头发,坐在了她的对面,轻柔的说道:“妈,我就是你女儿,我来看你了。”

白冰顿了顿,打量着白雅,又看向她的身后,眼中恐慌,“桀然呢,他怎么没有来?桀然为什么没有来看我?”

白雅扬起苦涩的嘴角,眼中的氤氲加深。

当年妈妈生病,第一个出现救她的人是苏桀然,也是因此,妈妈对苏桀然产生了很强的依赖感,甚至逼着她嫁给苏桀然。

这么多年,白雅一直苦苦维持着跟苏桀然名存实亡的婚姻,也是因为白冰。

“我们没有问题,他对我很好。”白雅微笑着说道。

“那他怎么不过来看我,你让他明天就来看我!必须来!”白冰霸道的说,眼神之中都是不相信。

“他明天要上班。”白雅解释着。

白冰一巴掌甩在了白雅的脸上,吼道:“你下次来的时候带上他,否则不要来见我了,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白雅脸上**辣的疼,望着眸色腥红的白冰。

如果妈妈没有得暴力型精神病,不会这么对她的,对吧?

“好。我知道了。”白雅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水雾。

“滚,你现在就给我滚,否则我杀了你。”白冰狰狞道。

白雅站了起来,轻柔道:“妈,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滚。”

白雅转身,从精神病院走出去,回头,看了一眼白冰的房间。

妈妈对苏桀然的依赖还是很强。

为了不让她的病情恶化,白雅只好去找苏桀然。

她买了很多菜,来到苏桀然的别墅,房间中冷冷清清,厨房里面的垃圾桶里安安静静,显然这个男人不经常回来吃饭。

她打开冰箱,里面放满了酒,还有……冈本。

白雅的眼眸一沉。

心,瞬间,落入了深不见底的冰湖。

寒气侵入,凉到大脑。

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更何况她今天来,是找苏桀然帮忙的。

白雅把多余的食材放进冰箱里,走进厨房。

从橱柜里找出了曾经放进去的围裙。

围好,洗菜,切菜,烧菜,炖菜。

做完这一切,刚好玄关响起“咔”的一声,电子门打开了。

白雅看向玄关处。

苏桀然走进来,魅眸紧锁着她,里面闪烁着流光溢彩,邪魅的勾起嘴角,“你怎么在这里?怎么,想明白了?来找我离婚?”

白雅脸色发白。

他一直就讨厌他们这段婚姻,她早就知道的,但她没想到,他会把离婚的欲望表现得这么明显。

白雅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不想坚持了,“苏桀然,我同意离婚,但是,我有条件。”

苏桀然眼中掠过一道锋锐,“白雅,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谈条件?”

白雅冷然的看向苏桀然,“如果我昭告天下,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你的仕途一定会被影响的吧。”

“那个孩子不是我的,我不可能在她们的肚子里留下我的种,你想多了。”苏桀然自负道。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我跟你离婚,你以后想怎么玩都不会有问题,我只需要你一个月陪我去见一次我妈。”白雅理智的谈判道。

苏桀然嗤笑一声,“你做梦!”

“条件我已经开了,想通了给我打电话。”白雅懒的辩驳,拎起沙发的包,朝着门口走去。

苏桀然站在那里,面容阴鹫。

从别墅区出门后,白雅直接回了家。

每次跟苏桀然相处,都会让她疲惫不堪。时间久了,她也越来越厌恶这样的生活。

白雅想着,走进洗手间,刚想动作,忽然看到放在一旁的化妆品包。

这是昨天顾凌擎送她的奢侈品,她之前说过要还他钱,似乎还没还......

白雅不喜欢欠人东西,想到这里之后,她立刻去翻自己的包包,里面有顾凌擎写的纸条。

上面写了名字和手机号码。

白雅打电话过去。

三声,那头接听了。

“您好,我是白雅。”白雅局促的开口道。

“嗯。”他沉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来。

“我大约一小时后过来还你钱,请问您方便吗?”白雅单刀直入道。

“过来吧。”顾凌擎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白雅打车到军区门口,就看到一辆路虎开到她的身旁,停了下来。

黑色的车窗降了下来。

顾凌擎凛然的看向她,下颔瞟向车上,“上车。”

他语气生硬,容不得别人的拒绝。

白雅连忙坐了上去。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很生硬。

“那个,我转给你化妆品的钱,请问用什么方式?”白雅局促的问道。

“如果你不喜欢那些化妆品,丢掉就是了。”顾凌擎冷酷的说道。

白雅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不喜欢他这种霸道,“这不好吧,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不能白收你的东西。”

顾凌擎深邃的看向她,反问道:“你想和我有关系?”

白雅:“……”

她急忙解释,“我有丈夫了。”

他轻嗤一声,神色冷了几分。

“帮我做件事。”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看向他,“什么事?”

“首长,我已经结婚了,这样不合适!”

“只是假的。”顾凌擎又加了一句,黑眸瞟向她,“参加一个聚会而已,帮个忙。”

白雅松了口气。

如果是假的话,那她可以帮他这个忙。

“好,不过我们先说好,只是假扮你的女朋友,不是真的。”

顾凌擎淡淡的嗯了一声,嘴角微勾。

车子经过喜来登大酒店。

苏桀然搂着一个娇俏的美女走出来。

他心情不错的和怀中的美女低语,耳鬓厮磨,随即又是露出邪魅一笑,坏坏的在女人额头上亲吻一下。

白雅缓缓的别过脸,靠在椅子上,耷拉着眼眸,淡漠的看着前面。

有些痛,麻木了,就不会有感觉了。

顾凌擎带着她来到码头,港湾里停着一艘游轮,隐隐的能看到游轮上的“顾”字。

顾凌擎帮白雅打开车门,“到了,就是这里,今晚假扮我的女朋友,宴会结束后,我们两不相欠。”

他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白雅也不好拒绝,犹豫了下,她走了下来。

顾凌擎一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搂着她,之间留着足够的空隙。

白雅身子一僵,到底没有拒绝。

即然她是假的,场面要做好。

他们上了船甲。

苏畅浩迎面走过来,看到白雅,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妹妹今天晚上要难过了。走吧,他们在等你。”

顾凌擎搂着白雅进去。

船起航,有些晃悠。

白雅身子摇晃,忽然腰肢被人握住,身子被人揽到了怀里。

“等船开稳了就好。”他沉声道,像是这个动作只是保护她。

她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谢谢。”

走进船舱,苏畅浩拉着一旁的女孩说道,“跟你介绍一下,我妹妹,苏筱灵。”

苏筱灵不屑的看了一眼白雅,目光落在顾凌擎脸上,顿时委屈的道,“你给了这女人多少钱?让她能同意帮你一起糊弄我?”

顾凌擎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她是我女朋友。”

苏筱灵犀利的目光憎恨的扫向白雅,咄咄逼人,“顾凌擎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十倍,现在给我消失。”

白雅淡淡的看着她,既然答应了顾凌擎演戏,那她就不会中途退场。

“他没有给我钱,我是他的女朋友。”

“你——**!”苏筱灵一巴掌朝着白雅的脸上甩上来。

顾凌擎更快一步的握住了苏筱灵的手臂,黑眸更加蒙上了一层冷光,警告道:“别过分了。”

“过分的是我吗?顾凌擎,我才是你的未婚妻!”苏筱灵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你是我的未婚妻。”

气氛瞬间凝结成了零点。

苏筱灵眼睛通红,紧锁着顾凌擎,“你敢吻她吗?如果你吻,我就相信她是你的女朋友!”

顾凌擎沉默着。

苏筱灵嗤之以鼻,“不敢吧,顾凌擎!你就是装的!”

顾凌擎嗤笑一声,转身朝向白雅。

他眼中多了一层异样的光束让白雅一惊。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男人猛地侵袭过来,白雅只感觉唇上一痛,霸道的气息席卷而来。

一串电流,闪过嘴唇。

白雅诧异的撑大了眼眸,一瞬的恍惚。

他他他...他戏演过了。

白雅心胡乱的跳着。

她手推开他的胸口。

他抓着她的手,吻变得霸气和狂野起来,从轻挑她的香舌变成含着交融。

呼吸浓重的吹在她的脸庞,越吻越深,越深越缠/绵。

白雅想起三年前那个男人也是同样霸道的进入。

一下又一下,撞击着她的灵魂,直到支离破碎。

她那里疼了好几天。

白雅浑身颤抖着,敲着他的后背。

她的防备让他的眼眸更深了几分。

苏筱灵拳头紧握,眼睛腥红,别过脸,走到吧台前,倒上了酒。

她嫉妒的快要发疯了。

苏畅浩叹了一口气,宽慰苏筱灵道:“放弃吧,世上好男人多的事。”

“但他们都不是顾凌擎。”苏筱灵偏执的,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光了。

她嫉妒的看向白雅,握着两瓶酒,喊道:“喂,那个女人,敢不敢跟我喝酒!如果你输了,就**了在这里跳舞助兴,如果不肯,就滚出顾凌擎的世界。”

白雅睨向苏筱灵。

“苏筱灵,你别太过分!”顾凌擎厌恶的说道。

苏筱灵随手砸了一瓶啤酒,情绪失控道:“我找的是她,关你什么事儿?”

白雅看着她疯狂的样子,忍不住幽幽一叹。

“好!我跟你喝!”

“嗤——,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三瓶啤酒,看谁喝的快。”苏筱灵爽快的说道。

白雅拿过啤酒,刚举起来,手被顾凌擎握住。

他眸中闪过关心,沉声道:“不用跟她打这种赌注!”

她对他微微一笑,目光波动,有些潮湿的东西在涌动。

“喝醉了,不还有你吗?”白雅轻柔的说道。

她的这种信任让顾凌擎一怔,

他的黑眸越发的幽深,凝望着淡雅中又带着忧伤的她,松开了手。

白雅举起了啤酒,往嘴巴里面送。

一瓶,紧接着一瓶。

酒来不及咽下去,流到了衣服上。

可心头,还是那样的疼。

三瓶酒喝完,白雅放下空酒瓶,擦了擦嘴边的酒迹,看到苏筱灵桌上的三个空瓶,露出一抹感伤的笑容。

“我输了。”她承认。

她输了!

她早应该清醒的。

在跟苏桀然的这场婚姻中,她输得彻底!

苏筱灵得意的抬起下巴,讥讽的说道:“脱衣服跳舞,还是让出顾凌擎,你选择一个,我倒是要看看,你要脸还是要人?”

“够了,苏筱灵,我不是你可以赌的。”顾凌擎挡在白雅的面前。

苏筱灵瞪大了眼睛,委屈的眼中布满了血丝,但还是倔强的道,“愿赌服输!”

“我跳。”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音乐!”苏筱灵恶狠狠的吼道。

音乐响起来。

她走进舞池,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满脑子都是苏桀然跟其他女人滚床单的样子。

一幕一幕,刺的她满身伤痕。

在酒精的作用下,白雅不用在乎那么多,肆意的放纵着自己,仿佛要发泄掉一切的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