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老师第四话免费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补课老师第四话免费

“君博哥的意思是咱们假结婚?可是没有结婚证,我妈也不会相信的。”

夜君博很爽快:“我可以和你去民政局领结婚证。”

“领了结婚证,就不是假结婚。”

慕晴可不傻,只要去民政局办理了手续,就是合法夫妻,可不是假婚姻。

夜君博笑了笑,“你不是说要租我吗?咱们签份协议便是。”

慕晴想了想,又看看夜君博,认识十一年的男人,就算变成真正的夫妻,她应该也不会吃亏。

“那,咱们就签份协议,契约结婚。”

夜君博眸子闪烁,“好。那你现在直接拟份协议吧,写好了我看看,没问题的话,我们下午就去民政局办手续,正好我下午有空。”

慕晴:……她怎么觉得君博哥比她还急了?

肯定是她的错觉,君博哥不过是帮她一把。

“好,君博哥,你在这里吃些点心等等我。”

慕晴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

夜君博微笑地点头,用眼神示意她自便。

等慕晴走开后,夜君博掏出手机打电话,等对方接听后,他低沉地吩咐:“唐秘书,下午的会议推到下周一。”

唐秘书有点意外,下午的会议挺重要的,不过她也不多问,恭敬地应着:“好的,夜总。”

夜君博挂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慕晴拿着两张纸过来,她把其中一张纸递给夜君博:“君博哥,你看看我写的协议。”

她写了四个条件:

第一:夜君博出租给慕晴当男朋友(或者丈夫),每个月的报酬是五千元,包吃住,包四季衣裳各两套。

第二:协议期间,如果一方遇到了真爱,可以提前解除合约,无须赔偿。

第三:协议期间,双方在私生活上互不干涉。

第四:双方在协议期间如无遇到真爱,合约期限为一年。

慕晴不好意思地说:“君博哥,我的咖啡店是去年开的,去年还亏本,今年虽说不亏了,但也未盈利,我给你的报酬只能那么多,不过我可以包你吃住。”

夜君博无所谓地道:“没事,我有工作。”

他又问慕晴:“我能不能改改这份协议?”

慕晴连连点头:“当然可以,你觉得哪点不好的,就提出来。”

夜君博向慕晴索要一支笔,拿到笔后,他把第三条协议划掉,然后把纸张递还给慕晴,说道:“协议只需要三条,你重新打印两份出来,我们就签名,摁手指印。”

从今开始,他夜君博就由慕晴“包养”了。

慕晴看着被他划掉的第三条,皱着秀眉,好几分钟后,她像是想好了,终是没有再说什么,按照夜君博的吩咐,重新打印了两份协议。

两个人都签了名,还摁了手指印。

夜君博抬起右手看了看腕表,对慕晴说道:“这个时间点,民政局还在上班,我们现在就去办手续吧。”

慕晴有点犹豫,“可,君博哥,我只有身份证,户口本在我妈那里保管。”

夜君博笑了笑,“你有身份证,我带你去派出所开个证明,也能办理结婚手续的。正好那两处地方,我都有朋友在那里上班。”

慕晴:……她再次生出错觉,君博哥比她还急。

几分钟后,夜君博带着慕晴出了咖啡厅。

他带着慕晴走到一辆奔驰面前,开了车锁,绅士般帮慕晴拉开车门,示意慕晴上车。

慕晴看着眼前这辆豪车,受大哥对车子非常热爱的影响,慕晴认出这种车价值好几百万元。

君博哥是个有钱人?

像是看出了慕晴的疑惑,夜君博主动解释:“这是我从朋友的朋友那里买来的二手车,只花了几万元,出门在外能提高自己的档次。”

慕晴:“……”

君博哥这辆车,新车的话要几百万元,就算是二手车,也不止几万元吧,瞧着还有九成新呢。

不过这是君博哥的事,她不过问。

等慕晴上了车,夜君博帮她关上车门,然后又掏出手机来打电话。

不到两分钟,夜君博上车了,他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对慕晴说道:“我跟我朋友通了气,咱们去派出所开个证明,再去民政局就可以办手续了。”

慕晴点点头,“君博哥,你朋友真给力。”

夜君博笑笑,他的朋友都非常给力。

车子开动后,慕晴小心地打听夜君博的情况,虽说他们认识了十一年,可是并不熟,连她哥对夜君博的情况都不清楚。

“君博哥,你住在哪里?在哪里上班?”

问完后,慕晴又赶紧解释:“我不是查家谱,就是咱们都认识了十一年,我还不知道你住在哪里,现如今我们又要契约结婚,我觉得,我总要知道你住在哪里。”

夜君博好脾气地答道:“我租住在金湖花园,我家离我上班的地方有点远,不想来回跑,便租了套公寓,哦,我在丰宸集团上班。”

听他说是租房住,慕晴松口气,还真怕他身份不简单,自己惹上麻烦呢,例如他父母觉得他们不配,拿着五百万的支票甩给她让她离开。

“丰宸集团的福利好吧?金湖花园的公寓很贵的,一个月租金都不低。”

夜君博很有耐心,“丰宸集团的福利是很好,我大学毕业后就进去了,在那里工作好几年,收入还不错,能养活我自己。”

他偏头看一眼慕晴,补充一句:“即使结了婚,我也养得起妻儿子女。”

慕晴夸赞:“那是自然,君博哥才是真正的优质男。”

夜君博笑着收下她的夸赞。

一个小时后。

慕晴望着手里高效拿到的红本本,半晌回不过神来。

没想到被催找男友这么久,今天就直接领证成为已婚人士了,虽然是契约……

而她身边的夜君博盯着手中的本子,嘴角也牵起满足的弧度。

“万万没想到我还有能为你服务的一天啊,真是三生有幸。”

这时候,一个年轻男人笑着过来拍拍夜君博的肩膀调侃,“我还以为赵舒走后你就成为不婚主义者了呢。”

她问他的时候,他怎么说他没有女朋友的?

夜君博还没有说话,楚亦立马反应过来,赶紧向慕晴解释:“嫂子,你别误会君博,他和赵舒都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也不是,他们俩就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赵舒在十年前已经出国,几年才会回来一次。”

慕晴很大度地笑道:“我不计较。”

她和君博哥只是假结婚,借此来堵住母上大人的嘴,不再催逼她相亲。

至于夜君博以前或者现在有没有心上人,她真的不在意,像夜君博这般出色的男人,要是没有女人喜欢,她还觉得不正常呢。

楚亦见慕晴是真的不在意,才松口气,又暗怪自己嘴巴太多,竟然把赵舒都扯出来了。

在他们朋友圈里,谁都知道赵舒和夜君博青梅竹马,赵舒情窦初开时就爱上了夜君博,他们都以为两个人会成为幸福的一对。

谁成想……

夜君博在楚亦扯出赵舒时,便紧张地看向慕晴。

看她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不由得松了口气,而后警告地瞪了眼楚亦。

楚亦讪讪地笑笑,也不敢再继续八卦夜君博和慕晴的事儿了,省得又说了不该说的话。

离开民政局,回咖啡厅的路上。

慕晴一边把结婚证塞进自己的裤兜里,一边笑道:“君博哥,没想到我会和你领这本小本本。”

“以后叫我君博吧,那样不会引起怀疑。”

夜君博首先就纠正她对他的称呼,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领了结婚证,现在他们就是合法的夫妻,他不想再当她的哥。

凝视她那俏丽的面容,她的笑容自然又灿烂,让夜君博的嘴角也翘起,“我也没想到我的老婆会是你。”

虽说他们属于闪婚,但,夜君博一点都不后悔。

“君博哥,咱们可是假结婚,你还是叫我慕晴吧,千万别老婆老婆地叫哈。”

夜君博并不生气,而是问她:“在你家人面前我也不能叫你老婆吗?”

慕晴:“……尽量少叫吧,听着怪肉麻的。”

“好吧。”

夜君博发动了引挚把车开动,数分钟后又问慕晴:“你租住在哪里?我今晚就搬到你的住处和你一起住。”

“啊?”

夜君博提醒她:“你说过给我五千元一个月,再包我吃住,包我四季衣裳各两套的。”

既然全包了,他当然要搬过来和她一起住。

慕晴:“……你不是租住在金湖花园吗?那里的环境很好,我的租房环境肯定不如金湖花园的。”

“你也说金湖花园的租金很贵,虽然我支付得起租金,不过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总得省点钱吧,我搬到你那里去住,既是按照咱们签的协议办事,又能节省我的房租钱。”

慕晴张了张嘴,却无法反驳。

“我租住的是一室一厅,离我的咖啡店不远。君博哥,你要是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只能睡客厅了。”

夜君博一边开着车一边笑道:“能省钱,睡客厅就睡客厅。要不,我不搬家,你帮我支付房租,我的房租一个月连同水电费也就一万多元。”

闻言,慕晴立即说道:“你送我回店,在我店里吃点东西,你就赶紧回去退房,然后搬家。”

夜君博黑眸闪烁,嘴角含笑:“好。”

慕晴松口气,不用帮他支付过万元的房租了。

“铃铃铃”夜君博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在开车没有接听,但对方显然不死心,不停地打过来。

“慕晴,帮我接一下,我开车不方便。”

“好。”慕晴觉拿起扶手箱里的手机,当她看到来电显示的是“慕致远”三个字时,顿时觉得手机烫手无比。

夜君博不解地问:“慕晴,是谁打来的,怎么不帮我接听一下?”

“君博哥,我,不方便帮你接听电话。”

慕晴虽说在决定租夜君博那一刻,就想好了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人,可当哥哥打电话来的时候,她还有点慌。

“是我哥哥打来的。”慕晴补充了一句。

夜君博有点意外,他和慕致远是大学同学,但无论是在校内还是校外,他和慕致远的交情都不深,仅保留在同学的关系。

毕业这么多年,两个人不是没有联络过,偶尔遇上了会一起喝两杯,仅此而已。

“我来接吧。”夜君博放慢了车速,并缓缓地把车停靠在路边。

他从慕晴手里拿回手机,接听了慕致远的电话。

“致远,怎么了?”夜君博的声音醇厚醉人,慕晴很喜欢听他说话。

撇开他的外表不说,仅是听他说话,慕晴就觉得自己租他当丈夫一点都不亏。

“也没什么,就是楚亦学弟刚给我打电话,说你结婚了,这天大的喜事,我身为你的好同学,怎么着也要第一时间打电话向你道喜呀。”

慕致远在电话那端乐呵呵地笑,“君博,那个女孩子是谁?太有本事了,连你都能拿下来,什么时候带出来让我们瞧瞧?”

夜君博在学校里就是一朵高岭之花,对人看似温和实则冷漠疏离,暗恋他,倒追他的女生多到数都数不过来,可他愣是理都不理她们,连半点绯闻也没有。

慕致远一听楚亦学弟八卦地告诉他这个消息,他就控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立即打电话给夜君博。

他太好奇那个能拿下夜君博的女孩子长什么样了,本事真大,能摘下高岭之花。

夜君博:……

他忽略了楚亦那个长舌男不仅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学弟。

“君博,证都领了,何必瞒着,就满足满足我这颗熊熊的八卦之心吧,快说。”

夜君博默默地看着身边新鲜出炉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