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在线阅读免费最新无删减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run away在线阅读免费最新无删减

“沐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张邺还真是你未婚夫啊!”

看着满眼求知欲的谢小彤,姜沐沐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咸吃萝卜淡操心,跟你有关系吗,系好安全带!”

“哼,你不说我还不能猜吗,看你这反应,一看就是!我好像记得,姜爷爷之前说你有一份婚约!”

老老实实坐在靠椅上,谢小彤哼哼唧唧道。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这件事,回去还要问问我爷爷。”

说到自家爷爷,姜沐沐叹了口气,眼神一时间也变得有些黯淡。

看到姜沐沐的样子,谢小彤也能猜到姜沐沐对家里的安排非常不满,当下,谢小彤很明智的闭上了嘴巴,不再提及这个话题。

……

公路上的张邺,在喝完两瓶矿泉水后,终于走到了云川的市区,上午从山里爬出来,当张邺到云川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

回到市区的张邺连出租车都不敢叫,大师娘为了防止张邺在城里不干正事,直接停了张邺的银行卡,现在张邺全身上下不足两百块钱!

“总算到家了!”

虽说停了张邺的银行卡,但大师娘也不至于让张邺露宿街头,把云川的一栋别墅交给了张邺。

这栋位于云川烟雨桥的三层别墅,放市面上少说也能值个上千万,现在,这里就是张邺的家!

从兜里摸出来钥匙,张邺**了门锁里面,只是,让张邺有点尴尬的是,还没等他推门,别墅的大门便缓缓的打开了。

“这大门都不锁的吗?”

看到这一幕,张邺也没多想,直接走了进去,反正这里是他的家,也不算私闯民宅。

只是,当张邺走进客厅的时候,却察觉到了不对劲,这栋长时间没人居住的别墅,怎么可能这么干净,桌子上连一点灰都没有,甚至在茶几上还扔着一条半干的抹布。

与此同时,卫生间里传来水龙头的声音,瞬间让张邺警惕了起来。

这房子里有人!

放下自己的背包,张邺朝着卫生间蹑手蹑脚的靠了过去,磨砂玻璃门挡着,只能隐约看见一道人影,但张邺有自信,里面那家伙只要出来,自己就能第一时间制服她!

躲在磨砂玻璃门的旁边,张邺已经听到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就是现在!

“不许动!”

张邺一声暴喝,整个人直接扑了上去,而与此同时,那道从卫生间里出来的娇小身影,也被张邺这一嗓子吓得一激灵,本能的挥拳迎了上去。

嗯?还敢还手?

看到这小蟊贼还敢还手,张邺也不客气,一把握住对方的手腕,直接一个过肩摔把对方摔在了地上,下一秒,张邺直接压了上去,膝盖更是顶在对方的小腹上。

只是,张邺没有注意,他握住的手腕,未免太过纤细了一点。

“哎呦!”

一声柔弱的**,瞬间让张邺清醒了过来,眼前这个小蟊贼,是个女的!

“蔷薇,怎么是你!”

run away在线阅读免费最新无删减

随着身下的小蟊贼晃了晃脸上披散的长发,张邺也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

巴掌大的小脸上,此刻写满了愤怒,一双尖锐的小虎牙正紧紧的咬着,看上去恨不得给张邺来上一口。

“**,把你的手给我拿开!”

被张邺压在身下,蔷薇本就因为刚洗过澡而有些泛红的脸蛋,此刻更是像熟透的苹果一般。

“嗯?”

听到蔷薇的话,张邺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像个小碗一样,倒扣在蔷薇胸前。

“对不起哈,真不是故意的!”

手忙脚乱的从蔷薇身上爬起来,张邺有点尴尬的说道,刚才纯粹是情不自禁,绝不是他故意想握的!

“滚!”

蔷薇才不想听张邺这些乱七八糟的解释,红着脸从地上站了起来。

只是,因为刚洗过澡,蔷薇浑身上下只缠着一条短款浴袍,刚才被张邺一压,大好的春光顿时露了出来,也幸亏蔷薇眼疾手快,要不然浴袍早掉下去了。

“闭上你的眼睛!”

发现张邺偷偷朝这边瞟了一眼,蔷薇没好气的呵斥道。

“意外!绝对是意外!”

张邺敢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偷看的,只是发现蔷薇的浴袍快要掉下来,想提醒一句罢了。

“对了蔷薇,你还没说你怎么在这呢?”

两人很早之前便认识了,不过蔷薇一直在军中打拼,张邺倒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

“哼,还不是大姨娘,知道我工作调动来了云川,便给我打电话让我帮你收拾一下!”

“姑奶奶辛辛苦苦打扫了一天的卫生,借你这地方洗个澡,连个谢谢都没有,还差点被你打一顿,又是摸又是看的,有你这么干的吗!”

看着张邺,蔷薇上来便是一顿痛批。

“不行,越想越气,我得给大姨娘告状!”

“姑奶奶!”

一听蔷薇要找自家师娘告状,张邺顿时慌了,这要是让自己师娘知道自己欺负蔷薇,自己也别想回去了。

“姑奶奶息怒,息怒,咱有话好商量!”

拦住想要打电话的蔷薇,张邺陪着笑脸,连忙说道。

“起开,你真想让我告状啊!”

眼看着自己被张邺抱在怀里,身上的浴袍又有掉下来的迹象,蔷薇忍不住抽了张邺一巴掌。

“我渴了!”

仰头看着张邺,蔷薇抱着胳膊,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歇着,我这就帮你倒水!”

一听这话,张邺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等张邺端着一杯凉开水走回来的时候,蔷薇已经换掉了浴袍,穿戴整齐的坐在了沙发上。

看不到浴袍装的蔷薇,张邺突然有点小遗憾,后悔刚才没能体验出来手感怎么样。

“对了,你怎么调到云川工作了?”

坐在蔷薇旁边,张邺随口问道。

两人也算共事过一段时间,张邺对蔷薇的工作也算了解。

“云川新来了一个总督,我就是跟着他一起上任的,现在是云川军区特战队的教官。”

喝了口水,蔷薇解释道。

“不错啊,升官了!”

张邺也在军中待过一段时间,此刻听到蔷薇的话,也知道这对蔷薇来说,的确是升官。

“呵,升什么官,你知道现在的云川总督是谁吗?”

听到张邺的祝贺,蔷薇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

“谁啊?”

听到蔷薇的话,张邺愣了一下,好像前不久有人问过自己类似的问题,他又不知道,怎么知道谁是谁!

“周维南,当初那个建议军部采取强制措施留下你的人!”

看着张邺,蔷薇缓缓说道。

“是他啊!”

听到这个久违的名字,张邺的思绪一下子也飘到了两年前。

当时北疆十三国集结大军压境,华国防线一触即溃,危机关头,是张邺杀的十三国联军高手胆寒,宁可不前进一寸,也要干掉张邺。

可以说,张邺一个人牵制了十三国联军,这才让华国后方的大军有了重新集结的时间,发起反攻。

可以说,这场战役张邺的功劳当属第一档,怎么封赏都不为过,而他展现出来的实力,也被军部一些人所忌惮,在张邺表现出对什么功名利禄都不感兴趣后,也动过一些心思想强行留下张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