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人妻翘臀挺进-人妻呻吟沉沦呻吟嗯啊喔-无删减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扶着人妻翘臀挺进-人妻呻吟沉沦呻吟嗯啊喔-无删减

“你就是沈妙妙?”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今天不赔个几个亿精神损失给我就等着蹲局子吧!”

看着沈妙妙趾高气扬的模样,沈轻轻只觉得可笑。

沈卫国生出来的真是一模一样,开口就是几个亿呢。

“沈家小姐自己撞了人就是这么无理取闹的?”

“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撞的你?分明是你走路不长眼睛。算了,今天本小姐心情好不和你计较,磕两个头道个歉就算完了。”

沈轻轻匪夷所思的看着女人。

磕头道歉?这个女人是疯了吗?他撞了人还要自己感恩戴德的磕头道歉?

“沈小姐健忘,不如看看监控到底是谁撞的谁?”

沈轻轻语气笃定,看着那张不施粉黛依旧秀丽的脸,沈妙妙更是嫉妒万分。

“少夫人!”

几名黑衣人匆匆赶来将沈妙妙围了起来,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沈妙妙看到黑衣人后,原本就跋扈的神情更是张扬。

“乡巴佬,看什么监控,就是你撞的我,这还需要确认?本小姐说的话会有错?”

“丑女人!就是你撞得我妈咪。”

沈宣墨义愤填膺的叫出声,小小的身体像个小狮子一样,死死的盯着沈妙妙。

“小屁孩,这有你说话的地方?”

沈轻轻将大宝护在身后。

“沈小姐人多势众,是打算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吗?”

沈妙妙见说不过沈轻轻,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伸出手指向沈宣墨。

“你们,把那个小屁孩给我带过来。”

“干什么!住手!”

沈轻轻挡在大宝身前,死死的拦着几个保镖不让他们碰到大宝,但是沈轻轻哪里是五大三粗的男人的对手,很快就被推到一边。

“妈咪!”

看到沈轻轻摔倒,沈宣禾赶紧跑过去扶起沈轻轻。

“小屁孩,你刚刚是不是说我丑?”

沈宣墨被保镖束缚住带到沈妙妙面前,面容虽然稚嫩,但是一双眼睛看向沈妙妙却带着透骨的寒意,看得沈妙妙心头一怵。

沈妙妙转过头不再看沈宣墨,带着些戏谑看向沈轻轻。

“都说母亲是最爱孩子的,不知道你是不是呢?”

“妈咪!别管我!”

沈宣墨和黑衣人提溜着,像是小鸡仔一样不停的挣扎,看着沈轻轻一阵心疼。

“我道歉!”

话音落下的瞬间,沈轻轻朝着沈妙妙跪了下去。

“这可不够,又是撞我又是骂我,这肉体伤害加上精神伤害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

沈妙妙得逞的笑着,看着跪在地上的沈轻轻还不解气。

“既然你这么想救你儿子,那就多嗑几个头对我多说几声对不起吧。”

沈轻轻闭了闭眼,重重的磕了下去。

“对不起。”

起身又是一拜。

“对不起。”

“对不起。”

……

沈轻轻磕头的声音越重,沈妙妙的笑声越发的猖狂。

沈轻轻的额头因为和粗糙的地面接触而摩擦出淡淡的血色。

“这么娇弱,才几下就出血了,行了停吧。”

沈轻轻有些踉跄的站起身,看着丝毫没有要放开沈宣墨的意思。

“怎么站起来了,我说可以了吗,这才是他刚刚骂我的补偿,你撞倒我的事情还没完呢。”

“你要怎么样?”

沈妙妙模样有些苦恼的看着沈轻轻,又看了看自己。

“这样吧,你这个乡巴佬撞到我,搞得我衣服都脏了。”

沈轻轻说着掸了掸鞋子上完全不存在的灰尘。

“帮我把鞋子舔舔干净吧。”

“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吗?既然不想,那就他来受吧。”

沈妙妙把目光转向沈宣墨。

“我舔。”

沈轻轻一步步的走向沈妙妙,在沈妙妙面前站定,顿了几秒,终于再次跪在了地上。

“妙妙。”

深沉的男声从沈轻轻背后传来,面前的沈妙妙顿时向后退了一步,声音也娇柔了许多。

“轩哥哥!”

沈轻轻顺着视线回头看去,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薄唇轻抿,眼神淡漠的看着沈妙妙,一字未说却让沈妙妙瞬间温顺下来。

这个人,她认识,傅氏集团的总裁,沈妙妙的未婚夫。

傅霆轩。

傅霆轩的出现让沈妙妙终于不再纠缠自己,转而将注意力放在傅霆轩身上。

这倒也是件好事。

没有了沈妙妙的无理取闹,沈轻轻的回国之旅明显顺利了许多。

看了窗外的蓝天,沈轻轻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

“轻轻!我的宝贝!”

沈轻轻刚出来就被人紧紧的抱住,听着来人异常兴奋的语气,沈轻轻眼里也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

“顾南依,快从我身上下来。”

沈轻轻无奈的开口,身上的人还是像无尾熊一样死死的挂在沈轻轻的身上。

“顾南衣,我腰疼!”

“轻轻,你没事吧?”

听到沈轻轻说痛,来人立刻麻利的从沈轻轻身上下来,一脸紧张的上下打量着沈轻轻,看着沈轻轻额头上的红肿,伸出手想碰又不敢碰。

“谁干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欺负我顾南依的姐妹?”

沈轻轻一脸意料之中的看着顾南依气的涨红的脸。

“我自己磕的。”

“沈轻轻你当我是傻的吗,这么大的包是自己磕的?”

沈轻轻不可置否的看着顾南依,表情里的肯定让顾南依更是气的跳脚。

“沈轻轻你出国的这几年除了背着我生娃还把脾气磨没了?以前那个不可一世,骄傲的大小姐呢?”

沈轻轻忽视顾南依的话,低下头对着两个宝宝说着。

“宣墨宣禾,快叫顾阿姨。”

“阿姨好。”

“阿姨好。”

“你们好你们好,不要听你们妈咪说的,不要叫我阿姨,要叫我姐姐知道吗,阿姨都把我叫老了。”

顾南依认真的看着两个宝宝,一脸郑重的告诫着他们。

“好的,顾姐姐!”

“宣墨真乖!”

顾南依笑眯眯的摸了摸大宝的头,又看了眼沈轻轻头上的红肿。

“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外面辛苦了,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听着好友语气里显而易见的心疼,沈轻轻心下一片温暖。

“有他们就不辛苦。”

“对了,你托我查的东西发给你了,对沈家……你有什么打算?”

顾南依的话让沈轻轻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语气也冰冷起来。

“沈家?呵,他们能置我母亲于死地,我又怎么能不给沈家回份礼呢?”

一想到沈家,沈轻轻就忍不住生出无限恨意。

沈卫国,沈卫国就不是个东西!怎么能做出害死发妻又卖女求荣的事情?

一想到自己年少无知意气用事,拿母亲遗物偿还的债务,沈轻轻就忍不住骂了自己瞎了眼。

“轻轻,不要冲动。”

看着沈轻轻冷下去的嘴角,顾南依有些担忧的握住沈轻轻手。

“放心,我不是小孩子了,就算是为了宣墨和宣禾我也不会冲动行事。”

“如果有什么困难的地方一定要和我说,不可以再一个人扛了,知道吗!”

顾南依佯怒的表情逗得沈轻轻轻笑。

“知道了,顾大小姐。”

“你这次回来别找工作了,就你的能力去我哥那做个总监绰绰有余,工资任你开。”

顾南依朝沈轻轻挤挤眼,一副自己人友情价的表情,看得沈轻轻一阵头疼。

“我知道顾大小姐财大气粗,但是君子不食嗟来之食,所以工作还是要自己找的。”

早就料到沈轻轻会拒绝自己,顾南依撇撇嘴,有些赌气的回嘴。

“行行行,你是君子,你是君子。所以这位君子打算去哪里高就?”

“傅氏。”

“什么?”

顾南依的眼睛眨了又眨,看向沈轻轻的眼神有些呆滞。

合着这姐说的不冲动就是去傅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