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勿进进必湿湿图片,女生勿进进了必湿gif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女生勿进进必湿湿图片,女生勿进进了必湿gif

生理反应

 

乔絮交过男朋友。啊,如果那叫男朋友的话。

 

那男的据说是校草,用“据说”,是因为乔絮觉得他长得也就那样。不过,是所有追求乔絮的人里,看着最顺眼的一个。乔絮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校草说他喜欢乔絮很久了,从新生入学的第一眼开始。

 

乔絮笑笑,问他喜欢她什么?

 

校草说,你长得好看。

 

这答案,多少肤浅,乔絮其实想听他说些别的,比如她很有趣,或者……

 

一些只有真正的喜欢她的人才能发现的无足轻重的闪光点。是她要求太高。

 

后来乔絮无意间在校草的手机上看见他和哥们儿的聊天记录:妈的,她奶超大。坐我旁边顶着我了,我都硬了。

 

乔絮把手机放下。男人,哈哈。

 

校草约乔絮去看月亮,乔絮去了,坐在无人的山石,校草先说了一番宏图伟业,例如想要和乔絮考同一所大学,问乔絮喜欢北大还是清华,乔絮说,她喜欢耶鲁。

 

在星星闪了一闪、疑似有小行星飞过的那个瞬间,校草大着胆子抚摸乔絮。乔絮没有动。于是校草像是被鼓励,把手伸进乔絮的校服,抓住了他用污言秽语在聊天记录里谈及的对象。

 

乔絮仍旧没有动。其实她也好奇,也想试验一下,不过他不得章法,急躁、粗鲁,他呼吸变重,显得愚蠢,他又凑过来想亲吻乔絮,但乔絮扭过了脸,他湿漉的嘴唇就贴住了乔絮的耳朵。可是很奇怪,乔絮明明不喜欢他的抚摸,可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了生理反应。

 

于是乔絮知道,生理反应与某些亲密行为挂钩,不管你喜欢不喜欢那个人,都抗拒不了。

 

乔絮站在他的店门口,却有点懵了——他什么也没有做。

 

他什么都没有做,没有任何亲密行为,她却依然像那个夜晚一样,察觉到自己的本能反应。

 

顺带一提,那个夜晚,在校草情难自已,解开裤子的时候,乔絮看到一个不大不小的东西翘在那里,她甚至觉得有些滑稽。这个校草和哥们儿的聊天,倒很诚实。乔絮把校草压倒,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手机对着他拍了张照,闪光灯骤然亮起,把校草的模样清晰地记录下来。

 

“我想想要不要发在校园论坛里。”乔絮扬长而去,自然也和这个校草吹了。后来校草大概想报复乔絮,但乔絮利用了体育班的男生,今天和乔絮一起逃出来的那个还把校草给揍了,从此以后校草看见乔絮就绕道走。

 

乔絮的思绪很混乱,她没有察觉到身后的风铃又响了,以至于男人突然说话时,乔絮有一种暴露的羞耻感。

 

“你住哪里?”

 

乔絮不想被他发现自己的脸很烫,烫就意味着红,她怎么能站在他的店门口脸红?如果被他看见,这和她发现校草的聊天记录又有什么区别?

 

乔絮没有回答,低着脸跑开了。她的耳朵在晚风中胀痛得厉害,想起被他洞穿的那一刻,那样毫无征兆,无声无息。

 

男人没有追上来,当然不会追上来,他又不是学校里的男生。休闲街的人渐渐少了,乔絮确实得想个落脚之处。其实本来今天溜出来,她就没有想好要住哪里。反正睡大街也好,总比住学校里有趣。

 

乔絮默默地走着,暗处蛰伏的眼睛一双两双,都在盯着她。她察觉了。她突然想,要是她在这里出了事,那个男人会后悔没有对她负责到底吗?比如说,送她去快捷酒店住下,又或者,邀请她睡在他的某一个房间。

 

这个光鲜的世界,也有许多吸附在暗处的水蛭,它们想要吸女人的血,而女人除了感到恐惧之外,还能做什么?反抗,但是反抗过后,会面临法律的偏袒。反抗的女人,最后或刑过重,只是因为她反抗了。

 

不得不感到绝望。

 

好无聊,这世界糟糕透了,所以在身上穿那么多洞,也没什么,这或许是一种对抗的方式,只是,对抗到自己身上了。人不想被世界改变,就只能改变自己。对吧?

 

乔絮跑了起来,今晚她总在跑。可是这一次,她真的感到有危险。身后有野兽般呼哧呼哧的呼吸,和那时候的校草很像,都把她当成猎物。

 

乔絮终于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跑,她想她没有目的,可她又想起天空偶尔划过的一颗小行星。她是见过星星的啊。

 

远处唯一亮着的那家店,是乔絮的小行星,跑在那光的照耀范围内,乔絮不怕了。她甚至可以回头看一看,是什么样的野兽在追赶她。可当她站在光里,野兽又全都不见了。

 

乔絮站到店门口,看见那个男人正安静地坐着看书,笃定,像是知道她会回来。她推了推门,门锁了。

 

“砰砰砰——”这敲门声,和她的心跳频率一致。

 

男人抬起眼睛,对着她笑了一笑,慢慢地站起来,慢慢地走过来,慢慢地打开店门,慢慢地说:“找我有事?”

 

乔絮擦过他的身体,挤进了店里,暗自舒出一口气。

 

“别人都关店了,你怎么还没关?”乔絮说。

 

“因为我在等你。”

 

乔絮的心跳停拍一秒。她回头,却没敢看他的眼睛。她声音干涩:“等我干嘛?”

 

男人在重新锁上店门,落锁的声音,该是让乔絮觉得紧张的,这是一个陌生男人,她对他的全部了解,还不到一个小时。可是,和外面比起来,至少这里有灯光。

 

他朝她走近了,对她的耳朵看了看,又看了看她的脸,乔絮发现,他的眸子是琥珀色的。这种颜色的瞳孔,看起来很无辜。但是乔絮知道他身上的秘密。这种落差,让他显得变幻莫测。

 

他像是从乔絮的脸上看出了刚才的经历,或者,那些野兽就是他放出去的——乔絮又开始胡思乱想,他不是还告诉过她,这里有个女生被杀了?正常人会对陌生人说这种话吗?可同时,她再一次感到身体里的躁动。天,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开口了,有点戏谑,手里拿着什么:“因为,你的校服落在我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