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让你说出喜欢我漫画免费下拉 一上到底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寒晟无动于衷,不惧他的警告,却猛然一惊,来不及开口阻止,成南已经冲到两人之间把时影猛得推开,想都没想,又冲着时影的脸狠狠挥上一拳。

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寒晟只是要送楚雯一束黄玫瑰,仅此而已。

“你算什么东西!”成南恼火,揪着时影的衣领咬着牙,“敢动寒晟,问过我吗?”

时影再没有那副文质彬彬,仿佛气到了极点,他握住成南的手腕反客为主,竟然三两下将成南翻到在地,膝盖压住了成南的胸口。

寒晟单手捧花,另一手迅速按住时影肩膀。

时影余光往后一瞥,马上起身。

与寒晟两人仿佛回到大学,一起学习散打的时期。

只是那时候寒晟学得并不怎么样,每次都用不了几招就被时影压在身下,而不是像现在,寒晟只用一只手,竟然用他对成南同样的方式将他压翻在地,膝盖顶住了他的喉咙。

成南早已起了身,一边吃惊时影伪装得够深,就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

一边暗叹寒晟,竟然这么厉害,想到寒晟之前说当过兵,“特种部队?”他暗自想了想。

时千落是唯一一个看得异常兴奋的人。他甚至有些激动,竟鼓了鼓掌,显然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

直到与他站在一起的楚雯,忍着泪水喊了一声:“够了!”

时千落刮刮鼻尖往旁边闪了闪。

成南顾不上楚雯,先跑到寒晟眼前,急迫问了一声:“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寒晟摇摇头,捏捏他的肩膀,示意他没事,便绕过成南,向楚雯走去。

“寒晟!”时影站起身依然不死心想阻止他,寒晟不为所动,他又急迫地看向楚雯,嘴角动了动,却没说出来什么。

楚雯并没有在原地等待,她慢慢地,也走向寒晟。

只是挺直了纤瘦的腰身,蹬着高跟鞋,亦走得沉稳,坚定。

与寒晟相汇在一处,两人同时站定。相视良久,沉默无言。

终于,楚雯笑了笑,“晟哥,送我的?”

寒晟将花儿递过去,点了下头,“生日快乐,楚雯。”

楚雯接过花指尖抚摸着黄艳刺眼的花瓣,咬着唇角依然坚持在笑,片刻抬起头,压着眼泪问他,“我还可以,抱抱你吗?”

寒晟主动揽过她的背,楚雯再抑制不住,伏在他的肩头紧抿着唇泪如雨下。

立于他们前后的成南和时家两人,此刻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寒晟拍着楚雯的背让她能缓一缓。

终于,楚雯吸了下鼻子小声道:“所以,真是我想的那样,是吗晟哥?”

寒晟亦小声回她:“抱歉楚雯,有些事,真得解释不清。但我知道,我不能骗你,更不能骗你的感情。我也知道你,一向很坚强,很勇敢。你依然是,我们所有人心里的,公主。”

楚雯摇摇头,又笑了笑,抬起眼睛看向天空苦涩道:“如果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我真得,做不到坚强。但是,我没想到,真得没想到。”

两人结束了拥抱,寒晟还是替她擦了擦眼泪,也轻笑道:“只是遵循本心,希望你也能。你值得一个更好的人,来爱你,我知道会有这样一个人。”

楚雯异常倔强点点头,她向寒晟身后的成南投去一个眼神,悄悄问:“他知道吗,晟哥?你知道我问得是什么。”

寒晟为楚雯的聪明一怔,也自嘲笑笑摇摇头,“他……不是,也不知道。”

“那,你要加油哦晟哥。”楚雯那一刻让自己坚强得像个女王。

但在寒晟眼里,她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女生,他点点她的鼻尖,只笑了笑没有说话。

“好了!”楚雯微笑着大声招呼一声,“大家,赶紧进去,宴会要开始了!”

她捧着那一束黄玫瑰,掀起裙摆,几步登上台阶,又回身挥了挥手,那一霎那,她整个人美得仿若仙女降世。

时影最先反应过来,他急忙追了上去。

成南几步跑到寒晟身边,一直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他,本想问问寒晟到底怎么回事,他和楚雯说什么了,还有楚雯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投来一眼。

但寒晟却明显不想说,他只淡淡道:“进去吧。”便抬脚上了台阶。

成南看着眼前剩下的,唯一一个对他眨眨眼的时千落,看着他那副“赶紧问我,我知道”的表情,用力跺了跺脚。

妈的!好奇心怎么就这么大呢,成南骂自己。

“拜托你好好说话行吗!非要动手动脚?”成南大无语,那时千落仿佛不搭着谁的肩膀就不会站着一样。

时千落邪魅一笑,明明那张脸,那么漂亮惊艳,却总没个正形,整个人永远都是一副散漫。

“扶着电线杆子,免得累啊!”他道。

成南摇摇头,先一步走在他前面。

他笃定时千落不说会憋死,果然,时千落马上追上来,在他耳边啰嗦个不停。

其实要多简单,有多简单。寒晟从楚雯十八岁那年起,每年在她生日时,都会送上一大束红玫瑰,连续送到她二十八岁。

可今天,楚雯二十九岁,寒晟却换成了黄玫瑰,那意思,成南自然懂。

成南一开始就看得出楚雯眼里对寒晟的情谊,他自认为自己直,但不傻,只是寒晟并没那么热情,他才笃定两人不是你情我愿,所以一开始他才有意中间插一脚。

但时千落讲述完,成南站在寒晟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摸着下巴陷入沉思,“不地道啊,直了那么多年,怎么说完就弯呢?”

别墅一层是个豪华阔气的大厅,明亮奢华的水晶灯吊在高高的天花板上,厅里人影摇曳,喧闹吵杂。

时千落一进来就去找洗手间不见了人影。而时影青着嘴角,小心跟在楚雯身后,和她一起招呼客人。

这倒没什么困难,楚雯认识的人,时影,包括时千落和寒晟,也都认识。

寒晟这边,不得不贴近又在神游的成南,厅里人太多,太吵。

一阵熟悉的烟草香冲进鼻孔,成南终于回过神来。

寒晟还没开口,成南似乎迷恋般又闻了闻,之后突然偏头问他,“你抽烟吗?”

寒晟一怔,“什么?”

成南以为他没听清,又凑过去一点,“我说,你抽烟吗?”

“现在?在这儿?”寒晟不知他什么意思,但还是环视了一圈,挑挑眉,“现在抽烟的话,应该很没礼貌。”

“哦,”成南显得挺失望,“想抽烟时跟我说一声。”

神神叨叨的,寒晟宠溺地摇摇头,随他就好,眼下他得说些正事。

“知道今天来得都是什么人物吗?”寒晟问。

成南端着肩膀摇摇头,紧跟着撇撇嘴,“怎么,有大人物?比你厉害?”

寒晟勾起唇角,插着裤兜道:“不然,你觉得只是小辈的生日宴,会这么隆重。”

“那都谁来了?”

“看那个,”寒晟指了指前方一个五十多岁拄着拐杖谈笑风生的老头儿,“他叫朱四,是四九城唯一一个地产大亨,外界都称他朱四爷。”

“还有那两个,”寒晟依次指了指几个都上了岁数的人,小声道,“那是赵岚,赵二爷,四九城一半的码头都是他的。”

“另一个是郑庆海,也排行老二,人称郑二爷,是局子里的一把手,走到哪儿都有三分面子,没人敢得罪。”

成南知道寒晟给他说这么多,自有他的理由,他只要记在心里就好。

“还有吗?”成南见他突然停了下来,便提醒了一下。

寒晟却只看着他不再说话。

成南注视着他,眼里从一开始的疑惑,变成逐渐瞪大的惊讶。

他竟觉得身上冒了一层冷汗。寒晟见状,很欣赏他的聪明,觉得他反应够快。

成南一把搂过寒晟的脖子,刚要问,还是觉得不行,他带着寒晟一闪,闪到一根粗壮的大理石柱后面。

“寒老大,”他低下头,把寒晟的头也压低了点,斟酌着小声开口,“啧!我还不知道,咱们雯姐姐,令尊是哪位大佬啊?”

寒晟没忍住,抿起嘴唇哼笑一声,悄悄道:“还不错,挺聪明。刚才说得那个赵岚,记得吗?我说,四九城一半的码头都是他的,嗯?”

成南着急赶紧点头,用气音提醒他:“知道知道,快说快说。”

“没什么可说的,那另一半的码头,就是楚雯她父亲的。”寒晟挑挑眉。

“……”

成南压了下口水,眼里不可置信,没想到温柔美丽平易近人的楚雯姐,来头儿竟然这么大。

他又想到自己刚刚送了人家一个玻璃珠,而寒晟更不地道,在人家生日这天,选择挑明。

简直任性又大胆。

“傻了?”寒晟刮了一下他的鼻尖。

成南猛然回过神,拉起寒晟就要跑:“寒老大咱俩逃吧,你说雯姐过生日,咱俩都不干点人事儿,会不会被灭口?”

寒晟看着他紧紧拉住自己的手,又看看他煞有其事的样子,内心竟一片柔软。

他真得控制不住不去触碰他,他其实想把成南揽过来,拥住他,可不管现在身处何地,有人没人,他都不敢那样做。

他只得,忍住冲动,揉了揉成南的后脑,轻声道:“不用逃,”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也逃不了。”

成南不懂,想问明白,大厅里突然传出一阵调试话筒的刺耳长鸣声。

两人默契对视一眼,理了理衣服,一起绕过大理石,并肩站立,很明显,宴会开始,主人来了。

寒晟不动声色,余光向后瞟了一眼,已经盯了他们半天的,那道视线的方向。

成南看向远处二楼楼梯上,楚雯搀着一个六十多岁老头儿的肩膀,慢慢地走了下来,身后跟着时影。

那老头儿走到话筒前一抬手,楚雯意会,便和时影一起退到他身后,他环视一圈儿,将视线略过寒晟,最后竟直直定在,成南身上。

果然,老头儿生气了,要为自己的女儿报仇了,成南淡定与那老头儿直视,心里却在紧张地想。

“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他悄悄拽拽寒晟的衣袖,嘴皮子都没怎么动,含糊不清地问。

寒晟顺势攥住他的手腕,没说什么。

消失半天的时千落,不知道啥时候站在了成南的旁边,他端着肩膀偏头凑近点,小声道:“现在才想逃?晚了成南弟弟,你就,祈祷咱们寒总,今晚别睡大街。”他一脸可惜拍拍他的肩。

成南猛地一怔,甚至忘记拍开肩膀上那只爪子。

他先看了一眼站立如松没有丝毫波动的寒晟侧脸,知道问他也问不出什么。

时影推推镜框,蛮认真回他:“也不是,就是有点忙才一直到今天,才来为小雯准备礼物。”

那可真巧,成南冷哼一声,懒得理会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转身往里面珍珠首饰那一片走去。

时影摇摇头,追了上去。

“小雯的气质,并不适合戴珍珠。”他在成南身边,热心忠告。

成南不由地握紧拳头,但想了想送礼物当然得送合适的,时影的提醒,其实并不算坏。

“你离我远点儿!”成南最终咬牙也还他一个恶狠狠的忠告。

时影并不介意,他好像放下心来,小雯不用看到跟金镯子一样伤眼睛的那对大颗珍珠耳钉。

余光里,成南晃晃悠悠朝着最大的碧玺那家店走过去。

时影蹙起眉,金色镜框下的双眼,瞬间退去温和,并迅速闪过一道凌厉的目光。

成南指尖点在玻璃柜台上,似乎在犹豫哪种颜色的碧玺吊坠,雯姐戴着好看。

他没给女生买过东西,还真没想过居然这么费脑。

“红色的吧,”他对比了一下,发现红色的,应该最配雯姐的气质。

可刚要唤一声店员,那个烦人的大反派,又跟了上来。

“你别说话,我不挑这个,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和雯姐不配,行不行?”

成南在时影开口前,马上败下阵。

妈的老子真没有给女生买礼物的天赋?选一个不对,选一个不合适?成南简直有些怀疑人生,他愤愤地出了珠宝店。

时影看着渐渐消失掉的那个身影,眼里的凌厉也跟着慢慢消散。

“时先生,您来了!”店员发现时影,马上招呼一声。

时影点了下头,“东西准备好了吗?”

店员马上拎出一个精美包装的礼品盒,微笑道:“时先生,您连续十一年,年年都来这儿选,我们怎么会怠慢呢。”

时影轻轻抚了抚绒面的小盒子,嘴角噙上一抹温柔的笑,他冲店员礼貌地道了谢。

再说成南出了珠宝城,突然想起,自己的初衷,本是为楚雯送上一份最特别的礼物。

那就不该来这里,不怪时影说他,太俗!

他自嘲地摇摇头,插着裤兜随意地走在人群拥挤的繁华街道上,冷不丁地眼神一瞟,有家“纳米技术微雕工艺品”小店,隐藏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

成南大脑瞬间晴朗,快步走进去。

翌日一早。

寒晟敲了不下十几次房门无果,无奈直接进了成南的房间,径直走向他的卧室,掀开他的被子。

却呼吸陡然一滞,一瞬间,又把被子扯回来盖在他身上。

成南昨晚在寒晟那儿是为了装装样子,平日里,他睡觉并不喜欢穿睡衣,他喜欢半/裸。

寒晟猛然看见的,便是成南裸/露/着的半个身子,和套在下身松松垮垮的一条长裤。八块结实的腹肌下,两条性感的人鱼线顺着腹股沟一路下滑。

成南迷迷瞪瞪睁开眼,便见床边那张居高临下望着他的棱角分明的面庞。

他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才一摆手,笑道:“寒总今天,额外的帅啊!”

寒晟无语,将手里的衣服呼在他的脸上,一点都不温柔。

“再晚一点,你可以去楚雯的生日宴上,帮忙收一下宴会垃圾。”他道。

成南拿出枕下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一个惊呼坐起身,匆匆忙忙套衣服。

“你怎么不早点叫我?”他系着衬衫扣子,还不满意的嘀咕。

寒晟:“……”

收拾完毕,成南从怀里拿出那份特制的礼物又看了看,感觉异常满意。他看了眼走在前面寒晟的背影,马上追过去搂上他肩膀。

“你给雯姐准备了什么?给我看看。”他自顾伸进寒晟的怀里一顿乱摸,潜意识觉得大抵也得有个小盒子。

寒晟停下脚步,把怀里那只手抓了出来。

他发现成南自知道他喜欢男人后,越来越爱动手动脚。即便他明白成南是想告诉他“你看,我真不介意”,可他却没办法告诉成南,他的方式不对,只会适得其反……

寒晟哭笑不得,成南被抓住手十分不满意,马上甩开他,怀里没摸到什么,便又在他的衣兜,裤兜里一通翻找。

“在车上。”寒晟道,又快被他摸得冒火,真是彻底怕了他。

成南迫不及待想知道寒晟送什么,马上跑在前面,等他先一步走近车子时,寒晟在后面按了一下手里的车钥匙,车子后备箱缓缓打开。

成南眼前一亮。

车子昨晚停在地下停车场了,有些阴暗,灯光也不是多明亮。

但后备箱里那一大捧明艳的黄玫瑰,实在是夺人眼球,只看一眼,仿佛浑身没有一丝不快。

“厉害!”成南给慢慢靠近他的寒晟,由衷地伸出大拇指,“寒总果然是,少男少女通杀,不用费心思,不用精心准备,却把人心,拿捏得死死得,佩服!佩服……”

寒晟没理会他拍得叮当响的马屁,不知为何,他盯着那捧黄玫瑰,眼底有些复杂。

“走吧。”他关上后备箱,对成南说一声。

路上,成南一直等着寒晟开口,问他准备了什么。但是寒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跟本没表现出一丁点兴趣。

终于,成南按耐不住,头又凑过去,神神秘秘道:“想不想知道,我给雯姐准备了什么?”

寒晟勾起唇角,抬起右手把他浑圆的脑袋推回去,轻笑道:“你送二两肉,我都不觉得奇怪。”

“……”

这天儿没法儿聊。

“成南。”寒晟突然沉声唤了他一下。

成南懒散地靠在副驾上,闻声偏过头,随意地应一声,“嗯?”

寒晟踩住刹车,车子停在一座豪华无比的大别墅前。他问他:“很多事没办法和你马上说清,你只要,信我就好,做得到吗?”

成南知道,楚雯家到了。他的手一直伸向怀里的衣兜,摆弄着那个小盒子。寒晟的话音一落,他的指尖不经意碰到衣兜最底下的东西。

他什么都没问,不知道想了什么,片刻后才撇撇嘴,“废话!不信你信谁!”他打开车门,轻快地下了车。

寒晟无声笑笑,有种满足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接连两辆豪华座驾一前一后,分停在寒晟的车子两侧。

这样一比,寒晟果然太低调,成南又看了一眼寒晟的车,忍不住叹息。

右边车子马上下来一个高挑的身影,成南大无语,咬咬牙。

“寒晟,成——哦成南,你们到了。”时影慢慢走近,礼貌又友好地伸出手。

成南装瞎,看不见,寒晟照例碰碰他的指尖就收回手,“嗯”了一声。

“呦!有黑眼圈儿了?眼镜都遮不住。”成南无意一瞟,忍不住嘲弄一番,谁让大反派看着就讨厌。

时影像想起了什么,刚要开口,左边的车子也下来一人。

成南特么想撞墙,这个他妈还不如时影呢。

时千落眉开眼笑,走过来就没骨头一样靠上寒晟肩膀。“我的好大哥,惊了一夜睡不着,当然有黑眼圈儿。”他道。

时影似乎还没适应,镜框下的眼睛看到时千落时,又闪过一丝惊喜。

“千落,”他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似乎有些激动,“你还活着,我真的,很开心。”

除了寒晟似乎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波动,成南和时千落难得站在统一战线,两人竟同时不屑地“切”了一声,看不了时影那副虚假的样子。

时千落甩掉他的手,冷哼一声:“开心?是闹心吧?我没死,时家的家产可是又得分我这个外人一半了。”

他不想听时影继续说什么,眼神一撇,竟又和成南“默契”地对视上。

片刻,时千落挑挑眉,口型冲他“啵”了一口。

大爷的!他故意的,故意恶心他!成南差点想吐,但顾不上这个,时千落一直搭在寒晟肩上的手,成南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爪子拿开!”

他硬生生挤到两人中间,时千落搭了个空,身形一晃。

不过,他挺大度,竟不在意又笑笑,“一根电线杆子,时哥哥就不和弟弟计较了。”

虽然看着成南,但他稍微提高的音量分明是要传进寒晟的耳内,让他听清。

寒晟一直沉默不语。他没去理会时千落有意无意的一些提醒,却突然意识到,成南似乎特别不喜欢时千落对自己的碰处。

时千落刚来就搭上了他的肩,他马上要闪开,却猛然止住脚,没有动,想验证点儿东西。

事实证明,果然……

寒晟冷隽的面庞下,压住了要偷偷扬起来的嘴角。

即便成南只是对哥们儿有些占有欲,寒晟也觉得满足。

在场几人,各自心怀小九九,包括没人搭理的,独自站在一边的时影,他还满眼欢喜看着时千落,这个他从小到大看护着的弟弟。

直到别墅里走出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开心地喊了一声:“你们,你们来了!”

成南最先甜甜地笑起来,使劲挥挥手,喊一声“雯姐!”便迎了上去。

“雯姐,你又漂亮了。”成南给了楚雯一个拥抱,楚雯见到这个弟弟也是真开心,“让我看看,我们成南弟弟是不是又帅了?”她点点成南的鼻尖,又拉起他的两只手臂看了看。

除了时千落,另两位观众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一点可以肯定,寒晟和时影,都觉得心里很苦涩。

楚雯终于把视线又投了过来,时千落又迎了上去,把成南往边上一挤,当即换上笑脸,懒懒散散似乎有些埋怨道:

“小雯,我本来可是要给你惊喜的,啧!寒总非说是惊吓,非要我昨晚先通知你,你说他怎么那么死扫兴呢!害得我没准备什么礼物,你可不许生气。”

楚雯很感性,一时间眼里竟涌上一层泪花,她掩饰不住的开心,主动拥住时千落拍拍他的后背,“时哥,什么礼物不礼物,活着就好,你能来我的生日宴,我很开心。”

“妆花了就不漂亮了,你可是我们心里最美的小公主,不能哭哦。”时千落帮她擦擦泪花。

“小雯。”

时影温润的声音响起,他拿着那个小盒子,走上前在楚雯眼前打开。

成南和时千落一边站一个,纷纷偷着也瞟了一眼。

楚雯似乎没感到什么意外,她拿起里面那个蓝色碧玺尾戒,同样很真诚地看着时影说了声:“谢谢,影哥。”

时影摇摇头,苦笑一声,“每年都重复一遍,希望你不要烦。碧玺,寓意辟邪,希望我们的小公主,每年都健健康康,勇敢坚强,平安顺遂。”

“好,我一定会。”楚雯紧了紧手里的小盒子

“咳!”成南咳嗽一声,一个闪身挡住时影,站在楚雯面前得意地一笑。

“雯姐!”那甜的发腻的声音让时千落都有点起鸡皮疙瘩,“我说过,会送你最最最特别的礼物,怎么样,喜不喜欢?”他把怀里的东西拿出来,小方盒打开举到楚雯眼前。

里面是一个黑色的小玻璃珠,弹着玩儿那种。

“……”

果然不是俗物,跟大力丸似的。

“啧!”成南看楚雯漂亮的大眼睛有些茫然,他拿起玻璃珠贴近了楚雯的眼前,“这样看,稍微眯起眼睛。”

楚雯疑惑地看看他,又按照他的方法把玻璃珠举在眼前,片刻,她“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玻璃珠里面,刻了一行行小字:雯婕最美雯姐最美最美……

“你呀!什么时候能长大。”楚雯揉了揉成南蓬松的刘海,无奈地摇摇头。

时千落没忍住好奇,一把夺过来也看了看,“切”了一声,冲着远处的寒晟皮笑肉不笑道:

“我说寒总,咱们成南弟弟就送一个玻璃珠,刻了点字,咱们的小公主就喜笑颜开了。你呢,不表示表示?”

他的话音一落,几人的视线都纷纷投到似乎被遗忘了的寒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