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人妻女的悲哀 强迫少妇肉体还债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仇人妻女的悲哀 强迫少妇肉体还债

什么?姐姐结婚了?新郎不是施尧,那是谁?明明堂姐才带她见过未来姐夫,这不过间隔几天时间而已,未来姐夫就换人了?

那天,她在咖啡馆等堂姐,无意间瞥见隔壁桌一个阳光帅气的男人,男人看起来很干净,文质彬彬的样子,让赫连雅萱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悸动。也在那一天,她知道男人正是未来姐夫,一个她这辈子都不应该有任何邪念的男人。

雅萱有太多的疑问,有太多的不解,却在瞥见施尧一张臭的要命的脸时住嘴。

也是,哪个男人被甩能有好心情?难怪他前几天晚上醉生梦死,难怪刚毅如施尧会哭,堂姐一定伤他伤的很深吧?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雅萱想着施尧的痛心情稳不住低沉。这样一个男人,她爱都来不及,怎舍得伤?只是……

雅萱抬头,眼神很是坚定看着施尧:“施尧,若你……若你只是为了愧疚,大可不必。”她不需要施尧因为觉得愧疚而跟她结婚,她爱施尧,同样想以被他所爱的身份跟他在一起。

“我娶你是想跟你在一起。”似乎雅萱略有顾虑,看来不做点什么她是不会答应。施尧起身挪向她,在她身边坐下。

雅萱因为施尧的靠近心扑通扑通直跳,很丢脸的发现心跳声大到自己都能听见,不用说施尧也一定听到了。施尧倾身凑近她,一只手放在雅萱膝盖上,像蜗牛爬一样慢慢往上移直到握住她的手,头则挨近她的耳际。施尧张嘴喊住雅萱小巧柔软的耳垂,雅萱突然有种麻酥酥的感觉,她顺势倒在施尧怀里,软绵绵的任他予取予求。

她没有办法抗拒施尧,也不知道怎么拒绝,雅萱发现在施尧面前她就是一个毫无自主意识的泥人,任他戳圆捏扁。

“雅萱,嫁给我?”某人开始诱.拐。

“嗯。”她轻声点头,不再有任何顾及。施尧说了娶她,她会成为他的妻子,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一切都是结婚后的问题,不是吗?她一直渴求嫁给施尧,能成为喜欢的人的新娘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她在犹豫什么?!

赫连雅萱在心爱的男人怀里笑得极为灿烂,尽管只是刚刚毕业的懵懂少女,尽管没有做好为人妻的准备,只要老公是施尧,她便无惧。不管婚后面临亲人责骂还是朋友唾弃,只要与施尧一起,她甘之如饴。

“雅萱,跟你说说我的情况吧。”施尧停止骚扰谈正事。

“嗯。”她只知施尧与堂姐是大学同学,一个极具魅力的男人,将她的心勾得神魂颠倒,其他一无所知。

“我开了一家公司,规模不是很大,效益好的时候年收入能有百万,效益不好的时候只有几十万。”

“嗯。”雅萱点头,双手不住相互摩擦。

“我平时很忙,不一定每天有时间陪你。”至于是真忙还是瞎忙就要看他心情,说这话的隐晦意思是他没找她的时候,她也不要找他。

从施尧决定报复赫连雅芙开始,又怎么可能对赫连雅萱有多好?

雅萱点头,理解男人为了打拼事业会牺牲很多休闲时间。

“婚礼可能没有那么大规模,我的钱套在公司里一时挪不出。雅萱,要委屈你一下,等我以后生意做大了再补偿你一个世纪婚礼好吗?”那时,他和赫连雅萱还是不是夫妻也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