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白腚岳 唔不要嗯好涨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我的大白腚岳 唔不要嗯好涨

接下来的三天,昙影每日早晚都有来为易思钿上药,两人却都不愿开口说话。

一天不说话还行,可三天不说话,对于易思钿来说,那简直是太难受了。

易思钿:“对不起”。

昙影:“对不起什么”?

易思钿:“我,我不该对你发脾气的,不该误会你,对不起,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就别跟小女子我计较了吧”?

昙影:“我没生气,你好好休息吧”!

午饭时惠贤果然来送午斋了。

易思钿:“惠贤师父,我,我太舒服,不太想吃,麻烦你收回去吧,晚斋也不用送了,谢谢”!

惠贤是个很听话的孩子,果然将碗筷收了回去,晚上昙影来给易思钿上药,易思钿的肚子咕咕响,便知道易思钿没吃晚斋了,却并不知道易思钿从中午开始就没吃过什么东西,也没喝过一滴水”。

昙影并没有揭穿易思钿没吃晚斋。

昙影:“饿了吗”?

烛光里易思钿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易思钿点点头。

昙影:“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昙影去了寺中的莲花池,采了一些莲子,去了厨房,不一会儿,一碗美美哒又美味的莲花羹便做好了,昙影来到易思钿处。

昙影:“快吃吧”!

易思钿:“好好吃,你是怎么做的“?

昙影:“早点休息吧,等你脚上的伤好了,我再教你”。

泛着泪光,易思钿用力的点点头。

在昙影的细心照顾下,易思钿的脚伤终于好了,而且也没留下什么疤痕。

易思钿:“昙影,谢谢你,有你真好”。

易思钿给了昙影一个大大的拥抱,突然易思钿发现自己不应该抱着昙影,一个女孩,一个和尚,确实不太好,便分开了。

易思钿:“欸,你答应过我的,等我脚上的伤好了,就教我做莲花羹的,你可不许耍赖啊”。

昙影带着易思钿来到莲花池。

昙影:“莲花羹的做法呢,第一步就是要摘取在三寸的莲花,然后再把新鲜的莲子取出,将莲子拨开,把水烧开,再加上藕粉、枸杞子,红枣、红糖、最后再将莲花洗净洒在上面”。

易思钿:“师父教得有模有样,来尝尝徒弟学得怎么样,有没有得到师父的真传呢”?

昙影开心得笑了,竖起大拇指。易思钿也尝了一下自己做的莲花羹,跟昙影做的差不多,不过却更甜一些。

易思钿:“我觉得我做的这个莲花羹啊,是不是跟你的比起来更甜一点啊,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我明明是按照你教得步骤做的啊”?

昙影:“很好啊,我喜欢”。

易思钿:“真的”?

昙影:“出家人不打诳语”。

易思钿:“好吧,我就信你这回”。

长安城里的易将军夫妇,成亲多年,如今已经是知天命之年,膝下却是无子嗣,听说草堂寺拜佛可灵验了,于是前来。

草堂寺上上下下都已经准备好了迎接位大将军,将军和夫人一同拜佛后,将军便去找鸠摩罗什大师了,夫人便四处闲逛,易思钿又去了莲花池,正在采摘莲花,这一幕刚好被经过的将军夫人看到。

将军夫人便唤人上前去打听,知道了易思钿是前些日子因为脚伤才被留在寺中休养的,也打听到易思钿的家很远,眼下无亲无故,见易思钿长相也还算端正大方,便起了收其为义女的打算。

将军夫人:“不知道姑娘可否随了我们二老的心愿呢”?

易思钿:“这,那我可不可以再来草堂寺呢”?

将军夫人:“当然可以啦,这么说你是答应做我们的义女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待你如亲生的,只要你愿意”。

易思钿:“那好吧”!

就这样易思钿成了易将军的女儿,易将军夫妇一行人准备离开草堂寺了。

全寺上上下下都来到山门前送别易将军一行人。

昙影:“这个是我师父手抄的《金刚经》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你在将军府上若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看看。

易思钿看着自己曾经特别想得到的鸠摩罗什大师手抄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心里却特别不是滋味。

易思钿:“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

昙影:“随缘吧,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