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奷蹂躏花木兰漫画 男男性纯肉触手play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强奷蹂躏花木兰漫画 男男性纯肉触手play

秦朗紧紧的将方温柔搂在怀中,胸膛贴近着胸膛,还梦幻般的转了两圈,此情此景如若是放在电视剧中定是被加上了漫天粉色花海的特效。

方温柔一时没反应过来出现了什么情况,她脸庞贴着秦朗的肩胛,传入鼻尖的是那古龙水夹杂着淡淡烟草的香味,十分的好闻,不自觉的她便多吮吸了两口。

他的胸膛好温暖,纵使方温柔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何时,可心底却是有着十足的安全感。

直到一声声尖叫响彻在大厅内,方温柔才回过神,她侧着脸朝着周围看去。

彼时的大厅一片混乱,她身后的酒塔已经变成一地的碎片,狼藉不堪。周围那一双双眼睛都是朝他们看来,两人这动作比那倒了的酒塔更为吸引人。

“没事吧。”头顶上是那好听的带着关怀的身影传来。

方温柔抬眸正巧对上了秦朗的视线,两张脸的距离不过十公分,惊鸿一瞥之间两颗心房竟是不约而同的颤了颤。

方温柔别开了脸,挣脱开了秦朗的怀抱。“我没事。”

她尴尬的整理一番裙子,一低头却是看见了裙摆被香槟溅湿了。而秦朗的手背被飞起的玻璃渣割破,鲜血顺着手指滴到了地面上,将地上的香槟染成了红色。

方温柔怔了怔,伸出了手。

“秦朗。”梁肖云这时匆忙的跑来,一脸的紧张担心,她握着秦朗的手腕,“你受伤了。”

方温柔暗暗的收回了手,方洛衡来到了方温柔身边,“你没事吧?”

“我没事。”方温柔抿唇,“秦总为了救我受伤了。”

方洛衡看着秦朗满手背的全是血,眉头紧皱,“这家会所有医疗室,秦总快去包扎吧。”

几人来到了医疗室,大厅里立时有人来打扫这一片狼藉,恢复正常后众人开始了无限遐想。

秦朗与方温柔到底是什么关系,虽然秦朗是出于好心救方温柔,可是刚才那动作也实在是太亲密了吧。

人呐,就是这样。一有些风吹草动就喜欢跟风探讨,将事情越夸越大。本是一件芝麻大些的小事,经过猜测后都会变成了很大的虚假的‘事实’。

秦朗手背上的伤口不是很深,医生替他消毒后便包扎了起来。

方温柔对此还是十分愧疚。这前几天刚开车把他撞进了医院,今天秦朗又因为救自己而受了伤,看来他们的重逢真的不是缘分,而是孽缘。

她垂着脑袋,“秦总,真的不好意思,又害的你受伤了。”

“这点小伤没什么。”秦朗道:“只要你没事就好。”

——只要你没事就好。

方温柔怔了怔,虽然是句普通的客套话,可是听起来这句话像是带了万丈光芒一样,驱散了心中的雾霾。

在医生给秦朗手背上伤口消毒与包扎的时候,梁肖云便一直坐在秦朗身边挽着他的另一只手臂,满脸的担心当真怎么看都不像是装的。

也许这就叫做真爱吧。

“总之,今天还要谢谢秦总。”方温柔真心实意的道。秦朗颔首,笑了笑没再多说话。

像秦朗这样好的男人,估计随便还做另一个女人遇到刚才那种情况,他都会义无反顾的跑过来帮助她,当然,男人也是有可能。

方温柔脑海里突发奇想,如果自己要是个男的,与秦朗紧紧的抱着在着再转几个圈会是什么个模样,想着想着就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温柔,你在想什么呢?”回过神,秦朗与梁肖云已经走了,方洛衡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没什么没什么。”脸色有些尴尬,“哥哥,咱们也走吧。”

……

宴会结束后双方道别,方洛衡与方温柔回到了家中,推开门一股方便面味便随之袭来。方洛衡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方温柔在酒会上根本没吃什么东西,看着方温凉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碗方便面,应该是刚煮好。

“你们回来……”

方温凉话还没说完,只见方温柔像一只饿狼一样,提着晚礼服的裙摆便朝他奔来。

手中包随手一扔,便抄起了筷子开始吃面。

方温凉睁大了眼睛,“方温柔!这是我煮的面!”

“你再煮一碗不就好了。”方温柔皱眉,“我都饿了一晚上了,你不能体谅体谅我?”

“关键是……”我也饿了一晚上了阿!方温柔一脸的懊恼,他是个有强迫症的孩子,电视一定要调到自己喜欢看的电视节目,他才可以舒心的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面。

然而就是在调电视台的功夫,方温柔与方洛衡回来了。不禁捂脸,这强迫症一定要改!

方洛衡捂着鼻子走了过来,“吃方便面干嘛,这东西没营养。”

方温凉无力的倒在了沙发上,“家里没东西吃了,我懒得出门。”

“还真稀奇了。”方温柔眼神古怪的看着他,“平时你应付那群女朋友都应付不过来,今儿怎么空闲了?还懒得出去,该不会是你被人甩了吧。”

“怎么可能。”方温凉白了她一眼,“我这么英俊潇洒人见人爱,从来都是我甩别人,谁敢甩我?”

“丽萨。”方温柔脱口而出一个名字,方温凉立时脸色大变,“不要跟我提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