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现在就喂饱你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bl现在就喂饱你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但奇怪的是不论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那位神秘少年,少年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此事约过三年后,一名为“无神宫”的杀手组织迅速崛起,势力庞大到与南沽国有一拼,传闻此宫宫主虽武功了得,但却其貌不扬,没有人见过这位宫主真正长相如何,或许如传闻所说的其丑无比,又或许胜过潘安,可惜,无人知晓!

“诶?!”诺大的女子寝室里,一位身着粉色长裙的少女微微睁眼。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环境少女嘴微微一撇,床,是古风的,地板,是古风的,桌子椅子全是古风的,天!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她记得自己是做任务回家后,然后就自己做饭,最后···“ohmygad!我忘关煤气了!”

“怎么了?”声落,一位红衣少年从门外走来,只见他一袭红衣在微风中轻轻飘舞显得格外修长,左斜的黑发在微风中抚弄着那细长的眉毛和那双桃花眼睛,高挺的鼻子下那张薄唇如温润的玉,微微一笑便是绝世倾城,虽是男人却有比女人还美丽的容颜,但那是一种柔而不媚的美,就像此时的阳光,柔和却带着刚强,给人依赖与迷醉。

少女看着眼前的这位少年,顿时泛起了花痴,啧啧,这相貌,要是怕几张照发到杂志社说不定还能上头条,自己也能赚一笔呢。

“小曦?”少年见女孩直盯着自己看别扭的蹙眉。

“啊?!”女孩如梦初醒,该死的,自己怎么会犯花痴呢?等等,他穿的是汉服?!天,自己不会是··穿越了?!老天!告诉她这不是真的!

“你没事吧?”少年说着走向花诺曦,花诺曦见状,双脸微微翻红,心扑通扑通的有节奏的跳动。“呀?你脸红了?烧还没退吗?”少年看着花诺曦粉扑扑的脸笑道。

“哥——”

“恩?”

一阵触电般的感觉,花诺曦微微一愣,自己怎么会管他叫哥?而且是脱口而出,好像自己早已习惯了一样!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还应了一声!

“啊——”花诺曦轻哼一声,“头好痛!”她双手抱头,细眉微微蹙起,少年淡然含笑的看着她,花诺曦气得肠子都绿了,但现在她头正疼得厉害,没什么心思再冲他发脾气!“怎么会这么疼?!”花诺曦紧咬红唇,她是杀手也是神医,试问她什么样的苦,什么样的疼痛没有尝过?可她都一一坚持了下来,而这次,为什么会这么疼?莫非···女孩想到这,瞪大双眼看着少年,少年看的清楚,一道血迹从花诺曦嘴角滑落,朱唇勾起,“再睡会吧。”

声落,再一看,人呢?!花诺曦人呢?他妹妹哪去啦?跑哪去啦?少年蹙眉,视线转移,床下只见花诺曦睡得跟猪一样,好吧,其实她是疼晕过去的。

少年看着女孩,微微摇头,溺宠地笑了,起身抱起花诺曦,把她从新放在榻上,头微微一撇,“照顾好小姐。”

“是。”闻声,一个丫鬟装束的小女孩出现在花仝逸面前,只见花仝逸望了一眼她转身离去,她知道,他这是在告诉自己,要是小姐有事的话,那她也就别想活了。

五个时辰后;榻上的少女微微睁眼,一大波记忆如潮流涌向脑海,她叫花诺曦,是个傻子,从小被家人凌辱,10岁那年跟着花仝逸离家到外闯荡,一路上她只记得花仝逸从小便很疼自己,就算是为了她屠了天下人他也会做!只要她想!

“诶,看不出来他还是个妹控嘛!”花诺曦笑着,看了看四周,下床走向梳妆台,刚坐下,只听“咔嚓”一声,处于杀手本能,花诺曦“噌”的一声站起,只见一与自己差不多大的黄衣少女正趴在地上,“你是谁?”花诺曦冷冷看着黄衣少女,少女一愣,怎么看着小姐今天很怪呢?“我问你呢。”

“啊?小姐?你不认得我啦?”少女眼睛直盯着花诺曦。

花诺曦:“··”自己记忆力好像没这个人啊。

少女见花诺曦不说话,双眉紧锁,“我是您的贴身丫鬟啊,你怎么会不记得我呢?”说着眼角挤出清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