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变坏po将晚 办公室强制np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看你变坏po将晚 办公室强制np

“好啊,得空我就去。”晓蕾笑着回答。

“我知道一个更好玩的地方,要不哪天带你俩去?”灿灿抓住各种机会献殷勤。

雅萱白了柯少一眼,不想理会他。

怪异的车厢内飘散着星星点点的火药味,章晓蕾负责开车,灿灿一个劲儿找雅萱聊天,天南地北聊了个便,简直是个谈话高手。雅萱极为尴尬,只得敷衍两句。

要不是碍于晓蕾在场,她一定摔车门走人,哪里会跟柯铭璨相处?他就是一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得到晓蕾还想着其他女人,这种视感情如玩物的花心大少最好有多远走多远,当朋友都嫌多。

雅萱在心里腹诽,将柯大少爷狠狠批评一番。

柯铭璨像是不懂察言观色,不管雅萱多么冷淡依旧热情如火,小宇宙砰砰爆发,演讲得很嗨皮。却不知赫连雅萱甚是煎熬。

好在很快到达餐厅,雅萱第一个打开车门下车。真要命欸,继续与柯铭璨待在狭小的空间里,她难保自己不脑冲血,气的。

柯少紧跟着也下车,晓蕾则开车去停车场。

餐厅门口彼时只剩下两人,他似笑非笑地走来她身边,雅萱反射性往后退。她快哭了,以为早点下车可以摆脱难缠的臭男人,谁知更尴尬。

晓蕾,你快点过来吧,柯铭璨不是好人!

她拔腿就跑,却被某个手长脚长的男人握住手臂,逃跑宣告失败。

“雅萱,你在怕我?”灿灿装出一副无辜的眼神,企图夺得某女同情。

要是以前她还会被柯铭璨迷惑,可惜吃一堑长一智,她已经了解柯大少爷的为人,丝毫不为所动。

堂堂柯氏集团继承人会可怜吗?要是他算可怜,天底下就没有可怜人。

“不是。”赫连雅萱摇头,与其说怕他不如说不想与他多说一个字。

“既然不怕,为什么躲着我?”他明明是一个花见花开、人见人爱、车见车爆胎的极品又多金的帅哥一枚,为何雅萱见他如同人见人憎的牛鬼蛇神一般避之唯恐不及?

“柯先生,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好些,不要忘了你是晓蕾男朋友。”她挣扎着他的钳制,冷冷道。

“我不……”

柯大少爷正想说什么,晓蕾停好车已走近两人。雅萱用力甩开他朝晓蕾走去,挽着晓蕾的手,姐妹俩欢欢喜喜走进餐厅,完全忽视身后的男人。

可怜灿灿话到嘴边硬是没机会说出口,他苦笑的跟在她们身后,对于雅萱的指责纯粹虚构嘛。

早该知道她是个对感情极为认真的人,嗯,看来得清除掉身边的环肥燕瘦。柯大少爷为得到雅萱可谓做足心思,从没有过的专一。

选好包间坐定,三人点完菜,晓蕾这才有机会与雅萱畅聊。晓蕾述说着她的创业过程,说柯铭璨是最大的股东,她负责经营。短短时间内公司已开始起步,所以她才会忙的晕头转向。

雅萱听着晓蕾眉飞色舞的演讲,余光不自觉瞥向柯铭璨,该说他是财大气粗的富二代呢还是败家?晓蕾还在实习,连本科都没毕业,他就这么放心投资给晓蕾?然而事实证明柯铭璨眼光独到,看中晓蕾的经商天赋,完全没有让他失望,也没有让他的投资打水漂。

雅萱一直知道的,晓蕾能力很好,在整个系里数一数二,只是没有机会证明。如今柯少给她机会,晓蕾不负所望,以行动证明埋藏在体内的女强人气势。

不经意间望向柯铭璨的一撇,接收到他不正经的调戏,雅萱气得狠狠瞪他一眼,赶紧将目光移开。本来想好好表扬下他眼光独特,支持晓蕾,看来还是算了。堂堂柯大少爷何须别人的赞美之词,平时怕听腻了吧。

两人的暗流涌进被端菜进来的服务员掩盖,晓蕾直呼好饿。此时的她恢复那个爽朗率真的少女形象,不在好友面前装出一副女强人盛气凌人的气势。

“雅萱,你最爱吃的黄金虾。”晓蕾热忱地替雅萱夹菜。

“谢谢。”

三人开始用餐,两个女人时不时评论下食物的味道以及样式。对于美食,吃货们颇有心得。特别是赫连雅萱,从小在厨艺方面天赋异禀,任何食谱只要看一遍就能记住,并做出最好的味道,丝毫不亚于星级酒店的大厨。

晓蕾在她熏陶下也养成挑食的毛病,没办法啊,谁叫雅萱厨艺太好,一般的厨子还入不了胃呢。

两人谈得正起劲时,一个硬硬的东西赫然抵触着赫连雅萱小腿,惊得她筷子没拿稳,颤抖一下掉在地上。

什么东西?!

雅萱看向对面,柯铭璨正一脸似笑非笑盯着她,不用说刚才的恶作剧一定是他。柯大少爷闲着没事在桌子底下以脚蹭她,多么猥琐的举动!!

她两眼喷着火,甚是有一种包不住的趋势。

“怎么了?”晓蕾关心道。

雅萱收回欲把柯铭璨大卸八块的想法,掩饰心中的怒火,皮笑肉不笑的对好友道:“没事,我去趟洗手间。”

为什么每次面对柯铭璨她都无法不淡定?赫连雅萱二十年来的涵养须臾间被毁得干干净净,变成一个易怒易燥的暴脾气。

雅萱离席后,晓蕾玩味地盯着柯铭璨,“柯少,你看上雅萱了?”

灿灿和雅萱的举动她不是瞎子,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两人有问题。

究竟三亚之行发生过什么,令柯少对雅萱的关注大于一切。柯铭璨回来见她的第一件事不是问公司情况如何,不是说甜言蜜语,却是叫她打电话给雅萱,约出来吃饭。

柯少异常的举动令章晓蕾疑惑不解,现又见他们相处地挺别扭,晓蕾肯定柯铭璨无可自拔的喜欢上雅萱,可惜流水有情落花无意。

灿灿不否认,笑着点头,“我喜欢她,你会吃醋吗?”

晓蕾脸色微变,看柯铭璨的目光透着些微警告,“不许你玩弄雅萱,她玩不起!”雅萱是她唯一的死党,她不希望她受伤。

“我没有玩她。”灿灿说得极为诚恳。

“你认真了?”说不出语气里有没有吃味,晓蕾心情十分复杂。

“是,我想得到她,不计一切。”柯铭璨一双志在必得的眼睛回视着章晓蕾,看得晓蕾不敢再怀疑他的诚挚。

“可是她已经结婚。”晓蕾眼中闪烁着,道不清的羡慕嫉妒。

得到花心大少柯铭璨的认真,有多少女子梦寐以求啊。

“你确定施尧懂得珍惜她?”柯少反问,见晓蕾一时间呆住没有答话,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施尧?提起赫连雅萱的丈夫施尧,晓蕾委实不感冒。以前年轻不懂事被施尧表象所迷,后来经历那么多,怎么看施尧怎么觉得不是个省油的男人。特别之后晓蕾在不同场合看见他与不同女子亲热暧昧,唯独雅萱蒙在鼓里,还以为施尧多爱她。

晓蕾不忍拆穿雅萱的美梦,有时睡着做梦何尝不是件幸福的事?

读书时很喜欢一句至理名言,别对别人的感情指手画脚,进局的那个人不是你,你永远不懂其中爱意。

晓蕾想雅萱好,也知道“好”的定义不是拆散雅萱对爱情的执着,何况她的感情也一团糟,所谓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又怎么替朋友分忧解难?不过适当提醒还是会说,至于听不听得进去就看雅萱自己。

好比上次,她想强行将自己的作风冠在雅萱身上,最后惹来好友一阵怒吼。她和雅萱毕竟是两个不同性格的女子,处理事情方式方法不同无可厚非。

那次之后,晓蕾不再强迫雅萱,作为朋友,她唯一做的就是在雅萱需要肩膀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共同面对。

如花似玉的两个年青女子,在接受岁月考验的同时亦不断成长,越走越近。

柯铭璨来到洗手间,雅萱正气鼓鼓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自责。

一见灿灿出现,她收回注意力,转身怒道:“柯铭璨,你到底想干嘛?”

别再骚扰她,成吗?

“息怒息怒,生气的女人一点也不美丽哦。”灿灿嬉皮笑脸,浑身散发着找抽的气息。

息你妹的怒啊,当着晓蕾面调戏她算什么意思?!雅萱气得想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