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关系的全过程 攻误会受折磨受 报复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性关系的全过程 攻误会受折磨受 报复

顾思哲深深的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时,眸光里满是坚毅决绝。她深吸了一口气,把秦焕岩温和但不容拒绝的推了开来。

“谢谢你当我的树洞,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秦焕岩玩味的看着她,之前的那份脆弱已经在顾思哲身上褪了个一干二净,此时的顾思哲,重新又披上了她的盔甲,教人再难以近身。

只不过,顾思哲一定不知道,她以为她的盔甲仍然坚不可摧,实际上已经有了丝丝裂缝了。

他要做的就是顺着这丝裂缝侵入进去,把里面那个柔软脆弱的顾思哲放出来。

顾思哲的心,他势在必得。

“你太伤我的心了,亲爱的,”秦焕岩嘴角噙着痞笑,“哲哲,我们都互相看到对方的驴耳朵了,我以为我离你的心更近了呢。”

顾思哲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即使她的身上还带着酒气,但她眼神冷静清澈,没有半分醉意了,“换句话来说,只能算我们各自有了一个对方的把柄吧,”顾思哲淡淡笑道,“这种情况下,心只会离得更远吧。”

“谁说的,”秦焕岩凑到顾思哲左耳耳畔,热乎乎的气息喷在顾思哲的耳垂上,“你是医生,一定知道甜言蜜语对着左耳说,就会听到你的心里去吧。对吗,我的驴耳朵女王?”

“无稽之谈。”

顾思哲轻笑出声,略微侧头避开秦焕岩的亲热举动。

“好吧,驴耳朵国王,介意送我一程吗?”

顾思哲冲秦焕岩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狡黔的笑容。

她这满身酒气的,打的的时候怕别人不肯载,既然秦焕岩在这,今天脸也已经丢足了,让他送一程什么的都是小事情了。

“求之不得,我的驴耳朵女王。”

秦焕岩站起身里,夸张的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拉起顾思哲的手背,虔诚的吻了吻。

顾思哲淡淡微笑,抬手随意拢了拢黑亮的秀发,就算她现在穿的十分随便,T恤搭配牛仔裤,发型也乱的不忍直视,脸上还带着喝酒留下的红晕,但她浑身上下仍然充满着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秦焕岩握住她的手,把她送上了保时捷的副驾驶,绅士的态度就好像他对待的这位女士是一位真正正宗的女王。

秦焕岩今天晚上的目的已经达到,尽管他还有点意犹未尽,不过他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收网要慢慢一步一步来,逼得太紧,以顾思哲的刚烈性子恐怕会来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一路上大大的发挥了他绅士风范,果然此举十分正确,刷了顾思哲不少好感度。

把顾思哲送到顾家附近,秦焕岩应她要求停下车,顾思哲今晚也累了,正准备下车时听到秦焕岩在身后低唤,“哲哲。”

顾思哲下意识的回头望去,撞进了秦焕岩深情眼光织就的天罗地网里,她的心不由自主的轻颤了颤,面上却半点不显露,说话都语气更是平稳,“秦总,怎么了?”

“祝你生日快乐。”

秦焕岩嘴角扬起,笑容帅气逼人。

霎那之间,顾思哲脑海里像放了一场铺天盖地的烟火,满满一天空绚烂的火树银花,又像在宇宙里与彗星温柔的擦肩而过。

这句话像子弹,准确的击中了顾思哲的心脏,让顾思哲有那么一瞬间如同失去了五感,强烈的情感呼啸着奔涌而来,而顾思哲只能像一只小船,被动而无助的在这情感的惊涛骇浪里随波逐流。

这种无法掌控自我的感觉太可怕,顾思哲绝不允许这种情况下出现在自己身上,她颤抖着,做了两次深呼吸,竭力保持着镇定,带着疏离而标准的职业化微笑开口了,“谢谢秦总的祝福。那么我回家了,再见。”

顾思哲脑海里拉响了尖锐的警报声,她要离这个男人远远的,远到这个男人再也无法随意的动摇她的情绪的距离。

她一边尽量不着痕迹的加快脚步远离秦焕岩,一边抬手摸了摸左耳的耳垂,作为医生,她当然知道人体温度最低的器官就是耳垂,这也是为什么人在手被烫到了之后会本能的捏住耳垂用来降低温度的原因,可是现在,她的左耳耳垂,恐怕是她全身上下温度最高的器官了。

秦焕岩看着顾思哲强壮镇定却掩不住惊惶的背影,面无表情,让人完全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原本梳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也垂下了几缕刘海遮在额头前,让秦焕岩的神情隐藏在阴影里。

良久之后,性感的薄唇张开吐出了几个字,“祝我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