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怎么样会怀孕 触手吸住宫颈慢慢拉出来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女性怎么样会怀孕 触手吸住宫颈慢慢拉出来

“我看谁敢。”慕容远冷冷地看着周围准备冲上来的下人,眼中的寒意让下人们面面相觑,竟是都不自觉地被镇住了。

“你们都在那干站着,还等着相爷亲自上吗!”李姨娘见势头不对,厉声喝道。

下人们猛然醒悟了过来,朝着慕容远冲去。

慕容远毕竟在华伦山学武许久,身手是很好的,她几下便摆平了那几个下人,转过头面带寒意地看着李丞相和李姨娘,说道:“今日你们不仁,休怪我rì后不义!”说罢转身离去。

李丞相慌忙让人去追,奈何那些人根本敌不过慕容远,李姨娘气的连连跳脚。

“相爷!您看看!您看看!这丫头可真是上天了!”李姨娘怒道。

李丞相亦是面露怒色,道:“你且放心,我一定着人去将她捉回来,好好惩治!”

李姨娘这才面色缓和了一些,放柔了声音说道:“多谢相爷。”

慕容远逃出了相府,匆忙离开竟然没有带上一分钱,便是想找个客栈去落脚也是不能。此刻真是夜晚,凉风习习,慕容远穿的单薄,便不由得有些冷意。

她走在寂静的大街上,想着今日所知道的那些事情。吉儿,自己的母亲,楚萧,李丞相,李姨娘,李期期……这些人接二连三地在慕容远的脑海中出现,慕容远感到了一阵没来由的悲哀。

她这么久以来,竟然一直和仇人生活在一起,甚至还要忍气吞声,笑脸相迎,此刻看来,简直就像是一场笑话!

早知如此,当初在自己第一次受委屈的时候,就该毫不留情地顶撞回去!她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委屈,到头来,欺负自己的竟然还是自己的杀母仇人,真是可悲!可笑!

慕容远在心里暗暗地发誓,有朝一日,必定让李丞相一众人,血债血偿!

她出神地想着事情,不知不觉地竟然走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慕容远有些害怕,她终究只是一个女子,在这大半夜一个人走到了陌生的地方,心中不免有些没底,当下便准备按原路返回,却突然听到了身后的马车声。

慕容远回头看去,是一辆马车停在了自己的面前,她的心中一惊,当下便准备溜走,却见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了,下来了一个她十分熟悉的人。

楚萧。

慕容远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连行礼都忘记了,楚萧却并不在意,只是含笑着说道:“怎么了?见着我太惊讶了?”

慕容远是真的愣住了,楚萧明明与她分开许久了,按理来说,现在应当早已回到了景安王府了才是,如今竟然在这里出现了。

楚萧见慕容远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便有些好笑,上前一步说道:“我今日正好有些要紧事要去处理了,便到了现在才准备回去,你呢?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慕容远听闻这话,神色便有些冷了下来,道:“我回去以后,丞相府那帮人开始刁难我,我这一次没有忍气吞声,而是直接跟他们翻了脸,然后打伤了守卫逃了出来。”

“打伤了守卫……”楚萧有些忍俊不禁,“这小身板,还打得过那么多守卫?”

慕容远一听,朝着楚萧翻了个白眼:“好歹我也跟着师父学了很多年的武,如果连那几个酒囊饭袋都打不过,我还怎么好意思说是我师父的土地。”

“只是…….李丞相他们又刁难你了?”楚萧的神色也渐渐地不复刚才的淡然,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凌厉的神色。

慕容远点点头,接道:“是的,在我回到相府以后,先是李若心和李期期,而后又是李丞相,一个接一个。”她的眼中突然流露出些许的脆弱,让楚萧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我真的不想再忍下去了。”

第十二章安然心动

楚萧心中一疼,极力控制着走上前去将慕容远揽进怀中的念头,沉声道:“我定然会想办法帮你报仇,你放心。”

慕容远抬头看向楚萧,那句“你放心”让她心中一暖,却又不知所措:“我自己可以的。”

“你自己可以?”楚萧挑眉,“若是你自己可以,你怎么会被他们欺负了这么久。远儿,我知道你咽不下去这口气,眼下,只有我能帮你出气。”

周围的风吹得温和,抚过慕容远的面颊,慕容远的心中渐渐地温暖起来,说道:“是,我的确是咽不下去这口气,可是你又能怎么帮我呢?”

“你放心就是。”楚萧笑着说道。

慕容远点头,不知为何,楚萧的话总是让她莫名安心,并且从来都不会去怀疑楚萧做不做得到。她总是觉得,只要楚萧能说得出来,他必定就是做得到的。

“你现在准备去哪里?”楚萧问道。

慕容远的眼中有一瞬间的茫然:“我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走得急,也没带银子。”

“不如跟我一道去景安王府如何?”楚萧笑道。

慕容远也是跟着笑了:“我自然觉得是好的,只是会不会不方便?”

“景安王府是我的家,我说方便,就是方便。”楚萧笑着朝慕容远伸出了手。

慕容远一愣,却是不由自主地将手递了过去,楚萧牢牢地握住。慕容远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而今却是牵了手,着实是……

“你放开吧,这样不太好……”她一反常态地露出了小女儿的娇羞,轻声道。

楚萧仍旧是笑:“无妨,你看我这些侍卫们,都是该长眼睛的时候长眼睛,不该长眼睛的时候,可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他笑的狡黠,眉眼间是一片溢出来的温柔。

“孤男寡女,这样真的不太好。”慕容远对楚萧的回答表示十分的无奈,却突然眼珠子一转,学着楚萧狡黠地笑着,问道,“喂,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这是一个肯定句,而不是一个疑问句。这是楚萧听到慕容远的这句话后的第一想法。他并没有料到慕容远会这么直白,一时之间便有些愣住,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

慕容远看着楚萧难得的反应不过来,当下便笑了,说道:“逗你呢。”说完也不等楚萧回答,便自顾自地上了马车。

楚萧呆呆地站在原地,脑子有些不够用,今日的慕容远俏皮地让他……心动。一旁的侍卫们见到自家的主子这种罕见的状态,皆是捂了嘴巴偷偷地笑,被楚萧瞪了一眼以后便只能做出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却是笑开了花。

楚萧平静了好一会才上了马车,掀开帘子却发现慕容远早就大摇大摆地坐下了,此刻正拿了个茶杯安安静静地品着茶。

“世子爷,您终于来啦。”慕容远挑挑眉,意味深长地说道。

楚萧轻咳一声:“本世子觉得外面的空气比较好,就多呆了一会。”

“我就姑且相信您的说法吧。”慕容远笑的古灵精怪,敬称更是用的上瘾。

楚萧当下便有心想要逗弄一下慕容远,说道:“你那个茶杯是我用过的。”

慕容远墓地瞪大了眼镜:“怎么可能,明明是放在一旁备用的……”她话尚未说完,就看到了楚萧含着笑意的表情,瞬间就明白了:“你骗我!”

楚萧得意的笑:“是啊,我骗你了。”

“你!”慕容远气结,没轻没重地就扑上前去想要挠楚萧,楚萧闪躲,她就追,二人玩的不亦乐乎。

突然之间楚萧停住了,慕容远一时之间没有控制好力道,直接扑进了楚萧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