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凡夫 我和容老师的性故事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凡夫 我和容老师的性故事

“咳咳……”

医馆中,传来轻轻的咳,阎不悔微蹙黛眉,奴起嘴瞠开眸,那双黑白分明漾满水色的眼睛,宛如脱俗的仙子,哪怕恶疾缠身,却依旧不悲情厌世。替她撩开棉被,擦拭额上的汗,韩歪歪忙体贴扶住她双肩,劝道:“不悔,你身子尚弱……”

“咳……歪歪……”

习惯性咳出血丝,阎不悔淡泊躺上床铺,嘴角扬起一抹乐天的笑颜,那清雅脱俗的佳人,宛如病西施,有倾国之貌,有倾世之贤,纯洁的似瓣瓣雪花,不染半丝的尘埃。“对不起。”

“不悔,你说什么?”

“我说韩姐姐,对不起,我替哥哥向你道歉,我知他为人冷酷冷清,在堡中让你受尽委屈,可、可哥他真的并非恶魔,他、他亦有他的感情,可除了我,谁亦不知他曾是心地善良的好哥哥!”

“他一向是个好哥哥!”

韩歪歪冷冷一哼。

从他堡中拥起她的刹那,从他为她裸跑,休妾开始,她韩歪歪便知,阎翼唯一的弱点便是——妹妹。

他是个坏人!

是个魔鬼,一个嗜血的,无情无爱的魔鬼!

可他何尝不是位疼爱妹妹,舍得牺牲的好哥哥?也许,除了配做“哥哥”,他什么也不配吧!

“韩姐姐,你和我哥的恩怨,不悔并非不知!我只你该恨他的,你该怨他的,可、可请手下留情,若令他太难堪,不悔宁愿不再医这恶疾,便化作青烟一缕,随爹爹,娘亲入天国。”阎不悔眼角的泪痕那般的楚楚可怜,莫说韩歪歪,连卡斯亦觉得刺目,美人如玉,奈何命薄?

“我不会再难为他,只有一个条件而已,旅行我的承诺,将他的从我的生命中消除,我和他,便一刀两断!”

“你可是欲要他的命?”

“不,我不是刽子手。”韩歪歪铿锵回道,转过眉,瞥向窗外,狠狠咬住下唇,她的心意早决,或者,她并非能做到如想象般的狠绝。

“请饶了阎翼吧,他有错,可错不全在他。”

“不悔……”

“韩姐姐,你可知,哥哥的童年,少年是何等的辛酸?为不悔,他付出多少血的代价?他,仅是个可怜,不懂敞开心扉的傻瓜。”

“不悔不必替他开脱,他有何苦衷,有何过往,亦不过是个‘旁人’,我何必知道,他又何必理解?”

韩歪歪嫣然一笑,语似利刺,那刺咄咄针对阎翼,是好,是坏,有目共睹,再多说,又有何用?

“韩姐姐……”

“不悔好好休息吧,我明个再替你针灸泡药酒。”

“哥他被虐待过!”

情急之下,阎不悔挑个敏感字眼曝光,半响,她咳了咳,擦拭唇瓣的嫣红,窃窃地挽留道:“哥8岁那年,爹爹被仇人杀害,娘亲无奈改嫁,可孰料,亲爹爹生性禽shòu,不仅打娘亲,还、还欲、欲强暴5岁的不悔……”